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初夜

    “嗯。” 哲然闷声应了一下,垂下了眼睛,低头继续切着盘子里的牛排,烛光有些昏暗,通过迷蒙的光晕看不太清楚他的神,但是他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让亭亭心里一阵委屈,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那小鼻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也跟着蹙了下,苏哲然却突然笑出声来,“丫头,我很高兴。”语气是说不出的柔和。

    亭亭抬眼望去,烛光下,哲然笑得如此开心,眼睛快弯成一条缝了,橘黄色的暖光落在他下垂的睫毛上,望向她的眼神像浸在暖暖的柔波里。亭亭觉得自己真是脑残了,怎么觉得他这痞子样分外好看。

    回去后,俩人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都聊着,竟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亭亭嫌坐着不舒服,就顺势躺在沙发上,头枕着哲然的大腿,好不惬意地玩着手机游戏。哲然拿着iPad,不停地翻着国内外的新闻,看到不爽的地方给亭亭抱怨一句。

    亭亭撇着嘴,不以为然地玩着植物大战僵尸,“哲然,你这么啰嗦,真可以去做央视的特约评论员了。”

    “一般人我还不跟他说呢,丫头,你要懂得珍惜机会啊。”捅了捅上那个专心致志玩游戏的女人,哲然无奈地摇着头,着实不知道那个幼稚的游戏有什么好玩的。

    “别打扰我,我已经到第四关了。”亭亭不再搭理他,想一心一意地玩游戏,马上就要冲到最后一关了,绝不能在此刻分了神。可接着那如水般温凉的男低音却不经意地萦绕到耳旁,“我你!”

    她一下子愣住了,体僵硬了起来。哲然这个闷男从未这么直白地说过她。哇,他竟然对自己表白啦,幸福的小泡泡蓦地从心底涌出,腾腾地冒了起来。

    亭亭也不继续玩了,一个鲤鱼打便跳到沙发上,兴高采烈地准备迎合一句。却不想哲然手里的iPad居然传出了汤姆猫的回答,“我你!”经过汤姆猫的变声,哲然略带严肃的腔调顿时转成了汤姆猫可的语气。

    她尴尬地站在沙发上,原来哲然在用变音软件和汤姆猫说话,根本没自己什么事,悻悻地坐了回去,拿起手机来,只这一会儿,植物便被僵尸给吃个干干净净。也不想继续玩下去了,便在一旁听着哲然和汤姆猫你一言我一语地对话,其实只是哲然的话变了一个调调而已,可听起来却好笑得很。

    “你为什么学我说话呢?”哲然用一种恼怒的语调说着,汤姆猫也随即跟着学起来,变成了戏谑的语气。

    “你知道么?我喜欢上了一个傻丫头。”哲然憋着笑,偷偷瞥了眼旁的顾亭亭。还没等汤姆猫学着说下去,亭亭便撅着嘴,把iPad夺了过来,关了Talking Tom 的语音软件。

    摸着腮帮想了想,她又饶有兴致地打开了Talking Tom,开始乱七八糟地兀自说着,“苏哲然是个大坏蛋!”;“苏哲然是个闷男!”;“苏哲然是这个世上我最讨厌的人!” 她说一句,汤姆猫便跟着说一句。

    哲然在旁边乐呵呵地听着,一点都没有生气,只是忍不住想笑,绷着嘴一直憋笑,虽觉得自己憋笑的样子特别猥琐,可又不想笑出来打断她和汤姆猫的对话。

    “虽说我这么讨厌他,可还是会忍不住地想他。”亭亭嘟了嘟嘴,一脸的无奈,“怎么办啊?”

    哲然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用手圈住亭亭的腰。亭亭感觉腰上一软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手足无措起来,“你干什么啊?苏哲然,你流氓!”

    他看过来,有点挑衅,眼睛黑白分明,还带着着明显的内双,睫毛又长又浓密,真是漂亮。摇摇头,一副假正经的神,“是么?我流氓?丫头,我来教教你什么才叫流氓。”

    亭亭这会恨不得咬掉舌头,自己怎么会在这种暧昧的况下,说出这样白痴的话,这话可真是引人遐想啊!见他一脸得意的望着自己,就伸手去打他,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然后送到唇边一点一点轻柔地亲吻她的指尖,十指连心,那亲昵地吸就这样一丝丝暖进她的心底。

    她没由来的觉得心头一软就由着他没有动。从指尖到骨节再转到指腹,哲然吻的很认真,一根根吻完后,放下她的手就倾向那微张的小嘴吻了过去。一时间撩人的吻悉数压了过来,像是要把人腻死在这难耐的甜蜜之中。

    亭亭只觉得哲然的舌头灵巧极了,一点点的把唇舌之间的千般缠绕化作一罐蜜糖,融在口腔,甜的让人不住就想要心潮澎湃。

    哲然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一下子就把她抱了起来。亭亭被他这么一抱有些发晕,顺势往他怀里一歪,任由自己被他带到卧室的那张king size的大上。

    看见面前亭亭微红的脸颊,哲然觉得那张小脸透着无与伦比的美丽。心里不免为之一动,喉结不由地滚动了一下,呼吸变得沉闷起来。接吻的水渍声混着两人纷乱的鼻息,一时间整间卧室都漂浮着暧昧的味道。

    哲然带着一些急切渴望,轻抚着亭亭的周,不再似原先的轻柔,触到她左侧腰间时,明显感觉到她颤抖了一下,便起了玩闹的心思,一遍遍地触碰那里。亭亭像被电击住了,浑不自主地颤栗,连话都说不连贯了,“苏哲然,你.......坏人!”

    “丫头,可以吗?”哲然喘得厉害,嗓音莫名的低哑起来,像是许久不曾说话一样。

    亭亭不由地狠狠瞪了他一眼,可那双眼睛氤氲着迷蒙的雾气,水灵的双眼被酝染成画,说不出的柔媚。哲然忍住内心的躁动不安,顺着她的腰慢慢往上抚摸她的背,将她的耳垂含住,感觉她颤抖了一下,哲然再次沙哑的问道,“可以吗?”

    “嗯。”声音散在暧昧的夜风中,低得几乎听不出来。

    “别担心,我会很温柔的。”哲然轻吻着她的脖颈,觉得她虽不好意思却还要装作镇定的样子真是可极了。

    亭亭抬起垂放在俩侧的双臂搭上了哲然的肩,白皙纤细的手指插入他的发间。他那柔亮黑顺的头发缠在她的指尖上,绕成了指缝的柔。衣服摩擦着衣服,只觉得狂躁极了。俩人都感到空虚起来,什么都变得还不够,也不知道是谁先脱去了谁的衣物,就坦诚相对了起来。

    她倏地睁开了眼,看着哲然的刘海已被汗水打湿,衬得那轮廓分明的脸颊分外迷人,这是自己深深着的男人啊,如今她已经刻上了他的烙印,完全属于他了。尽管痛得厉害,却让她的内心填充得满满的......

    “疼么?”哲然瞧着下的丫头白着一张小脸,忍不住心疼起来,强忍着自己,不敢再动半分。

    “一点都不疼,苏哲然,你怎么不动了,是不是不行啊?”亭亭纵然脸色煞白,可还是强忍着不适,调笑起哲然来。即使疼得厉害,她也不想让哲然因为顾忌她而没有尽兴。她要好好地记住自己的第一次,既然痛就要痛得淋漓尽致......

    哲然心中暗叹,她可真是上帝从自己上抽下的肋骨啊!心像是被气球带上了明朗的高空。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如蒸汽一般升腾,旋转,蒸发......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被删得面目全非了。此文的未删节版在文案底下的博客链接里。未成年的小朋友不要戳进去

重要声明:小说《吾已亭亭(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