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风起云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方苦行僧 书名:玄界纵横
    ”太龙派的圣人们就是不一样,据说城主城外百里外迎接,也未曾见到白虎峰山主的真面目,只是听到了他的声音,那已经让城主兴奋异常了“

    ”太龙派的人,神仙一般的任务,怎是我们可以议论的,小心城主的耳目“

    ,,,。

    想不到,龙虎峰的白星野竟然也來了青州城。

    本來打算立即赶路去太龙山,陈峰当即改变了主意。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对于敌人,报的來源也是至关重要的,既然白星野这头恶虎來了青州,陈峰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只不过,作为太龙派举足轻重的关门弟子,白星野來青州城干什么,难道,有不可见人的谋,联想到以前自己遭遇到的暗算,一道亮光从脑海中闪现,隐隐约约,陈峰似乎捕捉到一丝什么。

    绿树青葱,微风轻拂,枝叶摇弋,一缕阳光从上飘逸而下。

    负手而立,仰天望,陈峰嘴角溢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浑充满着自信,一段时间以來,在激烈的战斗中,激发出了他自己的潜力,境界也是一千里,比龟缩在太龙山,坐进观天一般修炼,晋级的速度,可谓惊人之极,不可同而语。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自昂扬的眉头皱了一皱,这是陈峰思索时的一个特征,对于他,很久沒有出现这种状态了,现在,沒由來地让他陷入了这种状态。

    每次进入这种状态,陈峰都会有一种莫名的预感,而这种预感,陈峰从未失去过准头,这种预感,随之而來的,是一种莫大的危险。

    是什么人,什么事,会给自己带來这种预感呢。

    眉头再次皱了一皱,陡然,陈峰眼中出浓烈的光芒,透着浓浓的杀机与深深的警惕。

    白星野此來青州,必对自己图谋不轨,此人不愧是太龙派杰出弟子中的精华,即便以现今接近玄皇二重境界的实力,也不能稳胜此人,不过此人每次都是隐隐绰绰,谋诡计层出不穷,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祸到临头怎可轻易躲避,这绝对不是自己的风格,陈峰张开嘴,轻轻滴呼了一口气,此次青州行,必定不会太平,必将精彩纷呈。

    攻若九天之上,隐匿似深渊潜龙,一个合格的修行者必修的道路。

    在敌明我暗的况下,陈峰选择了隐匿行踪,根据敌人的蛛丝马迹,寻觅歼灭敌人的最佳时机。

    一丝似有似无的气息,宛若透明又似浑浊的力量,从气海处升腾而起,起起伏伏,蜿蜒曲折,在陈峰周九曲十八弯之后,又恢复了平静,脑海中深切地感受这这股似乎游离,淡如蝉翼的气息,实质上重如山岳,吞吐如江河,喷薄似大海的力量,在陈峰的意识里,深深地震撼着,一缕深深的疑惑凝聚在他的心田。

    青州城,云龙国重要的边疆屏障,人杰地灵,在战火与硝烟的磨练之下,这座历史悠久的边疆郡城,一直以來,演绎着不朽的传说,以至于云龙国无数血男儿,都以來青州城服役为光荣。

    更有神秘无比的传说,在青州城内,随着时间的流逝,无声地流淌而过,而这些神秘的传说,似乎都与一个古龙而又庞大,流传至今的神圣之地有所关联,毫无疑问,任何一个青州人,都会自豪而坚定地脱口而出这个门派--太龙派。

    太龙山,云龙国的圣山,这座山,留给了云龙国,以及青龙大陆人们太多的传说与震撼。

    整个天龙山,远远望去,就像一条金黄色的太古巨龙,太龙山的由來,或许是由此而來,此时,整座太龙山,闪烁着迷人的金色光芒,隐隐约约,时时刻刻,像一个即将褪去最后一件衣裳的美丽少女,散发这迷人的遐想。

    传说,这种景象,对于青州的老百姓來说,罕见之极,十年能预见一次就非常幸运了,这是神的恩赐。

    此时天色逐渐暗弱,随着天上那轮红向西南方向以缓慢眼不可察觉的速度飘去,望着满大街青州老百姓朝太龙山顶礼膜拜,虔诚之极,激动到不可用言语表达的程度,陈峰摇了摇头,暗道:“信仰的力量,真是可怕呀!”

    信仰之力,对修行者而言,是一种神秘诡异的力量,似不同于天地元气,但是却诡秘般存在,丝毫不亚于天地元气的威力,最惊人、最闻名天下的信仰之力,就是佛宗的信仰佛力。

    太龙山这种接受亿万百姓膜拜的举动,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深含接受和利用信仰之力的旨意,只是,这股信仰之力,流入太龙派中,是如何利用的,恐怕只有太龙派最顶尖的人物,才能知晓。

    事实上,青龙大陆上乃至整个修行界,只要是门派,就会让它下辖地域的信徒,贡献他们的信仰之力,小至一个村几十人,大致几个国度,百亿千亿级别的信用,远古流传,接受信仰之力,和运用信仰之力最多的,还是太古佛宗。

    感受着细小涓流,汇聚成庞然大物的信仰狂流,最后源源不断地涌向巨龙盘伏状的太龙山,陈峰脑海中闪过一丝灵光,若隐若现。

    青州城,南宫世家青州行宫,琉璃瓦片在阳光的照下,闪闪生辉,美丽白皙,各种颜色裙摆的婢女,在层层叠叠,坐落有次的楼阁间穿梭着,繁华的程度,丝毫不亚于青州城主的府邸。

    空旷大中,白昼下,夜明珠散发的光芒,似乎丝毫不弱于外面的进來的光芒,歌舞起,美丽舞女翩翩起舞,酒色兴,一个俊朗潇洒的影,坐落在大正北,坐北朝南,白皙如玉的脸庞,散发着兴奋的色泽,双目光彩夺人,望向领舞的美女,眼中更是出一丝异样的光芒,让那名美丽的领舞少女,不由脸色一红,媚眼出迷离的余光,只要是男人看了,由不得新生迤逦之心。

    正在南宫少心旌摇动,领舞少女芳心大乱之时,急促的脚步声,在空旷的楼阁之间急促地响起,一路畅通无阻,急促的脚步声,在错落有致的楼阁中,有节奏地由远及近地传了过來。

    听到那熟悉而急切的脚步声,南宫少心神不由一紧,脸色一变,伸手悬浮在虚空之中,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那些婀娜多姿,白皙如玉的美丽少女,立即鱼贯转入偏,瞬间消失了妙曼的影。

    一段时间似风一般飘去,南宫少白如玉的脸庞上,多了几分成熟与坚毅,此时此刻,他的心却是提到了嗓子眼上,这名密探,是他手底下最信赖的下属,自己让他执行的是一件至关重要的、神秘的任务,想到那个神态飘逸,气宇无匹的影,南宫少心中不由一阵期待,这么长时间了,终于有了你的消息,大业成与不成,全都系在这人的上,念及心中埋藏谷底的切齿之恨,南宫少心中起伏不定,握着酒杯的手,微微泛白,当啷一声,酒杯破裂,酒水洒落地面,在空旷的大上回旋不已。

    脚步声越來越近,來人风驰电掣,一边旋风一般在楼阁之间穿梭,一边用严厉与急促的声音喊道:“急报、急报、闪开,闪开,,。”

    來不及反应的一些仆人,在來人的风一般的速度下,立即被撞飞起來,砰砰砰,跌落院落的响声此起彼伏,被跌落的仆人,满脸畏惧,不曾有也不敢有丝毫的埋怨之

    堂堂青州,南宫世家南宫少,谁不知道他心狠手辣,御下极严,包庇下属也是十分不可理喻,以致在青州城内,谁也不敢招惹南宫世家的人,甚至连青州城的城主,都有几分畏忌,不愿与南宫世家的人,有所摩擦。

    所谓打脸还需看主人,整个云龙国,除了皇家,就是南宫世家的势力最大,在云龙国境内,谁愿意惹上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除非他脑袋有病。

    “报、少主,急报。”,声音急促,随着脚步声接近,來人终于踏入南宫少所在的大,扑通一声跪下,喘着气息,道:“少主,有紧急快报。”

    “好,南宫盛,快说,本少主有些迫不及待了。”,南宫少双目出厉芒,双手拳头微微拳了起來,口微不可察地起伏着。

    “有了太龙派金龙峰山主的消息了。”南宫盛材魁梧,眼神狠,不时闪现出光芒,这名深得南宫少信任与重用的下属,此时此刻,也是隐藏不住心中的激动,对于少主的心思,他心知肚明,随着南宫少來到青州,原本以为,这一辈子,可能就在青州遗老终,但是,自从上一次,知道了少主与陈峰结盟之后,他们这些忠心耿耿的下属,也似乎从暗黑的夜里,看到了黎明之前的光芒,看到了未來深切的希望,战意盎然,激澎湃。

    一想到以前在京都,受到南宫世家家主和南宫其他公子的不平等待遇,他们的心中的怒火,就像火山一般炙

重要声明:小说《玄界纵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