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 (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过了几天,良妃遣人到永和宫给德妃送了几匹蜀锦作为回礼,说这是八贝勒前儿从四川办差回来给孝敬的,于是德妃重谢了来人,又说前儿听说良妃略有不适,命老嬷嬷带着送去一些补品。

    樱儿看到德妃的其他嬷嬷宫女们都在忙自己的事,于是帮忙拿着补品随着几个嬷嬷到了良妃宫里。刚刚进宫门,她就像是踩到了“滚地雷”似的,差点要扔掉东西夺路而逃。因为,八贝勒、八福晋,外加他的两个姬妾领着嬷嬷们抱了“好事成双”,正在偏里端坐着......

    接下去,樱儿的每一步,就像是行走在刀尖滚油上。她的心里可真不是滋味,这个感觉就像是小偷遇到了警察,心想刚刚说自己在自作多地现眼,可没想到还要真的硬往上凑。现在人家才是一家子其乐融融地享受着天伦之乐,自己这么个八杆子也打不到的外人,上赶着讨人嫌来了,而且是讨他一家子的嫌来。

    樱儿跟着嬷嬷们见礼后,低着头,送上一应的礼物。她不敢看任何人,她知道自己此刻脸色发白,双手在微微颤抖,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连呼吸都有些局促不安,估计说话也会不自然的。她能够感觉到此时八贝勒家的所有人都在看她。如果他们的眼光是箭的话,她已经是万箭穿心了。

    这里老嬷嬷们又在给八贝勒、八福晋请安,樱儿也糊里糊涂地随着大家躬施礼。她觉得自己狼狈不堪。

    良妃客了几句,对老嬷嬷说,“多谢德姐姐费心。我不过是偶感风寒,吃了几付药,已经爽利了不少。这不,现在看到了孙子孙女儿,一高兴也就更没什么大碍了。”

    良妃说着旋即打赏,这次又关照赏格是双份。樱儿真觉得哭无泪,她接过赏,跪下谢恩的时候,只觉得天旋地转。但是她暗中关照自己,一定要坚强、坚强,不要让人看轻看扁了,越是这样,越不能行差踏错,越不能让任何人看出什么破绽和不妥。她觉得中郁积着一口气,外带着整个腔都是酸楚难当。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安暗告诫自己,动作尽量慢,说话也慢些,一切都要做到位。

    这时候,灰太郎特有的语调响了起来,“樱儿,你可大好了?”不知怎的,听到这熟悉又陌生的语调,樱儿的心中似乎有了一种强烈的支撑,她顿时忘了怨愤,脸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头埋得更深。

    “多谢八贝勒费心,樱儿早已大好了。”她觉得自己的声音像幽灵般在空屋子里飘

    “伤筋动骨一百天,还是要将养着才好。可还吃药?”

    “有,德娘娘每都要嘱咐的。樱儿这么快就痊愈,多亏各位娘娘和各位爷们的关照呢。哦,对了,九爷前儿给的那个金创药,倒真是奇药,伤口愈合得很快呢,现在还在内服。”

    灰太郎满意地点点头,脸上显出一轮光彩,眼中尽是欣慰的神。这时,红太郎也笑着过来拉着她的手说,“哎呀,樱儿,我刚才还想着你呢,可没想你倒来了。”

    这时,良妃显然也掩饰不住惊讶,“哟,这就是樱儿?来,近前来。”八福晋连忙牵着樱儿的手,送到了良妃的跟前。

    良妃拉起樱儿的手,问了些伤势的事,也关照她不要太劳累。又对德妃的老嬷嬷们说要留樱儿说会儿话,于是老嬷嬷们退了出去。

    这里良妃又转头对灰太郎一家道,“你们也跪安吧。这天也晚了,小孩子们回头煽到了风就不好了。”

    于是灰太郎一家连忙起,告辞出去。红太郎临走前,过来笑着拍拍樱儿的手。

    “来,樱儿,我们到那边说话。”良妃又将樱儿带到另外一个小小的偏房,这里的布置一看就是接见一些私密客人的。良妃赐座,樱儿依言谢座后挨在良妃边上侧坐定,只见良妃在仔细端详她,她也抬头近看良妃,良妃果然是国色天香,不施粉黛,却是另有一番风流妩媚,特别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闪着智慧和冷静的光泽。樱儿想,她现在的样貌也如此动人,年轻时更不知怎样呢,加上这深邃的目光,当然是这些年的阅历使然。怪不得灰太郎有那样的眼神和微笑呢。呸呸呸,为什么我又会想到他。她的脸又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

    良妃打量了她半天,开口了,“樱儿,你果然是个可人儿,惹人万般怜的,嗯,难得的还是一个临危不惧的胆识。”

    “娘娘取笑了,樱儿从小胡打海摔惯了,看什么都不在乎,自小家里人就受不了樱儿这个野脾气。”

    良妃点头笑道,“难怪老八媳妇一个劲儿的夸赞你,说若是他能得你这么个妹子,她就心满意足了。本宫总在疑惑,难得听到她称赞什么人的呢。嗯,现在看到你,果然不错,本宫也就放心了。”

    樱儿连忙起下跪道,“娘娘这么说可是折杀樱儿了,樱儿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从前的事也记不全。樱儿自幼有幸认识了八贝勒,蒙八贝勒海涵樱儿的刁蛮脾气,故此八福晋就有些误会,错了也是有的。”

    我虽然卑微,又不入你那宝贝儿子的法眼,但是骨气我还是有的。

    良妃莞尔一笑,拉起她,“樱儿,你是聪明人,只要你自己不轻你自己,又有谁会轻你呢?嗯,听说你手不凡,和乱匪都敢较量,又难得这么温婉懂事,见过你的人还有谁会不喜欢的?樱儿,很多事可能你一时没有看到、体会到...但是并不等于没有。”

    樱儿又琢磨这她话里的意思。良妃继续说,“本宫也一直担心老八,这些年来总是落落寡欢的,这孩子心思重,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不说。我这个额娘也只是一个妇道人家,他做的事偏偏一点也不懂,看着他也只有心疼,又不知道如何能帮他。”

    樱儿想,这话你应该说给红太郎听,有没有搞错?“娘娘,八贝勒自有高远的见识抱负,又岂是常人可以懂得的......”

    良妃又笑道,“樱儿,本宫是个妇道人家,治国方略、济世才干,这些个都是爷们心的事。但是这人呢,无非就是个心气和才气,这却和是男是女没有多大关系。樱儿,早就听说了你的才气并不比爷们逊色,可今天本宫一看,才知道你的心气更是难得......”

    樱儿心想,怎么这良妃说话一句进一句出的,叫人摸不清门路,还有啊,你可是看错了,男人都不喜欢女人有头脑有才干,因为不好驾驭。你那宝贝儿子在家左拥右抱的,“好事成双”,再加上一个大有来头的红太郎,估计已经是忙不过来了,怎么会想起要浪费些脑细胞来在我上。即便是红太郎要招聘我,他也没有任何兴趣去冒得罪她外家的风险,所以孰轻孰重的一眼便知。还有,我这么个大活人在宫中这么久了,他连问都不问一声。刚才这一声问候,就像是不得已地点到为止。

    良妃见她低头不语,摇摇头叹道,“唉,这尘世间的纷纷扰扰已经够让人心烦,难得的一点真更要好好珍惜。本宫虽然也知道‘心静则明,品超斯远’的境界,但是一切都不要违拗了真才好。”(典出围炉夜话:心静则明,水止乃能照物;品超斯远,云飞而不碍空。意思是内心澄明,不执着于一物,才能做到动静如一)。

    樱儿对良妃肃然起敬,没想到灰太郎的老娘原来真的不光有张漂亮脸蛋,这份潇洒淡然的处世态度方式,恐怕是老康眷恋她的原因。樱儿道,“谢娘娘不吝赐教,樱儿受教了。”

    良妃站起来,拉了她走到一边的绣架旁。说道,“这是本宫在绣的一幅图,你看,好看吗?”

    樱儿凑过去一看,果然见图上几个蝴蝶翩翩飞舞,下面是百花,只绣了一半。良妃笑道,“樱儿你看,庄周变为蝴蝶步入极乐、脱俗成仙,乃人生大幸;蝴蝶变为庄周步入喧嚣、堕落红尘,乃人生之不幸!”

    樱儿笑着点头称是,“娘娘高远,看来樱儿以后也要寻一方净地求得心灵的安宁平实。”

    良妃摇头笑道,“我这里有的是宁静和回忆。只有当你装满了记忆,才能够静静的回忆。樱儿,你的记忆还远远没有被填满,那么就继续去寻找....你若是喜欢,本宫他若是绣完了,就送给你。”

    樱儿想道,怪不得灰太郎有如此通达不羁的气派,这一点和现代人的思维何其相似。见到的良妃端庄得体,美丽温柔,根本没有任何自卑的心理,这位的神经系统才是够强够大,能够“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典出《菜根谭》)。能够修炼到了那个境界的就基本上不是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