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两情若是久长时(十四)

    ( ..)    “徐公子,颜公子,这边请。..”眼尖的小二看见我们走了进来,立马过来招呼。

    看着没有什么纰漏,徐楚却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他姓什么呢?”

    “小的当然知道了,这颜公子是瑶琴姑娘的故交,前段时间在醉仙楼呆过一阵子。”小二笑着解释给徐楚听。

    都怪我,忘记让瑶琴提醒小二了,不过还好,这小二只是知道我跟瑶琴是故交,并不清楚我真实的份,如今这样回复,只会让徐楚以为我认识醉仙楼只是因为瑶琴而已,虽然事实也是这样。细想一下,小二刚刚回复徐楚的这番话还算合理,不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丫。

    “原来如此,我说颜公子初来瑾都怎么就知道醉仙楼,原来是瑶琴姑娘的故交,刚刚还在门口大放厥词,真是失礼失礼。”徐楚冲着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无妨,徐公子请。”不愿在门口继续站着,我便赶紧把话题给换了。

    “看我这记,既然来了,我们就进去喝杯小酒,表演快要开始了。”徐楚不再纠结这些问题,领着我找了一间雅间坐下。

    其实醉仙楼闻名于瑾都是因为有三绝。第一菜肴,第二歌舞,第三酒香。醉仙楼有别于一般的酒楼,普通的酒楼只是菜肴和清酒。而醉仙楼更倾向于青楼,每都有姑娘轮流表演才艺,但是这又跟青楼不同的地方是,这里的姑娘全都是卖艺不卖,一切全都是看个人媲。

    “你快告诉我,你跟瑶琴姑娘是怎么认识的,想不到你小子深藏不露。”徐楚一脸好奇的眼神看着我。

    看着我毛毛的,怎么跟合欢一个德行,“这。。。我们是故交,其实的故事一时半刻讲不清楚。”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徐楚也不好继续问下去,“菜快凉了,等等味道就不好了,吃吧。”

    徐楚却端起一杯酒,看着外面出神。

    “徐公子?徐公子!”我叫了他几遍,他都没有半点反应,无奈之下,只好大声了点。

    “啊?!”这时徐楚才反应过来,真不知道这个怪人在想什么,朝着他出神的地方看过去,却瞧见奕棋。莫非他喜欢奕棋?

    “来来来,不用跟我客气,尝尝这些菜肴,比其他地方的都好吃。”徐楚的招待,试图掩饰刚刚的心虚,不过别人家的闲事,我还是少管的好。

    好像看到什么熟悉的人,急忙跑了出去,只扔下一句话,“你在这里吃点东西,我去见一个朋友,等等就回来。..”

    徐楚真是一个怪人,我无奈的摇摇头。

    没多久,就听到推门的声音,看来徐楚回来了。

    “你这小子有大半年没见了,最近又去哪里逍遥?”看来徐楚还带了一个朋友回来,只是他忘记我还在这里,难道朋友的朋友一定可以聊上话,就不怕到时候尴尬。真是一个怪人,等等我还是找个理由先撤再说。

    “这也不能怪我,前段时间受伤躺在上休息了好一段时间,紧接着就忙翎儿的婚事,现在才有空闲的时间出来。”受伤?翎儿?这声音是。。。

    我扭头看去,果然是洛辰曦,难怪觉得声音有点熟悉,这世界真的很小,朋友的朋友有可能还是相识的。

    “这位是。。。”显然洛辰曦也注意到我了,疑惑的问道。

    “他叫颜风,今天刚刚认识的,是今天去听风阁认识的一个朋友。”徐楚在其中充当介绍人,“颜公子,这位是洛辰曦,你直接叫他辰曦就好。”

    “洛公子。”

    “颜公子。”

    此刻洛辰曦用研究的眼神看着我,不过就算他在怎么看,还是发现不了什么毛病的,我现在用的是自己的真面目。

    “什么?你今天去听风阁了?”显然洛辰曦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才把心思移开,反倒是听风阁三个字对他的吸引力非常大,“你家那老头子最后还是你去了,要是你真的想要入朝为官,以你的本事肯定不止是区区幕僚而已,只可惜你的心思全都不在上面,这一点我都知道了,你爹居然还想不明白。”

    “哪里像你这样潇洒,我天天被着。”说着,徐楚的脸上尽是郁闷的神

    徐楚羡慕洛辰曦的生活,不过洛辰曦好像也没有多快乐,“哪里有你说的逍遥,我家那个天天着我去见各家姑娘,说翎儿都嫁出去了,我也该成婚,早让她们抱孙子。”

    “怕什么,将军的儿子,瑾都第一风流公子的名号在哪里一摆,哪家的姑娘肯定都会乖乖过来让你选的。”徐楚笑话道。

    不过还没笑多久,便被洛辰曦‘暗算’了,一块糕点猛然下肚,生生把徐楚接下来的话咽了下去,连忙端起一杯酒灌下去,结果喝的太急,给呛着了。

    “洛辰曦你!咳咳咳~~”

    瞧着他们两个跟小孩一样斗嘴,我就觉得好笑。..

    徐楚好不容易才缓解过来,看见我在一旁偷笑,有些不好意思,“让颜公子见笑了。”

    “叫我阿颜就好,颜公子颜公子的叫,有些生疏。”原本觉得阿颜不好听,不过念着就习惯了。

    “是是是,别公子公子的叫,本来我就不想当什么公子,你叫我阿楚就好,只于他,你就叫他风流公子。”徐楚继续拿洛辰曦调侃。

    “你!姓徐的,我什么时候是风流公子了,只是偶尔风流而已。”洛辰曦有些不满徐楚的消遣,立马争论起来。

    徐楚一看况不对,赶紧调开话题,“不提这个了,来来,我们好不容易认识一场,今天就好好喝一杯。”

    “对对对,这是缘分,我们干一杯。”我也应了一句。

    想不到真的是缘分,莫名其妙认识徐楚这个怪人,还以为倒了八辈子大霉,想不到是天上掉馅饼,给我机会跟洛辰曦接触。看他跟洛辰曦这般打闹,看来感不错,加以利用,还是一个不错的出路。

    只是刚刚看徐楚盯着奕棋,想来应该是喜欢奕棋的,但是奕棋的心思全都在洛辰曦上,只怕到时候两个兄弟会因此这件事生了事端。

    有人推门进来。

    “听说你们在这里喝酒,我跟奕棋姐姐就过来凑凑闹。”说话的是绘画姑娘,好像没什么变化,依旧那么快乐,跟着一起进来的还有奕棋。

    “见过徐公子,颜公子,洛公子。”奕棋上前行礼。

    绘画学着奕棋的模样行礼,甜甜的唤道,“绘画见过各位公子。”

    绘画瞧着我眼生,拉着奕棋的衣袖小声问道,“姐姐,这个颜公子是何许人也,以前都不曾见过,你怎么认识的。”

    我在醉仙楼的这几,都没有跟绘画碰过面,因此她并不认识我。

    “颜公子是瑶琴姐姐的贵客,前几曾在醉仙楼呆过,只是那几天你都不在,这才错过了。”奕棋知道轻重,因此简要的跟绘画说。

    “原来如此。”绘画恍然大悟。

    “我们刚刚还在说,不许公子前公子后的,结果你们一来,我们又全都变成公子了,该罚该罚。”徐楚斟了两杯酒,开玩笑似的想要惩罚绘画跟奕棋。

    “不知道你们还有这个惩罚,好吧,我喝。只是奕棋姐姐不能喝酒,就一并由我代劳了。”只见绘画一饮而尽,两杯酒立马见底。搞得徐楚都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戏弄绘画了。

    “呵呵呵。”看着徐楚一副窘状,洛辰曦笑了起来。

    “不许笑。”徐楚死命的瞪了洛辰曦一眼。

    在徐楚的强烈要求下,洛辰曦才勉强停住,看了看她们后的古琴,猜到她们的用意,笑着问奕棋,“今天想要弾什么曲子给我们助兴呢?”

    “弾凤求凰,弾好了就让我们这位风流公子把你娶回家去。”徐楚抢先回答。

    不过却遭到洛辰曦的当头一击,“姓徐的,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看你们今天难得聚在一起,我就弾一曲高山流水吧。”奕棋替我们做主了,纤纤玉手拂过琴弦。

    清澈的泛音,活泼的节奏,犹如“淙淙铮铮,幽间之寒流;清清冷冷,松根之细流。”息心静听,愉悦之油然而生。

    尾声越的泛音,使人们沉浸于“洋洋乎,诚古调之希声者乎”之思绪中。一时之间,大家全都沉浸在悠悠琴音之中,如此琴音配上此景,果真不错。

    “好,看来奕棋姑娘的琴艺又高超了不少。”徐楚不夸道。

    想不到徐楚竟遭到绘画的捉摸,“那你就是嫌弃我的琴艺退步了!”

    “哪里敢~”知道自己得罪人了,徐楚赶紧道歉,“谁敢说绘画姑娘的琴艺不好,我第一个上去打他,这不是还来不及夸奖。”

    “听阿楚说,你准备去当青城的幕僚?”洛辰曦将话题转到我上来了。

    “嗯,家父希望我考个一官半职,将来全家都搬来瑾都居住。”我把原先准备的说辞讲出来。

    “噢,令尊是?”洛辰曦死揪着问题不放,真担心他一直问下去。

    原本在打闹的绘画跟徐楚听见我和洛辰曦的讲话,便停了下来。

    “我说,风流公子,你查户籍?问那么详细干嘛,要是每个人都你这样,是不是大家都会问我为什么要去参加七王爷的比试大赛,明明我跟青城是相识的,却还要经过重重的考验才能通过。”徐楚也嫌洛辰曦太啰嗦了,反问道。

    “好吧,我不问了。”洛辰曦自知自己问过头了,“我们继续喝。”

    “对嘛,就应该这样,好好的喝个酒,居然跟家里的那老头子一个德行,扫不扫兴。来来来,我们继续喝。”徐楚举起酒杯,“阿颜,你也多喝点,从今以后,就把我当哥哥看待,要是谁敢欺负你,就叫我帮你。”说着还特意往洛辰曦的位置看了看。

    “我可没欺负她,不要用这种眼色看着我。”洛辰曦赶紧解释了一下。

    瞧见洛辰曦示弱的样子,徐楚得意的笑,“我又没说你,只是习惯觉得你会欺负人而已。”

    一场乌龙酒宴就这样边吃边说,持续了好久个时辰。最后以徐家的书童陆陆续续催了很多次,才勉强结束。

    “公子,老爷已经等了很久了,我们赶紧回去。”书童在徐楚耳边不断的念叨。

    其啰嗦的程度比合欢还厉害,最后我跟洛辰曦都受不了了,“我们今天就算了,改再聚,阿楚你也应该早点回去,不然你爹该着急了。”

    “嗯,我看也是。你再不会去,你家老头子就要杀过来了,到时候你别想出门。”洛辰曦也在一旁开导。

    “好,听你们一回。”不知道徐楚到底喝了多少酒,整个人醉醺醺的,站都站不住,只好任由书童扶着,“今天跟你们聊的好开心,明天继续,一定不醉不归。”

    明天还喝?这可不行。明天通过比试以后,我可是要去陪着我们家青城的,我可没时间在这里跟你耗下去。

    终于将徐楚这尊大神请走了,“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客栈了。”

    “我也差不多要回府了,跟你一同走吧。”洛辰曦冒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听到洛辰曦要走了,奕棋一闪而过的失望,是不是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在见到洛辰曦?

    “棋儿,明我再来看你,时候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洛辰曦温柔的对奕棋说,然后在她的额头留下一个吻。

    我记得,以前青城也是这样温柔的跟我说话,睡觉前都会在我的额头留下一个吻。青城,我发现在我心中越来越重要了。

    “走吧,发什么愣。”不知道什么时候,洛辰曦站在了我边,看着我发呆,不提醒道。

    “嗯,啊?”我回过神的时候,这个没良心的洛辰曦已经迈着步伐走出去了,我赶忙追上前。 ..

重要声明:小说《凉薄王爷,我不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