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殇墨雪 书名:遗爱拾情
    夜很宁静,好像所有的声音都在这里消失,在冥界的天空没有一丝的月光也没有一丝的星光,黑的像是墨天的眼睛,当细细的观看的时候看见的也是这种流动着一丝丝的蓝说完黑。就像是墨天。

    四周是漆黑的一片,只有灯光微弱的照亮着一片不大的天地,烛光在风的吹动下摇晃,那支起的一片光明也在着烛光的摇晃下摇晃。散落的像是下一刻就会消失在着世界之中。

    “主子,很晚了,不要再站在窗口。”一件衣服盖在了毒灵的上,依旧没有一丝的温暖,原本就已经十分冰冷的体依旧还是冰冷异常,就像是那件衣服根本就不存在,根本就挡不住外面的风雪。

    “没事!已经习惯了,在这里不冷,只是想看看而已。”手在碰上时雪的时候感觉到时雪的手明显的一颤。

    “主子的手已经这么冰冷居然还说没事。”在碰到毒灵的手时飞快的离开,然后转关上已经打开了许久的窗户,“主子,你还是进去吧,这外面没有什么好看的。黑漆漆的一片,如果你想看的话白天的时候再看吧!”

    “我只是想看看……自由是什么样的!”很轻的声音,时雪没有听到,坐在边。看着在一边忙碌的时雪。

    他只是想看看自由是什么样的,以前当心自由的时候不觉的外面的世界原来是如此的精彩,当心被束缚住的时候才明白,以前自己没有珍惜的是什么。

    他现在已经不能在从这个小小的屋子中出去了,既使人出去了,心呢?出的去吗?

    “时雪……你想离开冥界吗?”不知道为什么要问,只是觉的现在太安静,安静的连自己的心跳都可以感觉达到。

    “主子为什么会这么问?是觉得时雪伺候的好不好嘛?”还没有说完,眼里的泪水就已经开始在眼里酝酿,好像只要毒灵说是,他就会马上流出来一样。

    “不是,只是你一直陪着我,就不觉得寂寞吗?”一直在一个地方不会觉的寂寞吗?

    看着同一个人,做同一件事,就不会觉得寂寞和孤单吗?

    “不会啊!只要天天看着主人就不会觉得寂寞,因为主人是全世界最好的人。”在听到毒灵不会把自己送走以后时雪的脸上终于又有了微笑。

    无忧无虑的像是没有一丝的烦恼,纯正的让毒灵心间的痛也减少了几分。

    “你真的是我的福星,要没有在我的边,谁还会早这样的逗我笑呢?”微笑的是说着,忙碌中的时雪抬头看着毒灵又是微微一笑。

    “才没有呢,遇见主子才是时雪的福气,再也没有比您更好的主子了。”脸上的笑没有减一分,越加的灿烂起来,灯光打在时雪的脸上忽明忽暗看不真切,隐隐的好像也有一丝的忧伤在里面流转,只是被那恍惚的烛光忽略了。

    “呵呵,就你会说话!”笑着,只要有时雪在边就会让自己心间的悲伤微微的淡一点。

    “恩恩,我才不会说话呢,是事实,时雪说的都是事实!”撒的说着,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的没有一丝的改变。“我去给主子做点东西,拿上就回来。”

    “好!”点头,看着离开的影,看着已经关上的门,笑着再一次走到窗前,把刚才已经关上的窗户打开,眼前的又是一片的黑暗,院子中的烛火已经熄灭,现在看去有的也只是一片的黑暗。

    现在真的是连一丝的光明都不存在了啊!

    手握上木制的窗框,在窗框上留下浅浅的指印。随后又放开,看着自己留下的印记苦笑,有些事原来自己还是放不下吗?

    墨天……

    突然之间想起那天墨天问自己的话!冰绝和凡尘之间他会选谁?

    不知道,手向黑色的空中伸去,冰凉的感觉,像是抓住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抓住,他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对于,像是抓住了什么,但是又想是什么都么有抓住

    无力……有的感觉就只剩下了无力。

    在眼前有一个影在毒灵的眼前闪过,一瞬间就又消失在夜色之中。

    看着那消失的影,毒灵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那消失的地方后就又开始看着眼前的景象,就像是那刚才在眼前闪过的影根本就没有出现一样。

    “我以为你至少惊讶一下我的到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夜色之中响起,听不清声音的波澜,看不清那闪过的影,只有声音在某一个地方响着。

    “既然你是来找我的,那又有什么好问的,你迟早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很轻的声音,如果不是还有一个人存在的话,会让人觉得他是在自言自语。

    “呵呵呵……”从一个一暗的角落种有笑声传出,接着就是一个黑色的影在角落中缓缓地走出。

    只是一瞬间就已经来到了毒灵的眼前。

    夜色很黑,但是毒灵依旧还是看清了眼前的人,那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是一头银发的人,只是那人的眼睛却是鲜红的,鲜红的像是鲜血流过,只是看着那人的眼睛就会让人觉得心慌,只是一个影就会让人觉得危险。

    但是毒灵只是看了一眼就又回过头看着刚才看向的方向,不管他看上去有对危险,但是毒灵却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感觉,但是就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呵呵,看来你真的很有自信啊!就那么肯定我不是来杀你的?”有一丝好笑的看着眼前没有一丝恐慌的人,他就有如此的自信自己不是来伤害他的吗?

    “不确定,只是一种感觉,但是如果你想要杀我的话很简单,不用在这里和我说这么多的废话。”眼前这个人是自己无法战胜的,毒灵可以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甚至可以和墨天相抗衡,这样的人要杀自己的话只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了。

    在说,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自己都没有得罪过如此强大的人,杀自己,何必要如此的高手。

    “呵呵……你还是很有自信的。”看着开着的窗户,眼前的影晃了一下,便就已经在房间之中。

    “不过你确实猜对了,我确实是来找你的。但是却不是来杀你的。”随意的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慢慢的品尝起来。不知是因为茶有一些凉,还是不喜欢这个味道,好看的眉微微的皱了一下,放下手中的茶杯就开始看着依旧站着的毒灵。

    “你就不问问我来找你干什么?”站起,不解的看着毒灵,他就这样的出现在他的眼前,难道他对他连一丝的好奇都没有吗?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既然你是来找我的,那你迟早会告诉我你来的目的,我又有什么好问的?”不理睬那个突然而来的人,问?为什么?他既然是来找自己的,那就一定会告诉自己是为了什么是来找自己的。

    反正迟早都会知道的事,自己又有什么好问的。

    “呵呵……你果然是一个有意思的人,怪不得凡尘会上你,我一直想见你,看看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让凡尘那样的留恋,现在看见了,怎么说!”细细的看着毒灵,长的很好看,柔弱的让人想要把它搂在怀里好好的珍惜,但是……

    在他的上好像还有一种别的感觉,干净……是的,在他的边,心好像就可以放松,不需要再带上很厚的伪装。

    “你很值得,在没有看见你的时候我一直认为你是抢不走凡尘的,就算凡尘在怎样的留恋你,最后他还是会回到我的边,但是再看见你后我就不太确定了。你……确实很吸引人。”这是事实,他从来不屑于说谎,眼前的人,他很喜欢,如果不是有凡尘的存在的话,他和他应该会成为朋友。

    “凡尘……”疑惑的念着这个名字,在以后的看着眼前的人,他和凡尘之间有什么过往吗?

    “是啊!……流潮!我的名字,说不定以后我们会成为朋友,当然如果你以后不会和凡尘在一起的话。”

    “凡尘不在这里。”只是听了流潮的几句话就已经知道了流潮和凡尘之间的关系。

    “我知道,他都已经躲了我几百年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只是上次我感觉到凡尘在这里停留过,而且你又在这里,就想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让凡尘如此的留恋,现在看见了,也放心了,虽然不想说什么,但是,凡尘上的是你的话,我还是可以接受的。”毒灵!一个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的名字,但是真的看见他却是现在。

    以前一直在想那个凡尘上的人是什么样的?现在看见了真的可以说凡尘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眼前的这个人真的不错。怪不得凡尘会留恋这么久。

    “但是我是不会输给你的,虽然我很欣赏你,但是毕竟凡尘是我追了几千年的人,我可是不会让给你的。也不会输给你的。”

    “祝你好运。”真心的祝福着,凡尘,他确实为自己付出了很多,如果他得到幸福的话,自己一定会祝福他,他确实是一个应该得到幸福的人,只是一直都是自己耽误了他。

    “如果不是你说的话,我真的觉得你是在挑衅我。不过我相信你是真心的祝福我的。那我也祝福你早找到你想要的幸福。”

    脸上的祝福不是假的,毒灵只是笑笑,自己的幸福,还会有吗?墨天!在心里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他是自己的幸福吗?已经不知道了,最开始以为他是自己的幸福,但是最后才知道,原来他自己的深渊。

    掉进去了就不可能在出来的深渊,越靠近他,心间的黑暗只会越来越深。最后连走出黑暗的力气都没有了。

    “谢谢!”

    笑着,却看见在眼前的流潮皱了皱眉说道:“你笑起来好真的不是很好看。”

    笑着,只是这一次换做了流潮,看着笑容消失的毒灵,“不想笑的时候就不要笑,不然难过和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果然和凡尘一样的别扭。”感叹着,想起那人不管是伤心难过,在嘴角都是挂着微笑,当自己拆穿他的时候总是死不承认,眼前的这个人和他很像。

    明明是忧伤的,却还是勾起嘴角的微笑。明明想要哭啼却依旧还是想要在人前微笑。

    “其实我还是讨厌你们这种格的,为什么就不能坦率一样。”坦率一点,多相信边的人一点,不是所有的人都想要看见你的微笑,不是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你的忧伤,不是所有人在看见你强装微笑的时候是不为所问的。

    “相信你的这一点,也许他不是你看见的那样不在乎,总是隐瞒着,又怎么知道他是不是也对你有所隐瞒?”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听到门外的声音,既想要掩饰着,但是依旧还是被流潮听的真切。

    “谁在外面!”厉声说道,门外一片的沉静,不一会儿门才打开,走进来的是刚才出去的时雪。

    “主人吃的我已经拿来了。果然有人在啊,我就说为什么在主人的房间里会有别人的声音。”像是流潮现在不在这里一样,时雪脸上的笑依旧灿烂。

    “嗯!你先出去吧!”不想要知道为什么他会在门外,不想要去想那个可能的可能。

    “知道了,我就在外面,如果主人有事的话就叫时雪哦!”

    看着一脸微笑的离开,关上门再也看不到影的时雪,流潮的眉依旧还是皱着。

    “为什么你要把他留在你的边。”皱着眉,不解的看着毒灵,那个时雪,明显就是在监视毒灵。但是毒灵为什么还是把他留在边?这一点流潮不知道,虽然好像刚刚认识就问这样的问题好像有些不适合。

    但是他是凡尘在乎的人,而且自己也却是很喜欢他。

    “为什么不可以留在边,我很喜欢她,看见她笑的时候就像是自己在笑一样,至于其他,都是我甘愿的,又有什么关系?”其实早就已经知道时雪是墨天的耳目,但是是耳目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是墨天想的,就算是要自己的生命自己都是甘愿给他的。

    只是一个小小的耳目,又有什么关系?

    “真是不懂你!”无奈的说着,真的不懂毒灵的

    “你不需要懂,你只要好好的凡尘就好了,我欠他的太多了,现在想看到的只是他过得幸福。虽然我们刚认识不久,但是我还是相信你会给他幸福的。”这是一种直觉,毒灵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是不会错的。

    眼前的人,一定会给凡尘幸福的,自己给不了凡尘的,眼前的这个人一定可以给他的。

    “那是,我都已经他几千年了,要放弃的话多不值得?呀……”叹息着,脸上的宠溺一闪而过,“要是他不躲着我的话他早就已经是我的人了,但是没办法,谁叫他一躲就躲了几千年的时间,就算找打他了也马上又逃走。”

    有些郁闷的说着,“难道我长得很吓人吗?真是的,要是他不那么执着的话就好了,现在……呀……”又是一声叹息,但是脸上的笑却没有消失,脸上的宠溺依旧是那么的浓。

    “你看,只要我不看着他他就移别恋了,只是一百年没有找到他,当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喜欢你了,所以我可要好好的看着他,不然的话不知道他在什么时候又变心了。”笑着,自己的路还很漫长啊。

    “对不起!”真心的道歉,如果不是自己的出现,说不定现在凡尘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了,而现在,却和自己一样,在的世界中迷失。

    “没有什么好道歉的,吗?什么都是说不准的,天长地久是有的,昙花一现也是有很多,谁又知道,就算没有你的出现说,凡尘说不定还是会上别人,反正都已经几千年的事了,再过几千年也没什么,反正我最多的就是时间了。”叹息着,无奈着,但是却依旧没有办法,谁叫谁都掌握不了的脚步呢?

    有缘无分,只能错过,有份无缘,依旧还是错过。他可以错过一次,可以错过两次,就像是说的一样,他的时间很多,但是又可以承受错过几次/

    是不是在下一次错过的时,也就随风消失了?

    “不想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只要知道他真的来过你这里那我就放心了,我想很快我就又可以找到他了,谁知道呢,一切随缘吧!”又叹了口气看着毒灵“倒是你,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要小心那个叫时雪的。”

    “我知道!”

    “好了,既然他已经离开了,那我就去找他了,免得又跟丢了。”笑着消失在毒灵的面前,而毒灵看这已经消失的背影,窗还开着,风灌进来,有一丝的寒冷。

    闭上眼,他只是希望所有的人都幸福,但是他做的到底是不是对的。不管是凡尘还是冰绝,他都希望他们是幸福的。

    但是……他更希望墨天是幸福的。

重要声明:小说《遗爱拾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