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殇墨雪 书名:遗爱拾情
    是绝影吗?不是冰绝……在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冰绝,神不一样,上的气息也是不同的,冰绝是冰冷的,却没有高傲的,眼前的人有的只是冰冷,但是高傲却是没有的吧!

    只是一个长的像冰绝的人而已。

    “你认识冰绝?”脸上没有惊讶,平静的像是一潭死水,没有波澜却在无声的流动着。“知道吗?我就是他的影子,冰绝的影子,所以主人叫我绝影,就是冰绝的影子,我和他长的很像吧!”一开口,不是冰绝的声音,应该说比冰绝的声音平滑一点,尖锐一点,一点都不像的声音从一张酷似冰绝的脸上说出。还是有一丝的怪异。

    “你和他不像。”不管是声音还是长相都不是十分的相似,在距离遥远的时候觉得像的人,现在细细的看下来没有一点的相像了。

    “是吗?你还是第一个说我长得不像冰绝的人。”轻笑着,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嘴角微微的裂开“虽然也没有多少人说我长得很像,但是主人一直这么说就觉得一定长得很像,原来还是不相吗?”

    “冰绝不会笑,”在和冰绝的相处中,好像看见冰绝微笑的时间少的可怜,不过他笑起来的时候只是眼见微微的眯起,脸上的冰冷柔和一点,就表示现在他的心很好了。像现在这样连嘴角都往上翘起的微笑在自己的印象里好像还没有存在。

    好像是的呢,都没有看见过冰绝放声大笑的场景。

    “你很了解冰绝吗?”转过,在毒灵看不见的地方眼睛里有一丝光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捕捉不到,毒灵看着前方没有看见,凡尘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别有深意的看了绝影一眼后才看向毒灵。

    他和那个叫冰绝的人之间也有什么过往的吗?凡尘觉得自己真的是错过了他很多的事,现在当他们交谈的时候只能听着,又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那时要离开?轻微的叹息着,思绪又回到了现在。至少现在自己回来了,现在还是在他的边。

    “以前一起生活过,也不是很了解,只是感觉不像是他,一个人总是有一个人的特点,不会完全的像另外一个人的。”

    “但是我却想要像他一样,最好是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差别”看向忘川,忘川中的水无声的流动,岸上的彼岸花在无声的摇动,“你知道为什么主人会喜欢上我吗?就是因为我长得很像冰绝,即使因为我长得和冰绝有七分的相似,我没有见过冰绝,但是却也知道冰绝是冰冷的,所以我一直努力地学着冰绝,现在你说还是不像吗?”眼睛里的光芒开始闪耀起来。

    犀利的盯着毒灵“主人喜欢你吗?不喜欢吧!我告诉你,主人的心里只有冰绝,你说不定也只是一个替,你觉的主人会喜欢你吗?不可能。”眼睛里是一种疯狂,想要把眼前的人撕碎的疯狂。

    “没有。”从来没有想过墨天会喜欢或是上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墨天会上自己。想的只是只要还在他的边就好,远远地看着他,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是他给自己的一种恩赐,自己现在已经不会在想,墨天是不是会上自己。

    这些都已经是多余的,与不,只是差一个字而已,不管他是不是自己,有一点都已经不可改变了,他他,很,已经没有办法在回到过去了,他的与不又有什么关系,只是心会痛而已,现在还是会痛,这好像都已经成了一个习惯,或者是自己已经对这痛麻木了。

    “你以为主人会喜欢你的吗?你不过也是他的宠物,主人喜欢的永远都是冰绝,不会是你的。不会……”激动地看着眼前的毒灵,自己得不到主人的他也不可以得到,如果说主人一定要为谁停留的话也只能是自己。

    “你不过也是一个人,连男宠都不如……”还想要继续说下去,看见毒灵脸上痛苦的表自己的心里会好受一点。

    “住嘴,”一个巴掌打在了绝影的脸上,脸偏向一边,带动着黑色的发丝也偏向一边,薄唇上有一丝的猩红流下,给冰艳的脸上更加添上了一丝的妖媚,呼应着这遍地的彼岸花似地,红色的血落下,地上的彼岸花动了一下,在鲜血的照应下好像比之前红的更加的艳了。

    “你有什么资格说毒灵,你自己不过也只是一个替,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可以站在这里?你再说一句我就让你尝尝着忘川的味道。”一句比一句狠戾,凡尘原本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只是之前在毒灵的面前收起了所有的光芒,所有的暗,希望在自己的笑容中毒灵也可以感受到一丝的快乐,然后也跟着快乐起来。

    现在,面对伤害自己重视的人,有的只有强大的杀气,如果不是毒灵依旧还站在这里的话,凡尘很确定,眼前的这个叫做绝影的男人现在一定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和着这开的鲜艳的彼岸花在一起,还会站在面前在说着让毒灵伤心的话。

    “看来你真的已经找倒了一个很好的靠山了啊,怪不得已经不稀罕主人的了,当寂寞的时,他也是可以满足你的吧!”绝影做着最后的挣扎,他原本就是渺小的,如果不是自己长得很像一个叫做冰绝的人的话,就算自己在冥界呆上一生主人也不会看自己一眼,自己在主人的面前弱小的就是一指蝼蚁。

    但是为什么他就可以得到主人的?想起那夜主人不断的在自己的耳边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时,自己的心有多痛,只有自己知道。

    为什么已经是一个人的影子了,还要被当做另一个人的影子?为什么主人就可以不看自己一眼,只要一眼就可以,毒灵也像自己一样的渺小啊,为什么主人会对他念念不忘?不是只是喜欢冰绝的吗?不是只喜欢强者的吗?

    如果喜欢毒灵的话自己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当自己的存在没有意义的时候是不是就会被丢弃?

    很多的思想混杂在一起,但是依旧明白的唯一一点是,永远都是自私的,至少自己的是自私的。

    也许连主人都不知道他自己是喜欢毒灵的,像是喜欢冰绝一样的喜欢着毒灵的,又或许是不一样的,冰绝对于主人来说只是一个对手,而毒灵对于主人来说才是真正的,这一点主人不知道,毒灵一定也不知道。

    绝影的眼中承载着一片的鲜红,像是鲜血在他的眼睛里流淌着,有时候,误会还是有一定必要的,这样的误会对于自己开说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他不会说,也不会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自私的,在很在之前就已经知道,不管是对于还是别的,自己都是自私的。

    不理会后凡尘对自己威胁的话,会成真吗?已经不再顾忌这么多了,就算是以后自己真的死在了他的手里又有什么关系?魔总是有死亡的一天,死亡对于自己来说早就已经看透了。

    在冥界只有面对死亡才会活的长久一点,因为在冥界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在下一刻是不是依旧活在这个世界之上。

    死亡吗?他已经面对过很多回了,向前走着脚步是如此的坚定,一份别有的高傲在绝影的脸上呈现,扭曲的骄傲混合着自私,嘴角微微的上翘,他是冰绝的影子,所以墨天喜欢的就只能是冰绝,不然的话他要以什么份再在主人的边出现?

    一步一步,脚下的彼岸花折断在绝影的脚下扭曲,鲜红的像是在一条血路在绝影的脚下。

    “毒灵……”担忧的看着毒灵,刚才的话还是伤害到他了吗?明明自己说过要保护他的,但是最后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把自己的人伤的体无完肤,但是自己只能在一边看着,却什么事都不能做,无力吗?在刚在凡尘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无力,连保护他都做不到。

    张张嘴,在最后连安慰一下他都已经做不到了吗?想说他是骗你的,但是那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憋在心里,像是有一口气在前,闷的像是要窒息。

    再不说一些话的话,他真的会窒息的,在眼前走着的黑色影还在不远处晃动,紧紧的握着拳,现在自己连杀了他的机会都没有,在自己想要出手的时候毒灵就已经握上了他的手,这其中是什么意思凡尘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才会更加的心痛。

    你就真样么着墨天吗?连他喜欢人的替都不想要伤害?

    但是你不伤害他们,他们却已经把你伤得遍体鳞伤了啊!难道你只想着他会不会痛,他会不会有一丝的难过,却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在面对这些事的时候会不会难过,是不是这些事会让你心里的伤更加的重?是不是你也是有极限的时候,其实你不用忍受这样的侮辱,其实当你难过的时候你也可以找一个肩膀靠着休息一会儿。

    “不要难过。”当你难过的时候有一个叫凡尘的男人的心是会痛的,知道吗?当你心痛的时候,他的心会比你更加的痛的,知道吗?

    在你仰望别人的时候他也在仰望着你,知道吗?

    你的是无私的,他的也是,你知道吗?只要你幸福了,他就会很开心了,知道吗?

重要声明:小说《遗爱拾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