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万幸

    下午胡医生看到苏哲然后,一下子惊住了,还以为自己走错了病。不过瞧见了病上的顾亭亭后,这才明白自己没有进错屋。可是这位苏律师的容貌变化也太快,太剧烈了!

    只是几个小时没见面,好端端的一个帅小伙竟变成面目全非的猪头了,而且那白皙的脸蛋上还印着俩个红得发亮的指头印。不知道是哪个人打得,真是舍得下手啊!

    胡医生干咳了几下,“那个苏律师,你的体状况还好吗?”

    “一切都好,胡医生,麻烦您开始吧。”虽然脸蛋被打成了猪头,可那清越儒雅的嗓音却毫无改变。

    “苏律师,你确定。你脸上的伤不要去看看么?”胡医生还是有些于心不忍,苏哲然的脸颊肿胀成了这样,肯定会疼得很厉害。

    “不用啦,只是些小伤而已。”苏哲然想扯出一抹淡然的微笑,可惜只要嘴角稍稍一咧,脸颊上的肌肤就忍不住抽搐,开始火辣辣的疼痛。

    “苏律师,你还是先去皮肤科抹些清凉消肿的伤药,你进斗金的,不会连这点小钱都舍不得花吧!”

    胡医生想故意激一下苏哲然,好让他注意一下脸上的伤痛,毕竟看着那么俊俏的小伙子变成了这么触目惊心的模样,稍稍有些心的人都会于心不忍。况且胡医生又是那种管闲事又有医者仁心的人。

    “我其实怕药膏浸入血液里,会对亭亭不好。”苏哲然这几个小时一直在上网搜索相关的资料。

    因为顾亭亭属于重度海洛因中毒,若是所换的血液中含有一些其他的药物,说不定会刺激体内的肝药酶体系,让海洛因的代谢速度减慢,从而加重中毒况,使病恶化。

    胡医生听了后,点点头,哎,没想到苏哲然真是个心细如发的孩子,自己这个做医生没有想到,没有考虑到的东西,他竟思考得仔仔细细,明明白白。

    “真不知道是个哪不要脸的家伙打你的!哎,难道那人不知道你下午可是要做手术,还需要换血呢!”胡医生站在一旁愤愤不平地为苏哲然鸣冤,却不妨听到后那个漫不经心的声音。

    “是我打的,而且我知道他要做手术。怎么了?胡医生有什么不满吗?”高逸航略带嘲讽的站在那儿,嘴角挂着戏谑的笑意。

    “啊?当然没什么不满啊!” 胡医生最近正在准备晋级副院长,真怕这个高公子在背后他一刀,没办法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去准备手术了,苏律师,你也去收拾一下吧。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胡医生尴尬地笑了笑,无奈极了,觉得自己真是没出息。可又不敢说些什么。

    苏哲然点了点头,并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现在一门心思地想把亭亭的病治好,至于别人的冷嘲讽,挑衅戏弄都完全不在意了。

    高逸航虽然口头上占了便宜,心里却并不欢喜。此时他好嫉妒,嫉妒那个人和亭亭拥有同样的血型,嫉妒那个救顾亭亭的人是苏哲然,而不是自己。

    为什么一到了顾亭亭这里,他就样样比不上苏哲然?遇见顾亭亭的时刻比他要晚,陪伴顾亭亭的时间比他要短,而且最重要的是,顾亭亭深深着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自己。现在,顾亭亭和苏哲然这俩人就连血型都那么地匹配......

    而他却连牺牲自己,救治心上人的机会都没有。原来上天在冥冥之中似乎都已经注定了缘起缘落,潮来潮去,人聚人散。

    高逸航垂下了那颗骄傲的头颅,不敢看那闪烁着红色荧光的“手术中”三个大字。纵然有再多的妒忌,再多的不满,他也只希望亭亭能平安渡过这个劫难。

    因为有些事没必要说穿,知道结果是好的就可以了,深究就会让自己不舒服,所以聪明的人经常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高逸航便是个聪明人。

    胡医生走出手术室后,并没有露出半点喜悦的神色。高逸航看到他摘下口罩后那庄重肃穆的表,心里一下子凉了一半儿,腿脚都开始簌簌发抖,站立不稳。高逸航突然想让时间静止,恐怕接下来会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

    吕曼见了胡医生那么严肃的神色,也不由地一阵心惊胆战,用牙齿紧紧地咬住手指,生怕听到手术失利,病人有生命危险之类的话语。若是亭亭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这辈子真的再也无法原谅萧昔宇了。

    “大概是上帝都开始怜悯这俩个苦难的孩子,手术一切顺利。”胡医生说完后,便放声哈哈大笑了起来。

    高逸航觉得自己那颗绷紧了的心脏瞬间从高空中降落到原地,顿时忐忑的心脏安顿了下来。脚下也如同重新触碰到了坚实的土地,心里产生的一种莫名的踏实感。

    可是高逸航的眼底却酸涩的想哭,一种失而复得的欣喜感浓浓的笼罩着他的周,哪怕那颗宝珠以后不属于自己,他也想让它重新绽放缤纷的光彩。

    吕曼想笑,可笑着笑着却哭了出来。又哭又笑地问着胡医生,“胡医生,亭亭是不是已经脱离了险境?苏哲然他会犯毒瘾吗?会不会也有生命危险?”

    “哈哈...真是个傻孩子,你一下子问了这么多的问题,让我怎么回答?”胡医生笑嘻嘻地眯着眼睛,一幅有成竹的模样,拍了拍吕曼的肩膀,继续说道,“有少数人天生就有对某类毒品免疫的特,我以前只是看过相关的文献报道,没想到苏哲然恰恰属于这种特殊的人群。”

    胡医生一阵摩拳擦掌,眼冒金光,像是发现了一座旷世宝藏,“这样一来,就连顾小姐的毒瘾也会治愈。真是太好了,我要好好地对苏哲然的血液研究一下,说不定我就成了继莫言之后,又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

    得知那俩个人一切安好,吕曼不由地出了一口气。可还是在心里忍不住为苏哲然哀叹几句,瞧着胡医生这架势,可真是把苏哲然当成国宝大熊猫了,不晓得苏哲然会被这些科学怪人们怎么研究?希望不要被这些科学的狂好者们大卸八块......

    只是顾亭亭和苏哲然的裂缝已经不可避免的存在了,纵然不用再受毒瘾无止境的折磨,可那个死去的孩子,那碎成一片的心,那逝去的青和希望该如何弥补?

    他们终究还是回不到当初了......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了,哇咔咔

重要声明:小说《吾已亭亭(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