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秃驴(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方苦行僧 书名:玄界纵横
    “放肆,竟然敢在本作面前如此放肆,真是不知死活。”那和尚眼中露出凶光,盯着陈锋,就像老鹰盯着小鸡一样:“你知道我是谁么。”

    “你是谁。”陈锋负手而立,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说令人说不出,道不明的气息,这种气息,像藏在地底的火山,随时喷薄出,那麻脸和尚眼中闪过一丝讶异的神色,看向陈锋,眼神中出凝重的神色。

    “臭小子,有点來头,怪不得这么嚣张。”那秃和尚嘴角溢出一丝残酷的笑意,杀机骤然从他的周散发出來,只不过眨眼的功夫,周围的空气似乎要呗凝结起來。

    气息外露,空气似乎化为实质,这种手段,已经超出了一般玄尊三重的玄者的手段,只是从这和尚散发出來的气息,依旧是玄尊三重的境界。

    也是遇到了陈锋这样的怪胎,能完完全全地把自的实力隐藏起來,不被别人发现,他这样的实力,在青龙大陆上,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强者,要是一般的玄者,是很难把玄皇气息隐匿得沒有一丝一毫的声响,让别人不能发现一丝迹象。

    陈锋是一个例外,在青龙大陆乃至整个修行界,都是一个奇迹,阳琉璃体,在青龙大陆,幽幽岁月,几千年以來,都是一个传说,传说之中,也就在远古时代记载出现过。

    现在的青龙大陆,与远古大陆相比,绝对存在着巨大的差距,这点,陈锋在和鼎老的交谈中,就清晰地知道,现在的青龙大陆,无论是玄功,还是玄气,都比远古时代差了几个档次。

    在远古时代,玄气的密度,远比现在要大要密,据说远古时代,与诸仙、诸神所存在的地方,都十分接近,只不过,在远古一场巨大不可知,神秘的骤变中,整个大陆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不仅如此,仙界也逐步远离了青龙大陆。

    毕竟,在远古时代,还有传说中的仙人出现,虽然很少,但是曾经,有过记载,在青龙大陆,出现过仙人的踪迹。

    陈锋淡淡一笑,俾睨天下,似乎根本沒有把这个凶狠狠的和尚放在眼里,玄皇境界之后,他的心神也随之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

    “哼,秃驴,老子不惹你,已经算是你命大,想不到你还得寸进尺,简直不知死活。”陈锋云淡清风地说道,眼神中闪过浓浓的杀机。

    “嗯,玄皇境界。”那麻脸和尚大吃一惊,因为刚才陈锋收敛气息,在他看來,也就是玄尊一重的实力,想不到,说话的功夫,对方摇一变,就已经成了玄皇境界的强者,怎么能不让他吃惊。

    在青龙大陆,越境挑战,鲜有成功的。

    “少侠,您大人大量,小僧名袁正,就当小僧刚才说的是放,放,,。”袁正和尚转变之快,简直堪比草丛中的变色龙,说变就变,沒有一丝拖泥带水。

    强大的气息,源源不断地从陈锋的上散发出來,在他强大的压力面前,袁正不得不凝聚着全的玄气,抵御着陈锋的不攻自发的强大气势。

    几个呼吸的时间,袁正满脸横上,就不满了汗珠。

    玄皇境界,气势压人,犹如高山压顶,就会给周围的人强大的压力,除非是相同境界的玄者,才有可能凭借自己的气势,抵御对方的散发的压力。

    “啊!”,袁正突然大吼一声,整个人猛地一边,双目圆睁,眼中散发出凌厉的光芒,瞬间,整个眼珠子就变得通红。

    “喀嚓、喀嚓,,。”,袁正的整个躯,似乎在暴涨,甚至能听到骨头与肌膨胀的声音,这种声音,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臭秃驴,竟然修炼这种恐怖的功法,惨绝人寰的玄功,今天,老子就是为民除害,也要把你击杀。”陈锋心中吃了一惊,那袁正和尚修炼的功法,绝对是青龙大陆人人闻之色变,止修炼的功法。

    “尸血玄功”,这和尚竟然修來的是这等可怕的嗜血功法,这种功法,需要五千名处子少女的鲜血筑基,而在修炼的过程中,更是不知道多少少女的鲜血。

    更可怕的是,修炼这种功法的人,残忍无比,但是这种功法,晋升十分迅速,远比一般的玄者晋升速度要快几倍。

    一阵风,从陈锋的侧袭來,那和尚躯在一刹那间,放大了十倍,攻击力,随之也放大了十倍。

    一股浓郁腥味的血气,随着这股风袭來,干扰着陈锋的心志,这些血气,更是夹着无数少女哭泣的声音,那是一缕一缕的魂凝聚的声音。

    诡异的功法,诡异的声音,诡异的场景。

    血红的雾气,出现在袁正和尚的四周,要是普通人,看见了这等可怕的场景,一定会吓昏过去。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修炼这种惨绝人世的功法,该死,该杀。”陈锋大哼一声,那些血红的雾气,凝含剧毒,对于周围的一切,都是覆灭生机。

    地面上,已经躺着密密麻麻的蚂蚁尸体,十几米开外,被这血色雾气沾染的一只奇异猛兽,吸入一口红色雾气,立马四肢抽搐,倒地而亡,鼻孔中流出黑色的鲜血。

    由此可见,这红色雾气的毒,是何等可怕。

    放目望去,隐隐约约,似乎十里开外,云层中,都散发着浓浓的血红之色,暴戾的气息,遥遥地传來。

    远方的血红雾气,散发出强大的气势,远远不是眼前和尚可以比拟的,那种暴戾的气息,让陈锋都感到全有些许战栗。

    “哼,肯定是这臭和尚的一些同伙,竟然专门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绝对不可饶恕。”陈锋心中杀机更胜,扭转雄躯,狠狠地盯着袁正,那和尚正暗自庆幸偷袭计即将大功告成,突然发现有些不对,一丝奇异的精神异力,突入了他的识海,不由得魂飞魄散。

    事出无常必为妖,那和尚眼神一变,心中闪过一种不祥的念头,常年为非作歹,危机意识自然比一般人要强。

    他感到有一些不对,偏偏又说不出來哪里不对,浑上下,有一种十分不舒坦的感觉。

    陈峰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秃头和尚,就像一只老鹰看着地面的小鸡,一副吃定了对方的样子。

    “臭小子,竟然敢藐视我,哼,在这一片地方,还沒有人敢这么对我,够胆,你是第一个”,秃头和尚眼中出邪恶的光芒,五指暗暗凝聚成一个复杂的手印,那手印千变万化,一丝丝黑气在从指缝之间透出來,丝丝寒气人。

    周围的空气,也被手印的黑色感染,慢慢地染成了黑色,显然,这和尚修炼的不是什么正派的功法,而是十分邪恶的东西,这更加坚定了陈峰的杀心。

    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谁狠谁就是王者,才能笑到最后。

    “你是什么人。”突然,那秃头和尚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几圈,眼中透着狡猾。

    “你不配知道。”陈峰翻了一个白眼,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气得那和尚差点晕过去,气还沒有缓过來,突然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冰窖的世界。

    周围的一切,至少五百米的范围,眨眼的功夫,已经变成了一个冰雪的世界。

    “凝气成冰。”那和尚脸色凝重起來,他万万沒有想到,对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天大的“惊喜”。

    彻底的冰寒,让他浑哆嗦起來。

    更让他崩溃的是,对方无孔不入的精神攻击,差点让他整个精气神都塌陷。

    “想不到啊!想不到,我突兀竟然沟里翻船”,秃和尚突兀眼中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同时出一丝恐惧,望着陈峰,凝重和恐惧的神并重,到了这个时候,他知道,今天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不过,你想要老子的命,沒有那么容易,,。”

    “是么。”,陈峰冷冷的声音,似乎从地狱中冒出,让本來就有点心胆俱寒的突兀,沒由來地浑打了一个冷战。

    陈峰嘴角溢出一个嘲讽的笑意,让突兀更是心慌意乱,一种死亡一般的回光返照,突然进入他脑海。

    “啊”,一声惨叫,从秃和尚突兀的口中传了出來,四周的野兽闻声惊飞逃窜,这一声惊惧的叫声,在周围的空间回,蓄含的惊恐,让人听了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点亮光,忽现在突兀的头顶,接着,一点血光,从他的眼中迸出來,死亡,期然而止,似乎沒有丝毫预兆,但是,突兀的心灵,临死前的恐惧,从他凸出的双眸,显露无疑。

    陈峰施展了让无数玄者闻风丧胆的精神本源攻击,正是这种看似无形,实际上去敌人命于无形的攻击,让突兀死于非命。

    “死不足惜,哼”陈峰嘴角抽搐了几下,朝远处的冒出异常气息的地方,看了几眼,眼中的杀机骤然爆发。

    从突兀这秃头和尚上,陈峰知道,那个地方,绝对是一个惨绝人寰的地方,里面的人和势力,一定是邪恶到了极点的势力,

重要声明:小说《玄界纵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