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禁忌

    如今萧昔雪依旧记得十四岁那年那个格外寒冷的早晨。她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坐了很久。外面一直是云密布,没有一点温暖的阳光透进来。她一想到母亲说的话,心里便像裂了一个大口子一般,那种揪心的疼痛就像被人用刀子一点点地撕裂开来,然后在伤口上撒盐。终于明白这是她此生永远求之不得的,无法拥抱的忌之恋。

    可是自己却好不甘心,原来昔宇和她留着一样的血,同出一脉,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么亲密,离得这么近,没有人比她更加了解昔宇的一切。她知道昔宇紧张时,会手指微微并拢;知道昔宇兴奋时,会挑起一只眉毛;知道昔宇难过时,会假装微笑。自己那么的喜欢他,眷恋他,为什么他不能属于自己呢?

    泪水就这样无声地划过脸颊,她哭不出声,也不敢出声。那时的她幼稚地以为父母会轻而易举地看透自己,生怕自己一哭就被父母知晓了心事,知晓了她喜欢上自己的亲哥哥。

    萧昔雪悠悠地叹了口气,向苏哲然望去。哲然这会儿正侧着和顾伯父攀谈着什么,那英俊的侧颜正对着她。昔雪不由地看呆了,从这个角度看起来,他和昔宇真得好像。相似的轮廓,相似的发型,细碎的短发服服帖帖地散落在英的鼻梁上,遮住了靠近她这边的眉眼。

    当初自己之所以和哲然交往,还不是因为他上带着那种和昔宇相似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就答应了他的请求,也因此多了位至交好友。

    那天一中高中部的学生干部们一起开会,作为三班团支书的她当然也要参见。以往每次开会,昔宇都是和她坐在一起的,可这次她过去后,却发现一个陌生的女孩坐在昔宇的旁边。

    “昔雪,你好。我叫吕曼,亭亭今天不太舒服,我是替她过来开会的。”那女孩笑容纯美,眼底一片清澈。

    “额...你好,吕曼,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啊?”她心里一阵纳闷,虽说挂着班干部的头衔,可她为人处世都相当低调。毕竟她的后有萧氏集团,虽说C市的治安不错,可是万一有什么不要命的匪徒知道了自己的份,挟持她这个萧总的独女。到时自己非死即伤,就真的后悔莫及了!所以在学校,很少有人了解她和昔宇的真实份,好多人都以为他们只是普通家庭出来的亲兄妹。这个女孩儿面生得很,怎么会认识自己呢?

    “昔雪,你可是一中的校花呐,我当然认识你啦!”

    “啊 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这都是谁评的啊?”

    “上个月学校的元旦晚会,你不是出礼仪了么,昔雪,你可不知道,你这一出场就瞬间秒杀了主持人和其他演出人员,成了男生们心中当之无愧的女神呐!好多人都偷拍了你穿那件红色旗袍的样子,其实我也偷拍了一张,就在手机里,我给你找找哈。”吕曼像小孩子一样做着手势,兴奋地描述着,就像是她自己被评了校花一样。

    这女孩儿还真没眼色,难道看不出自己并不高兴这么出名吗?其实那次自己之所以会去,全是因为那场晚会是昔宇负责的,而出礼仪的女孩儿当天正好发烧了。她看昔宇实在找不来人,只好自己上场顶替那个女生。扭头瞥了眼昔宇,却发现他正眼角含笑的瞅着吕曼,那平常冷漠的眸光里竟带着暖色,满满的溢着宠溺。

    昔宇从未用那样的眼神看过她,想到这儿,女生的第六感在告诉自己,对面的女孩儿将会是自己的敌。

    “昔雪,你快看,是不是很漂亮啊?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去考北影嘛!说不定以后就成大明星啦,到时我还可以向别人炫耀炫耀。”

    吕曼乐呵呵地把手机伸了过来,她应付地瞥了一眼,觉得那红色的旗袍分外刺眼。却不想吕曼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像迎头一棒,让她已经失落无措的心顿时跌进了谷底。

    “昔雪,我要追你哥哥啦,以后多多关照哦,别忘了给我美言几句。” 吕曼眨了眨眼睛,一点尴尬的神都没有,可能是自己的表太过僵硬,她便匆忙地解释道,“我其实是个很矜持的女生啦。以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去倒贴谁,可是...怎么说呢,我觉得要是我不去追你哥的话,他肯定不会追我的,那样的话,以后我会后悔死的。”

    看着那干净美好的模样,她心里竟暗暗妒忌起来,明明一样大的年纪,为什么自己要活在黑暗的枷锁中,忍受求之不得,而不能的煎熬和忌,而她却可以潇潇洒洒地追求自己的。人生本就短短几十年,若自己也能想笑就笑,想哭就哭,该的时候就去,该有多好啊!

    还没等自己说些什么,教导主任便进来了,吵闹的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教导主任号称“光明顶”,整天顶着秃了半边的脑袋走来走去,那光亮的脑瓜便成了他显著的标志,一闪一闪,宛如灯泡一般。看起来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子却是极其沉,专逮违规乱纪的学生。

    不知谁给他起了这么个称号,从此“光明顶”三个字变成了他老人家的代名词。不知道哪天他晓得了这么艺术的外号后,会不会怒发冲冠地要找出那个起名的罪魁祸首来?

    “现在的学生真是一届不如一届了!瞧瞧你们,哪有些学生干部的样子!还不快坐好!”

    光明顶一发话,大家便训练有素地找好座位。吕曼朝她吐了吐舌头,就立马跑向昔宇旁那个空着的位子。自己一时愣神,竟没能立刻找到合适的位子坐下来。一时间,偌大的会议室就只剩下她和光明顶还在站着。她感到后脊凉飕飕的,如芒在背,光明顶向她投的注目礼锋利得快要把自己杀死。可她却像呆住了一样,一点都不想动。心里默默地幻想着昔宇能把吕曼赶走,让自己坐到那个位子上,坐回到他的旁边。

    这时幸好苏哲然拉了她一把,把她扯到边的空位上。光明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只是她的心里涌上一阵难言的失落感,像是不断上涨的海潮一样,愈加汹涌,愈加猛烈,一点一点地侵蚀着自己脆弱的防线。

    光明顶究竟说了什么,她一点都没听进去,瞳孔里一片涣散,却仍兀自端坐在那里,直直地着肩膀,以至于后来僵硬得酸麻,可还是不敢有丝毫放松,因为昔宇就坐在她的后,她不想让那个人看出自己有半分颓废之色。

    开完会后,昔宇拍拍她的肩膀,语气依旧是那么温柔,“小雪,你怎么啦?怎么没记笔记,小心回去后没法给大家安排任务。要不要看我的?”这般的亲昵,只是浓浓地全溢着亲的坦然。

    “昔宇啊,我刚刚也没记好,昔雪看完后,给我也看看吧。”吕曼笑嘻嘻地凑过来,露出俩个可的酒窝来。

    “吕曼,你刚干什么呢?看你回去后怎么跟顾亭亭交代!”

    “还不是因为我一直都在看你嘛!都是你啊,可把我害惨了。”

    “吕曼,你的脸皮可真厚啊!我瞅着都快赶得上城墙了。哎,真拿你没办法,笔记借给你吧。”昔宇的口气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像是无可奈何却又满心欢喜。

    她看着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孩儿,竟生出一种想拍扁那张笑脸的冲动。外表上却依旧不显山漏水,“你们先走吧。我和哲然讨论一下工作安排。虽说刚刚没记笔记,不过那些东西可都记在我脑子里了。”

    “哇,昔雪,你好厉害哈!你们家的基因真是好,哥哥帅气,妹妹漂亮,还都那么聪明。”吕曼傻乎乎地说着,一点都没注意昔宇暗下来的神色。

    自己不由地感叹,这个女孩儿真是没什么心眼,坦诚得就像一汪清泉。如果不是自己的敌,那么她们兴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吧。昔宇最烦别人讨论自己的世,如今这个样子,怕是已经生气了吧。只是他不曾知晓他们俩人的确是兄妹,千真万确,如假包换的亲兄妹。

    昔宇朝自己和哲然挥了下手,就大步离开了。吕曼不晓得他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并不气馁,依旧乐呵呵地跟了上去,牵起了他的手,却被昔宇毫不留地扯开了,不妥协的再次牵上,又被再次扯开.....

    正当自己暗自庆幸时,昔宇却没有继续扯开那只锲而不舍的小手,反握了过去。俩人甜蜜牵手的景瞬间击溃了她那脆弱的防线,像纠缠不清的梦魇一样让她几落泪。

    隐去眼中潮湿的雾气,她对苏哲然笑了笑,“苏哲然,借一下你的笔记。”

    “不是说都记在脑子里了嘛。”苏哲然无奈地扶着额头,“你呀,以后能不能别拿我做挡箭牌?”

    “你还不是拿我来挡顾亭亭!弄得现在亭亭都不理我了。”可是顾亭亭是真的喜欢苏哲然,而萧昔宇,他心里的那个人恐怕不是自己。

    不知怎么又忆起了那些事来,萧昔雪心底隐隐作痛。手机的短信铃声蓦地想起,那滴答的水滴声安定了她纷乱的心神,她将手机屏幕轻轻地划开,忍不住翘起了嘴角,是昔宇发过来的。

    短信内容是:“雪儿,我把买好的披萨和牛放进冰箱里了。明天早上记得要吃早餐。对了,吃之前要在微波炉里加好。不要吃生冷的东西,会感冒的。”

    这么啰唆,还真像是个老妈子!可她自己偏偏又如此地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腆着老脸求大家多多收藏,多多评论,小墨会非常感动的....

重要声明:小说《吾已亭亭(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