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澳洲之旅

    “对啦,苏律师,还有一件事我已经决定好了,只是通知你一下哦。”

    努力地作出一副威严的神来,亭亭咳了咳,尽量无视苏哲然那副看笑话的表,“我最多在澳洲待俩个月,作为一名白衣天使,我要为人类对抗疾病这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事业奋斗终。所以必须从现在做起......”

    “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还没等她说完,苏哲然便顺着接了下去,像是背熟了一般,“丫头,这几句话,你从小说到大,有意思么?”

    “有意思,哼,你管我干什么,我乐意着呢!”朝他做了个鬼脸,亭亭并未注意到哲然那隐隐变青的脸色。

    “亭亭,别的事我可以不管不问,但是你一定要在澳洲待够半年,你要是想做点事,就去当地的红十字协会,我让约翰大叔给你联系,好么?”

    哲然的眼眸中隐约有种不可察觉的慌乱之色,又被他瞬间掩去,“因为我妈她很想你,所以亭亭...求你一定要待够半年。”

    不知怎地,亭亭的第六感告诉自己哲然在瞒着她什么,而且是件重要的事。这家伙不让她这么早回来,肯定有什么说不出口的秘密,不知道会不会很危险。若是这样的话,她就一定得早点回来,说不定还能帮上忙,而且她真想知道哲然究竟在做些什么,竟然连自己都要瞒着。

    亭亭打定主意后,低头叹了口气,装成已经放弃的无奈神,狡黠的黑眼珠却隐在那低垂的眼帘下转了一圈。

    哲然抱着她,以为她已经放弃,不由地安下心来。轻抚着她柔软的短发,心里叹道,丫头,希望你能理解我,我真的是为了你好.....

    去澳洲之前,亭亭先回了趟家,见一下老爸老妈。老妈听说自己要去见沈阿姨,真是乐开了花,急着要跟他俩一起过去。

    谁料却被老爸给拦住,“人家俩个孩子甜甜蜜蜜的,你过去做电灯泡干嘛?想去的话,我有空就带你出去,虽然军人的签证比较难批,但还是有办法的。”

    老妈这才作罢,便让自己带一张旧照片过去,泛黄的照片里六个年轻的女生笑得非常开心,其中有俩个格外的亲密,抱成了一团,亭亭定睛一看,便认出来了那俩个人,一个是老妈,另一个是沈阿姨。

    “妈,你真是的。这么美好的照片,怎么现在才让我看到?”亭亭嘟着嘴,略带不满地说道。

    “死丫头,你小时候那么皮,总是喜欢拿着剪刀剪东西,我和你爸的结婚证可差点被你剪成了碎纸条。我只好把那些珍贵的东西都藏好,省得被你给毁了。”

    “那姥爷木箱子里的东西可以给我不?我就是想拿给林,决不会把它给毁坏半分。”亭亭举着手对天发誓,小模样认真极了。

    顾妈妈心里一阵气恼,这丫头在这件事上真是孜孜不倦啊!自从见过老太太后,就一直没忘记过,一有空就提几句。

    “哼,我留着自有我的用处。等你跟哲然结婚了,我就把它作为一件特殊的彩礼送给老太太。与其你在这儿求我,倒不如赶紧结婚去,给我们这些老人家生个小外孙,或是外孙女。现在不是双独家庭可以要二胎吗?你和哲然都是独生子女,那就可以生俩个宝宝啦,一个给我们养着,一个给哲然他妈养着。”

    听老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亭亭不由地一脸黑线,“妈,那我们就不能养自己的孩子了?”

    “你这个傻丫头,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要是把我的小外孙给饿着,冻着了,那可怎么办!甭说别的,还是让我们养着比较好啊。”

    亭亭突然被这个问题给绕晕了,明明都没眼的事,她跟老妈还在一起争啊争,想想就觉得可笑。忙应和着老人家的言语点点头,马上就要离家了,这一去至少就要一个月左右,真不愿在这之前跟老妈生出什么间隙来。

    轻轻地抱住顾妈妈,亭亭不舍地跟顾妈妈告别,“妈,不要想我啊!”

    “又不是不回来了,别那么煽。”顾妈妈嘴硬的说着狠话,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牵挂。

    儿行千里母担忧,亭亭虽然早已经长大成人了,可在自己的眼里,却始终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幸好她是和哲然一起去的,哲然这孩子,做事向来井井有条,又不会出乱子,亭亭跟着他,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这丫头向来不怎么听话,可千万别给哲然捅娄子,添乱子了......

    上飞机前,亭亭狠狠地吸了几口空气,哲然看得一阵莫名其妙。“丫头,你这是干什么呢?B市的空气质量真心不怎么好,你还不如

    到澳洲后再好好做一下深呼吸。”

    “哼,苏哲然你个卖国贼。我要感受一下祖国的美好气氛和夏天的味道,等到了那边,可就变成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和萧瑟的冬天了。”

    伸手摸了摸那小脑袋上翘起的一撮毛,只是个傻丫头,昨天晚上硬是要洗头,还不肯吹干了再睡,这会儿那短发张扬的翘着,可真够精彩。

    到了澳洲后,亭亭觉得那里的空气的确不错,哲然的家在悉尼的郊区。他们俩个人是打的回去的,亭亭诧异地问哲然,“为什么不让大鼻子来接咱们?”

    “我没告诉他们。”哲然云淡风轻的说道,转眼看到那丫头一脸的不解,只好兀自解释着。

    “约翰大叔的胳膊废了,我爸自杀后,我妈也想过去死。她一个人去了后山,想从她和我爸相的山崖上跳下去,可没想到约翰大叔一直跟着她,在最后的那一刻急忙拉住了她。”说到这儿,哲然微微有些后怕,多亏约翰大叔拉住了他的母亲,救了这世上最疼他,包容他的亲人。

    “可因为惯力,他们还是一起甩了出去,幸好约翰大叔拽住了长在山崖边上的一棵松树。可他的那只胳膊承受着他和我妈俩个人的重量,挂着那棵树上待了一夜,整整十二个小时左右,直到第二天清晨他和我妈才被人解救了出来。可从那之后,约翰大叔的那只胳膊就经常抽筋,不能干细致的活了,连开车都很困难。”

    “哇,大鼻子真是个好男人。沈阿姨好幸福啊!”亭亭一脸的憧憬。

    哲然看着她,心里喃喃的说道,若是换成我,也愿倾自己一臂之力,哪怕冒着终残疾之苦,也要救你于悬崖之中......

    高速上的车很少,旁边是那一望无际的原野,见惯了车水马龙的闹景象,在这人烟稀少的异国他乡,亭亭心里难免感到一丝淡淡的孤寂。可一看到哲然的脸庞,便想道这一路会有他的陪伴,那种孤寂感便瞬间烟消云散。

    出租车停到一座别致的俩层小楼前,并不是什么高档的复古别墅,只是西方郊区里一个普普通通,再平常不过的典型小楼。院子也不太大,里面种着俩棵白茶树,显得格外淡雅。亭亭心中有些惋惜,这个季节真不好,不能看到白茶开花了。

    哲然像是猜透了她的心思,“别急,丫头,你在这带上半年,肯定会看到白茶开花的。”

    亭亭苦笑了下,她可从未想过要在这儿待上半年之久。一个漂亮的混血小女孩从楼上飞奔过来,“哥哥......”

    那小孩儿竟然说着地道的中文,亭亭讶异地看着那个可的混血儿,指着她问哲然,“这是你妹妹?是沈阿姨和大鼻子的孩子么?”

    哲然抱起了那个满头棕色卷发的小家伙,亲了下,微笑着扭过头来,“可不是嘛,丫头,你看杰西卡和我像不像?”

    还没等亭亭好好欣赏一下那个可的小美女,却见她抱着哲然,对自己怒目而视,一脸的敌意和防备,“哥哥,她是谁?长得好丑哦!”

    亭亭顿时无语,虽然自己没那小混血好看,但她竟然用“丑”来形容自己,真是太伤自尊了。

    挥了挥拳头,用一种恶狠狠的表看着那霸占着哲然的小丫头,“小鬼,再说姐姐丑,姐姐可要好好地揍你一顿,然后把你这张漂亮的小脸用刀子划花,到时咱们看看谁才是真的丑!”

    “哼,就凭你。我才不怕,这可是我家,你要是敢动我一个指头,我爸我妈我哥,都会把你打死的。”小孩儿从哲然怀里跳了下来,恶狠狠地白了亭亭一眼。

    “呸呸,我可是你嫂子,所以这也是我家。你爸你妈也是我爸我妈,你哥是我老公。老公对媳妇儿肯定会比对妹子亲,这是个不变的真理,知道吗?”亭亭蹲下来,揉了揉那张无比光滑的苹果脸,调戏着这个不大的小孩儿。

    “哥.....”小孩儿竟跑到他哥面前告状去了,还带着丝哭声,好像自己怎么了她一样。

    “杰西卡,怎么了?”哲然耐心的蹲下来,开导着小孩儿。

    “你不要和那个女人结婚,她长得丑,人也凶。”小孩儿眨巴眨巴眼,憋出俩滴泪来。

    “哦?”哲然好笑地看着旁边的亭亭,故作深沉地问那小孩儿,“杰西卡,我要是不跟她结婚,就没法结婚了,只能打一辈子光棍。你忍心看哥哥这样么?”

    “谁说的?哥哥和我结婚吧,我穿上白色的婚纱一定会很好看的,哥哥如果穿上西服也会很帅。咱们一出场,肯定会是教堂里最好看的一对。”

    作者有话要说:哇咔咔,今天三更啦

重要声明:小说《吾已亭亭(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