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殇墨雪 书名:遗爱拾情
    其实离开冥界远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难,只是跟着凡尘,一会儿便已经离开,恍惚的看着这个自己留恋了很久的地方,但是……

    现在真的离开了,原来是这样的简单,真的……很简单啊!

    “现在你想要去什么地方,我陪你去。”看着毒灵眼间那一丝没有抹去的忧伤,他还是(爱ài)着他的,但是现在却要离开,为什么……不明白。

    “我想去魔界。”淡淡的声音在凡尘的(身shēn)边响起。

    “好!不管你去什么地方,我都会一直陪着你。”脸上淡淡的笑着,就像是刚才毒灵那淡淡的声音一样。

    回头,看着凡尘坚定的眼神,有一丝的光芒在毒灵的眼中一闪而过,“凡尘……”低着头,但是仍是可以感觉到在凡尘听到自己的声音时看向自己的目光。

    一阵淡雅的花香在凡尘的鼻尖流过,看着眼前已经变得模糊不清的景象,凡尘惊讶的看着毒灵,他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不想让自己跟随?

    “对不起!”扶住凡尘软到的(身shēn)体,忧伤的看着这个让自己同样忧心的人,把已经毫无知觉的人放在树边,有很多话要说,但是现在却不知道要说什么,真的很感谢他一直陪在他(身shēn)边,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他一定会在,但是……不(爱ài)他啊!

    一直在想如果(爱ài)他的话会有多好,如果(爱ài)他的话……是不是现在就不会有怎样的心痛?是不是……

    转(身shēn)离开,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知道在凡尘的(身shēn)边一直有一个人默默地守护着他,只是一直因为自己的存在他没有注意。

    想满是树荫的地方望去一眼,看不见那个守护着的人,但是却可以知道流潮就在他的(身shēn)边,就在附近。

    微笑着离开,坚定地向前走着,等毒灵的(身shēn)影变成小小的一点光亮的时候,从树荫中才走出一个人,静静的来到凡尘的(身shēn)边,复杂的看着还是在熟睡的凡尘。

    他(爱ài)的不是你,但是你(爱ài)的却是他,就像你(爱ài)的不是我,但是我(爱ài)的就是你一样。

    抱起地上的人,向那已经看不见人影的地方轻声的道了声谢。

    谢谢你放开了他,不让他继续在你的(身shēn)边徘徊,如果你没有放开的话,自己怀里的人一定会执着到最后。

    再一次向毒灵消失的地方看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后便离开。

    而毒灵只是不断的向冥界的尽头走着,想要去的地方是很久以前就一直想去的,只是一直没有勇气而已,现在,很想在去看看在这千年之中自己印象里的那个……家!

    那时的鲜红是不是已经消失不见,那时的绝望是不是已经消失不见,想起当时的(情qíng)景,心还是在痛,但是……真的很想在去看看,看看那里一片雪白的地方现在是不是依然还是如此,是不是还是那样白的没有一丝的杂质。

    当眼前出现一座雪山的时候,便发现原来自己对这里一直是有着深深的想念,原来一直想要来这里看看。

    熟悉的冰冷,熟悉的颜色,熟悉的味道,这就是自己的家吗?这就是自己的家吗?这就是……自己一直想念着的家吗?

    脚深深的陷在雪地里,冰冷贯穿着全(身shēn),眼前是一片的雪白,没有一丝的杂色,有的只是倒影着天空的蓝,一丝丝的,像是这满天满地的雪在寂寞,而在远方,一片的雪白连接着深蓝色的天。

    很美,美得像是以前经常看见的画面一样。

    就算是在一片雪白之中,就算是几千年都没有在曾来过,但是毒灵却依旧还是能找得到方向,想记忆中的方向走去,看见的果然是熟悉的场景,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那已经失去原来色彩的丝带在雪中飞扬。

    到家了……吗?

    看着一树的丝带,想起那时彩色的丝带在空中飞扬的场景,是不是也是像现在一样?是不是比现在绚丽的多,推开已经沉默很了很久的大门,入眼的依旧是一片的雪白,没有一丝多余的色彩。

    但是原本的繁华不再,原本的(热rè)闹不再,原本的欢笑不再!

    现在剩下的就只有空寂,以前的雪白,没有任何一件其他的东西,当初在这里的房屋,当初在这里的繁华在就已经消失在那场大火之中。现在一眼便可以看见那围绕在四周的城墙,和那一块块的……墓碑。

    那边是自己的族人吗?

    是哥哥亲自埋葬的。一个紧挨着一个,整齐的葬在原本是宫(殿diàn)的地方,一个一个的突起,每一个都是自己族人的生命。

    他们就在这里无声的成睡了千年。

    “对不起!”轻声的说着,这一生都没有办法为你们报仇,手指擦过那一块块没有姓名的墓碑,却听见在(身shēn)后有叹息的声音,熟悉的声音让毒灵不由得转头。

    站在一片雪白中的人是……父亲。

    一头银丝在雪中飞扬,(身shēn)上黑色的披风盖住了(身shēn)下同样是白色的衣衫,毒灵的眼睛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人,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他依旧还是活着,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他和他相见过。

    但是现在……如此认真的看着他却是第一次,“父亲……”唇微微的动着,为眼前出现的这个人。

    他现在居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痕儿……”对面的人同样也是颤抖着说出两个字。

    其实想要靠近,但是却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在这里见到了他,看着在父亲的(身shēn)后,那个一(身shēn)黑衣的人是……自己的另一个父亲吗?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想要说这句话的,但是说出口时却发现已经收不回来了。

    “我一直在这,看着这里的一切,想起当时的场景,其实,那时都是我的错,所以也想来这里看看,帮自己赎罪。”

    目光看向那成群的坟墓,这是自己的罪孽,无论自己怎样的赎罪,他依旧是自己的罪孽。

    “那不是你的错!”淡淡的说着,但是话语中却有着别样的坚定,这不是他的错,这样的事(情qíng)发生,其实谁的错都不是,要怪只能怪天意弄人。

    要怪就只能怪这(情qíng)。

    一时间相对无言,明明有很多话要说,明明有很多话想问,但是当真的见到的时候却不知要说什么,只能彼此对视着。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这是真心话,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在毒灵的心里从来没有怪过自己的父亲,从来没有觉得父亲做错了什么。

    “我知道!”淡淡的一笑便已经倾城,自己的孩子自己又怎会不知道?知道他从来没有怪过自己,但是……

    “我会怪我自己!”

    “父亲!”

    “我见过冰儿了,他……”想起自己的大儿子,想象着当时他脸上的表(情qíng),自己是该庆幸他不再想着报仇了,还是应该伤心,当时他看自己的眼神完全就像是路人。

    记得那时他说“从那一夜以后,在他的生命之中就只剩下了一件事(情qíng),但是现在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他,我的仇他永远都报不了,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我,如果真的想要报仇的话就应该找我以前最尊敬的人,着是不是一个讽刺,还是上天对我开的一个玩笑?”

    “现在你告诉我,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之上,现在你告诉我,如果真的想要报仇的话,我的仇人就是你,父亲,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还是在说一个笑话。”

    “一直都想着报仇,突然之间才发现,在我的生命里除了报仇就什么都不剩下了,现在我已经不想在报仇了。”

    离开看见的却只是自己儿子的背影,心间有的只是无奈,想要叫住远去的人,但是却不知道叫住远去的人以后要怎样?

    “已经放弃报仇了。”很久以后才又响起来。

    “他现在已经放弃报仇了。”再一次说一遍,心中的悲凉又在多了一分。

    “你什么事(情qíng)都知道了,以前的恩恩怨怨现在都已经结束了,以前的一切就当是过眼云烟,当初的恨,,当初的怨,当初的仇,早就已经不在了。”剩下的就只有着一座座的坟墓,当初是自己的族人阻止了他。

    当初是自己的族人害死了还在襁褓之中的墨天,当初是自己族人犯下的错,虽然罪不至死,但是现在再说以前的事(情qíng)已经没有丝毫的意义。

    “墨天他……”

    “我知道!”打断了毒灵的话,看向遥远的方向,那里毅然就是冥界,那个孩子是自己欠他太多,是族人欠他太多。是千羽艳容欠他太多。

    现在……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一个毒灵熟悉的声音响起,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见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黑点,却成功的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顿在了原地。

重要声明:小说《遗爱拾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