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殇墨雪 书名:遗爱拾情
    走进墨天的房间,知道每当墨天失败的时候就会把自己关在自己的院子里练剑,直到当墨天觉得自己有所进步的时候才会出来。而现在……

    门是虚掩这的,透过门缝看以看见院子里面的场景,安静的院子里像是没有人存在,轻轻地推开门,一丝的光透进了门,折到院子里,里面的一切也随着这一丝光的进ru而显的明亮了许多。

    站在门口,看见的就是墨天舞剑的影,园中的一切都已经办的粉碎,剩下的就只有墨天舞剑的影。轻轻的关上门,在一边看着舞剑的墨天,黑色的剑飞快的在空中划过,微微的蓝在剑上怎么也抹不去。

    像是在空中划出一道一道的裂痕,踏过的每一个地方,地上的尘土就会飞扬起来,飞散在空中,但是却不会让舞剑的影朦胧。

    毒灵的进ru没有让墨天有一丝的分心,甚至当毒灵进来到现在墨天脸看都没有看毒灵一眼,就像是毒灵更本就不存在一样。

    一剑法练完,墨天却没有继续在练下去,停下站在原地看着已经进来许久却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的毒灵。

    自己受伤的消息是自己故意传到魔界中的,虽然在魔界消息传递的很快,但是也不会只是一天的时间就已经让冰绝知道。他把消息传到魔界只是想看看在毒灵的心里,谁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是自己的话,他就会马上回来。

    而事实……毒灵让他很满意,毒灵的归来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快,可想而知在他的心里自己依旧还是最重要的。

    “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就回来,怎么冰绝没有满足你吗?”心间明明就有一种喜悦在流动,在心间明明想说的不是这句话,但是到嘴边的时候这句话却说了出来。

    看见毒灵脸上一白,墨天把脸别向一边,不去看毒灵的眼睛。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不知道要说什么?说想看看他的伤口?不可能,墨天不会许别人在他的面前说自己的失败。

    “嗯?听到我受伤了就回来看看是不是?”在毒灵的耳边轻语着,感觉到在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毒灵猛然间的抬头,墨天知道自己猜的是对的,自己也……赌对了,在他的心里没有冰绝,有的只有自己。

    “是想看看我死了没有,如果我死了的话是不是你就可以和冰绝或者是凡尘在一起?”虽然在心里很高兴但是在嘴上依旧还是说着伤害毒灵的话。墨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想看见他苍白的脸。

    只是想看见……他为自己苍白的脸,看见他伤痛的时候,心间就会满满的,像是被什么填满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很好受,但是却也比一直空空好上很多。

    “……”毒灵张张嘴,却没有声音,不知道要说什么,手在不知不觉间抓住了墨天的衣服,不是很多,只是衣服的一角,但是依旧还是被墨天发现,在毒灵发丝间的脸上微微的露出一个微笑。

    手中的剑已经不再,一手解开毒灵上的衣服,一手却已经在毒灵的上游走,看不见毒灵的表,但是耳边却是毒灵粗重的呼吸声。

    当墨天的手终于握住毒灵的英红时,墨天明显的听到有一丝压仰的呻yin从毒灵的嘴里流出。引的墨天全更加的火

    手上快速的动作着,不一会儿毒灵上的衣服就已经全部滑落,滑如丝绸的肌肤上没有一丝其他的颜色。

    看着眼前的一片雪白,突然间想起那晚在毒灵上那遍布的吻痕,好像那样的光景才适合眼前的人,好像那样的才更加的艳。

    当墨天的唇终于落在毒灵的上的时候,毒灵远飘的思绪终于回归。现在他们两个在做什么?

    想要推开站在自己前的墨天,但是在第一次没有推动的时候,想再一次伸手的时候手却已经被墨天抓住。对上的是墨天有些愤怒的眼神。

    “怎么?现在不愿意了?还是想为冰绝守如玉?”用力的在毒灵的唇上一咬,嘴里唇间就有一股血腥的味道在毒灵的嘴里蔓延。感受到嘴里的味道,胃里便又开始翻江倒海。

    想要弯腰干呕,但是这样的动作在墨天的眼里就是他依旧还是想要拒绝。

    想要拒绝吗?墨天的脸上出现冷笑,他以为他是谁?有什么资格来拒绝自己?在毒灵的颈间一点,原本站在原地的毒灵便瘫软在了墨天的怀里,全没有一丝的力气。

    “拒绝我,你觉得能做到吗?”把人抱起向屋里走去,一脚踹开-房门,把人重重的摔在上。

    “砰!”的一声,随着毒灵的摔落,巨大的不由得也颤抖了一下,而毒灵随着刚才的摔落,胃里更加的翻江倒海,隐隐的小腹好像也开始一阵一阵的刺痛起来。而现在却已经无暇顾及,落在边的毒灵已经在边干呕起来。

    上没有多余的力气,只能倒在边,一手支撑着自己的体,来不及看墨天的表,随着不断的干呕腹部的疼痛好像也开始加剧,子也在不知不觉间缩成了一团。

    就算是刚才不知道毒灵的子有问题,但是现在看见如此的毒灵,墨天也知道毒灵现在恐怕是生病了,走到毒灵的边,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惜,而毒灵在看见墨天走来的时候不由得向里面缩了缩。

    而墨天没有让毒灵如愿,抓住毒灵向里面移动的子,一把把他拽到了自己的前,半抱在怀里,指尖飞快的在毒灵的上点了几下,解开刚才的道,一解开,毒灵上刚才的那种无力就消失不见,但是就算是现在解开了,就算是现在上有了一丝的力气,却依旧像是没有差不多,现在的毒灵只能躺在墨天的上不断地喘息着。

    “你到底怎么了?”皱着眉,虽然想要怜惜他,但是在开口的时候却依旧听不出绪,甚至好像有一丝的不耐在里面。

    “我……我里……有……有药……”无力的说着,半靠在墨天的上,感受着墨天怀抱的温暖,呼吸着墨天上的味道,虽然只是说了一句就又开始干呕着,但是现在已经到很多了,靠在他上的一瞬间,好像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

    拿出在毒灵衣服里的药,小心翼翼的喂他喝下,药很有效果,只是刚喝下去就可以感觉到全舒爽了很多,刚才在间的那种喘不过气的感觉马上就消失了。

    喘了一口气,看着墨天皱着的眉看着自己,想要向他笑笑,但是在勾起嘴角的时候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低下头,有一抹红色在脸上晕染,这件事到底要怎么说,毒灵真的还没有想好,这件事,这个孩子来得太突然,突然地让人不知所措。

    “你到底怎么了,你自己是大夫,不要告诉我你现在不知道自己的体状况?如果你不说的话我现在就让魔医过来为你看看。”墨天的脸上不由得出现了怒气,他想要的是毒灵的全部,而现在明显毒灵有事瞒着他,而且这件事……很重要!

    “不要!”脸上依旧有一抹羞红,伸手拉住墨天的衣角,知道墨天现在为什么生气,但是那样的话要自己如何说。

    “我……”手紧紧的握着墨天的衣角。

    “我……怀孕了。”低下头,不敢看墨天的表,不知道现在的墨天会有什么反应,不管是什么样的反应自己都将要承受。

    “你说什么?”握着毒灵的肩,看着毒灵低下的头,墨天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刚才毒灵说了什么?他说……他……怀孕了?

    怎么可能,他们两个都是男的,就算……就算毒灵真的可以怀孕,但是……谁可以告诉他……事怎么就会变成这样?

    “我……”在毒灵刚刚开口的时候墨天的手更加紧的握着毒灵的肩,声音里都是不敢置信,“你说你……怀孕了!”

    看着毒灵点头,墨天依旧人在原地,毒灵真的……不相信的看着毒灵没有一点变化的肚子,在这里真的孕育着一个孩子吗?自己的孩子?

    怎么可能?离开边,向后退了一步,不知道现在应该要怎么反应。脑子一片的空洞。

    转,离开,是现在墨天唯一可以做的事。心中乱的怎么也理不清。

    看着墨天的离开,毒灵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不知道墨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在毒灵的心中想过无数回,想过墨天会讽刺他,会鄙视他,会骂他,甚至是……不要这个孩子。

    但是墨天现在的反应毒灵却是没有想到的,为什么会这样?离开……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打算管自己,还是……另有打算,不知道,墨天的心毒灵永远都不知道。

    房间里的安静让毒灵不知所措,子依旧还是原来的样子,慢慢的靠着躺下,侧着子。手慢慢的在小腹上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命运自己不知道,而自己的命运自己也不知道,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墨天的归来,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都无力反抗。

    不想再流泪,但是眼角依旧还是有泪水流下。也许他回来就是一个错误,也许他和墨天相遇就是一个错误,既然现在这个错误已经错了,那么就请让他继续的错下去吧!

    不知道是怎样离开的,不敢看毒灵的眼神,连自己现在心里在想什么都已经不知道,只知道心里很乱跟乱!

    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世上自己还会有亲人,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世上还会有一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人。但是现在,当这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要怎样的面对。

    从小在墨天的记忆里就只有一个人,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一个人面对所有的岁月,父皇!几千年都不一定见的上一面,母亲……想起这个就想要笑,他不是自己的母亲,都说母亲永远都是最孩子的。

    但是在她的眼里他只是拴住父皇的工具,连一眼,真的连一眼都没有看过自己。……永远都在离他很远的地方。当他抛弃所有的时候,当他不再有的时候,毒灵却……

    他说……他有了自己的孩子?

    不再像刚才一样的朦胧,现在的思绪好像有了一瞬间的回归,有了他的孩子?在这个世上只要他愿意就会有一个和他血脉相连的人存在。这……是多么可望不可即的东西,但是他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

    毒灵!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真的不知道他在自己的心里是什么位置,只知道他是特别的,就算是在怎么不想要承认,但是毒灵在自己的心里的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他不是傻瓜,也不是白痴。

    当自己的绪受毒灵影响的时候就已经在思考,毒灵在自己的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冰绝是自己的对手,是自己想要得到的人,在冰绝的边他会觉得全充满了力量。但是在毒灵的边……

    不知道那种感觉叫什么,但是却也是一种很让人怀念的感觉。而且……最重要的是……

    毒灵可以影响到自己的绪,而冰绝却……不可以。

    早就已经发发现这一点,但是却一直没有细想,也许不想知道里面的答案,或许当时觉得没有必要。

    向前走着,看见的是一片的荒芜,嘴角微微的笑着,已经说过不会再来了,但是在遇到很难决定的事的时候就会走到这里,一片的荒芜,还是和以前来时一样,好像时间在这里停止了一样,流失的只是那在空中飘的尘埃。

    已经有很久没有再来这里,但是好像来这里的事就像是昨天,明明以前说过再也不会踏进这里一步,但是现在依旧还是来了。

    “母亲,看见我是不是很意外?”轻声的说着,不知道接下去要说什么,现在的墨天像是一个在迷茫之中的孩子找不到出口,想要的只是一个可以和自己说话的人,想要的只是一个可以帮自己指点道路的人。

    但是转了一圈以后才发现,在自己的边没有一个人。是可笑还是可哭?

    不知道,但是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只能在这里,说着自己的疑问。

    “你没有过我,父亲也没有过我,在这个世界上有的只有我自己,但是当我发现有一个人是着我的时候要怎么办?”静默着像是在等待答案,但是这里回答他的只是尘埃的起伏。

    “我不知道是一个什么东西,不是只有强者和强者在一起才不会受伤吗?为什么他会上我,难道他不知道吗?难道他不在乎受伤吗?你告诉我,我到底应该这么办?是拒绝,还是……接受?”脑子已经混乱,已经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毒灵为自己做的所有的事墨天都看在眼里,但是现在谁可以告诉他,在面对这样的事的时候他要怎么办?

    对冰绝的是,那对毒灵的又是什么感觉,对毒灵的是,那他对冰绝的感觉又是什么?现在的墨天就像是掉落在了一个无敌的深洞,看不见前面,同样也看不见后面,从来没有过的两种感觉,只能不断地徘徊在里面不知所措,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什么是

    什么是,什么是亲,墨天唯一知道的只是……强者需要的只是强者。

    在他一个人生活了如此之久以后,唯一知道的就只有这个!

    但是现在他想知道,但是现在有谁可以告诉他,他是不是上了冰绝,他是不是上了毒灵!谁可以告诉他什么是?在面对的时候要怎么做?

重要声明:小说《遗爱拾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