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樱儿涨红了脸嗔怒道,“十爷,别老是把女人的成就和什么别人家联系起来。气概不问男女,谋略不分贵。若是自由竞争的话,樱儿未必输给旁人。”

    十爷爷并不生气,继续呵呵笑道,“啊哟,口气果然不小,不过哪家能养出你这么个姑娘,也真是出类拔萃......嘿嘿,福兮祸兮。”

    十四赶忙道,“八哥、九哥、十哥,你们先过去,我随后就到。”十爷笑道,“怎么,赶我们走了,你们好说梯己话。”

    八爷深深地看了樱儿一眼,笑着对九爷和十爷道,“咱们先走吧。”说着缓步向外走去。

    九爷特别关照道,“樱儿,你的马就在外面准备好了,别太晚了回家。”樱儿点头,见他们去了,转头对十四道,“十四爷,祝你生快乐。”

    十四悄悄说,“昨天我和额娘说了那个话,额娘当时就哭了,抱着我说这才是最好的寿礼。你今儿个这个弩弓我太喜欢了,改还你个席,如何?”

    樱儿笑道,“十四爷,还席倒不必,只是能不能帮樱儿一个忙,找一棵银杏树,嗯,也许是一片。我只知道应该在海淀附近,可找来找去也不见个影儿,喏,就是这个图里的样子。”

    “行,小意思。包在爷上。”

    “还有,我送你连珠弩的事,不得向旁人提及!!!”

    “那当然,回头知道的人多了都会去央你去做,那还了得,以后你只许给我一个人做。”

    樱儿笑道,“好吧,你答应帮我找那棵树,这个专利就给你用。”

    十四奇道,“什么专利?”

    “就是这个新鲜玩意儿的专项权利。我既然说给你用这个专利,就是一切有关这个连珠弩的样貌和制作方法,不能再告诉旁人。咱们这是叫做“化玉帛为干戈”(她故意反过来说)。”

    十四大为高兴“转项权利”的说法,连连点头。

    十四的办事效率真的很高,没几天就到医馆说有了回信儿,约樱儿在阿嫦的医馆见面。

    “樱儿你要我找的那棵树,原来就在海淀一个寺院的后面,紧贴外面院墙的,有好几棵。所以一般人不太容易往那边找。”

    樱儿兴奋地抱拳道,“多谢十四爷。”十四问道,“这些树有什么特别的吗?”

    “我前儿骑马摔伤了头,零碎的记忆中就只有这片树林,其他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十四充满同地点点头,突然迟迟疑疑地问,“樱儿,我九哥好像很喜欢你?”樱儿又扭捏起来,“为什么这么说?”

    “我看你每次和他说话总跟说不完似的,我九哥这个人自认风流倜傥,从来就是个大老爷们,最瞧不起女人的,但对你这个小姑娘却是言听计从,从不违拗的,可真是奇怪。”

    “那就对了,九爷一开始的确不是轻易相信我的能力,其实他很挑剔的,眼光品位也很高,先前我给他的意见计划,还有图纸预算等等,都要计议好久,一来二去,他才开始完全信任我。此后他就是用人不疑了,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风范呢。他真的很有生意头脑,很多生意经他都会举一反三,领悟的很快,我看啊以后的潜力和作为不可限量。”

    十四突然脸有点红又似有些紧张,“那你呢?你一个小姑娘家的,怎的成天和他也似谈不完似的?”

    “嘿嘿,天下所有的生意就是谈出来的嘛。我们是为了生意的利益走在一起的,这是我们合作的基础。我和他纯粹是生意合作伙伴,这个关系又不同于一般的朋友。生意场上有一句至理名言叫做“金钱永不眠”这是指生意人永远是逐利的。我们相互从来不说生意之外的事。”

    “哦?怎会?这真的奇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他的私人生活与我无关,他是谁,他家在哪里我都不知道,也不必知道。”

    “那你刚才不是还说很欣赏他?”

    樱儿笑道,“欣赏和喜欢又分很多方面,比如我喜欢九爷的生意上的眼光,喜欢八爷处惊不变的儒雅风度,喜欢十爷爽朗耿直,喜欢你立马扬刀的英雄气概。”

    “真的?”十四似乎长吁了一口气道,“那天你闯到我的马道上......”

    樱儿纠正道“是你冲了我的马。”

    “好吧,我开始觉得这个小姑娘胆大包天,该好好教训一下,也不知怎么神使鬼差的就着了你的道儿......”

    “那是,你越是想不到的地方,就是越容易出差错的”

    十四突然问,“你在旗吗?”樱儿难为地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怎么,我高攀不上你们这些贵人么?”

    “当然不是。”十四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许久不语。

    康熙44年刚过完年,内务府就开始筹办一年一度的秀女加宫女的选拔。今年非大选之年,主要还是宫女选拔。招收服务生嘛,就不是非常严格。

    钮钴禄氏是朝中大姓,凌柱的先祖可以追溯到额亦都(跟着努尔哈赤十三副盔甲起兵的之一)。到了玄孙凌柱这里,由于是小宗复小宗(就是小老婆生的庶子),所以官职和家产都不是很高很多。

    樱儿的额娘既不是元配也不是续弦,只是她美貌异常,未出阁时就艳名远扬,原来嫁了镶黄旗的汉军旗下钱家,生下樱儿,后来丈夫出征战死,朝廷有些许抚恤的银子根本无法维持家计、抚养女儿,钱家也只有几个血缘极远的本家叔伯,家境也并不宽裕。

    她娘后来就改嫁(不知道是谁策划的)到钮钴禄府做一个侧福晋。凌柱的家产当然不足以支撑很多老婆,或很有家势背景的老婆,所以府里的人际关系还不算很复杂。凌柱的原配生了两个儿子然后挂了,继室也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孩就是文秀。

    樱儿是四岁上到钮钴禄府的,因为她娘舍不得她,而远房叔伯们本来家道并不宽裕,也乐得不管,因为是个女孩(不过樱儿若是出嫁,本家还是象征地要管一管的,他们打算到时候凑些嫁妆也就是了)。那时候文秀才五岁多一些。没多久,文秀的额娘病逝,于是樱儿的娘就一起抚养这两个女孩,而且尽心尽力。两个女孩一起长大,算起来樱儿的份应该是介于文秀的陪读和丫鬟之间,不过樱儿越来越刁蛮,而文秀总是温颜相待,因此这两个女孩感极好。

    可能樱儿上有军人彪悍的血统,所以再大一些就开始野得令人摇头。当时满人风气尚武,所以大家一开始不以为异,但几个哥哥(挂名的)后来却受不了她的野,待得出言管教,却不想樱儿就此和他们杠上了,从此她极尽刁钻古怪之能事,与府里上下人等闹别扭、出妖蛾子的花样层出不穷、而且防不胜防。每次她想出来的花样都是介于正统和市侩的夹缝中,惩罚她又不免给人持强欺弱的感觉,但不惩罚她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再后来...樱儿简直成了这个家中的混世小魔女,人人见了头疼。樱儿的份在钮钴禄府本就有些尴尬,她额娘又是老实本分,对这个家、对上下主子都是全心全意,所以每次樱儿闯祸,大家又碍于她额娘,并不好十分责难于她。樱儿的额娘为了樱儿到处委屈求全的哀告,为她没少流泪担心,这样一来,樱儿尤其不喜欢在内府里待了,有一次骑马外出,她偶尔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于是一有空就满大街乱转,全府上下也乐得这个小魔女不在家,大家清闲。

    樱儿的本家算起来应该在镶黄旗的汉军旗,不过本家职位并不高,似乎是因为她阿玛当年立了战功而全家被抬了旗籍的,所以她家在镶黄旗中的地位、来头、势力并不大,虽然她勉强够资格选秀,但即便是碰到“扩大招生”,她的应聘职位也不会很高,顶多只能是个小宫女而已。

    可是自从樱儿伤愈后的一年多来,奇怪的事接二连三,一开始有人向樱儿的几个挂名哥哥打听樱儿的况,尤其是听到樱儿小时候的刁蛮故事,似乎引出了无穷的兴致,那几个挂名的哥哥当然语焉不详,因为实在太没面子。

    于是开始有人请府里的管家或嬷嬷出去吃饭、送他们东西,似乎但凡有关樱儿的事讲得多多益善。后来就有人干脆直接问到了凌柱,得到的关于樱儿世的答案当然就一个,但是问同样问题的人却是好几路的,而且都似乎非常有来头。问完问题没几天又回来专门关照凌柱说,府上不要拘着樱儿,让她随便出府上街,而且倘若她想单独一人,府上不必派人跟着,还保证她一定会安全,不过不许向樱儿透露一个字。

    凌柱和几个儿子满腹狐疑,猜测着樱儿应该是给什么大人物看中了。这对他们当然是个福音,有人会要主动接手这个小魔女,让他们有望早超脱苦海,真是谢天谢地。他们知道樱儿的娘没什么主见,何况事还没有搞清楚,怕她忧心,所以连她也没告诉。

    果然今年内务府选秀之际,镶黄旗管甄选秀女的主管登门对凌柱说,上面让抬樱儿的份,就算他钮钴禄府上的养女(属于满洲旗的),今年参加选秀,但仍然不得向樱儿透露一个字。凌柱和儿子们一听都暗自吐了吐舌头,原来看上樱儿的还是皇家宗族里的什么人,那樱儿没准以后会飞黄腾达。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