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谁堪共展鸳鸯锦(五)

    想起那位自己从小也相识的当朝太子宇文弘然,战祈心里却徒生一种陌生之感,嘴角微微漾出一个弧度,道:“太子的子,素来是出了名的古怪,这之后会发生何事,可真是不好说呢!”

    “发生什么都好,我乐得做个旁观者看着一场好戏,”云敛悠然轻笑道,说着又定定的看着战祈,道:“反正我哥哥又不打算为官做宰,少不得自在一世才是好的,这些事自然不用我们来担心。”

    “云儿,”战祈看着妹妹的眼光渐渐柔和起来,又深藏着一抹无奈,以她这样的天资,若是男子,王侯将相都当得,可她却偏生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个这样出不凡的女子,“倘若有朝一,谁威胁到你的平安愉快,我定然以命相搏,护你周全。”

    这句话,他本不必说,兄妹之间,彼此厚,早已是心照不宣。

    片刻,云敛缓缓放下酒樽,伸过手去握上他的手,柔暖温然的笑,“束我高阁,在你而言,只怕这一世都护的我不去见人,只安安稳稳、自自在在的在这孤鹜轩里过一辈子才好呢!”

    束之高阁,护之安稳,不错,就是这样,战祈想,只怕这一世只想云敛如此,也是求之难得的,这个妹妹,聪慧美貌,出高门,已是占尽了天时美好的了,但大凡这样的人,这样太出众的人,最后都总难得个好结果,他想,只要她这一生一世平平安安的就好,不求轰动,只盼平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时撤下了晚膳,云敛才要跟战祈到花相庭去歇凉,不想脚还没踏出长忆斋去,便有三门上的小厮过来传话。

    “给小姐回,京中来了八百里加急金脚递。”小厮恭敬有礼,丝毫不敢抬头去瞧这美貌主子一眼,寥寥一语,却让云敛蛾眉一蹙。

    “八百里加急金脚递……”战祈喃了一句,轻笑道:“想必又是什么大事。”

    云敛听说这几个字,心里微微一沉,因宝禾皇帝对她的疼,从小便给了她许许多多礼法上说不过去的权利,这本是传递圣旨军才用得上的八百里加急金脚递便是其中之一,任由着她拿来做一己之私,凡是帝京之内有任何大小事,都会有心腹远渡万水来给她报告消息。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云敛给轻舞递了一个眼色,轻舞会意,亲自出门去将人带了进来。

    见了云敛自是正常,不过又见旁边的战祈,来报信的士兵却是有些惑然,只因战祈虽说是王孙公子,却从小多跟师公在外游历山水,不常在京中露面,更不常在宫中朝堂上露面,故此一时却让来人不知叫什么才好。

    “你只说京中出了何事?”云敛自知他心中疑惑,却没兴致给他做以介绍,微冷的声音淡淡问来,好听又冷肃,让人后脊一凉。

    “是。”来人连忙收了心神,换上一副正色,“禀二小姐,太子业已与北堂大人上定下了婚事,圣旨已下,赐太子下与北堂小姐半月后完婚。”

重要声明:小说《犹记花影誓三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