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谁堪共展鸳鸯锦(十)

    若说初见这一张脸是意料之外,那么如今听完他种种所言,云敛心里已是觉得这事越发的有意思了。

    “罢了,”皇帝袖摆一挥,眉头紧锁,看着她问:“想说什么就说罢!”

    云敛嘴角微微泛着笑,饶有深意的与宇文弘然对视一眼,只瞧那样子,温静有度,没有人会想到她之后要说的话会是那样的骇人听闻。

    她福拜了一拜,一双淡静到了极致的眸子稳稳的看着高座之上的一国之君,缓缓言道:“臣女言,此婚,不可成。”

    语不惊人死不休,大抵如此。

    从她预备说出这句话时,就已然料到了喜堂之上的王侯将相们会有如何的反应,以及不时之后,天下人又会有什么反应。

    难听好听的话,全部都在她的算计里,一路从舒城走来,心里早已无所惧。

    “你!”怎么都不曾想到她会有此一言,众人不见被那一方红喜帕遮住了的俏颜之上绽出的一片冷栗,唯见那高座之上瞬间惊诧愕然的一双龙目。

    一时,数十载稳坐一国天下的九五之尊竟不知该用怎样的言辞来对付眼前这个惊世骇俗的女子。

    宇文弘然挂着让众人眼颤的恬远笑意,似乎丝毫无怒,极近宽容宥谅之态,“本宫愚钝,敢问妹妹如何不可?”

    云敛偏头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颜若瑶光,看得人不敢呼吸,走到他面前,“看来太子下觉得此婚可成,小女愚钝,却不知又是为何?”

    “云儿!”皇帝的一声呵斥打断了两人即将开始的说话,只见他眸眼中一派帝王震慑之气,那是云敛从未得到过的待遇,“你闹也闹够了,还怕天下人笑话的不够吗?”

    云敛无所谓的一笑,“天下人若有心笑话自然我进退如何都会沦为笑柄,可云儿心中认定之事,却不可不做。”

    “你……”被这丫头弄得一时无语,又不可能真的发落了她,皇帝一面怒容惊得全场甚至没了喘息声,偏就是自古英雄出生年,轻狂敢言者,永远在年轻的一代里。

    “汪二小姐,”一个好不柔丽的女声在一片寂静中响起,渐渐近耳畔,云敛闻声转过头去往那人上看去,只见一个姣冶嫣然的影不期而至,五官很是亮眼,通明艳而端庄,一看便有大家风度。

    果然是当朝太傅调教出来的女儿,云敛心中暗想,同时毫不遮掩的挂上一丝含着不屑的笑意。

    极淡,极美。

    那女子走至云敛面前,一一向皇帝、太子行了礼,而后又与云敛福了福,眸光从容有度道:“今是太子下与舍妹成婚的大好子,此事不只关乎皇室颜面,更与我宋国江山大统息息相关,还请汪二小姐移步内室,好生歇歇,再来为太子夫妇贺喜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犹记花影誓三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