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河(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既然四贝勒准了假,樱儿想着在府里人来人往的见到不方便,况且老姐似乎一门心思要给她谋划“嫁给九阿哥”的事,于是回了福晋,说想独自骑马四处走走。

    她信马由缰的又往海淀方向去。到了那个寺庙,见许久不去,寺庙上下已整修一新,上前询问,竟然是当今的宜妃娘娘做的功德。

    走到寺庙后院,那棵银杏树赫然已在院子的一角,像是院墙又往外扩了一下。樱儿心头涌起一股流,眼睛酸酸的,隐隐猜到一些什么但又不敢继续往下想。

    这时,背后响起了九阿哥的声音,“你果然来了。”

    回头一看,九阿哥似笑非笑地站在后。她注视着他,不知如何开口,于是行了礼,九阿哥双目炯炯地盯着她,“听说你回府来,所以八哥派人在四哥府门口远远看着,你果然到了这里。”

    “九爷不是应该在避暑山庄吗?”九爷大大咧咧地说,“家里有点事,就告假回来了。”

    樱儿听他这么说,心虚地想,就是把老嬷嬷捆了见四福晋吗?讪讪地岔开道,“宜妃娘娘好大的功德。”

    “这是八哥的主意。”樱儿脸色发白,怎么又冒出个八阿哥?

    樱儿虚弱地说,“九爷,你让我坐一下,我有点混乱。”

    九阿哥叹口气道,“这段公案恐怕没人能够理得清。”说着和她一起走到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

    “前儿十四弟的小顺子把你寻短见的事告诉我,偏巧那天我出城去了,回来后十四弟又到了丰台大营,我只好去找八哥问个究竟。八哥叹了口气,摇摇头,只说这颗树是你的心结,也是心魔,所以你一有不如意的事就会到这里,你认为这棵树能带走你的魂魄。我自然听不懂,八哥又说,你是个心思极重的人,你的心始终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你会突然消失,抑或你的魂魄会随时飞走。如果能够保护好这棵树,也许可以守住你。我一开始似懂非懂,但后来慢慢才有些明白。这一年里,我们见面虽也不少,都是在谈论些俗务,你有几时袒露过你的心事了?正好前儿额娘提到想做一个功德,我就替额娘办在这里了。”

    九阿哥见樱儿不语,顿了顿又道,“一个月前,我有次过来给额娘办捐海灯的事,却看到八哥一个人站在树下,抚着左手,神若有所思。”

    樱儿脸色发白,八阿哥始终对她温文尔雅,从没有表白过什么,但仍然能够感受到他淡淡的意,她一直只当这是错觉,今天听九阿哥的解释,才有一丝恍然。她低声慌乱地说,“我不明白这里的事,既然一切从没有开始过,就不该让它开始...”

    九阿哥说,“可不是,于是我去向四哥要你,可四哥不答应。”

    “这里又有你什么事了?”

    “樱儿,爷要娶你,等名分一定也就没人惦记着了。”樱儿张大眼睛,再一次怀疑自己的耳朵,于是干笑着顾左右而言他,“你不是已经有很多老婆了吗?对了,你们府上是不是天天开仗?”

    九阿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个我可没想过,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嗯,不过她们一定打不过你。”

    樱儿不解,九阿哥笑道,“她们自然不敢和我打,我打不过老十四,老十四打不过你,所以我的府里应该没人是你的对手,你就放心吧。”

    樱儿苦笑着想,如果要让这么个封建社会的皇子明白一夫一妻不得有妾和小三的道理,那是多么的具有挑战啊。况且,在阿哥们的眼里,娶个妾又是如此简单。十四也说过要她,就像是占有一个玩意儿那么随便。她于是干笑道,“九爷,你们商量我的事为什么我不知道?”

    九阿哥笑道,“以我和四哥的交,要个人还不应算得大事。何况你到我府里,你若是想去想留,我总依你就是,这也是八哥说的。他说过你最大的愿望就是不受羁绊,若是迫你锢你,恐怕你的魂魄就会飞走,那样你和这里的寻常女子有什么区别,也没有必要去争去抢......”

    “九爷,我晕的很,我得找个地方靠一下,能不能借你的肩膀一用?”

    九阿哥愣了一下,随即又换作一付满不在乎的表,“请便。”

    樱儿侧过,双手抓住他的一只胳膊,把前额靠到他的肩膀上,鼻中闻着他上淡淡的木樨花香。九阿哥只觉得被一股甜香笼罩着,说不出的畅快。低头注视着她,凝立不动。

    良久,樱儿抬起头,放开他释然道,“好了,感觉好多了。九爷,你听我说,你是第一个向我说要娶我的人,但是你只是我的至尊蓝颜,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无法撼动的。我们的相知和相惜仅仅在商场上的,但是你的私人生活,我实在无意领教。这一点也请你转告你的福晋。对了,倘若他我听到你对容嬷嬷有任何不敬,我不会再见你。”

    九阿哥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果然如此......樱儿,我家里的事自会料理,不会有下次。”

    樱儿点点头,的确,九阿哥在这里是她的第一知己,他又是如此的潇洒倜傥,永远不拖泥带水。

    过了一会儿,九阿哥继续说,“八哥是个非常理智的人,以大局为重。他是不会让儿女私影响到他的任何行事的,所以他即使对你再深意重,也只能隐藏和克制,唉,也只能苦了他了......我怕你以后,也会委屈......”

    樱儿道,“九爷说笑了。我和八爷统共就没见过几次面,而且几乎都是与九爷在一起,九爷怎会联想到那里去?况且我的价值自然不抵他的所求,这简直不是同类项,有什么可比的。”

    九阿哥摇摇头笑道,“你还不了解八哥,他可是个超凡脱俗、至的人......以后你就会明白......”

    一边说着,一边从腰间掏出一个怀表看了看时间,樱儿低呼一声“咦”,这是她在这里看到的与现代最接近的东西了,九阿哥见她喜欢,“送你了。”

    樱儿接过一看,只见淡绿色法郎彩的花纹十分精致,翻盖内刻着个“禟”字,便知是御赐的赏玩,于是将表仍旧还给他,低声说道,“御赐的赏玩你也敢随便送人,可是在替我作祸呢。”

    “爷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收回的,把爷当什么人了?不过这个表你得永远带在边。”说着不由分说将表塞到她手里。樱儿只得再次打岔,“那好,他如果有事相求,我就遣人将这个送来,你可得有求必应,不过不会是什么容易的事儿,别急着拍xiong部,到时候可别抱怨。”

    九阿哥送樱儿回四贝勒府,八贝勒府和四贝勒府是紧挨着的,樱儿进府前,不由自主地向那边望了望,回头对九阿哥道,“佛只是个了仙,也是个了圣。人了了不知了,不知了了是了了;若知了了便不了。”

    九阿哥朝她点点头,说道,“樱儿,爷的肩膀永远可以给你靠。”

    樱儿嫣然一笑,转过头已是泪盈眶,如果在现代,九阿哥的才干恐怕也是人中翘楚。难得的是对这份感的潇洒和果断。樱儿知道现代人对他的评价是,他是八阿哥最亲密的战友和知己,这个无的皇室中最有有义的,甚至最后牺牲生命去维护这段义。樱儿能与他相知相交,真是三生有幸。

    果然,之后樱儿仍然与他时不时的会面,再也没有提过前事。他们在生意上商议时争吵如常,八阿哥来的次数少了些,但是开始向她不时提问,关于宏观经济调控、计划经济之类的话题,仅仅一次,樱儿就对他不敢小看,他的领悟能力绝不比十三差,但是隐然有一种大家的气势,全局考虑的眼光。他也是一有问题就四处求索,他严谨的态度和作风,是所见过的所有皇子都不能比拟的,不过他并没有像十三那样兴趣广泛。

    樱儿也着意留心了一下八阿哥写的字,因为人人都说写字是他的弱项,连老康都不满意,给他指派了一个书法家作老师。樱儿看来,觉得他的书法还是比绝大多数人要好,就是太随意了些,仿佛不太在意间架构造,这是不是为了保证写字速度而不在乎?那他得学学简体字。回想现代的人,反正都有电脑打字,只要练好签名即可,八阿哥这方面可以说是意识与现代人接轨了。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