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求婚

    哲然并没有深入,只是轻轻舐了一下她的唇,温软的触感带着丝挑逗的味道,细腻又美好,皮肤像是触碰到了一件会发的上好绸缎。

    俩唇离开后,还没过片刻,哲然竟好像不满足似的又凑过来咬了一口,酥酥麻麻的微痛让亭亭瞬间呆愣在原地,心里忍不住叽叽咕咕起来,哲然可真是属狗的,要不怎么动不动就喜欢咬她,还专咬她的嘴唇。不过这样被咬的感觉还真是......

    “丫头,我只是亲一下你而已,有必要这么回味无穷吗?”哲然一脸的云淡风轻,好像刚刚是亭亭强吻的他一样。

    “哲然,你不会是想报仇吧,真是个小气鬼,昨天晚上我不就是咬你一口嘛!用得着还回来。”亭亭摸着那被咬红的小嘴,小眼珠转了转,猛地往哲然腰上一挠,哲然最怕痒了,不由地“嗷”的一声缩到了一边。

    没好气地笑了笑,哲然抓住那只为非作歹的小爪子,“你还要不要出去吃饭?”

    “要要,当然要去啦,我们快走吧。”亭亭孩子气地点点头,瞬间跳起来抱住他的胳膊,拽着摇了几下。

    这丫头,一点都没发现他的心思,真是个小傻子。刚才自己都快要擦枪走火了,幸好中途刹住。哲然无奈地揉了揉眼角,兀自想着。自己怎么摊上个商这么低的呆萌二货。

    亭亭陪他到餐厅后,立马就后悔了,这地方也太高档了吧。沿着复古的欧式弧形梯道拾级而上,登上俩百多米的平台,迎面的便是亮丽的迎宾厅,白色的墙面同地上的黑色大理石一起反出柔和的灯光。

    餐厅里的觥筹交错,一屋子的先生、女士都穿着正式优雅,可自己一的运动装好不扎眼。灰色T恤上还印着史努比的大头像,呃...不会有人把她当做未成年人吧。

    苏哲然倒是穿了件白色的棉质商务衬衣,衣冠楚楚地走在她旁边,亭亭真心不忿,“哲然啊,你怎么不早说来这种地方?”

    “哦,怎么啦?呵呵...我都不怕别人说我在拐卖青少年,你怕什么?”瞥一眼她衣服上印的那个史努比的卡通图像,哲然略带戏谑地笑道。

    “哇,我看上去真像那么年轻么?记得上次我在学校还被人当做大一的小孩儿呢。结果我跟那人说,‘姐姐已经研三了!’,他还不信我的话。哈哈...哲然,这么说我跟林志颖一样,都是逆生长喽。”亭亭用手摸摸自己清瘦的小脸,好不得意。

    “丫头,你还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现在你这么大年纪的女生哪个不懂得打扮一下自己。瞧瞧你,连高中那会儿都不如,现在就跟个假小子似的。”这傻丫头怎么越变越呆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她再沾花惹草,弄出第二个高逸航来。

    进了包间后,亭亭蓦地惊呆了,木质圆桌上摆着俩个欧式烛台,暖暖的橘色柔光打在冰花玻璃上,溢满了整个包厢,恍若人间仙境一般。大圆桌旁边是一架立式钢琴,黑色的琴盖光可鉴人。

    哲然见她石化在那里,走过去轻轻地揽住她,双眼在朦胧的光影中简直要流出水来,头稍微侧一点,带着丝坏笑瞧着她。“喜欢吗?”

    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只好把脸埋在哲然的臂弯里,轻轻地点了点头。心里暗道,哲然也真是的,干嘛要给自己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弄得她现在鼻子酸酸的想哭。

    “丫头,先去坐好,还有一项重要的演出呢。”哲然给她拉好高背靠椅,把她按到椅子上,眼神亮得出奇,“我去弹一首曲子,你来猜猜是哪首,猜中有奖哈。”

    “哲然,什么奖啊?” 浓如蝶翼的睫毛忽闪忽闪地眨着,那张小脸上全写着好奇。

    “你猜对后,不就知道啦。现在说有什么意思?”哲然并不理会她的求知,故作高深的答道。

    “切,我肯定能猜着!”亭亭瘪着嘴悻悻地自语。

    哲然留心听到了她嘀咕的内容,暗道,你当然能猜得着,因为我弹的曲子可是你小时候最听的《梦中的婚礼》,“以后谁要是能把这曲子专门谈给我听,我就立马嫁给他。”那丫头当年的豪言壮志,如今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行云流水般地旋律响起来时,亭亭的心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哲然弹奏的竟然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难道哲然还没忘记自己小时候说过的话?

    白衣黑裤的他埋首在钢琴的黑色架子下,快要和那黑白双键融为了一体。额前的刘海在烛光的映下,散着迷人的微光。偶尔他会抬眼向自己望过来,眼眸里像是蕴着深不见底的海波,泛着浪花向自己袭来,令她措手不及。

    当初自己之所以这么喜欢这首曲子,是因为它隐藏着一个感人的童话故事:

    梦之国里有一个心地单纯的平凡少年。十四岁那年,他在魔法学院里遇见了一个像天使一样的女孩。那一刻,他有一种感觉:他的生活,将会改变。是的,他的生活,的确改变了,没想到他深的女孩竟是梦之国的公主,更想不到是,他们成为了朋友。

    但是他只是个普通人,而她却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所以他根本不敢将心底的这份对她说出来,只能将深埋在心底。

    然而,终于有一天,他克服了内心的懦弱,鼓起勇气向公主表达了自己的意,只是却惨遭公主拒绝。 他伤心至极,再也不愿在梦之国待下去了,只好四处漂泊,在寒冬中遇到了恩师,学会了各种高超的魔法技能。

    六年的光在弹指间略过。在这六年中,他一直试图去遗忘那份感,可最终发现一切只是徒劳而已。仍是控制不住地思念她,眷恋她。

    于是他下定决心要回梦之国找她,告别了恩师,回到那座朝思夜想的城堡。却正好赶上心仪的公主和邻国的王子举行婚礼。他纵然心痛万分,却还是想再见公主一面。到了教堂后,他偷偷地躲在喧闹的人群里,不料竟发现了有人拿着弓箭要暗杀公主,他便毫不犹豫地跑上前,替公主挡下那致命的一箭,公主在他的保护下,一切安好。

    可他就这么倒了下去,渐渐失去意识。恍惚之中,他好像梦到了自己和公主在教堂里举行婚礼,梦中的婚礼浪漫又幸福:公主着婚纱,浅笑的望着他。他们旁,有一群天使般的孩子为他们唱着祝福的歌谣。

    尽管那场婚礼只是他意识模糊时所做的一个梦,但他心里却装满了幸福,嘴角含着淡淡的微笑,离开了人世。 他在最幸福的时候死去,所以他的灵魂化为了一颗流星,在城堡上空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

    黑白键在哲然的手下灵动的跳跃,那清泉般地乐符一点点滋润着她早已荒芜的青。 亭亭想起第一次听到这个童话的场景,当时家里的CD机正在播放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妈妈问她是否喜欢这曲子,她点点头,然后妈妈就给自己讲了这曲中隐逸的童话。

    当时小小的自己就在想,要是有一个人能这么守护着自己,全心全意地着自己该多好,只是她并不是公主,所以她的边既没有骑士也没有王子......

    曲子并不长,哲然不一会儿就弹完了,起向自己走过来,嘴角向一边微微地勾起,眸色隐入一片迷蒙的烛光之中,“丫头,猜出来了么?”

    “哲然哥哥,我真死你啊!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小时候说过的话,弹了这首《梦中的婚礼》,人家好感动哦。” 亭亭故意学了下台湾偶像剧中小女生的强调,捏声捏气地说道。

    哲然瞬间起了一的鸡皮疙瘩,一脸的浓蜜意忍不住换成了说不出来的憋屈神色。这丫头还真是不安常理出牌!嘴角抽搐了下,将兜里的那个天鹅绒戒指盒放到圆桌上,也不再继续说什么,坐了下来,兀自切着面前的牛排。

    看着那粉色的戒指盒,亭亭的小心肝差点要蹦出喉咙眼来。啊啊啊!哲然这是要给自己求婚吗?可为什么他现在一声不吭呢?难道刚刚自己傻的行为惹恼了他 那他会不会改变心意了?他要是讨厌自己了,那该怎么办啊?

    亭亭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有个时光机可以把时间倒流。哎,早知道哲然今晚要向自己求婚,她就不这么故作聪明地幽默了?

    吃着地道的法氏牛排,她却觉得自己的味蕾都变了,连一向吃的美食都变得味同嚼蜡,吃起来难受得很。亭亭越想越不舒服,小小的不快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地积累,蓦地瞬间爆发了。

    俩只手啪的一声,把餐具重重地放到木桌上,亭亭心虚地瞧着对面的苏哲然。那人正挑着眉,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她不由地咳了咳,然后就不经大脑地说出了一句让她自己都吃惊的话来。

    “苏哲然,咱们结婚吧。”

    说完,她就后悔了,这话儿不是应该男方说的嘛!而且,她这样说,算是向哲然求婚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祝大家的妈妈母亲节快乐。

    小雅妹妹生快乐哦

重要声明:小说《吾已亭亭(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