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谁堪共展鸳鸯锦(二十二)

    事到如今,想必只有太子不这一门婚事,自己方才有机会不做这个太子妃。

    故此,说来可笑,昨自己让他那样没脸,一转眼,他却成了自己唯一的救星。

    “二小姐……”正在她**而思之时,眼见着府门处来了个家丁,小跑着朝自己过来,打了个千儿道:“禀二小姐,外面有客到。”

    云敛心里一紧,汪府不常有客到,而今却仿佛都赶到了一起,这样会挑时候的人,还真是有心之人。

    “什么人?”她肃着声音问,心里依约觉得,这一趟太子府之行,或许自己是不必去了。

    家丁回道:“回二小姐,来人是个十分俊美的公子,衣着不凡、谈吐也雅得紧,只说是二小姐您的旧交,却并未自报家门。”

    闻此,云敛心里更为笃定来人是谁,眉眼一松,轻哼一声,道:“请进来罢,连带着告诉后面,不必备马了。”

    家丁应了,便匆匆退去,云敛理了理自己的缟色衣衫,走回到堂中,端正出一番稳重态度,艳胜芍药的一张脸上也飘浮起一抹神秘莫测的浅笑,韶冶非凡。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人还未至词先闻,迎着这稼轩《虞美人》,云敛正好转过去,见着那一袭锦衣玉带的翩翩佳公子正舞着竹骨老扇,独自一人从门外悠闲走来,从那灵澈飒然的音色语调中,足见其着实是心大好。

    青山妩媚,睹吾亦然,云敛含笑相对,心里却一冷笑,谁说这世上付出什么便能得到什么的?

    “小女见过太子下。”俊美如斯的男子从门外进来,云敛欠下拜,一言一行都着实稳重有礼。

    宇文弘然一双黑玉一般的眸子含着清澈的笑意,折扇一挑,“妹妹这样见外,倒叫本宫不知如何自处了!”说着,径自坐上了正位。

    云敛直起背脊,在他的示意下往右面下首的位子坐下,早将正堂中的下人都遣了出去,如今倒也算的清静,“家父潜心道学,如今正在后面书斋里,恐怕不能与下相见了。”

    “无妨,”再恭敬守礼也终是看得出她可以表现出的不欢迎,宇文弘然倒是显得很大度,对此只是一笑而过,“本宫平里也总过来与汪相探讨道学,素来有的是机会相见,何况今本就是来找妹妹的,不见汪相也无碍。”

    听他这话,她心里不住的一阵憋闷,想到这位太子下与父亲相交甚密,她就很不舒服。

    “这就巧了,”云敛浅笑,甚至刻意吩咐了下人不用来奉茶,足见自己是有多抵抗这门婚事,“正巧小女也有事想跟下说说。”

    “是么?”宇文弘然佯作诧然之态,清澈的眉眼透出一股子莫测之感,好看的惊人眼目,“妹妹想说什么?本宫洗耳恭听。”

重要声明:小说《犹记花影誓三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