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买得一枝春欲放(五)

    似乎表演的时辰到了,一楼四周的灯渐渐暗下去,唯独留着中间的灯。原本嘈杂的环境开始变得安静,大家都期待着接下来的表演。

    只见一个穿粉色衣服的女子走了出来,紧跟其后的是一个抱着文房四宝丫鬟打扮的女子,等那个丫鬟放好文房四宝,一群穿着绿色衣服的女子便鱼贯而出。

    “我跟你说,那个穿粉色衣服的女子就是才女绘画。这不是我吹的,她跳的舞,绘的画那叫一个绝,你这次一定要在瑾都多呆几天,过几天就是十五了,醉仙楼的四个才女一同表演,那个如果错过就可惜了。”隔壁的文人得意地跟远道而来的友人介绍。

    一曲舞毕,绘画的《清溪松荫图》也完成了。自小我便对歌舞这类不感兴趣,只是粗略的知晓。不过我也感觉到,这绘画姑娘的歌舞水平确实不错,因为大家都一脸陶醉的模样。

    绘画对台下的客人欠了一下,准备退场。

    “你~~过来!陪我喝一杯。”一个喝醉酒的公子跳上了台,伸手拉住正离开的绘画,深吸一口气,“真香,不愧是醉仙楼的花魁。今晚你就好好伺候我,要是伺候好了,敢明儿,我就把你娶回家做妾。”说着搭在绘画上的手便不安定的四处摸摸,吓得绘画脸色惨白。借着微弱的灯光,我认出是太尉的儿子,那个上次被我教训的纨绔子弟。

    一旁的丫鬟准备上前去搭救,被那个公子边的随从给拦住了,“我们家老爷是太尉,如今少爷看上这个绘画姑娘,是她的福气,不要不知好歹。”

    底下的客人正准备上前仗义,一听是最近风头正大的太尉之子就打消了念头,乖乖的呆在原地喝酒。

    “败类。”我不嘀咕一声,兴许有点大声,青城和洛辰曦也朝着我的视线往楼下看,瞧见那个陈公子欺人太甚的模样。

    “看来太尉只顾得朝堂的琐事,居然没有时间管管家务事,你说今天我们是不是要好好替他料理料理。”洛辰曦拿起桌上的小酒杯,浅尝一口,原本温柔的眼神顿时凌厉起来,对着我和青城说,“不然平白惹嫂夫人生气,实在是需要教训一番。”

    “啊!谁?谁这么大胆敢袭击我。”那陈公子软趴趴下去,捂着胳膊,还有大腿不停的哀号,嘴里念念叨叨,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饭桶,养你们这些有什么用。今天谁都不能放走,赶紧给我搜这醉仙楼,把那个伤我的混蛋揪出来,不然我就打死你们。”

    可惜的是陈公子的威胁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是伤得更严重而已,听见哀号声越来越大声。

    我自然知道,伤陈公子的是何许人也,素来我的耳力就比别人灵敏,听到洛辰曦暗中的动作。不过就算那陈公子发现是我们这个屋暗伤他的,也不能咋办。

    “公子,来人功夫厉害,我们还是先走吧,改天再算账。”旁边的下人唯唯诺诺的说,眼睛里面全都是惊慌,因为在不经意间,他们都被袭击到,原本的嚣张瞬间然无存。

重要声明:小说《凉薄王爷,我不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