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令 (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十三展眉道,“樱儿,听了你的说法,我更是心安。现在倒是不宜再说什么,也不必急于辩解,看来还是要假以时,慢慢探访,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

    樱儿点点头。四贝勒道,“十三弟,你放心吧,我也会派人慢慢探访,只是面上不宜带出幌子。”

    十三上马的时候晃了一下,小柱子赶紧扶住他。樱儿问,“十三爷怎么了?”

    小柱子道,“腿上起了脓疮,爷不肯医治。”

    “这有多久了?”

    “爷回来之后就这样了。”

    樱儿知道十三有腿病,而且后辗转拖延,最后也是因这个病而英年早逝的。她忙说,“有病还不治,这还了得。”

    她着急地埋怨,“小柱子,你当差都当老了?怎能由着一个病人胡来。再说你主子不肯就医,机灵点的你也该给四贝勒送个信儿。大家好一起想办法不是。”

    小柱子一叠连声地说,“可不是嘛,这些天出了这些大事,一忙乎就糊涂起来。爷不许奴才提这事儿,可是四贝勒又不是外人,怎么没想到。该打该打。”

    只见十三在马上道,“樱儿,爷是铁打的子,这点小痛算什么。不用费神。走了。”

    小柱子连忙上马跟着走了。

    樱儿目送十三离去,怔在那里,刚刚的分析,让十三燃起一线希望,还不知道究竟起不起作用,现在又有了**病痛。唉,怎么什么事都赶在今年了。

    这时,只听四贝勒道,“樱儿,爷自会想法去请太医给十三爷诊治。你放心吧。”

    樱儿看着他想,十三以后就是他唯一的精兵猛将,最后是过劳死的,他自己后也是过劳死的。须知原来在书上看到的文字记载,现在一幕幕的就在眼前发生。以前有个剧作家说过,什么是悲剧?悲剧就是将人世间美好的东西毁灭了叫人看。而她呢,明明知道这幕悲剧的结局,却还要参与其中,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个走向那个结局,却无能为力。

    这时,四贝勒的眼中充满了疑虑,“樱儿,你不要这样看着我,为什么你的眼里满是悲伤?你知道你的眼光让人很不安。我刚才说了,十三爷那里自会想法去延医诊治,你尽管放心。”

    樱儿听了这话,只觉得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四贝勒柔声道,“这天也晚了,又极冷,别再骑马了,我送你回钮钴禄府吧。”

    樱儿仿佛没有听到,摇头凄然笑道,“贝勒爷,樱儿突然想去放爆竹,听人说放爆竹能将晦气霉运都放掉。那样的话开年就是全新的一年了。”

    只见四贝勒莞尔一笑,“好吧,爷陪你一起去放,咱们今儿就将所有不好的东西统统放掉。苏培盛,你去办吧。”

    正月里北京天气极冷,两人在马车里谁也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马车缓缓走到了城南开阔地,那里不致惊动到百姓住户。

    苏培盛和手下早就准备好了一大堆爆竹,想来这还是在年下,采办这些东西也不困难。

    这天晚上,樱儿就像小孩子一样,点燃一个个爆竹,又点起一串串小爆竹,直到所有爆竹都放完了,还是意犹未尽,而胤禛却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在忙忙碌碌,并不插话。樱儿抬头仰望星空,心想,这个时候的星空才是没有被污染过的,才是最纯净的。天上的星座清清楚楚的在那里,仿佛就是黑色幕布上闪闪放光的小灯,狮子座,大熊座,双鱼座....还有北斗七星。这么澄净空明的夜晚,真想把一切烦恼全都抛弃....

    四贝勒在一旁狐疑地看向她,今晚樱儿的神让他不安,樱儿就像会随时乘风归去一样,她又有了在燕子矶那样的眼神,而且刚才樱儿看着十三和他,眼睛里有一种惋惜、悲伤、甚至有一丝绝望。上次十三随驾出塞前去辞别德妃出来时,樱儿对他的那种依恋的眼神,让他心沉重,当时却不知该怎样去安慰她,甚至说是无能为力。而之后出的事,又证实了樱儿当时那种不详的预感。现在他又感受到了这种强烈的依恋,他有些惶恐,希望樱儿不要再有什么预感,他不希望再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尤其是再发生在十三上。

    樱儿看着胤禛默默的守望在一边,不知怎的,心似乎好了一些。这时,天边突然飞过几颗流星。樱儿惊呼起来,“流星!流星!快许愿!”

    立即奔上几步,对着星空跪下,闭起眼双手合十,默默祷告,“老天、上帝、耶稣、圣母、真主,快让我离开这里吧,离开这个时空。否则我会越陷越深,迟早会为这些人劳神心碎。”

    四贝勒在她后,一直定定地注视着她,等到她站起来转过,才轻声问道,“樱儿,你这是?”

    樱儿笑笑说,“贝勒爷,我听过有一个说法,只要在这个流星消失前,许下一个愿望,这个愿望就一定会实现。”

    四贝勒笑道,“哦?这还是第一次听说。那你许了什么愿望?”

    樱儿摇头笑道,“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樱儿看了看天,掏出怀表就着灯笼看了看,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三四点。于是对四贝勒说,“贝勒爷,等会儿就要进宫请安了,这就回吧。”

    又郑重其事地福了福,“樱儿谢过贝勒爷,陪樱儿度过这个难忘的夜晚。”

    胤禛道,“樱儿,应该是你陪着爷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希望开年后,十三弟会好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这年下也不用上朝,进宫请安也尚早。爷先送你回钮钴禄府吧。”

    樱儿道,“贝勒爷还是回府准备吧。累了一晚也该歇一下。樱儿自己回去,有人跟着就可以。”

    胤禛根本不理她,径自上车,“爷不放心你一个人走。”

    于是四贝勒和樱儿又上车往钮钴禄府而去,沉默了一下,他对樱儿道,“樱儿,你的愿望一定能应验。你不必担心这一切,我自会护你们周全的。”

    樱儿奇道,“贝勒爷怎知樱儿许的什么愿?”心想他是我肚里的蛔虫?他怎知道我在担心这一切?嗯,这些天来发生的这一切也真够乱的,人人都忧心忡忡的,我许的愿自然是这个大方向,并不难猜。

    果然听四贝勒笑道,“樱儿,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一切烦乱的俗事你自然不放在心上,寻常的事你也能一一化解。能让你向上苍下跪的,定是一些不可把握的大事。这些天来你夜忧虑的可不就是爷们这些事吗?”

    樱儿叹了口气道,“贝勒爷果然明察秋毫,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顿了顿,想起什么,“贝勒爷,你又为何说樱儿是在担忧这一切?若樱儿说,樱儿许愿是要老天让我逃开这一切呢?”

    “樱儿,你不会遇事退缩的,你是个激流勇进、无所畏惧的人。”

    樱儿侧头看他一下,呆了呆,没想到他如此直截了当。她笑着说,“贝勒爷这次可真说错了,樱儿真的是想要逃开这一切呢。”

    四贝勒不以为意,“是吗?樱儿,那你是想逃避事呢,还是想逃避人?”

    樱儿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暗自吐吐舌头,这个他也看得这么明白这么透。怪不得他能当皇帝,高智商啊高智商。见四贝勒在也侧过头来看她,才醒悟起来,樱儿不无崇拜地说,“贝勒爷这番话果真是振聋发聩,樱儿都快成为贝勒爷的粉丝了,怪不得后你会成为那么多人的偶像”。话到嘴边,樱儿将“三百年后”改为了含糊的“后”,这可不是抬杠,在现代,四四的粉丝团貌似超过八八的。

    “哼,无事献殷勤......”四贝勒哼道。不过神看起来却是受用无比的。

    樱儿大奇,画蛇添足道,“难道贝勒爷知道什么是粉丝什么叫偶像?”

    四贝勒笑骂道,“反正都是些溜须拍马的怪话,爷何须去知道?”

    樱儿顿感挫败,撅嘴嘟哝,“真没劲,樱儿总是马拍在马腿上,贝勒爷就不会假装高兴一下。”

    四贝勒侧头笑道,“这又是什么促狭的俏皮话儿,好好好,你就是拍爷的马腿,爷都高兴呢。”

    樱儿一愣,又突然想起来他就是属马的......于是捂着嘴对他狂笑起来。

    这可是在四贝勒的车上,她要顾及风度礼仪,这下可把她憋坏了,脸憋得通红,花枝乱颤,简直要断了气。

    四贝勒乎也醒悟过来,脸红了一下。讪讪道,“笑吧笑吧,总算见到你笑了,这总比你一整晚愁眉苦脸的强。”

    樱儿闻听更是大笑,可是乐极生悲,不想猛然吸到一口冷风,就打起冷嗝来,隔一会儿就打一个嗝。这下子轮到四贝勒大笑起来,不过看着她实在难受的样子,关切地说暂时忍一下,前面快到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