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两情若是久长时(十六)

    ( ..)    又白白浪费了一美好的时间,等到我回到王府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不过还好,我知道青城现在不在府内,最近整天都忙里忙外,只有用膳的时间才会回来,肯定没有机会跟新王妃洛翎单独相处的,所以才如此放心出门。如果有什么特殊况,合欢现在就不会这么安静了。因为我看她闲来无事,便威,让她跟踪倚天了。

    刚刚回到翠竹院,就见到一个眼生的丫鬟朝我跑了过来,“颜公子~”

    “姑娘你是?”我停下脚步问道,貌似王府里面的丫鬟,最少我都见过一两次,但是对于眼前的这个丫鬟,根本没有半点印象,更何况她的打扮可以看出是府内的大丫鬟,莫非。。。

    “我是王妃边的丫鬟迎,你就是颜公子吧,王妃有请。”果然是洛翎边的丫鬟,不过,这时候她找我干嘛?算了,既然她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就去见见,也好摸清对手,以便将来可以出奇制胜丫。

    迎就领着我前往翎轩阁。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翎轩阁,这才发现格局有点像我的青淑阁媲。

    “怎么不走了?王妃还在里面候着呢。”迎看我在门前逗留,于是停下脚步问道。

    突然意识到一点,不知道洛翎找我什么事,“迎姑娘,可知王妃找我何事?”

    “都到门口,你自己进去就知道了。”说罢,迎就推着我走了进去。

    进了屋,我便见到了洛翎,现在王府里的女主人。虽然极其不想承认洛翎是新王妃,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即便我也曾经是这个王府的王妃,“见过王妃。”

    只见她一袭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前衣襟上钩出几丝蕾丝花边,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

    再往自己上一瞧,一袭男子装扮,衣服上还带着方才下雨沾的泥土,简直一个天一个地,都怪徐楚那个家伙,害我这样狼狈。

    第一回合的较量,就以我被惨烈打击,败下场来了。

    “你就是这次听风阁比试的二甲,颜风颜公子?”洛翎问道。

    这不是明知故问,如果我不是颜风,你派人找我过来干嘛,不过我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是,不知道王妃找我何事?”

    “迎~”洛翎示意了一下,我还没反应过来,迎就走上前,笑着递给我一块玉佩。..

    看我一头雾水,洛翎解释道,“这个玉佩是哥哥送给我的,只是我都不太懂这些。听说颜公子素来喜欢玉,不知道这个你喜欢不?”

    我接过迎手中的玉佩,拂过玉佩的纹理,脸上露出欣喜。看来这个洛辰曦的眼光还不错,真的是一块好玉。

    “看来合颜公子的心意,那就好。”洛翎笑了笑,“其实我今找你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觉得王爷边应该多个人照顾,单靠倚天一个武将是不行的,现在你居然入选,成了王爷的幕僚,就应该学着分担事。王爷素来喜欢安静,如果其他莺莺燕燕在旁打转就不好了,到时候就要麻烦颜公子了。”

    “是,颜风明白。”脑袋还没反应过来,洛翎就讲完了。

    “如此甚好。时候不早了,颜公子还是早些休息。”洛翎下了逐客令,“迎,送颜公子回去。”

    我迷迷糊糊的跟着迎走出翎轩阁。

    打转?麻烦?这到底什么跟什么?

    莫非她是想要我拦着外面的狂蜂浪蝶,既然连续两个王妃都没有被青城克死,那么克妻的传闻就不攻自破,自然有很多大家闺秀想要嫁给青城,因此作为王妃的洛翎肯定想要断了她们的念头,只是她自己不好出手,才派我当打手的。

    看着手中的玉佩,合着她这是准备收买我。

    不过,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这个应该叫什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哪里知道我才是最大的威胁,至于其他女子,肯定不会轻易让她们接触青城的。所以这个任务她不说,我肯定也会好好实行的。

    “看颜公子样子,应该明白王妃的用心了。只要颜公子好好帮忙,王妃不会亏待你的。”说着还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手里的玉佩,兴许潜台词就是:如果你好好帮王妃挡着外面那些女子,今后还有更多的好处等你。

    “是,颜风知道。”我装出一副无害的模样。

    送我回翠竹院以后,迎便告辞了。

    ***

    清早的阳光正好,我用完膳以后就去书房见青城了。

    还没走进书房,便听到熟悉的声音,又是徐楚!要不要出现的这么频繁,我要跟青城单独相处。..

    “阿颜,你终于来了。”原本想要躲开的,结果还是被他发现了,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去。

    我嘿嘿几声,“你怎么也在这里。”

    “当然是跟你一样的目的,不止是我,我们的风流公子也在呢。”说着便努了努嘴,向我示意洛辰曦的位置。

    果然,一听到徐楚死不改叫风流公子,洛辰曦瞪了他一样,有种要跑过来杀人的趋势。正所谓城墙失火,祸及鱼池,我还是离徐楚远点比较好。

    “好了,我叫你们来,不是让你们吵架的。”看着洛辰曦跟徐楚胡闹,青城出声阻止,“现在有正经事要做。”

    听到有正经事要做,徐楚一下子就蔫了,“说吧,到底什么事。都怪我们家那老头子,出什么馊主意,居然要我过来干活。不然我就带着阿颜四处溜达,别提有多逍遥。”

    “自己出去鬼混就算了,可别把阿颜给带坏了。”看着徐楚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洛辰曦取笑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带着阿颜出去,根本就是让他陪你一起喝花酒,有人陪着,你家老头子才不能说你。”

    “你。。。”徐楚无言以对,一副败下场的模样。

    “赶紧做事吧,要是嫌不够忙,我可以安排你们多干一些,不怕堵不住你们的嘴。”青城看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根本不想干活,便出言威胁。说完以后,青城还特意把目光放在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也就是我的上停留了几秒。其实我也很无奈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导火线而已,他们两个天天斗嘴,就算没有我,也会出现这种况。

    书房里安静下来了,大家各自忙自己手头的活。

    看着一堆堆的卷宗摆在我面前,我就有点头昏眼花,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当青城的幕僚要干这么多活,不过看徐楚和洛辰曦一副淡定的模样,想来是被摧残习惯了。好吧,我也好好干。

    这次的青城分配给我的任务,就是重新审核这些年遗留下来的卷宗,找出有出错的地方,登记在册。核对这些陈年旧账,一个头两个大,实在是吃力不讨好。

    忙活了一早上,总算解决了一堆,哪里想到后面还有好多等着我。瞧着成堆的卷宗将我重重包围住,整个人全无力。抬头偷瞄了青城,发现他依旧面不改色的批阅,好吧,我继续干。。。

    “你们先休息一下,我想你们肯定饿坏了,所以叫厨房准备了一些吃的,等等再继续忙。”在我走神的时候,洛翎便没有预料的出现了。

    徐楚见势伸了一个懒腰,“早就饿了,还是翎妹妹体贴。”

    说完徐楚那家伙就跑到我面前,“阿颜,你都干了一天,我们赶紧去吃点东西,不然等等不知道青城这个冷血的家伙,会怎么虐待我们。”

    我不由送了一个白眼给他,你才是冷血的家伙,我们家青城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坏。不过这些只是在心里想的而已,说出来又是另外一个态度了,“我等等再去。”

    “安啦,这时候用膳,青城不会说你的。我就不信,干了那么久的活,你一点也不饿!”徐楚各种威,一直想要让我出去用膳。可是,一旦我出去了,那屋内不就只剩下青城和洛翎两个人,这怎么可以,他们新婚燕尔,万一。。。

    不行,我要留在这里看着他们,“我不。。。”

    刚想要拒绝徐楚,但是我的肚子就不适宜的响起来,咕噜咕噜直叫,丢人丢大了。

    “都去用膳吧,晚些再继续。”青城可能也听到我肚子饿了的声音,冷不防冒出这句话,明摆着想要叫我出去。

    听到青城这句话,徐楚再也没有跟我客气了,直接把我提了起来,“既然饿了,就不要忍着,已经这么瘦了,再饿下去,就没有了。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模样,瘦不拉叽的样子,还不如当女人。”

    我本来就是女的!这样的材肥瘦刚好。。。

    “用膳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徐楚拍了一下我的后背,然后依旧拖着我出去。

    要不要每次都这样,青城还在看着呢,我是大家闺秀,大家闺秀!

    臭徐楚,难道不知道怜香惜玉,即便我现在是男的也不用下手这么狠。不过幸好他拍的是后背,要是拍前面,我就露馅了。

    转了一个弯就到吃饭的地方了,洛辰曦已经动筷,吃了起来。

    “阿颜,你坐这里,我就坐在这里。记得多吃点,不然真的是太瘦了。”徐楚一把将我按在椅子上,可是我现在怎么有心思吃东西,我跟青城隔了两堵墙,书房发生什么事,我都不知道,洛翎都把吃的端到书房去。

    “发什么呆,赶紧吃,不然等等又该饿了。”徐楚夹了菜放我碗里。

    被徐楚打断我的思绪,我混乱的扒了两口饭,想要证明我没有发呆。哪里知道饭还没咽下去,就卡喉咙上了,这个徐楚上辈子肯定跟我有仇,不然怎么给我夹了一块鱼,现在鱼刺卡喉咙上了,“咳咳咳~~”

    我努力的想要把喉咙里面的鱼刺给吐出来,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看来吃饭真的不能分心,不然会有皮之苦。

    “怎么了?”徐楚看见我不停的咳,赶紧放下碗筷过来关心我。

    我无奈的指着喉咙,却疼的说不出话来。

    “被你的鱼刺卡住了。”洛辰曦一语道破。

    我在心底骂了徐楚无数次,连他家老祖宗都问候遍了。这家伙明明知道我在发呆,居然还夹鱼给我吃,这明明就是想要我的小命,存的什么心思。

    “这。。。咋办?”徐楚急了,好心办坏事,哪里知道我这么笨,吃一个鱼还能被鱼刺给卡在喉咙。

    “给他灌点陈醋,兴许会好点。”洛辰曦脸上也是无奈的表,“小荷,你去厨房找些陈醋过来。”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疼死的时候,小荷终于把陈醋拿了过来。

    着急的徐楚一把抢过陈醋,往我嘴里灌,陈醋一入口,整个肚子都翻江倒海,实在难受,可是那顽固的鱼刺依旧卡在我的喉咙里面。

    最后,徐楚下了狠心,将整壶的陈醋灌入我的嘴里。肚子再也受不了了,全都吐了出来,幸运的是,鱼刺吐出来了。

    “鱼刺出来了没,要不要我叫小荷再去拿一壶陈醋过来。”徐楚体贴的说。

    瞧着他无害的样子,可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要不是因为他,我才不会被鱼刺卡到,这样痛苦。我多么想要学着他的模样,给他也灌一壶陈醋,看看味道如此。

    “不用了。”我瞧见他正想开口叫小荷,赶紧阻止,“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那就好。”徐楚帮我捋了捋后背。

    算了,看在他也是一番好意的份上,勉强原谅他。所幸如此窘的样子,没有被青城跟洛翎看到。正想松一口气,却发现青城和洛翎在门口站着。他们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一点察觉都没有。

    第二回合,以我吐了整地,而宣告失败。

    徐楚!!!我跟你势不两立,每次都是因为你,才让我颜面无存,咋感觉我出现在青城面前的形象,一次比一次差。如果让徐楚再这样折腾下去,我何时才能把青城从洛翎手里抢回来。 ..

重要声明:小说《凉薄王爷,我不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