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谁堪共展鸳鸯锦(一)

    宋国宝禾十七年,五月十三,夕。

    当下正是刚过了暮的盛夏时节,即便夕阳西下,也仍是闷的人发慌,不过在这孤鹜轩的后庭之中,大片的芍药却在栏中开得正艳,伴着夕照之景,越发的美不胜收。

    满眼嫣红的花相庭里,缟色衣衫的女子,正随手持着一把宝剑,很不娴熟的随意舞弄着,那纤纤腰,只远远观着背影看,已是如解凌波般的缥缈仙态,便是昔洛神降世,相比之下,恐也只余黯然失色而已。

    步态尘寂,那一瀑青丝铺满了腰之上的缟素,下霓裳飘摆,垂地如仙,本是不食人间烟火之态,可那腰一转,随着后侍女的轻唤而翩然回,容颜一亮,却是远盖庭前芍药的妖艳之美。

    实在,是个美人尖子。

    抄手游廊之上,只见两个如花似玉的侍女,一前一后,一人抱着一樽粉彩珐琅瓶子,一人怀里捧着数枝白海棠,朝着庭中走来,见到云敛将手里的宝剑仔细又笨拙的插入剑鞘之中,两人不约而同的会心一笑。

    “小姐且放下那不知深浅的东西,过来瞧瞧西边送来的贺礼罢。”走在前面着一袭艾色衣裳的轻舞一面说着,便将怀里抱着的白海棠递往前去。

    云敛嘴角淡淡的挑出一番天姿国色,将宝剑随手放到一旁,举步走到游廊之下,目光落到白棠上,白皙纤柔的手指往前抚了一抚,片刻,带出一番明显的不喜欢。

    轻舞见此,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的流光又将珐琅瓶子递了上去,云敛接到手中,倒是两分满意的样子,“这瓶子倒还不错,只是海棠无香,没个意思。”

    “还没意思?”轻舞见她如此说,心里都为送这花的人不值,“可不知下那里是费了多少心思,这白海棠,却是北夏宫中出来的,那可正是世间难得的珍品呢!”

    云敛扬眉淡淡一挑,转走到庭前,屈膝去玩弄庭中芍药,“北夏宫中出来的,他要是当真有心送我珍品,那自然该是玉树、后庭花,这白海棠上既无故事又无奇异,哪来的难得?”

    轻舞才要开口驳她,流光却早一步拦下她来,唇间含笑,道:“行了,你就忍着些不要与姑娘争辩了,”说着,她目光对着云敛投过去,道:“自从前两天送走了北堂姑娘,二小姐心里可是放不下呢,你说一百句,她能堵你两百句,何苦来的!”

    云敛一听这话,虽未回头,却也敛了敛声,佯作薄怒道:“你既知道我心里正憋着火没地儿撒,怎么也不知好生做个没嘴儿的葫芦?”

    流光暗自一笑,转绕到庭中,语态嫣然,道:“我若是做了没嘴儿的葫芦,谁来向姑娘告诉您想听的话呢?”

    云敛站起来,冷俏的睨了她一眼,随口道:“我能有什么想听的话?”

    流光淡淡一笑,带出一抹黠意,反问道:“公子爷千里迢迢从荆州过来给姑娘贺生辰,难不成还不是姑娘想听的?”

重要声明:小说《犹记花影誓三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