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梧叶晓棠 书名:新月逗清光
    北京

    三月的一个深夜,天空乌云密布,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伴随着一阵阵闪电,雷大作,这应该是今年的第一场大雨。

    豆大的雨点儿打在车窗上叭叭地响,车窗外面雾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倾刻间有很多雨水遮住了大地,路边的行道树的树枝乱摆。

    舒樱担心地看看车外,雨刮器正在疯狂地来回摆动,她虽然已经开启了大灯,但是外面依旧是黑蒙蒙的一片。她小心地驾着着车,缓缓开出办公室的停车场,准备回住宿的酒店式公寓。这是公司在北京临时租的车,车很长,她驾驶还不是很熟悉,她心里想念着她自己在上海的smart。她已经在北京一个月,连续在office整整48小时了。这些天一直在加班赶一个投资报告,终于将最后一版email出去。

    舒樱是一家外资投资银行的总裁助理,在这家区域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已经工作了4年,这个时间纪录绝对是行业里的一个奇迹。并非因为在这个公司的工作时限有什么特别,而是她在现任老板的边居然可以有长达4年的“存活期”。

    舒樱的现任老板david,即美国gs集团大中华区副总裁,是行业里出了名的难伺候的主儿,活脱脱一个男版的thedevilwaresprada(穿prada的魔鬼),需要纠正一下的是他通常穿armani。行业里通常将他的大名david(大卫)叫成devil(魔鬼),反正发音差不多。david或devil是一个法裔的美国人。据说他是法国某某家族的第n代,后来到美国发展,现在是gs投资银行的高管之一。这个人干练高效,以结果为导向,外加法式傲慢和该死的品位。

    叫他devil并非是因为他的刁钻刻薄,虽然他的确刁钻刻薄(当然这用在男老板上是褒义的,在女老板上就是贬义,一如女版thedevilwaresprada中的米兰达),而是因为当年......想当年......他在某全球著名的投资公司濒临破产前,果断地将他们银行的期指强行平了仓,使gs避免了几亿美元的连带损失,逃过了倒闭的厄运。据说这一切是devil来不及请示董事会擅自做出的决定(就是标准的先斩后奏),而且整个交易过程仅在30分钟里完成,这是行业里的一个神话,他也实在不愧为“鬼才。

    但是,即便是他挽救了公司,他的作毕竟是绕过了董事会,并且避开了公司正常运作的授权系统,而这个系统是花了大价钱、花了好长的时间建立起来的,现在轻而易举地就被人“越狱”,简直就是在羞辱这个公司。

    董事会必须对此事给股东一个合理的解释和详细的说明,于是devil没有倒在千军万马的前面,却倒在了他竭力维护的股东们的面前。虽然他拯救了公司,保住了股东的资产......

    于是他就必须接受一系列的调查和审计......

    再于是他就被集团本部派驻到了海外的区域.....

    能够在devil手下工作更是一个神话。这个人出了名的难伺候,在公司里并不讨人喜欢,在到大中华区的头两年里,一共用了十多个助理----并非他需要一个助理的团队,而是他的助理最长工作时限不到半年,短的更是两个星期,不是跳槽就是转到其他部门。devil给出的报酬在行业里是最高的,可是相对于他对助理的要求,这点钱实在不算什么。他要求他的助理海陆空样样精通,“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还要有电脑一样的博闻强记,有奥运选手的百米冲刺速度,有管家婆般的全天候服务(这可是个辛苦活儿,因为devil需要看全球的交易市场,这可是真正的全天候,包含世界各地的时差作息),还有就是要有逆来顺受的小媳妇心态。诸般技能外还得有花一样的容貌、牛一样的体---因为助理是坐在他的办公室外面代表他的,起码不能面目可憎。另外,这样的工作强度,没有几个秘书的小板可以扛下来的。

    舒樱今年27岁,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就给devil做助理。当devil请她到公司进行第二轮面试的时候,她有些惊讶的发现人事部的招聘主管对她几乎是感激涕零。后来才知道devil已经看了n个候选人,都不满意,于是更加不满意人事部对候选人的挑选,甚至是怀疑人事部的工作效率。

    人事部招聘主管快要被devil弄到抓狂,因为找候选人,那也得要有人愿意被候选,资质差点的根本免谈(那些不够devil起码条件的,若是推给他看,不是在找骂嘛),行业里符合起码条件的,听到devil的名头或者稍加打听后,基本上就没有人再愿意冒这个险。于是一时间“devil找助理”成为行业里的一道风景线,所有人都在关注,有竞争对手公司、有猎头公司、有本公司员工、等等,大家都好奇谁会在最后得到这个美差,抑或是谁最终成为这个“倒霉蛋”。

    舒樱并不是人事部找到的候选人,她是大学期间在devil家兼职做他的儿子们(三岁、五岁和九岁)的做中文家教时,给devil的老婆发现、并推荐给devil的。因为devil的三个小太岁等于devil的立方(这里的devil是魔鬼的意思),已经气走了n个家教mm(显而易见devil的老婆也不是省油的灯,有推波助澜的功效)。

    后来这三个太岁居然同时喜欢上了舒樱,当然除了她的教学水平和善解人意外,关键是她能够成功摆脱这三个太岁给她的下马威和恶作剧,又巧妙地回敬了devil的老婆。于是三个太岁对她伏贴,渐渐地,对于樱儿的“发号司令”,他们也能够完全遵从。

    当舒樱大学毕业后要准备找工作时,devil的老婆做出了合理的推理,既然那三个太岁和她自己对舒樱进行了长达两年的基础训练,那么舒樱的生存力和耐受力应该足以对付devil的公务。

    舒樱在大学毕业写论文时,也向devil请教过一些专业的意见和建议,devil对于她的专业素养还是相当首肯的。

    三个太岁口齿不清,喜欢将她的名字叫成“樱樱”,devil也发不出需要翘舌的“舒”字,于是也跟着叫她“樱樱”。

    所以算上从devil家打工2年,到devil的公司打工4年,舒樱一共在devil边“合理地存在”了6年(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凡合乎理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的,即所谓的“存在即合理”)。

    舒樱五岁的时候父母离异。后来各自重组家庭,又各自有了孩子。舒樱小小年纪就要往来于不同的家庭,她的生父和生母忙于各自的家庭和生意,而对每个家庭来说,她又似乎是多余的。

    好在两家多少都有些生意基础和实力,于是舒樱很小就被送到了寄宿学校。反正这个比较能够用钱来衡量和体现公平,因为她的父母只要定期向学校的账户上汇款即可。

    舒樱从小敏感早熟,用一句心理学的术语,是有着强烈的不安全感。她在乎别人的眼光和对她的看法,为了生存她必须学会如何讨不同人的喜欢。她学习努力刻苦,各门成绩一向全优。她对学校的各种课余活动都积极参加,一有空就四处打工,那是因为她课余和假期实在需要有些事来填补这个时间和精神的空缺。然后每年一两次随背包族们到世界各地旅游。她有几个貌似的朋友但是远没到敞开心扉的地步,因为他们/她们都是正宗的富二代。

    自从到了gs集团,舒樱更是与朋友们绝交了,并非舒樱与朋友们有过节,而是她需要经常连轴加班,并且频繁出差,有时候大半个月不在家。于是朋友们见面自然少了,渐渐的淡了,仅仅是打电话互相联络。但是她又经常到世界各地出差,朋友们打电话时往往就搞不清时差,所以最后改发短信......再后来,就是逢年过节的群发短信。

重要声明:小说《新月逗清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