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玄尊二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方苦行僧 书名:玄界纵横
    “此人为什么不乘胜追击?”,玄二老对望一眼,彼此看出了对方的疑惑,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一道影子,从虚空中突然窜出,出现在陈锋一米之内,那道影子,手微微一抬,一道狂猛的劲气,朝陈锋狂飙过去。

    陈锋心中大凛,刚才心神一震之际,他就感应到了一股莫名的危险,之所以,没有乘胜追击玄二老,就是因为这股危险的感觉,犹如跗骨之虫,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敌人来的凶猛,来的突兀,甚至让陈锋敏锐的灵识,都失效了一半,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况,可见对方实力之强悍,远远比玄二老高出一个档次。

    敌方强者,玄尊二重的玄者,终于到来。

    “蓬!”

    陈锋猝不及防下,忙运转玄劲,朝那股狂飙猛击过去,劲气交击。

    此时玄二老自顾不暇,刚才陈锋最后一击给他们造成的伤害,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恢复,才能完全完好如初,此刻,虽然三皇子边的玄尊二重强者出现,但是他们也无法加入战场,抓紧时间疗伤,才是他们的要务,要不然,受伤留下的后遗症,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在强大无匹的力道下,陈锋雄躯向后飞退,跌跌撞撞地落在地面,撞在一棵环抱大树上:“蓬!”,大树应声而倒,陈锋的躯向后飘飞的速度有所减速,在虚空飘飞之际,陈锋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碎裂,体内血气翻腾卷舞,口中涌起浓浓的咸甜,狂吐几口鲜血,躯再次碰撞在一棵树上,大树砰然倒地。

    “蓬!”

    陈锋整个人越过倒地的大树,在虚空中翻腾,最后跌落地面,吐出一口鲜血后,陈锋双手撑地,猛然跃起,鲜血从口中溅出,在虚空中洒出漫天血雾,眼中却出盎然的战意,精芒闪烁,紧紧地盯着不远处偷袭自己的影子,体内玄劲高速运转,不断疗伤,刚才对方偷袭的一击,让陈锋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无影心中一惊,原以为刚才偷袭是必杀一招,以自己高出对方一个境界的实力,无声无息的偷袭,而且对方还是在和玄二老激战良久,负重伤,以自己强猛的袭击,对方即使不死,也要重伤残疾。

    在陈锋的劲气反击下,无影在虚空中微微晃动,正趁胜追击,想不到对方竟然在虚空中布下层层阳螺旋劲气,阻缓了自己的追击速度。

    此时,陈锋已经卓然站立,眼中怡然不惧,嘴角溢出一丝兴奋的战意,强大的对手,从来都是提升实力最好的途径,温室中的花朵,开放得再鲜艳,哪能比得上在狂风暴雨中,依旧绽放的野花生命力强大呢。

    清晰地感应到那一道道螺旋流动的诡异玄劲,无影猛地站立虚空,心中却是惊骇不已,对方只不过一重玄尊的境界,竟然能在自己悄无声息的偷袭下,虽然口吐鲜血,但是依旧生龙活虎,甚至有反击之力,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自己的实力,像这样偷袭二重玄尊境界的高手,除非是非常变态的天才,对方基本上也是不死也重伤。

    想不到一个区区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不仅修炼到玄尊境界,而且拥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这种人物的潜力,简直是骇人听闻,绝对是天才中之天才,怪胎中之怪胎。

    更让无影心惊不已的是,对方明明在受到自己袭击的时候,体内五脏六腑俱裂,内伤严重,眨眼间,站起来的时候,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这种疗伤速度,这种变态的恢复速度,让他心中震撼得无以复加。

    无影依旧在虚空中若隐若现,他就像一个索命的影子,强大的气息牢牢地锁住陈锋,陈锋虽然离他有十多米远,却丝毫避不开对方的气息,这种气息玄之又玄,竟然有点类似灵魂力的攻击,只是远远地锁住他,就让陈锋感应到强大的压力,无与伦比的气息侵袭手段,让陈锋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时候,如果陈锋稍微有后退,或者逃跑的意念,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因为一旦陈锋气势削弱,此消彼长下,无影的气势大涨,接着连续不断,狂猛如大江的攻潮将汹涌而来。

    在气势衰竭的况下,陈锋将受到对方严厉的攻势,此消彼长,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这种况,陈锋心知肚明,所以绝对不会让它出现。

    “臭小子,果然有点道行!”,在虚空中不断隐匿又不断闪现的无影,脸上的表也像一个无人能解的谜一样,双目的精光,让远在十米多外的陈锋,也感到森寒:“想不到在我无影的一击之下,还能站立起来!”

    “老子岂止是有道行。”,陈锋嘴角溢出一丝不屑的神色,似乎丝毫不把无影放在眼中:“比起你这个偷袭不要脸的东西,太他-妈的有道行了”

    “放肆!”,无影一听之下,声音大怒,那影子一颤之下,又平静下来,笑声响起:“哈哈哈,你想激怒我,没那么容易,今天又两条路,一是你归顺三皇子下,而是你自绝于此,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选择!”

    “你算哪根葱”,陈锋眼中爆精芒,强烈的战意提至巅峰,一边说话,一边内察伤势,严重的内伤,让他战力降到了七成:“只不过是人家门前的一条狗而已,竟敢在老子面前如此放肆!”

    “小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走进来”,无影声音尖锐起来,狂暴的劲气,在他周围涌起,漫天的天地元气,向他席卷:“既然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我就送你上黄泉路!”

    “老子怕你啊,原来是一只阉狗啊”,陈锋忽然仰天哈哈大笑,整个人负手而立,一副丝毫不把眼前激战放在眼中的模样:“我说呢,不敢现出来见人,原来是恶心的人-妖!真他-妈的恶心!”

重要声明:小说《玄界纵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