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殇墨雪 书名:遗爱拾情
    惊讶的看着修夜,他真的知道,刚才看见他细细的看着冰盒上的图案的时候隐隐的猜到也许他会知道一些什么事,但是现在……看见他刚才所画的咒,他不应该只是单单的知道一点事

    刚才画的那个咒虽然毒灵没有看清,但是却可以肯定,那是父亲经常画的咒,可是……为什么他会画。心间的疑惑不由得有开始加深。修夜明显不是千羽之族的人,只有千羽之族的人才会画的冰咒,为什么他也会?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个冰咒。”终于还是想不通为什么,抬头问道修夜。

    “嗯……你也知道?”这一次是修夜疑惑的看向毒灵,细细的看着毒灵,现在才注意到毒灵的银发银眸,“你是千羽之族的人!”

    这句话已经是肯定了,刚才虽然已经看见他的发色和眸子的颜色,只是银发和银眸虽然是千羽之族的特点,只是别的人也是可能拥有的,就像是流潮,虽然不是银眸,但是却也是银发。

    但是,现在当修夜把眼前的一切都穿起来的时候就能很肯定,眼前的人就是千羽之族的人。

    而且……他长得和自己认识的一个人很像,眉宇之间隐隐的透露着那人当时的芳华。难道眼前的人是……虽然不敢相信,但是,现在自己遇见他就已经是一件很巧的事了,说不定会出现更巧的事呢?

    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自己现在居然都可以活的好好地,现在又有什么事说的准?

    “你是……千羽凌冰?”细细的想着,好像倾世的孩子是叫这个名字。当时自己看见他的时候还是一个在襁褓之中的婴儿,小小的,但是却会对着自己笑,那叫一个可

    没有想到只是一转眼的时间就已经这么大了吗?而且……只是一转眼的时间就已经物是人非,当年自己赶到的时候,剩下的只有一片的鲜红,什么都没有剩下,无尽的灰暗在那红色之中游

    那时看见的满地鲜血,好想让天空中刚刚飘落下来的雪也变得鲜红,已经过去很久,当自己到千羽之族的时候什么都已经毁灭了,看见的只是一排排整齐的坟墓。和一地永远不会融化的鲜血。

    看着那样的场景,心在颤动,是自己来晚了。

    当年的人,现在想想,又剩下几个?突然之间觉得好像有点孤独了。

    当修夜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坐在凳子上的毒灵不由得一颤,这个名字已经有多久没有听见人说起?这个人已经有多久自己没有在想起了?

    以前,每天,最喜欢的事就是听大人们说起他的事,每当有人说起时自己就会兴致勃勃的听着,然后骄傲的告诉所有人,那是自己的哥哥。

    但是现在,当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化作泡影,消失在空气中永远都找不到。

    那个人再也不会牵起自己的手陪自己看雪,再也不会对自己说外面的世界,再也不是在自己哭啼的时候哄着自己。

    一切的一切消失在了那白色之中,沉淀在了那红色的中心。

    “他是我哥哥!”同样的一句话,以前说过很多遍,以前,每天都会说上几次,但是现在……只是开口都已经变得如此的艰难。

    “嗯!你不是凌冰?”疑惑的看着毒灵,不是吗?但是和倾世长的很像啊!还是,但一个人觉得他像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越看越像?修夜的脑中有一瞬间的停顿,但是马上却有恢复过来,他刚才说什么了?

    刚才的第一反应只是他不是凌冰,但是,刚才他说什么?是他哥哥……那他?也是倾世的孩子?

    “不是倾世的……”原来倾世还有一个孩子吗?和倾世百年未见,总想着百年对于魔来说也只是弹指一挥,却没有想到这未见,会相隔千年的时光。

    “你认识……我父亲?”疑惑的问着,他一定认识自己的父亲,而且一定很熟悉,不然的话不会画父亲的冰咒。

    在千羽之族中,冰咒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相传,冰咒是上古的魔神留下赐予千羽之族的,里面富含着强大的力量,每个人一出就会有自己独有的冰咒,只要参透了冰咒,就会得到冰咒里面强大的力量,只是古往今来,在千羽之族中却从来没有人参透过。

    所以那冰咒中强大的力量一直是一个谜,但是就算如此,千羽之族的人依旧很看重冰咒,想要画出别人的冰咒很简单,但是想要发动就没有那么容易了,除非有冰咒的主人告知。

    而修夜刚才画的就是父亲的冰咒,而且还发动了,因为父亲是千羽之族的王,所以,也只有父亲的冰咒能发动所有的冰咒。

    “嗯!认识!嗯……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不说,说不定就忘记了,现在想想,那些事就像是上辈子的事了。真的已经很久了。”感叹着,当年的事,没有人知道对错,但是现在……好像所有人都做错了,他错了,千羽艳容错了,冥离错了,倾世错了,连魔机老人也错了。

    回想以前,当年的事所有人都错了,只是当时谁都没有发现,当时的结局会变成这样。可笑,当时的少年意气,当年做的事,现在想想,是不是就是错误的开始。

    不……也许一个人已经知道当年的事已经是错的了,倾世……倾世!在心间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当年的事,你是不是已经知道错了,所以在最后才会不抵抗,不反击,看着结局向前面走去?

    “当年的事……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错误的开始,就注定了悲剧的结局。”一句话把当年的事全部包括在了里面,当年……所有的开始都是一个错误,最后才会有那样悲惨的结局。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定不是像师傅说的一样,告诉我好不好。”知道魔机老人说的一定是真的,但是中间一定还有什么事,师傅说过,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是他却只是一笔带过。

    有开头,有结尾,但是却没有过程,中间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他没有说。现在他想知道,就像当年想知道父亲的故事一样,想要知道全部,即使,那不是自己所期望的。

    “师傅?”疑惑的看着毒灵,师傅?是谁?难道是……

    “魔机老人,就是父亲的师傅!”毒灵的回答让修夜一惊,而后面的话却更加的让修夜震惊。

    “冥离的儿子也在魔机老人的边。”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句话,只是有一种预感,好像有很多事缠绕在自己和墨天的上,看不清,千头万绪,但是好像问题的根源又像是只有一个。

    “他也在魔机老人的边?”他到底想干什么?冥离的孩子?为什么?魔机老人到底想干什么?

    想不通,但是又好像又只差一点点就可以理清。

    “当年到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师傅说上一代的恩怨会在我们这一代结束?”问着,有太多的疑问压在心里,现在真的很想全部弄清楚,为什么总觉的事之间好像永远都差一点点。

    父亲和冥离的结局一定是魔机老人说的一样,那中间呢?为什么会有一种不安?为什么?

    一切的恩怨会在他们的手里终结,抬头向上看去,才发现现在是在屋子里,看不见漆黑一片的星空,看见的只有一根根的房梁。魔机老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当年的事已经错了,那现在呢?

    是不是他又发现了什么?是不是……

    不知道!很多的东西不是他可以知道的,不是所有的事都会想自己想象中的一样的。当年,谁的心思他都没有猜透,当年,在他们的世界之中他就像是一个过客,在一边观看了全部,最后只被告知了结局。

    现在,魔机老人想要做什么?所有的一切不是早就已经终结了吗?难道他还想要让当时的一切又重新开始吗?又重新开始!

    从新开始!在……上演一遍,当年的事!难道……魔机老人想要的只是这个!难道!不会……为什么?难道当年的那个结局还没有结束吗?当年的人早就已经不再!为什么还要想让以前的事在重新上演!

    “魔机老人好对你说了什么!”从新低下头,想起自己来到千羽之族是看见那一排排的坟墓,那里面……

    会不会是真的,当年看见的时候就在想会不会有这个可能,现在当再一次回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当年有很多事都被忽略,现在想起,他们两个是不是……是不是……

    “师傅说,我父亲说不定还会在这个世上。”想起魔机老人对自己说的话,有可能吗?当说出口的时候,心在狂跳,怕修夜说不是,怕修夜明明确确的告诉自己,父亲已经离开,不会在回来。

    怕他把自己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打破。但是同时却也希望他说和魔机老人说一样的话!希望听到修夜也对自己说,你的父亲说不定还活着。

    “是吗?他这样说吗?”思考着,原来魔机老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吗?细细的想着,其实倾城和冥离真的没有这么容易死。

    “说不定你父亲真的还活着,毕竟在怎么说,他也是魔机老人的徒弟,是没有那么容易死的,就算是真的死了应该也不会如此的默默无闻。”应该也不甘心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死去,倾城和冥离,如果真的就这样死去的话,就真的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

    以前有些事没有想过,不想去想,不愿去想。但是现在当再一次看见毒灵的时候就觉得,倾城怎会就会死呢?他放心他的儿子?他就真的甘愿就这样没有一丝声息的死去?为什么当初没有点想到,这不是倾城的格,同时也不是冥离的格。

    修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以前的事不是一句两句话就可以说的清的,而且以前的事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一切只是一个错误的,错误的开始,所以才会有现在的结局,以前的事也不用去追究,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只要向前看,做你觉的对的事,这样,以后至少不会后悔。”

    就算以后知道错了,就算以后知道错了很多,却依旧不会后悔,记得以前问过倾世,如果以后他失去了全部,他会不会后悔上冥离?

    当时倾世的回答是什么?

    记得当时他说:“不管以后的结局是什么,不管以后是不是真的会后悔,但是至少现在我是心甘愿的,就算有一天真的一无所有,至少当回想的时候我会对自己说,那些东西我是拥有过的。后悔,当一个人真的做出了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后悔资格了。”

    “以前都是过往,既然你父亲都不想再计较,你又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以前,放过自己,放过那些已经飘散的事吧!”修夜的眼神像是透过窗,看向很远的地方,一切,真的已经过去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遗爱拾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