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梦里不知身是客(三)

    时候不早了,我们依旧驾着马车往王府方向而去。约摸着到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声音,不知为何,马车的速度减慢下来,最后停下来。

    耳边吵杂的声音陆续传来,略带刺耳,合欢皱着眉头掀开帘子探出去看了一下,立马气鼓鼓的说,“这瑾都怎么会有这样伤风败俗的人存在!”

    我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一群仆人正将路边买布匹的摊子掀翻,大声呵斥那摊主,“你今天的保护费还没交,再不给的话,我们就把这些东西全砸了,听说现在牢里正空着,正好送你去吃几天免费的牢饭。”说着便嚣张地用脚碾着那些布匹,原本漂亮的模样就这样面目全非了。

    “公子~饶命啊,公子。”那摊主心疼的看着一地狼藉的布匹,急得眼泪都下来了,跌跌撞撞地想要去拉那锦衣公子的衣袖求,还没走到那公子面前,便被一旁的仆人用力地踢倒在地。

    “不自量力的老东西,也不看看我家公子的这件衣服多贵,弄脏了你可赔不起。”那仆人嚣张的怒斥摊主,转眼间变成一脸讨好的嘴脸扭头向锦衣公子示好。

    摊主眼看求无用,连忙扑了过去,用子护着那些布匹,大声的求饶,“这些。。。这些是我们全家人的希望,公子求求你了,前两天刚刚交完保护费,今天又要交,我实在是没有钱。”

    “看你骨头硬还是我的脚硬。”那仆人一瞧见摊主扑倒在地,以保护那些布匹,依旧不愿交出钱来,便毫不犹豫的踩在摊主上,嘴里不停地骂,“你这老东西,既然没有钱交保护费,那么就不要出来,现在惹得我们公子不高兴了,你就应该吃点苦头才能长记。”

    “哎呦~”即便被踢得淤青了,摊主还是死护着那些布匹不放。

    芍药扯了扯我的衣裳,“郡主你看,又是那混蛋在欺负了,看来上次被我们教训的还不够,现在皮痒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站在一大群仆人面前的锦衣公子就是上次被我修理的陈公子,一副得意的狗模样。我正琢磨着该怎么把陈太尉那老匹夫拉下马,想不到就碰到他儿子了,看来真是天意,这次我会让你们父子好看的。

    “谁,在哪?”合欢上次没有跟我们几个出来,所以自然没有不认识陈公子是谁,看了陈公子的嘴脸立马就厌恶,“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我扫了一下马车外面,发现不少好东西,朝合欢使了使眼神,“你下去买一下东西,给陈公子加点料,活跃活跃气氛。”

    合欢先是一愣,然后看见我指着路旁在卖的弹弓,便立马会意了,“呵呵,我知道了,立马去。”

    很快,合欢便买了三个弹弓回来,我们相互看了看,各自拿了一个弹弓在手中。

重要声明:小说《凉薄王爷,我不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