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遇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东方苦行僧 书名:玄界纵横
    一脚卷起一道凌厉的气劲,向空中再度卷来的龟球踢了过去。

    “蓬!“,一声巨响,陈锋感到腿部一麻,一股疼痛裂的感觉触动了脑海中每一个神经末梢,差点没让他喊出声来。

    混沌龟也不好受,一声怪叫在空中响起来:“滴答!“,一滴鲜血从圆球一个微不起眼的细缝流出,滴落在水中,溅红一片。

    “吧嗒!“,那坚硬圆球陡然展开,混沌龟整个庞大的躯复原,短而粗大的颈项一伸一缩,那双大眼珠眼中出仇恨的眼神,狰狞可怕,张开大嘴,迅猛地向陈锋扑了过来。

    “就怕你做缩头乌龟呀!”陈锋心中暗自一喜,如果这怪兽一直缩成一团的话,自己还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混沌龟腾空而起,刮起一阵阵巨大的风浪,周围的树木被震得随风摇摆。

    “来得好!”,陈锋暴喝一声,整个子蜷缩一下,猛然展开,掌心玄气焕出淡淡的金光,双手幻化如飞舞的蝴蝶,结成一个奇怪的印式。

    “北斗七星拳,贪狼式!”

    周围骤然一变,陈锋整个子化成几个幻影,脚踏贪狼星,浑流转的金色玄气汇聚成金色星光。

    一拳迅猛击出,气劲化作无数贪狼星,一道刚烈无比的玄劲,轰向正狰狞朝陈锋袭来的混沌龟。

    “喀嚓!”,在高强度的气劲击打下,坚硬无比的龟甲竟然破裂,龟甲上长毛燃烧起来,混沌龟一怪叫,鲜血从它巨口喷了出来。

    混沌龟一声怪叫,庞大的躯竟在空中连续翻滚几个跟斗,向溪水中遁去。

    “趁你病,要你命,还想逃走?没门!”,陈锋冷笑一声,趁势追击。

    右手手指成爪,每一根手指斗闪烁着一颗贪狼星,凌厉地朝混沌龟颈项抓了过去。

    混沌龟双目出惊恐的神色,巨头一甩,想要把头缩入龟甲中,但是,来不及了,电光火石下,陈锋化指成刀,尖利的刀锋瞬间刺入它的脖子最要害的部位。

    惨叫一声,鲜血从颈项狂喷而出,混沌龟大头猛地一抽,朝陈锋狂甩过来,竟是想做临时前最凌厉的反击。

    频临绝地的一击,迅猛快捷,卷向陈锋的部,陈锋大吃一惊,运聚玄气,形猛地一升,但还是被巨头甩到了上。

    “蓬!”,随着一声巨响,剧烈的疼痛传入脑海,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一般,一口鲜血升腾到咽喉。

    “哗!”,强忍不住,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在混沌龟拼死一击下,陈锋也受了不小的内伤。

    “啪!”,混沌龟庞大的躯在临死前不断颤抖,硕大的头颅一歪,气绝亡,坠入溪流中,起万千水花。

    陈锋伸手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灵识内视,那金鼎化作一个小鼎,在体内飞速运转,每经过一处,体内受伤的经脉和内脏,竟飞快的愈合复原,体内的玄气竟然有增强的趋势!

    “这金鼎难道能愈伤?”,陈锋心中一喜,要知道,如果能在残酷的战斗中,一边战斗一边疗伤的话,持久的战斗力,愈战愈强的韧,足可以让每一个对手心惊胆颤。

    陈锋用溪水洗了一下嘴角的鲜血,向四脚朝天在溪水中央的混沌龟尸体走去。

    朝黑色斗篷中一探,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没有丝毫犹豫,陈锋朝混沌龟的腹部丹田处扎了过去。

    晶核,是灵兽吸取月之精华结成,也是灵兽上最珍贵的东西,所有的灵兽,都是把灵气凝聚在腹部丹田处,长年累月下,把灵气提炼洗涤,最后凝结成晶核。

    晶光一闪,在小刀娴熟的舞动下,一颗闪闪发光的晶核落入陈锋的手掌心,顿时,一股清亮如玉,依旧带着体温的感觉涌来。

    “水系晶核,足足有核桃那么大,应该比一般的下阶灵兽晶核品质高,可以卖个好价钱吧!”,陈锋在心中满意地暗赞一声,把晶核放入黑色斗篷下早已经准备好的储存空间戒指。

    存储空间戒指,在青龙大陆,是非常普遍的一种生活道具,只能做存储用,看似外形很小,但是里面空间别有洞天,一枚小小的空间戒指,足可以存储一个房子那么大空间的物品。

    耳尖微颤,陈锋浑一震,敏锐的灵识,让他感应到了两道冷的目光,从西南方向斜过来。

    “有人!”,陈锋整个人警惕起来,他知道,危险来了,在灵兽峰这个危险残酷的地方,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在和灵兽差点两败俱伤的况下,有人窥探混沌晶核,是再正常不过得了。

    陈锋佯作脚底一滑,整个子闪电般斜,没入岸上的丛林中。

    “咦!”,对方显然没有想到陈锋会发现自己,心中也是吃了一惊,嘴角抽动下,脸上的刀疤显得愈为可怖。

    “哼,一个小娃娃,竟敢跟我独孤野耍这种小心眼,存心不想活了!”,独孤野狠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道影子在密林中几个起落,独孤野突兀般出现在陈锋几米远的地方,双目冷狠毒,冷冷地注视着神警惕的陈锋。

    “小娃娃,赶紧把刚才得到的晶核叫出来,就饶你一命,否则,哼。。。”,独孤野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那眼神,望着陈锋,就像一只老鹰望着可怜的小鸡一样。

    “晶核么?没有啊!”,陈锋望着独孤野,小脸绽放出一个迷人的笑容,灵识散了开去,心中大定,对方也不过是一个二重玄士,胜负未知呢。

    “嘴尖牙利的臭小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独孤野脸色骤然转冷,白色的玄劲在周运转起来“哼,不过刚入门的一重玄士,也想在本少爷面前装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一重玄士?”,陈锋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心中也是有些讶异:“他竟然看不出我的真正实力,想必是我玄气受了金鼎的影响,引起了别人判断失误吧!”

重要声明:小说《玄界纵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