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殇墨雪 书名:遗爱拾情
    阳光依旧还是打在大地上,黑衣人站在毒灵的眼前,阳光照在他的脸上,银色的眼睛亮亮的,就像是天上的星星,或者说,比星星还要闪亮。

    这样的眼睛,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但是却忘记了是在什么地方看见的。只觉得站在眼前的这个人,他很熟悉,特别是那双眼睛。

    “我们在什么地方见过吗?”依旧还是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真的很熟悉啊,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是啊!”低沉的(身shēn)影在一次响起,像是阳光落在了毒灵的心里,在那个黑衣人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毒灵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不规则的跳了一下。

    见过吗?真的见过吗?但是为什么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如果见过的话,自己又怎么会忘记?不会忘记的,但是却有真的想不起来。

    “我们见过的哦!”像是要证明他们之间真的见过一样,那个黑衣人再一次说道,只是语气好像不像是刚才一样的低沉,好像多了一点点的愉悦。

    “是……吗?”依旧还是疑惑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啊,一定见过的,不然的话怎么会有现在的熟悉感?

    “好好地活着,不要管别人的眼光,只要做你自己就好。”看不见脸上的表(情qíng),修长的手指落在了毒灵的肩头,像是安慰什么一样的轻轻的拍着。

    银色的眼睛流出的是浓浓的关心,就好像在他眼前的是无价的珍宝。

    “什么意思?”不明白他刚才说的是什么,什么叫好好地活着,不要管别人的眼光,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对他说这样的话,他……知道什么吗?

    所以现在才会说这样的话。

    “你……”想问你到底是谁,想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但是在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就已经被打断。

    “不要在意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不管你做什么,没有人会怪你,你……只要你喜欢,你无论做什么样的事(情qíng),都不会有人怪你。”面罩下的脸微微的笑着,但是毒灵却看不见,看见的只是微微眯起的眼。

    就算是微微的眯起,但是却依旧折(射shè)着阳光的灿然。

    没有人会怪你!没有人会怪我的吗?好像每个人都这样说着,但是就算没有人会怪他,但是他的心依旧还是不会安静,他……还是会怪自己……

    还是会一遍一遍的问自己,当初(爱ài)上墨天是不是……(爱ài)错了,是不是根本就不应该(爱ài)上墨天,不应该(爱ài)上自己的仇人……

    是啊,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会怪自己,但是自己依旧还是过不了自己这关。他还是会怪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爱ài)上墨天,知道一个人的感(情qíng)不是谁可以左右的,知道一个人(爱ài)上谁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但是还是会不断的想着当初的(爱ài)上时是不是错了。

    当回过神来时,(身shēn)边早已经没有黑衣人的(身shēn)影。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时候来的,不知道他是从那个方向离开的,毒灵只是看着那阳光照耀成斑斑点点的地方出神。

    “你还在干什么?”看着站在哪里发呆的毒灵,墨天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走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了毒灵没有跟上,原本以为他是出了什么事(情qíng),但是当看见他站在原地发呆的时候就气不打一出来。

    “墨天!”不解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他为什么会回来,他……不是离开了吗?那现在为什么又站在自己的眼前?

    是担心自己吗?是吗?心间有一点点的奢望,一闪而过以后便消失不见,嘲笑自己又想得太多。

    “为什么没有跟上来?难道你不知道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吗?”刚才的担心不再,紧跟而来的是熊熊的怒火。

    “对不起!”毒灵不知道除了这句话还能说什么。

    勾起毒灵的下巴,认真的看着毒灵的眼睛,墨天一字一句的说着:“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对不起!在心间说着,因为,除了这句话,现在都灵真的不知道要在说什么。看着转(身shēn)离开的人,毒灵紧跟其后。

    “有没有什么药吃了能让人的尸骨都不存在的?”安静了很久以后墨天问道。

    皱着眉看着在自己(身shēn)前的人,他为什么会这样问自己?为什么问自己有没有这样的药?

    “你想干什么?”疑惑的问着,但是听到墨天的耳中却变成了质问。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问我?”别扭的移开看着毒灵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再看见毒灵的眼神时有一瞬间的心虚。

    “难道……”看见墨天别过的脸,和刚才发生的事(情qíng),难道……他真的想要去找冰绝,而刚才问自己的药……

    不会!墨天不会做这样的事(情qíng),但是除了这种可能(性xìng),其他的毒灵一个也想不到,难道会是真的?他真的而决定对白羽……

    “不可以!”轻轻地说着,白羽是冰绝的幸福,他不会让冰绝的幸福破碎。

    “嗯?刚才你说什么?”像是刚才没有听清毒灵说的话,墨天不由的问道。

    “不可以!”再一次重复这刚才话的,毒灵紧紧的看着墨天,不可以,他不可以这样做,这样做的话,他和冰绝之间的关系一定会完全破碎的。

    “你说什么?不可以,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我就告诉你,我想做的事(情qíng)没有人可以阻止。”坚定地说着,一个字一个字的印在毒灵的心间。

    你做的事(情qíng)没有谁可以阻止,但是现在我必须阻止。

    “不要!”拉住墨天黑色的衣衫,“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的后果,他会恨你的,不要这样做,一定会相处更好的方法!”所以,不要,不要这样做。

    “我不会让冰绝堕落的。”(爱ài)上一个弱者这就是堕落,强者(爱ài)上的只能是强者,(爱ài)上弱者只会让他悲伤,自己这是在……救他!

    “墨天,不能这样做。”毒灵再一次说道,不能这样做,不能,如果墨天真的这样做的话,毒有一种预感,他会失去他们两个。

    “你想阻止我,你觉得你够资格吗?”看着毒灵银色的眸子,里面好像倒映着阳光的影子,,闪闪的,凉凉的,有一瞬间,墨天觉得自己就深陷在了这样的眸子中不能自拔。

    “你还是(爱ài)着冰绝吗?”看着毒灵,脸不由得凑近毒灵的脸,毒灵的呼吸在墨天的唇间划过,而墨天的呼吸同样在毒灵的唇间划过。

    “在意的让你求我?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我的宠物,或者说连宠物都算不上的存在。”他要他知道自己的卑微,他要他知道他在他心里没有一丝的地位,他要他知道……

    但是为什么在看见他的眼睛时,心会有一丝的松动:“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次机会!”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好像根本就没有经过脑子就说了出来,看着眼睛瞬间发亮的人,别人的事(情qíng)就这样的重要吗?

    “只是不是道你承受不承受的起了。”眼睛危险的眯起来,看着依旧还是一脸欣喜的人,我会让你知道在你的心里有的就只能是我一个,别的人……不能在你的心中出现。

    手指擦过毒灵的唇,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好像比平常多了一丝的苍白,你是我的,既然你喜欢的是我,那么你只能是我的。我不会(允yǔn)许你的心里还有别人的存在。

    宠物不就应该对主人忠心吗?如果宠物不忠心的话……就应该受到惩罚。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思想,但是这样的思想却越来越在墨天的心间加深。

    手紧紧的握着毒灵的手,看见上面出现的淤青,墨天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翘,我会让你用(身shēn)体记住我,我会让你永远都不会背叛我,我会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我会让你知道你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没有一丝地位的存在。

    手越来越紧,抓得毒灵想要挣脱,有一瞬间毒灵觉得墨天是要把自己的手握断,现在墨天(身shēn)上发出的气息让毒灵害怕,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从心里感觉到害怕。

    墨天的(身shēn)子向毒灵凑近,墨天的味道在毒灵的鼻尖散开,墨天的手在毒灵的颈间重重的一敲,在陷入昏暗的时候,毒灵听见墨天在自己的耳边说,“那你现在就去承受!”

重要声明:小说《遗爱拾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