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亲(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到了正子那天,樱儿稍微装扮了一番,心想,这次只是赏花而已,衣着不能太正规,也不能太随便。于是,选了一件浅紫色的衫子,衣角绣着些碎花,外罩一件斜襟的淡月白色斜纹、暗掐银线的织锦褂子,揽镜一照,自觉大方得体,既不招摇,也不失活泼。她自己化了个透明妆,梳着一条辫子,只在辫梢上点缀几样简单的小红珠子作为装饰。

    她在四贝勒府,衣饰自有份例,但是也穿文秀的衣服,只是文秀比她丰满些,于是她就将时常衣服拿出去修改。阿嫦当然有自己的服装高级定制供应商,于是每一次樱儿都因地制宜地做些改动,添减装饰,抑或是恰到好处地绣朵花。每次拿回的衣服都是焕然一新,让人说不出的舒服称心。文秀和灵儿都是赞不绝口,尤其是灵儿,她本来就是女红高手,见樱儿的设计理念,哪有不试的道理,于是不久就成为樱儿的铁杆粉丝。樱儿是服饰搭配高手,什么衣服首饰抑或是手帕,都是颜色花样搭配的赏心悦目,连四贝勒和四福晋都时有惊艳、养眼的神。而且,樱儿秉承简单就是美的原则,她戴的首饰虽然不多,也不算豪华,但是精工细作的,永远是那么赏心悦目。并且品味、效果绝不输于满头珠翠的其他人(李侧福晋和颂瑜这里就是绝佳的样板)。

    八贝勒府一早已经派了马车等侯在府门口。樱儿想,平时这点路她散着步就到了,这次这样似乎显得很正式。唉,没准还是鸿门宴呢。及至到了八贝勒府里,樱儿很吃惊地发现,就她一个客人。于是赶紧见过礼,红太郎(八福晋)倒是满面风的接出来,她今天穿着大红色绣着大朵牡丹的旗袍,簪金戴银浓妆艳抹,配着爽朗的笑声,让人能够明显感染到喜气洋洋的感觉。

    红太郎没有让她在正堂,而是拉着她直接到了花园。樱儿自忖自己的装束在她面前毫无逊色,自有一番空谷幽兰的底气。红太郎也在侧头打量着她,眼里带有种欣赏和惊艳的感觉。只见樱儿十五六岁上下,刚刚长成,她纤长的条,迷人的腰段,双眼晶莹剔透,清淡的朱唇和润红的脸蛋好象含苞待放的花蕾(这都是透明妆的效果),她的服饰十分简单,远远谈不上华丽,但是那剪裁得体的样子,再配合着她那清灵脱俗的气派,却叫人一看就无法把视线从她上移走,仿佛她的周有一个气场,能够将周围的一切都不可抗拒地吸引过来。

    樱儿第一次到八贝勒府,只见这是个典型的贵族庄园,端庄整洁,并没有什么装饰以及柔和的色调,不似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味。

    红太郎说,这次请她来只是家常闲话,顺便赏赏花,让她不必拘礼。“我也不要那么费事了,就称呼你樱儿吧。”

    樱儿赶紧称谢。樱儿上次初见她,就知道她是一个豪迈粗旷之人,用现代的话说,就是敢想敢做的直肠子,从不扭捏作态。这个子倒也对自己的脾胃,而且她这种不受拘束、无视繁文缛节的格与现代的职业女何其相似,但是在当时三从四德的女人堆里,就显得鹤立鸡群,如出头的椽子般格外扎眼。可是这个红太郎并不傻,对灰太郎的事业是个有力的支持。

    和红太郎近距离接触了一会儿,樱儿就明白这是一对标准的政治夫妻。想来应该是他们的政治目标一致,于是各自分头扮演各自的角色,而且努力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且红太郎看来并不是传说中的那种傲慢无礼的人,想是她母家的地位较高,又是个豪爽精明的人,她对那些智商脾气都对路的人尤其亲近,并且不计较地位背景。但若是低智商又不对脾胃的,她可是不论其出地位,一律瞧不起。

    樱儿看到红太郎的行事作派,就明白了灰太郎决不是怕个老婆的人,他应该只是比较能够包容红太郎的格、体谅她的感受,而且在一些非原则的小事上绝不因循守旧,灰太郎自己对固有的繁文缛节也不以为然,能够进行宽容与变通。这么看来,红太郎摊上这样的老公,应该是她的福气。

    这边红太郎和她闲话着,却只见府里的丫鬟嬷嬷们来来去去,争相为她端茶献果的,而且每次退到一边后都是对她看了又看,然后下一次又换一批。她虽然浑不自在,却只装不知,仍然笑语应对,完全当这是次漫无目的的闲扯,虽然她知道红太郎才没时间和她闲扯呢。这还是谈判的策略,大家屏到最后,玩心理战,先开口的那一方总是妥协的那一方。

    樱儿与红太郎谈的倒还算投机,因为红太郎的话题都不是家长里短,也不是柴米油盐,更不是舞文弄墨的酸儒八股,这个她喜欢。红太郎一开始和她聊一些最近宗族里面发生的新闻事件,并发表一些看法,渐渐的又到了骑马箭游猎等当时贵族的常见娱乐,再后来就是些家政管理的理念。

    红太郎豪爽格和率的处世作风完全体现出来,樱儿只是微笑着倾听,并不插话,红太郎后来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直接问樱儿的意见观点,待到樱儿开口将红太郎的观点总结成一两句中的、客观的、富有哲理的评论后,红太郎完全被她折服,红太郎呵呵笑道,“咳,樱儿,这些个事本来就是这么个理儿,但经你这么撮其要,取其精的一说,真是将整个事完全变了个味儿,显见得我也变得斯文了好些。呵呵,咱们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么看事儿......”

    伴随着爽朗的笑声,连同边站着的几个有脸面的嬷嬷们,也频频点头。最后,红太郎开口了,“樱儿,咱们到那边的亭子去看看,那里花开的更艳。”

    樱儿点头跟着她走去。这次红太郎一摆手,于是没有人再跟了来。樱儿心里笑着,果然切入正题了。到了亭子,樱儿看着那些花草果然和别的地方有些不同,映衬着一湾清清的池水,配着柳树,说不出的畅快宜人。只是这个景致有些眼熟,嗯......怎么瞧着有些像邀月山庄的一角。

    红太郎开口了,“樱儿,一年多前,贝勒爷请九弟的人来改造这个地方。本来我也只觉得这里简简单单的没什么特别,既不是雕梁画栋,又没有什么名贵的花草,但是来的次数多了,越来越觉得这里说不出的惬意爽快。这里是八贝勒最喜欢的地方,他平时一有空就到这里来,有时看书,有时喝茶,有时听琴......”

    樱儿的心跳了一下,隐隐的似乎觉察到什么,只是这一直不是她愿意去多想的地方。见她还是不语,红太郎又道,“八贝勒有时还会抚着左手发呆,还拿着一块手帕一样的东西......”

    樱儿蓦然一惊,回望向红太郎,红太郎微微笑道,“你知道这是为什么,是吗?”

    现在轮到樱儿脸色发红然后发白,开始有些狼狈起来,人家的老婆都发话了,她怎么觉得自己有点像......第三者?可是我什么也没做呀?

    红太郎拉起她的手,“樱儿,我素来不喜欢拐弯抹角的,我只问你,愿不愿意做八贝勒的侧福晋?我想着这几天就去皇阿玛那里请旨。”

    樱儿大骇,这是什么意思?她想把我当尤二姐?把我弄进府里就好咔嚓掉?红太郎看着她,继续说,“八贝勒从来没有提过你。但上次在避暑山庄,我就明白了......当时我只知道九弟去问四哥要你被拒,又风闻九弟对你神魂颠倒,九弟这样子还真是闻所未闻呢,所以我起了好奇心,正好和九弟妹在一起,就想看看你。出了那事我原也没料到,但是看到你当时的应对,我就很佩服你。后来九弟居然会捆了他额娘给的嬷嬷给四嫂处置,我也并不惊奇。后来听说你们还是时常会面,并且时不时争吵,九弟妹也派了自己的人去看了好几次,可都看不出什么。九弟从那以后却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九弟妹慢慢放了心。

    可我回想起当时八贝勒看你的眼神,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他从来没有用那种眼神来看过我。我看着他亲自给你准备药品时的神态,他让九弟的人来改造的这个景致,并且经常独自一人来这里发呆,我更加确定了他对你的意。一开始我很气恼,怎的他兄弟两个会同时喜欢上一个女人?这在寻常人家也是大忌。”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