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殇墨雪 书名:遗爱拾情
    在刚走到屋外的时候就看见冰绝站在门外,体不由的一颤。

    “时雪见过魔尊!”欠了欠子,心中有许多的疑问,就像为什么现在魔尊会出现在主人的房间门口一样。

    但是有些事时雪知道不知自己应该知道的,不是自己应该问的。

    冰绝没有看时雪一眼,只是很复杂的看着房间,见魔尊没有和自己说话,时雪起向院外走去。后总是觉的冷冷的像是谁在紧紧地盯着自己。

    当走到门外的时候听到一个声音在院内响起“如果在发生现在的事,我一定不会就这样放过你。”

    像是在对着这红梅,但是时雪知道魔尊的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魔尊没有杀自己,而只是警告自己,但是……不管魔尊有没有警告自己,她已经决定以后,不管什么原因,都会在背叛主人。

    见后的人没有回答,可以感觉到院外的人已经离开,冰绝知道刚才自己说的话她已经听到了,而且也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不管墨天有没有上毒灵,毒灵始终是他想要保护的人。

    而现在……他却无法保护,他可以保护他的全部,但是他的心他却保护不了,就像一开始一样,他所有的伤痛都不是因为自己,他只能在他受伤以后在来安慰。

    但是当心受伤的时候要怎样的安慰?谁可以告诉他?

    他喜欢的不是自己,所以他就觉得自己可以不用守护吗,有时候当看见毒灵绝望的时候,自己就会想,为什么当初他上的就不是自己,如果他上的是自己的话,他就不会让他如此的伤心,他会守护他。

    就算知道他们两人之间也许不会天长地久,但是他依旧想要守护他!他应该是被守护着的人,而不是现在满的都是伤痕。

    但是在这个世界之上没有如果不是吗?其实真的有很多人希望如果出现,但是却都是枉然!

    他希望毒灵当初上的不是墨天,而那个叫凡尘的人的期望应该也是如此吧!

    轻声的走进房间,原本不想要打扰里面休息的人,但是只是刚关上门就看见依旧在上的人就那样静静的睁着眼睛看着自己!

    银色的眼睛里有的是浓浓的笑意。虚弱的脸上好像隐隐的也含着一丝丝的笑意。

    “你就如此的肯定我一定会来?如果我不来的话你现在的笑不是没用了。”走到边,近看时才发现眼前的人真的是苍白的可以,脸上没有一丝的血丝,唯一红润的就是那唇上的一抹鲜红。

    上有被子遮着,但是在露出的体上还是可以看见已经发黑了的瘀伤或者是吻痕,冰绝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应该已经遍体鳞伤了。但是现在他居然还有勇气在看见自己的时候如此的微笑?

    “早就听到你的声音了!”沙哑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轻微的像是一只蚊子飞过的声音。

    在听到毒灵声音的时候,冰绝习惯的皱着眉,看着眼前依旧像是什么事请都没有发生的毒灵。

    “不要总是皱着眉,会老的!”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毒灵微微的一顿,好像以前谁对自己说过,还是自己好像对谁说过同样的话,只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

    “都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有心思在说笑。”扶起在上躺着的毒灵,当被子滑落的时候,看见的果然是满是吻痕的子。

    一的青紫,有些地方已经破皮,微微的渗着血。想要说什么,却在要说出口的时候又咽了回去,就连一声叹息都没有,最后只能把下滑的被子从新拉起来在毒灵的上盖好。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咳咳咳……我咳咳……”没有说完,干涩的喉咙就痒的只想要咳嗽,弯着腰,半靠在冰绝的上,颤动的体像是一片即将要融化的雪花。

    只要一不小心就会在手里融化,半抱着毒灵,知道毒灵通常都会把一些药放在头,但是当看见头大大小小的颜色各异的瓷瓶时,手不由得就顿住了。正在想要问毒灵是那一瓶的时候毒灵沙哑的声音传来。

    “白……咳咳……白色的……咳咳咳……有红绳子的……咳咳咳……”只是刚说完就又开始猛烈的咳嗽起来。

    毫不犹豫的拿起瓶子让毒灵喝下,只是喝了一口,在喉间的辛甜就消失不见,冰冰凉凉的使喉咙舒服了很多。

    半靠在冰绝上,刚才剩下的一点点力气在刚才已经全部用完了,现在只能软软的靠着,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既然药就在边,为什么不早吃!”责怪的说着,在眼睛里慢慢的都是心痛,这是一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

    没有力气说话只能无奈的看着冰绝,他也想要吃药,只是一直没力气啊,等有力气的时候不都马上用完了。

    看着毒灵无奈的眼,冰绝只想叹息,在心里在一次的说了一句真是不会惜自己。

    在房间里一扫,原本空的浴桶里现在真冒着气。看着毒灵已经被被子遮住的一青紫,就算不想也知道他一定没有清理过自己的体。

    一把把在上的毒灵抱起放进满是水的浴桶里面,浴桶里面的水很烫,当毒灵冰冷的子刚进到水里的时候还不觉得,只觉得当碰到水的时候,好像冰冷的体更加的冰凉了。

    就像是自己现在的四周不是冒着气的水而是那寒冷的冰水,在一瞬间全像是更加的冰冷了,冷的只想从那冰水之中出来。

    无力的抬头看向在一边的冰绝,想要让他把自己从这里抱出去,如果现在毒灵的上还有一丝的力气的话,毒灵现在一定已经从着中寒冷的折磨中出来,但是显然毒灵的求助没有一丝的效果。冰绝依旧站一丝不动的站在原地。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现在的体躲在水里面泡泡是有好处的,明明你是学医的,应该比我更加的了解吧!”把手放在水中感受了一下后对着在刚进ru水中就开始皱着眉的人说道“是谁刚才和我说一直皱着眉会老的?想要出去的话就自己出去,等你什么时候有力气走出浴桶了我也就不拦着你了。”

    毒灵有些惊讶的看着冰绝,第一次发现原来一直一脸冰冷没有一丝表的人,现在居然会说这种话。真的是变了啊!百年的时间到底还是让一个人有了一点点,没有想到有一天冰绝也会和自己开玩笑,而且……好像变得有一点的邪恶起来。

    笑笑,笑自己居然有现在的想法。

    而在一边的冰绝不管现在的毒灵是怎样的表,从怀中摸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把瓶子里的东西全部都倒在了水里,白色的液体在一接触水的时候就消失不见,唯有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丝丝淡淡的清香。

    而刚开始觉得冰冷的水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变得烫起来,回暖的体终于不像刚才一样的麻木,痛……

    先是一丝丝的感觉到痛,然后全上下的像是一时间全部爆发,刚刚积存下来的一丝力气又全部消失,现在的毒灵只能软软的靠在浴桶边,真的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甚至连呼吸都已经开始变成了一种负担。

    伸手拿过放在一边的毛巾,开始在毒灵的体上擦拭,一点一点的,轻的就像是对待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怕只要再稍稍的用力,在自己手中的体就会承载不了而消失。

    “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以前你不是也帮我洗过澡,现在就算是我还你的。”看着在水的清洗下而没有鲜血点缀的唇,苍白一片,在唇上到处都是深深的咬痕,一道接一道,一道交错着一道,不长,但是却都是那样的深。

    在擦拭的时候还有血不断地从伤口流出,怎么也止不住。真的不敢想象,他是怎么伤成这样的!

    不知道要说什么,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了下来,有的只有水落下的声音,断断续续像是一首还没有谱好的曲。

    “冰绝……”当上终于有一丝力气的时候毒灵只是轻声的叫了一声冰绝。

    而冰绝在听到后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后才打破沉静。

    “我见过凡尘了,就是冥界之中。”刚说完就看见毒灵惊讶的眼神,然后是言又止,没有力气的体只是轻微的动了动唇,却没有丝毫的声音。

    不理会毒灵想要说的是什么,冰绝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也就是不久前的事,其实我早就知道凡尘这个人了,是魔机老人告诉我的!”看着有一丝了然的毒灵,冰绝继续说道“再看见凡尘的时候,就想,当初你上的是凡尘的话你是不是会更加的幸福!”

    低头细心的擦拭着毒灵的体,“应该会的吧!在没有看见凡尘的时候就在想,现在在看见凡尘的时候也在想!”

    “我不想你痛苦,我想要的只是你可以开心的活在这个世界之上,连我的那一份活下去。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你是不会上我的,而我也不会上不,我们两个太像,几乎就像是同一个人,但是……毒灵,人心是最难掌握的东西!”

    “就像是我最开始说的一样,我不会上你,但是现在我也会想,如果没有墨天的存在,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是不是我就会上你,而你也会上我,是不是现在你就会幸福一点?”看着毒灵,眼睛里有疑惑,有不解。

    “这样的事我想过,凡尘想过,而你也一定想过。没有那么多的如果,谁都知道,但是毒灵!凡尘上你了,他想要的只是你快乐,而我……也只差一点点就上你了,我想要的也是你快乐,所以不要再折磨自己,当你痛苦的时候,有我们在你的边,不止只只是你一个人在绝望。”

    “对不起!”知道在这个世界之上还有很多人是在意自己的,知道,但是却不能顾及。

    在他的心里已经是一片的荒芜,他们都是强者,都可以保护自己,但是却忘记了。强者,就算是强者也有受伤的时候,无论是强者还是弱者,心都是一样的,心都会受伤!

    “不需要你的对不起,我不需要,他们同样也不需要,好好的活着好吗?不要再自己折磨自己,你承担的已经很多,不需要你再来承担更多,墨天对你的伤害我不能说什么,但是在你心上的重担你要什么时候放下?”

    看着毒灵惊讶的看着自己,眼睛里有着不可置信,是凡尘说的吗?不可能,凡尘不会把那件事告诉冰绝的,那么知道那件事的人就只有魔机老人了,但是魔机老人会把这件事告诉冰绝吗?

    反复的在心间思考着,好像有可能,但是又好像没有!

    “不用想了,没有人告诉我,是我自己猜的,我不知道在你和墨天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请,是过去的事,还是现在发生的事,但是我知道,自从发生了这件事你就没有好好的面对墨天。”

    冰绝的话让毒灵的心间一松,原来他还不知道那件事吗?心间其实是害怕的,怕冰绝知道后更加的和墨天之间产生隔阂。

    就因为自己的存在,墨天和冰绝的关系就一直僵持着,如果在知道他和墨天之间有着亡国灭族之恨的时候,毒灵不知道以后的事会如何的发展,但是毒灵却知道以后墨天和冰绝之间能好好相处的机会就更加的少了。

    他们是天生的对手,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而破坏了墨天和冰绝只见的羁绊。

    “我想要的只是你可以开心,有些事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不可改变,而你现在依旧在墨天的边就代表你想要忘记,那就忘记吧!不要再去回想。”

    深深的看着毒灵,想要在说些什么,但是外面却突然的有一抹熟悉的声音传来。

重要声明:小说《遗爱拾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