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谁堪共展鸳鸯锦(十七)

    无论为着什么,赔上了一世自由,呆在那个子古怪的太子边,她都不会甘心的。

    太后却是从容不迫,道:“你从小胆子大,犯的错大大小小也不少,就当用这一次赔了,也不算过分罢?”

    叹纷亦在一边敲着边鼓,道:“何况咱们太子下哪里不好?论人材模样、文韬武略,老奴看着,可是比汪大人当年也不差什么呢!”

    自己的父亲,年少才名纵世,更曾被誉为无极相国,云敛虽未曾亲历过上一代人的一段轰动时光,但心里大抵也知道,叹纷姑姑能如此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份量。

    云敛淡淡摇头,道:“算了,太子好与坏与我都无关系,我这一生都不指望嫁人的,他纵是再好,也是与我无缘,何况太子阅尽天下美色,如何就看得上我?”

    太后听到这里却是展了颜色,问道:“你是多久不曾照过镜子了?难道竟不知道你爹爹娘亲给了你一张什么样的脸么?”

    云敛暗自一笑,道:“您将我叫过来不会就是为着打趣我的罢?”

    “自然是要看看你!”说着,太后抬手抚了抚她的发丝,脸上浮现出一番恍若隔世再见的神,看的云敛心里微微一疼,“云丫头,倒是你狠心,这些年若不是哀家到舒城去瞧过你两次,你倒是总不想着回来看看的!”说着回忆起了往,叹道:“这量又高了些,十七了,是个大姑娘了……”

    她摇摇头,往太后肩上一靠,眼里却凝了起来,“还小呢,还要太后娘娘多疼我几年。”

    “不只哀家疼,”太后轻拍着她的背,一时有所感叹,“你父亲上元节时候来给哀家请安,我瞧着也苍老了不少,自然也是念着你们几个孩子念的。”

    她眼眸里的波光颤了一颤,不说话。

    “好了,”许久,太后松开环着她的臂,对她道:“闹腾了大半,你也该是累了,天色也不早了,让叹纷送你回府罢,好好给你父亲请个安。”

    云敛起,复行一礼,又道:“敦儿妹妹的事,还请太后娘娘费心,起码多让她在宫中留些时候,等事平息了再言其他。”

    太后眉目一挑,笑道:“你放心,该如何做,哀家比你有分寸。”

    一时别了太后,由叹纷亲自带人送回了汪府,一路下来,云敛心里也算乱七八糟了。

    站在门庭之中,本该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可如今映在眼中,却是那样的陌生疏离,想了一想、算了一算,她方才记起来,原来自己一别家门,已是九年之期。

    九年,九年间,她不过见了父亲三面而已,算来甚是可笑。

    “二小姐,相爷叫小姐到后面书斋相见。”管家的一句话将她的思绪带回,含糊的应了一声,随着人往书斋里去,她又问道:“大小姐和三小姐呢?”

    “月前到了会稽,还要有几天才能回呢!”

    云敛点了点头,心里有些遗憾,本以为此番回来多少能见到晴尘,也好说上两回话开心一番,不想却是连她都这样不凑巧的去了会稽。

重要声明:小说《犹记花影誓三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