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樱儿歉疚地低声道,“为什么你总会把我弄哭......”

    刚抬头,只感觉到他的鼻息暖暖的已经喷到了她的脸上,随即他温润炽的唇贴到了她的唇上,然后开始辗转厮磨......

    她一开始有些慌乱,但后来马上被这种感觉陶醉了,她紧紧的闭住眼睛,一点也不敢睁开,感受着嘴唇上那波开的暖意,就这样好像很久,好像又一瞬,象是细雨飘落在水面上刹那间的融入。

    良久,他放开她,轻轻捧起她的脸,眼里深不见底,一字一句地说,“樱儿,我既不是傻瓜也不是圣人,我以后都不想再让你流泪。我不知道你说的三百年是什么意思,但宁信其有......”

    樱儿不明白他的话,但仍然痴痴傻傻地看着他。

    “樱儿,能再为我唱首歌吗?”

    樱儿点点头,回拿起琴,坐到他的对面,轻拨琴弦,对着他重新唱起了那首《玫瑰人生》,这时候夕阳透过长长的窗户,落在两人的上,将他们笼罩在一片金色的光晕当中。他的嘴边一直带着深和满足的微笑看着樱儿,樱儿觉得自己是在倾诉,是在诉说着自己的心底的秘密......

    她虽然唱的是法语,但是他们都能感受到这首歌带来的如梦一般、如诗一样的意境。一曲终了,两人都沉浸在这宁静温馨的时刻,他们谁都不说话,生怕出了声就会将这美好的时刻打断一般。

    这时神父敲门进来,说八贝勒府打发人来说,贝勒爷请的几位客人到了,问贝勒爷几时回府。八贝勒温言道,“樱儿,天色已晚,今儿你也累了,早些回去吧,我让李福升送你。”

    自从八贝勒吻她开始,樱儿就像中了蛊一样,大脑没有意识,一片空白,忘了哭,忘了说什么,忘了要干什么,到后来八贝勒让她唱歌,她也就依言而唱,八贝勒离去后,她还呆呆地坐了好久,直到李福升进来对她说马匹准备好了,她才跟着他上马,像梦游一样回到四贝勒府......

    第二天,门上的人送来一个小包裹,说是有人一大早交到门上说是送给樱儿的,但没有留名。樱儿打开一看,原来就是那本《献给国王和王后的政治经济学》,扉页上写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墨迹犹新,樱儿抚摸着扉页上的字,仿佛闻到了那股特有的、淡淡的檀香味。

    但是,那两天她却说不出的烦乱,知道了八阿哥的政治主张后,她尤其难过。她知道八阿哥是个超前意识的人,他的见地完全无可厚非却又如此的不合时宜。但是作为三百年后的人,也只有知道了后世的一切,才能领悟到他的主张又是多么睿智和超凡。他可以兼顾既得利益者,又能够将当时的经济政治体系向着高一级的形态推进,或许他就像再世的扁鹊(典出《扁鹊见蔡桓公》),从无声无色中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潜伏的病症,在病尚未发作时就能够及早预防和医治,这个阶段对于病人来说是最最事半功倍的,但是正因为未见症状,医者往往被认为是沽名钓誉危言耸听,常常为病人取笑和厌弃。但是等到病入膏肓,却已是无从下手。而扁鹊最后可以逃往其他国家,而八阿哥......难道这就是他的宿命?

    过了两天,樱儿照例去商业街巡视业务。这天和阿嫦管理团队的工作效率非常高,才过下午三点多钟就结束了平常的例会。她又想起邀月山庄还有些事,需要再落实一下,所以独自骑马往那里而去。

    进了山庄后门(她平时出入就走员工通道的),山庄的一个伙计就赶紧迎上来说,“姑娘来啦,今儿个不巧,大爷和八爷、九爷、十爷,还有一些幕宾们都在前面议事,恐怕九爷一时不得空儿。”

    樱儿笑道,“哦,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找账房管事的问个事儿。烦请他过来一下就好。爷们既然有事,就让他们忙吧,我不打扰了。”

    于是那个伙计就将她让到旁边的一间屋子,自去找账房的人。账房的管事听说樱儿有事到访,赶紧找了几个相关的账房先生们过了来,大家又对了几笔账,计议了一会儿资金的事,眼见着快到晚饭时分,樱儿准备回去。

    到了门口却看到有好些车、马都在一边等候着了,就知道前面议事的人散了也要出来。心想既然来了又碰到,总要和主人打声招呼吧,于是和账房的幕宾们也站在一旁等候。

    不一会儿,只听传来一阵说话的声音,走过来了十来个人,除了那几个便装的皇子,还有一些穿寻常服饰的人,其中还有个穿道袍的。樱儿心想看来这议事的规模还蛮大的,这么些人。

    八阿哥和九阿哥已经看到她,向她点点头,打了个手势,示意她等一下,另一头仍然一如既往地与大阿哥寒暄,大阿哥好似略微惊奇地看了她一眼,低声嘀咕了一句。于是八阿哥招手,让她过来见礼。

    大阿哥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又问了她一些可有可无的问题,随后拍了拍八阿哥的肩膀,没再说什么就上车走了。

    其他幕宾们也各自告辞纷纷散去。

    只听十爷已经开口,“咦,樱儿,你早来了吗?是刚来还是要走?”

    樱儿赶紧过去给各位行礼,说道,“就是些山庄寻常帐务上的事,已经解决。樱儿看各位爷正在忙,也就不叨扰了。”

    九阿哥道,“樱儿,你等一下,正好我这里得了些御贡的大红袍,咱们这里也没人喝得惯红茶,想起你前儿说喜欢,不如就给你带些回去。”随即吩咐一下管家,回头又道,“嗳,对了,我想起来你好久没给我们奉茶,这下可正好,咱们不如就选个子吧。”

    樱儿笑着点头答应,九阿哥看了一眼边的八阿哥,诡笑着又低声对八阿哥道,“啊哟,八哥,我才想起来,弟弟现在送茶可算是僭越了,八哥恕罪。不过现今可得尽量劳动一下樱儿的大驾,怕是后不得便呢。”

    樱儿蓦然脸红,她知道这是九阿哥在打趣她,趁大家不注意,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赶紧矮施礼告退(当时的礼法,男方向女方提亲要先敬茶。而且当时的女子订婚后连丈夫家的人都不能见,若是婚后见丈夫的男亲戚都有一十分繁复的礼仪)。

    八阿哥显然看出她的窘态,看了九阿哥一眼,显然是制止他,转头温言道,“樱儿,天色晚了,那你快回吧。”

    这时只听到十阿哥笑道,“张真人,正好这里还有个人要你也相一相。若是你能相准了这个怪丫头的来历,爷就彻底服了你。”

    樱儿立即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江湖术士张明德。于是也抬头好奇地向他望去,只见这个人瘦小精干的模样,眼光中透出狡黠和察言观色的虚假意,刚才自己只顾与阿哥们说话,只是觉得这个道士在另一边对她上下打量了好久,估计他也是在掂量她与阿哥们的关系。樱儿心想,刚才他们几个的对话那个道士未必听得见,但是从各人的神态和肢体语言中不难判断出她和他们的亲密无间。现代心理学研究一个人平时的行为言谈,大约能够判断出这个人格取向,从而推测出这个人所适合的环境和做事的大致轨迹,但这是科学,古代那些算命相士可能有着这方面朴素的、朦胧的意识,但是远远不能与科学项背。况且古代的相士大都为了谋生,招摇撞骗的成分占了绝大多数。

    樱儿正想着,发现眼前这个道士走上前几步,上下打量着她,脸上却慢慢露出惊异的神,不心想,我的来历你是绝对看不出、想不到的,你不过是在考虑怎么讨这几个阿哥的欢心。那个道士又围着樱儿转了一圈,有些故作神秘地眯起眼睛,掐指而算,口中也念念有词起来,这时所有人都住口盯着他,那道士又过了好久才开口,“这位姑娘可非同寻常,她的来处绝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想象......”

    樱儿闻听差点要笑出来,这不是江湖混饭的术语吗,你骗几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阿哥也许可以,我可一听就知道是满口谎话。这句话是模棱两可的开放式话题,正着反着都能接着说下去,就看你怎么理解了。况且你只是从那几位阿哥们对我的态度上以为我是哪家的贵戚,但是个中曲折的缘由连说都不是一两句能够说的清的,更别说猜了。

    那道士继续说,“姑娘面蕴紫气,脑后又隐隐有着光环,后必定是大福大贵之人。”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