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谁堪共展鸳鸯锦(十二)

    “懿旨到……”正在满堂寂静的等着这一尊金口说出一番话来时,尖细的声音从府门外一路传来,越演越烈。

    未几,果然,皇帝没有猜错,前来传旨的,正是当朝勤裕皇太后边的总管大太监,杜塔庆。

    端坐高位之上,擎等着来人跪地行了一礼,皇帝方才缓缓开口,“太后有懿旨?”

    这人虽是太后边多年的亲信,但终究不敢在圣主面前怠慢,拂尘一点道:“是,太后娘娘有懿旨传与太子下。”

    皇帝微闭了闭眸,不知是真的被云敛闹腾的累了,还是倦于应对自己的生母亲,片刻,方才微微颔了颔首,示意其宣读。

    这位杜公公连忙展开了一铺皇卷,滔滔不绝的照本宣科,一番话下来,四座无语。

    精简括之,也不过一句话而已,是言今绝非嫁娶之良辰,太子迎妃之事,择再行。

    这算什么?没有人明白太后究竟是抱着怎样的一番心思颁下了这一道懿旨,但这却着实是一道很不清不楚不伦不类的旨意。

    在座众王公将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对眼前发生之事毫无经验可谈。而汪二小姐美艳的一副容颜,没了一丝表

    实则她想哭,却又想笑,但是照着她的子,自然不可能在众人面前显露真心,于是,就只能收敛了一切绪,就此而已。

    反倒是宇文弘然,这位格出奇古怪的当朝太子,当下屈膝跪地,坦然接旨,一举一动,均是安之若素。

    看着他,云敛心中闪出一个近乎可怕的念头,或许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今天这一门婚事注定不成,甚至,他会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

    她忽而很好奇,那双清澈的眉眼之下,究竟深藏了多少的功名故事。

    喜宴匆匆的散了场,遵太后之命,北堂二小姐也被杜总管直接接到了宫中去,无论如何,总不能遣送回母家,那就实在是太不给北堂家面子了。

    “云儿,你跟朕一起走。”临行,皇上还不忘带上这个强闯了太子喜堂的女子,云敛应声跟着一袭明黄色的衣衫往外走,只是未有几步,却听后传来宇文弘然含着笑意的声音,仍旧,是一句‘云妹妹’。

    她稍稍落后几步,回过头去昂然又带出一片距离的看着这个实在古怪到了家的太子下,不言片语。

    俊昳的脸上挂着清澈润朗的笑意,好似刚刚的一场闹剧,他根本就在其外。

    看着她柔美的轮廓,他眼里有一层深意,悠然道:“这婚闯了,可不是就此便能结束的。”

    云敛眼珠子微微一转,将他上下一打量,嘴角一挑,转,离开他的府邸。

    自然,她心里清楚,闯婚是抱着没命的信念来的,如今又岂会如此平平安安的就此罢休了?

重要声明:小说《犹记花影誓三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