下药 (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颂瑜这时在疯狂的神中,显现出一丝绝望后的颓然,樱儿已经完全怔住了,她说不出话来,她实在想不到她会在无意中如此伤害一个痴少女,她这些年从来不留意内府的人和事,因为她的确不在乎,她只知道每月将银子、赏赐交给文秀,让文秀打点着给每个人丰厚的小费,认为这样就万事大吉了,她根本没有想到,在深宅大院内,压抑着怎样的炽的感?一直以来她的内心都或多或少的瞧不起这些内府的女人们,她们的文化程度、学识和见识根本与她不可项背,她对她们被一再灌输的价值观更是深恶痛绝,所以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去体谅、去了解、去理解她们的内心。她自己的潜意识中已经将她们摈弃在她的世界之外,但是毕竟和她们相处在同一屋檐下,又如何能完全与她们绝缘?

    的确,她是在相对强势的地位,她有独立的思维、独立的经济地位,她自以为这是自己的能力挣来的,可是若没有四人帮、没有四贝勒的宠溺和照拂,她连大门都出不了,毕竟这是个封建的男权社会。

    樱儿明白,任何一个个体,当她融入新的环境之后,一切都是要重新洗牌的,过去再多的教育、知识、抑或是习惯,都要让位于新的环境、新的秩序,否则,这个新环境就会淘汰掉她,甚至毁灭掉她。

    她又想到了四贝勒和四人帮,是不是她也一直在伤害他们、辜负他们?她以前的种种任、种种胆大妄为,这一切的前提,难道不是他们的护卫和照拂?她以前一心在想着自己的感受,有没有为他们想过?或是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想一想?

    颂瑜这时候颓然瘫坐在地上,由于激动还是全颤抖......

    樱儿看着颂瑜,脑袋里也是一片空白,是啊,对于这个时空来说,我就是个“外来物种入侵”。四贝勒似乎也呆住了,福晋和李侧福晋在一旁不知所措,文秀和灵儿都是目瞪口呆。

    好一会儿,屋里响起四贝勒冷峻的声音。“颂瑜,无论是什么原因,你都不能去谋害另外一个人,况且用的是那么不堪的手段。我知道指使你的另有其人,但是不等于你不用付出代价、不会受到惩罚。大清有律例,府里也有家规,苏培盛,你带她下去吧......”

    樱儿突然似想起什么,连忙向四贝勒跪下道,“贝勒爷,樱儿有话要说......”

    四贝勒厉声喝道,“樱儿,你不必为她求,这种事若是听之任之,只怕会姑息养。长此以往,我的府里就会是充满谋诡计、伤天害理的炼狱。”

    樱儿道,“事还远没有搞清楚,何况贝勒爷刚才说了还涉及其他人,樱儿只是求贝勒爷福晋先不要张扬这件事,毕竟这对无论哪一方都没有好处,外加还不知道和其他事有什么牵连瓜葛。”

    四贝勒沉默了一下,“好吧,在场的人都听好了,这件事永远不许再提。文秀,你带樱儿去好好将养。”

    这时文秀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樱儿,这下子可怎么好?真是伤天害理啊!”

    灵儿也哭着搀扶着文秀,文秀继续哭道,“贝勒爷,福晋,你们可要为樱儿做主,樱儿那么好,为什么要遭这样的罪......樱儿还没有嫁人呢,我......我怎么向姨娘交代,我没有好好看护樱儿,可辜负了姨娘的托付......”

    樱儿怕文秀和灵儿哭到四贝勒心烦,连忙搀扶起文秀,一边劝解着,一边对四贝勒和福晋们道,“樱儿这就和姐姐们告退。”

    这时福晋才醒悟过来似的,“文秀,你带樱儿回去好生将养着,我这就去请太医给你调理......”

    李侧福晋也醒悟过来,对着颂瑜道,“颂瑜,你还不给樱儿磕头赔罪?”

    这时樱儿转过,走向颂瑜,所有人都以为樱儿要去打她,李侧福晋也连忙说,“樱儿,如果你要出气,你就打她两下......”

    樱儿摇摇头,将颂瑜拉了起来,平静地对她说道,“颂瑜,你对贝勒爷的心思,现在爷都听到了。你对我下的药,我也喝下了......你可满意现在这一切?你又从中得到了些什么?快感?喜悦?满足?我不知道,但是你却失去了人、自我、良知,抑或是自由和前程。为了一个不你的人,不,不知道你心思的人,还有另一个对于你的一切毫不知的人,这值得吗?”

    颂瑜兀自冷笑着,闭起眼睛,来个充耳不闻。

    樱儿继续道,“国有国法,你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我现在唯一能对你做的是,我宽恕你的罪孽,但愿你的良知能够得到安宁......”

    她摇摇头,暗自叹口气,朝四贝勒和两位福晋矮了矮,在满屋人诧异的目光下,和灵儿一起搀扶着文秀走出房间。

    颂瑜自然被逐出了四贝勒府,借口是弄坏了福晋喜欢的物事。府里上上下下都对此事缄口不语。但是这样的八卦属于猛料级别的,怎么可能得住?如果樱儿的地位是侧福晋或侍妾什么的,这件事可就闹大了,说不定还会闹到老康那里,连带着颂瑜的家族都会被治罪。但是樱儿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个低等的宫女,那么这件事还算不上“丑闻”。

    樱儿虽然没有看到府里的嬷嬷丫环太监们交头接耳,但是看到每个人和她说话时不太自然的、抑或是充满同的语气和眼光,就知道这种事是瞒不住任何人的,连传播的速度都是几何级的。

    不过,樱儿却在沉思着颂瑜的话。颂瑜说她自己这次失手了,但是以后有得是人来要她的命。樱儿联想到了在宫里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直觉这一切并不简单。那么颂瑜只是一个棋子吗?她后面还有什么人?看来是一个利益集团吧?难道这是对付灰太郎的?还是四贝勒?四贝勒又得罪什么人了?好像四贝勒也知道颂瑜后有人,但是他怎么又语焉不详的?又有谁想要借打击她来针对四贝勒?奇怪奇怪,太多的疑点,可是却无从对质。

    福晋又请了一大堆太医来为樱儿调养,又四处收罗名贵药材。后来听说宫里的德妃也都注意到了这些异常况,福晋只好说这是为了复查樱儿上次受伤有没有留下后遗症......

    太医们诊断的结果,由于樱儿常的饮食十分清淡,所以这个药物的作用比一般人要强。这里福晋和文秀她们当然是惶恐不安。于是文秀又请来了阿嫦。阿嫦当然是专家级的权威,她仔细诊断后也说,这些药的确是有强烈损害生殖系统的作用,但是毕竟樱儿年纪还小,所以后仔细调理,可能会有些缓和。

    阿嫦的权威诊断让四贝勒、四福晋和文秀灵儿都稍稍放心,并且一迭连声地让太医和阿嫦尽管开药方。但是樱儿恳求文秀千万不要将这事告诉她的额娘,文秀流着泪咬着牙点点头......

    阿嫦和樱儿私下里也谈过这些事,阿嫦又一再地抱怨说这里的检查手段、辅助治疗的药物、器械、设备都太过落后,真是令人干着急。不过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为樱儿治疗的。于是樱儿反而去安慰阿嫦,说自己并不在意这一切,况且自己在这个时空本来就是多余的人,现在看来生不生孩子真的算是个定论了,无论是什么原因,她都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阿嫦也无可奈何地道,“樱儿,咱们现代人对这种事自然不以为意,但是这里的人可不同,无出的女人简直就是个头等的残废,命运都会很悲惨的......我不知道你的命运会怎样,但是你后总要过子,也要追求自己的幸福。我不想到头来你还是会有缺憾......”

    樱儿摇头笑道,“我自己已经沦为奴隶,可不是悲惨到了极点,怎么能再去生个小奴隶出来跟着受苦?什么要紧,况且我总有一天要走的,小孩也终究会是一个牵绊。另外,我觉得这未尝不是件好事。现在人人都知道我有这么个短处,自然没有人再会和我吃什么飞醋,我的命运会多一份自由自在。”

    她又对阿嫦说起了“外来物种入侵”的话,阿嫦叹了口气,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

    樱儿又再三关照阿嫦,见到九阿哥他们不要带出什么幌子,没的叫他们担心。况且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帮不上忙不说,嚷嚷出来又会让四贝勒、四福晋难堪的......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