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数 (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四贝勒掏出手帕,给她擦去眼泪,略显笨拙地拍拍她,十三在旁已经哈哈大笑起来,“前儿就听永和宫的嬷嬷们说,樱儿撒起来威力无比,无人能敌,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樱儿,你看四哥已经被你弄得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了。”

    四贝勒沉吟道,“想你额娘了?也好,我看看回头能不能让你额娘也进宫来看看你。”

    樱儿想起来四贝勒理万机的如何有空管这些小事,歉然道,“贝勒爷,这不合规矩的,还是不要太麻烦了。樱儿乖乖吃药,好好养伤,伤好了就早回府去吧,不劳贝勒爷两头心....”

    四贝勒点头,转要离开时,拽到了一下衣袖,她才醒悟似地放手....原来她的双手却不知不觉地拉住了四贝勒的衣袖,就像是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四贝勒见状,站住了,转又向十三道,“十三弟,你要随驾,家里还有不少事要准备。你这就先回去吧,你四嫂说明天为你摆酒饯行。”

    十三看了看他们,笑了笑点头,转离去。

    四贝勒转问樱儿,“樱儿,你上次在皇太后那里都说些什么?为什么大哥再次大骂你狡狯难缠、用心险恶?我不是关照过你不要多惹是非吗?”

    樱儿听到他发问,“嗤”的一声破涕而笑,于是简略地将大阿哥的如意算盘和她胡搅的前后告诉了四贝勒。四贝勒听后也是啼笑皆非,无奈地摇摇头,“你果然淘气难养。”

    樱儿撅嘴道,“我本来就是贝勒爷府的小丫头,贝勒爷还没有发话说要打发我,任是谁也甭想打我的主意。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不是?”

    “嘿嘿,你这只小叭儿狗,可知道得罪了王爷不是闹着玩的?”

    “哼,一个即将过气的王爷,有什么大不了的。”樱儿冲口而出......

    “你说什么?大胆!爷是不是太纵容你了?简直是无法无天!”四贝勒脸上犹如罩了一层严霜,声色俱厉。

    樱儿赶紧跪下,“樱儿不敢。四贝勒恕罪。”

    樱儿心下懊悔,怎么自己这么口没遮拦,多事之秋就更不要让人起疑,否则搭进了小命可不划算。

    “自己掌嘴!”四贝勒喝道。

    “噢。”樱儿低下头,左右开弓地打了自己好几个嘴巴,她觉得自己真是该打,怎么总不长记。四贝勒未及说话,只听得后有人叫道,“四哥,有什么话好好说,怎么在宫里处罚下人?”

    樱儿抬头一看,只见灰太郎带着李福升疾步走来。

    樱儿心想这下要糟,这事儿闹得,都说不清楚了,这两个人可别结下什么梁子才好。

    果然,四贝勒淡淡地道,“哦,是八弟啊。你这是赶着出去吗?”

    “四哥,樱儿若是犯了什么错,就说给德娘娘管教,毕竟这是宫里,人多眼杂的,别再传出什么闲话才好......”

    樱儿赶紧说,“八贝勒许是误会了,樱儿刚才是说错了话,原该受罚的。”

    四贝勒道,“知错就好,起来吧。回去长点记,下次再犯可就是挨板子了。”

    “是。”樱儿躬施礼。

    四贝勒点点头,转问灰太郎,“八弟,你这是回府去吗?咱们一起走吧。”灰太郎看看她,向四贝勒点点头,于是两人一起往宫外走去。

    樱儿有些失魂落魄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走出视线,还是怔怔地站了很久,这才醒悟起得向德妃去复命。她回房后,呆呆地看着窗外,她知道现在是“山雨来风满楼”,一切不可避免,老康的这一次出巡会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纵然四贝勒和十三是最后的赢家,但她还是为他们难过。那么四人帮呢?这两个赢家已经让她如此牵肠挂肚的了,那么看到四人帮后的结局,她会怎样呢?

    第二天,良妃打发了人来请她,说是要她帮着看看内务府新进的衣料花样。樱儿知道这是灰太郎的安排,心想她可得好好解释这件事。四贝勒和灰太郎今后可是死对头,但针锋相对中,她可别成为理由之一。

    在良妃这里忙活了半天,并没有看到灰太郎的影子,樱儿心下疑惑。直到她告辞出来,良妃的一个嬷嬷送她的时候,塞给她一张纸。她边往回走,边打开一看,里面只画了一朵茉莉花,她笑了出来,果然灰太郎心思细密,于是慢慢地往那一片茉莉花坛走去。

    果然,李福升已经远远地在那里候着,见到她,连忙躬垂首让她到了花坛。

    灰太郎早就迎了上来,“樱儿,你还好吧?”

    樱儿连忙见礼,“八贝勒,樱儿很好,多谢费心。”

    “起来吧。樱儿,昨天四哥为什么要罚你?你怎样了?”灰太郎抱住了她,又往她脸上仔细看了看,“可还要上药?唉,这宫里给你送药却不容易。”

    “八贝勒千万别误会,昨天的确是樱儿的不是,樱儿口没遮拦地在乱说直亲王的坏话。所以四贝勒要惩戒樱儿,四贝勒也是怕樱儿会祸从口出。”

    “你总是这样,自己受了委屈总为别人开脱......”

    “八贝勒,樱儿也的确要长些记,老是口没遮拦。”

    灰太郎闻言释然,点头笑道,“出来这么大的事,你若不说上几句怪话,反倒是异常。”

    “八贝勒,樱儿是不是太不懂规矩?唉,在宫里、在贝勒府,就是要再三小心,哪天一个没留神,就获了罪。真是要精神错乱。”

    “你也知道害怕?放心吧,我以后就时常提点着你,你只要再忍耐一阵子。”

    “唉,樱儿命一条,只怕他挨你的窝心脚也是早晚的事。”

    “你倒是会呕我,动辄罚你掌嘴的,可不是我。”

    “樱儿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灰太郎笑着摇头道,“反正你永远是对的,”

    樱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种觉悟可够得上现代“新好男人”的标准。

    樱儿看着他,不由自主地又叹了口气。

    “又叹什么气?”

    “你若不是皇子,该有多好。”樱儿看着他,喃喃地说道。

    灰太郎笑道,“怎么,你嫌弃我了?”

    樱儿看着他笑了起来,灰太郎认真地说,“我能够的上你们仙界的门槛吗?”

    樱儿笑道,“只怕在那里,你也是个‘极品好男人’。”

    灰太郎抚着她的肩膀,“樱儿,你不要把我当皇子,只把我当作你的知己,好吗?我们彼此也再不要分什么高低贵。”

    樱儿点点头,“自来世上只有低下的人品,没有低下的人格。只可惜这里的绝大多数人不这么看。”

    樱儿现在想回避这个沉重的话题,因为此刻她觉得非常幸福快乐,她不想有任何不悦的绪来打扰这种心。她不说话,又将头埋在灰太郎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只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凝滞。

    “樱儿,再给我唱首歌好吗?”

    樱儿点点头,就在他的耳边,轻轻唱起了那首《玫瑰人生》,灰太郎微笑着听她唱完,轻声道,“可惜,我听不懂歌词,是什么?我可不如九弟,通晓那么多文字。”

    樱儿摇摇头,“歌词是什么并不重要,我就喜欢这种旋律。可惜没有带琴出来......”

    “以后你就天天给我唱。”

    “只要你不嫌烦,我就天天唱。”

    “樱儿,等皇阿玛巡视回来,我就去请旨......”

    樱儿看着他,脸红起来,低下了头。她心里盘算着,以后老姐在雍正登基后就是贵妃,再后来是皇太后,说不定可以通通她的路子,让她对他和他的家人网开一面。咦?好象后来小乾的确是将八阿哥、九阿哥及其家人重新收入宗室玉牒的,算是为他们平反。那么这一切是不是老姐在从中起的作用?嗯,有道理、大有道理。

    灰太郎托起她的脸,“又在想些什么?”

    “八贝勒,直亲王那里......你是不是很为难?”

    樱儿说着,又捧起了他的左手,他手上已经换了轻便的绷带,她心下感动,落下了眼泪,“你为什么这样,你安心叫我于心有愧吗?难怪直亲王发那么大的脾气。”

    “我当时只是着急,并没有想那么多,这比你冲出去挡毒箭好多了。再说,从此咱们的血流在一起了,不好吗?”

    “我不要你这样......”

    这时,李福升走了过来躬道,“主子,宫门快要落锁了......”

    灰太郎朝他点点头,“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樱儿连忙站直了子,“樱儿告退。”

    灰太郎抓住她的手,“樱儿,我还有好多话要对你说。”

    樱儿抽出手,转走去。“还要说什么?你要说什么,我都知道了......”

    47年的确是多事之秋,七月里老康出巡,带走了十三。稍后四贝勒也带着几个福晋并文秀去了。这次十四因要试制火枪,没有立即随行,老康后来因为下雨有泥石流,担心十四路上有危险,就没让他去。接下去发生了什么大致也清楚。死了十八阿哥,老康一废太子。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