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灰太郎低声歉然道,“前儿八福晋请你到府里的事,我事先并不知道,若是你觉着不自在,万望不要介怀才好。”

    樱儿低头勉强笑道,“没想到八福晋快人快语,倒是个中人......”

    灰太郎见她并没有恼怒的神,她含羞的样子更让他心旷神怡。于是缓缓伸出手,想去握她的手。她连忙转走到桌边,岔开话题,“八贝勒在看的什么书?”

    灰太郎不以为意地一笑,“噢,是神父他们新到的一些书籍。”

    樱儿心慌意乱地翻着书,想掩饰自己的心绪不宁,其实一个字也看不进去,灰太郎显然也为了避免尴尬的局面,岔开话题问道,“樱儿,难道你真的一点也记不得裕亲王老王爷?”

    樱儿抬头谦然道,“樱儿上次受伤后,就连我额娘和姐姐都不认得,裕亲王的事,还是上次听三贝勒提起的。”

    灰太郎点点头,望着远方出神,“老王爷待我犹如亲子一般......”

    樱儿突然想起,这位裕亲王生前对灰太郎一直是十分喜的,不止一次在老康面前夸奖他,说他是个好皇子,堪当大任。要不是裕亲王早逝,说不定灰太郎就是太子的不二人选,因为老康是非常看重他哥哥的意见的。

    樱儿点头笑道,“听了你们的叙述,我就能想象得出老王爷是个慈祥的长者。”

    灰太郎点点头又笑道,“若是老王爷如今还在,看到你现在这样子,想必他老人家会很放心很欣慰的,”最后一句声音虽轻,但已经是十足的调笑,“将你这么难养的小女子交给我养活......”

    但是樱儿并没有注意听到最后一句,因为她发现手中赫然一本《献给国王和王后的政治经济学》,不拿起来细看,不自地用法语读出了书名。

    樱儿抬头惊讶地看着他,在现代学经济学的时候,这本书一直是作为经济学的历史背景来介绍的,她本人却并没有读过原著。(在法国,1615年孟奇里梯安第一个系统地提出重商主义理论,向国王亨利四世,就是路易十四的爷爷,奉献了一篇有名的文章。孟奇里梯安认为,商业是国家活动的基础,国家应该保护商人的利益,商业,尤其对外贸易是财富的源泉,因此,应保护关税,以保护本国工业。他反对外国商人插手法国商业,主张国家应当保护法国商人的海外利益,应当增强法国的海上力量,发展殖民地。重商主义理论在黎塞留和柯尔伯时又有所发展,一直到了18世纪以后,重农主义和自由主义理论的兴起,才逐渐取代了重商主义。)

    樱儿蓦然想到了九阿哥,难道这就是为什么九阿哥至死追随他的原因?

    灰太郎看着樱儿,从她的神态中显然读到了她知道这是一本什么书,他再也忍不住了,上前轻轻拥她入怀,“樱儿,你究竟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他发现樱儿在他怀里发抖,几乎要哭出来。樱儿看到过一些零碎的记录,说八阿哥实际上是因为政治主张而彻底被老康淘汰出局的。至于具体是什么,史书上语焉不详,好像其中一条是他要恢复八王议政之类的制度。樱儿知道,在皇太极以前,所有的政事都是几大贝勒共同议政的结果,这是一种早期的共同执政制度。到了皇太极继位后,才陆续加固了中央集权。到了顺治一朝,为了加强皇权,孝庄太后费尽心机和多尔衮以及大臣们斗智斗勇,再到了老康这里,将近一百年的权力斗争。老康如何能让这些成果废在你的手里?或者,老康如何让你去拿社稷的根本去做试验,不,是去作赌博。

    怪不得,你如此才学,甚至胜于胤禛,但最后老康并没有选择你,胤禛要打压你,可是他们在有些事上又离不开你......原来你一开始就逃不出这个宿命,你的族人们的意识,刚刚由关外的奴隶制跳跃到关内的汉人的文化氛围,而你已经开始关注到了很久以后,甚至已经不局限于中华大地,而是满怀好奇地放眼天下,尤其是浑沌初开的世界......可我又能说什么呢?你和胤禛,谁成功了,都是自有一番因果。无论孰是孰非,历史都是在向前走。当然,中国可能会有另外一种形式的道路,可对于三百年后的她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真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樱儿没有想到,他的见识会令她匪夷所思,他的思维超前到了三百年后,而她却站在了三百年前,现在站在面前的是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让她觉得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向绝处,可自己又无能为力,让她何以堪呢?在一片迷茫中,只听灰太郎道,“樱儿,你竟然读过这些书的,是吗?你知道这书上写的是什么。”

    樱儿定了定神,说道,“八贝勒,樱儿一介女流,不明白朝堂国家的事,可你......确定......你的主张非要那么标新立异吗?这是不是适时?你以为你能够改变一切吗?前朝本朝多少争斗才有今天的局面,王公贵戚们的意识虽已转变了不少,但是不是能够再次承受一场新的变革......”

    灰太郎的微笑倏然凝滞,眼光开始渐渐变得深邃起来,许久,他开口道,“樱儿,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樱儿叹了口气,心想,是啊,你又怎会让我知道那么多机密大事?于是摇头说,“无论是什么并不重要,但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闭上眼睛用你的心去回答。”

    八阿哥点点头,依言闭上眼睛,嘴角还是挂着微笑。

    樱儿缓缓说道,“你站在一座巨大灰暗的幕墙边想要进去,必须先通过一个门槛。在门里是望不透的黑暗和冰冷的寒气,且夹杂着一种重浊的声音。墙里面并非是鲜花着锦、阳光明媚,里面有的却是寒冷、饥饿、憎恨、嘲笑、轻蔑、监牢、疾病,完全的隔绝和孤独,还有死亡。你要承受一切痛苦和打击,不仅来自敌人,而且来自亲人和朋友。

    “你会为之奋斗而死,但却是无名的,更有可能得到的是骂名。你有一天可能会放弃你今天的梦想,你的追随者会认为他们受了骗,你可能自己也这么认为。你白白毁掉了自己的生命,还有追随你的人们的生命......”

    八阿哥闭着眼睛,良久无语,樱儿颤声问,“你还会坚持要进去的,是吗?”

    还是良久无语。樱儿含着泪,因为她早已知道了答案,但是要等他亲口说出这个答案,她却感到柔肠寸断。八阿哥仍然无语,但是樱儿看到他的双拳已经紧握。

    她的泪夺眶而出,幽怨地冲口而出,“你不是傻瓜就是圣人。”(典出屠格涅夫《门槛》)

    八阿哥闻言,仰头无声笑了出来,这是一个无比灿烂和明媚的笑。八阿哥再次温柔地将她搂进怀里,用手帕轻轻擦拭她的眼泪,“这是为我而流的吗?”

    看着她无声地点点头,眼泪继续在流淌,拍着她的肩柔声说,“好啦,不要哭了,看看,哭成个大花脸,明儿两眼红肿起来,可不闹得人人知道吗。来,擦擦......回去别忘了让丫鬟给你用手巾敷敷。”

    樱儿知道这是当初在银杏树下他说过的话,她再一次哭得哽咽难止,紧紧抓着他的衣服语无伦次地说道,“我不要看到你去冒险、去挑战一个巨大的固有的势力,你的想法为什么那么标新立异?你会做无谓的牺牲。而且没有人会记住你,最后只会换来你的人为你流泪断肠....她不明白,为什么对着他总是忍不住落泪?”

    灰太郎不答话,继续拍着她柔声安慰,樱儿更是哽噎难止,“我不要你去冒险,我不要你有危险,我要你好好的,你知道一切事都要有代价......”

    灰太郎默然不语,樱儿边哭边喃喃自语,“三百年,三百年,你为何要超越到三百年后?而我呢,我又是谁,却站在了这三百年前,我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认识你?这一切是梦是真?....”

    许久,樱儿回过神来,再次发现她又不知什么时候拿过灰太郎递来的手帕擦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樱儿歉疚地低声道,“为什么你总会把我弄哭......”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