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殇墨雪 书名:遗爱拾情
    在唇下的睫毛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墨天知道在上的人要醒了。起,看见那银色的眼睛慢慢的睁开,先是朦胧的看着周围,像是不知道他现在是在什么地方,然后才把眼睛对向墨天,像是不知道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谁!

    慢慢的恢复着清明,先是疑惑,然后就是惊讶。是没有想带他会在他的边出现吗?还是别的……

    “墨天……”疑惑的说着,像是依旧不确定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谁,只是习惯的说着这个名字,眼中的那一丝朦胧还没有退去。

    “怎么,看见我不高兴吗?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很满意现在毒灵的眼神,调戏的笑着,脸靠近毒灵一点,看着毒灵眼中的朦胧完全消失不见。

    “墨天!”又再一次的说道,只是这一次更加的坚定,“为什么会在这里?”疑惑的看着在自己前的墨天,他为什么会在自己的前?是想等自己醒来,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我就不可以在你的前吗?还是你的前只能冰绝或者是凡尘才可以来?不要忘了,这里是冥界,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想在什么地方就可以在什么地方,你无权管理。”在听到毒灵的话的时候,心间那一点点的喜悦早就已经冲走。

    他就这样不想看见自己吗?他……心间的怒火不由得开始燃烧起来。既然在他的心理没有他,那就不要怪他不讲分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知道墨天误会了自己的话,急忙的开口解释,他不希望他对他的误解更加的深,只是现在解释还来得及吗?

    “不用说了,我来这里原本就不是专门等你醒来的,我可没有那么多少的时间。”转,不再看在上的毒灵,坐在凳子上,拿起刚才放在桌子上的茶杯,倒上茶慢慢的品着。

    毒灵从上下来,虽然全依旧还是很痛,但是毒灵知道已经没事了,这一点痛已经可以无视,比起以前那些刻骨的痛,现在的痛根本不在毒灵的眼里。

    做到桌前,看着墨天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水,毒灵没有开口,既然墨天说不是想专门等自己醒来,那就是有什么事要告诉自己!问吗?毒灵不觉得自己主动的问了墨天就会告诉自己。

    坐在原地看着墨天,毒灵知道,只要自己不问,墨天迟早是会告诉自己的。

    “呵呵!你还真有耐心啊!你就不想知道我到底想要和你说什么?”良久以后墨天才开口,想着当毒灵知道这个消息时的表会是这样的。刚才心间的怒火就开始消失不见。

    “想!”诚实的回答墨天的问题,很想,不知道墨天会对自己说什么!心间有一种不安,但是却无法说出这种不安的源头还是什么!只觉得心越跳越快,那种不安就越来越浓。

    “想吗?那我就告诉你。”笑着看着毒灵的脸,毒灵的脸依旧是苍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但是当墨天细细的看时,还是觉得好美,这苍白中存在着另一种美丽,说不清,就是想要让人搂在怀里疼惜。

    把心间的杂念全部抛除,在心间不断的对自己说他想要看见的就是毒灵痛苦。

    “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世界太平静了吗?所以我想要这个世界稍微的闹一点。”笑着说道,细细的喝了一口茶杯中的茶水,脸上的笑容没有停止,“你说当整个世界都染上红色是什么样的场景?”

    而毒灵却不敢置信的看着墨天,他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想让整个世界都染上红色……是什么意思?

    是想要……发动战争吗?手不由得握紧自己的衣角,白色的衣衫上顿时出现了一朵朵鲜艳的花朵。

    “你……”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这样做的后果不是他可以承担的。这一点墨天不会不知道!但是……他为什么还有这样做!

    “你就不想问问我的对手是谁吗?”脸上的笑依旧么没有消失,看着一脸震惊的毒灵,心好像又开始好起来。

    “谁……”像是想到了答案,但是却依旧小心翼翼的问着,不会是他的!冰绝不会也这样的疯狂,也许墨天有时候会孩子气,会冲动,但是冰绝不会,但是现在除了冰绝还会有谁?心在一瞬间颤动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冰绝!”脸上依旧是笑,好像从刚才到现在就没有停止过,看着毒灵衣角上的鲜红,墨天不由得回头看向那打开的窗,那窗外盛开的也是如此的鲜红,如此相似的鲜红啊!真的很美,每当这样的鲜红洒满整个世界的时候,就会是这样的美丽?

    “为什么……不可以!”思绪在一瞬间混乱,为什么会是这样?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就算他们是强者,最后的结果也不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可以承担的,墨天不能,冰绝同样也不能!

    他们难道会不知道吗?不,他们知道,他们现在是在明知故犯,明明知道前面是万丈悬崖却依旧想要向前走。

    最后……只能是……粉碎骨!

    “难道你觉得你可以阻止我吗?”听见毒灵的话,墨天讽刺着,不可以!他以为自己是谁?他只是一个弱者,只要自己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捏死的弱者,但是这个弱者现在居然在他的面前说不可以?真是一个笑话,他想要知道的只是最后他会站在谁的边,而不是否定自己所做的决定。

    “为什么要这样!你和冰绝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墨天……不要……”他不想再失去谁!不想再看见鲜红,不想再活在那样的恐惧之中,不管在最后墨天和冰绝谁出事了,他都谁伤心。

    所以不要,不要发生战争,战争带来的只能是无尽的绝望。

    以前的一幕幕还在自己的眼前,那红色的画面在毒灵的眼前闪过,那时的鲜红照红了整个天地,那时的他失去了所有,现在那样的事又要发生了吗?

    那……这一次他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看着眼前的墨天,他是自己最在意的人,这一次如果……失去的是他的话!只是一想,心就会痛的刺骨,不可以,墨天已经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了,如果……如果连他也失去的话!

    在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停留的了。

    “不要!”不想在看见鲜红,那鲜红就是毒灵心中的恐惧。每当看见那鲜红的时候,他就会失去所有,现在他不想失去。

    手在不知不觉间抓住了墨天的衣角,黑色的衣角在毒灵苍白的手中显得好像也有一丝的苍白。

    “不要!”在他失去所有,在他好不容易又找到一个希望的时候。他承受不了再一次失去。

    “你觉得就你可以阻止我吗?你以为自己是谁?可以让我对你言听计从。”冰冷用手指抬起毒灵低下的头,看着拉着自己衣襟的手,冷冷的说着。

    不要?他觉得可能吗?他想要看见的就是毁灭,他想要看见的就是鲜红,现在!他居然说不可以,他以为自己是谁?难道他觉得他已经可以左右自己了吗?太天真了……他不是谁可以左右的。

    他想要做的事没有谁可以阻止。别人不能,眼前的这个人……也不能!

    他觉得他是特别的吗?但是在他的眼里他们都是一样的,所有的弱者都是一样的。

    “是你自己太高看自己了,还是你觉得你在我的心里是特别的?手指依旧在毒灵的下巴上,微微的拉近自己。“你在我的心里也不过是一个男宠,甚至还要不如,你觉得你可以左右的了我吗?”

    说完,脸上又开始微笑起来,笑他太天真,还是他真的觉得,他已经停留在了他的心里?

    “墨天……”别过头,不去看墨天的脸,轻声的说着,“还记得你以前答应我的吗?”

    那时不想要那一个承诺,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就像是墨天说的,在他的眼里,自己没有一丝的地位,想要让他改变主意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现在,是不是有一丝的希望?

    “嗯?”疑惑的想着以前的承诺,自己说过什么话吗?

    看着毒灵没有多少表的脸,以前自己对他的承诺?自己以前说过什么承诺?努力的回想着,但是却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你说过,可以帮我做一件事。”那时听见这个承诺的时候自己回绝了,只是当时是自己心甘愿的,不想要墨天的补偿。但是现在那个没有答应的承诺却成了自己最后的机会。

    “呵呵……”讽刺的笑着,当毒灵说出来时墨天就已经想起当时的景,当时他的确说过这句话,当时只是想要弥补自己对他做的事

    毕竟那是自己在没有得到他许的况下做的,而且他也是自己的师弟,就算不看在毒灵的面子上,看在那个老头的面子上也要这样做。

    但是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时他好像已经拒绝自己了,但是现在他又提出那件事干什么?后悔了?想要用那一个条件让自己不发动战争?

    他觉得就用一个已经不存在的承诺可以挽回什么?

    “怎么,现在想到那个承诺了,但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当时你已经拒绝了,现在那个承诺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现在你提出来也没有用,当时是你自己没有接受的。”笑着,难道他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忘记了吗?还是觉得他是一个很好忽悠的人?

    只要他随便说一句话就会放弃?

    “但是如果当初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你说过,就算我没有答应这个承诺还是有效的。”

    “你记得还真是认真,没有想到连这点你都记得啊,那你当时还那样坚决地说你不需要,那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你的伪装真的是连我都看不出来了。”讽刺着,心间又开始烦躁起来,看着毒灵细嫩的脖子,真的想就这样的让他断在自己的手里。

    眼前的人,满嘴的都是谎言,在他上看见的永远都是虚伪,都是假装,你不知道他说的那句话是真的,那句话是假的。说不定,到现在他根本都是在假装。

    手在刚想要伸向他脖子的时候停了下来。他倒是想要看看他还想说什么!

    又是用谎言来盖住自己的虚伪吗?

    “你说过你会帮我做一件事,我想为冥主的你应该不会说话不算话吧!”知道现在这样做只会让墨天更加的觉得他是虚伪的,甚至让墨天觉得他从头到尾都是在欺骗他。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他现在能用的就只有那一个承诺,明明知道用这样的激将法是错误的选择,但是现在也只能用这样的方法了。

    看见墨天沉默不语,只是四周的空气好像寒冷了许多,毒灵知道,墨天生气了,但是不管墨天现在的反应是什么,要做的事依旧还是要做,“我想要你做的事就是停止战争。”

    一字一句的说着,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但是现在也只能这样做。

    “嗯……”甩开自己的手向毒灵甩去一巴掌。站起看着脸别向一边的毒灵,嘴角有鲜血流出,慢慢的滴落在白色的衣衫上,晕染陈一朵一朵的红梅。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脸上的讽刺更加的深了“你觉得只是一个承诺就可以让我罢手吗?你不要太天真,只要我把你杀了就不会有那么多事发生了。”

    “你不会!”坚定地说着。“停手吧!这件事对谁都没有好处!”

    “呵呵!你觉得就算我停手了,冰绝也会停手吗?”手扶正毒灵别向一边的脸,“这件事是不可能如此简单就解决的!”

    沉静,房间里一瞬间变得沉静起来。没有一丝的响动,毒灵只是静静的看着墨天,很久以后毒灵才说道:“会的!冰绝一定会答应的!”

    在看过那些鲜红过后,不会再想看见那遍地的鲜红。而冰绝一定也不想再看见那遍地的鲜红,所以他会答应的,一定会答应的。

    “你就这么肯定他会答应你?”不是讽刺,墨天知道当自己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不是讽刺,而是……怀疑。

    “是!”依旧还是坚定地回答,冰绝自己知道,他和他是如此的相似,相似的就像是一个人。就算是自己猜错了,就算他真的想要发动战争。自己出面的话,他应该还是会停止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墨天。只要墨天不再像要发动战争,那么所有的事就解决了一大半!

    为什么毒灵会如此坚定地说这句话?他就如此的了解冰绝吗?心间有点不甘,明明他一直在自己的边,为什么他最了解的是冰绝,了解的就像是了解自己一样。

    不甘,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现在,在他的心里居然还有别人,那个人的分量远远地比他还要重。

    他最在乎的是冰绝,在他心里最的也是冰绝。突然之间就想到了这件事,突然之间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手中流失了。

    他的不是他!

    手划过毒灵的脸,碰到毒灵嘴角的鲜血,手指擦过,毒灵嘴角的鲜血就消失在脸上。而墨天的指尖上却多出了一抹的鲜红。

    粉红的舌过那鲜红,嘴角露出一个微笑“不要想着背叛我,最后的结果不是你能承担的。”轻声的说着,就像是在说一句在平常不过的话,但是毒灵却在里听到了浓浓的寒意。

    “不会,我说过,只要我还活在这个世上,我就会在你的边。”无论说多少遍依旧还是这句话,不管信不信,说的也只是这句话。

    他会遵守,不管信不信,他都会遵守自己的诺言,这一生都在他的边不离开。永远太久,那就用自己的一生去承担。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也许以前还会相信一点点,但是现在,当再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会再相信一丝一毫。

    这一生都会他?多虚假,就连现在他是不是自己的他都不知道,又怎么说以后?

    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说不定在下一刻他就会对另一个人说同样的话。相信弱者,那是最愚蠢的。

    “我会说服冰绝的。”看向墨天,看见墨天眼中的怒火,闭上眼睛在睁开,眼睛中又恢复了清明。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你就去吧!我答应你不发动战争,但是……”刚才的急躁现在已经不存在,恢复了以往的冷静,看着毒灵,眼睛里有的是浓浓的讽刺。“你确定这么快就要把这个机会用掉吗?这样的机会可不是经常有的。”

    “……是!”

    “好,那我就等你的消息!”

    看着墨天消失在眼前后,站着的毒灵终于虚脱的坐在了凳子上,他和墨天之间的距离是不是又远了很多?

重要声明:小说《遗爱拾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