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纠结

    老太太看到他俩回来后便去睡了。因为客房比较乱,所以哲然让亭亭睡他的房间,自己睡客房。亭亭去客房瞧了瞧,环境真得不太好,边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天花板上还有几个蜘蛛网。虽然和被子已经被收拾得妥帖干净,可这儿怎么也不像能睡觉的地方。

    他那么干净的人,在这种地方哪能睡着?亭亭抿了下嘴角,心里盘算着,算了,就让他和我一起睡吧,小时候哲然住她家时,就和她一起睡过,当然那都是六岁以前的事了。他俩现在可都是二十六七的成年人了,一想到这儿,她便退缩了。妈妈总是教导她女孩子要有矜持心,不然会被男生嫌弃的。

    “丫头,怎么还不去洗澡?”哲然看着她抱着睡衣呆愣地站在客房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啊?我这就去。”眼前猛然出现那张放大的脸,可把她吓了一大跳,随即回过神来,翻了一记白眼过去,“苏哲然,你又吓我!”

    哲然看着她气呼呼地进了浴室,敛了笑,神顿时严肃起来,点开手机的电话簿,找到C市公安局的范局长,他的律师事务所曾帮范局长女儿的公司打赢过国际官司,他和范局长也因此结交。

    说起范局长,哲然不免钦佩起来,那真是个国的铁汉子,从部队转业后便到C市的公安局工作,临一线攻克数十个大案,捣毁C市毒贩的老巢,化工厂爆炸那会儿,为了使各部门的同志安心,他明知化工厂可能有重爆的危险,还坚持不肯离去,在厂内指挥灭火。还好天公有眼,大火顺利被灭,各项损失减小到最低。哲然每次见他,总是会从他上看到自己父亲的影子,一凛然正气,带着对国家的,维护着民族的正义和骄傲。

    哲然纵然没有从军,可他骨子里带着的那股正义感和责任心却是无法消失的。他还记得父亲在军舰上对自己说过,“不论在何时何地都要记得维护祖国的利益和世间的正义,这便是新时代的忠义,你以后要做个国,有正义感的人。”

    那天父亲的神还历历在目,夹杂着水腥味的海风迎面吹过来,翻起他白色军官服的衣角,他笔的站在船头,望着相隔不远的岛屿,眼中充斥着解不开的愁思。

    约翰大叔曾对哲然不肯放弃中国国籍的行为很是不解,“孩子,你们国家不是有好多人都想要澳洲的绿卡么?”

    “约翰大叔,其实我们国家有更多的人是以作为中国的公民而骄傲,比如说我的父亲......”

    哲然这些年来始终不敢忘记父亲对他的教导,从上大学起就开始帮着中国的民营企业打国际官司,一开始只是帮忙翻译国外的法律文献,后来他便亲自在法庭上辩护,相关知识的储备越来越丰富,不久便连着打赢了几场涉及大量资金的官司。

    当时一些国外知名的跨国公司接连向他抛出橄榄枝,可他都婉拒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做任何有损国家利益的行为,正如他这一生都无法去无视正义,只要他觉得有疑点的事,他便一定要去弄清楚,还一个清明的答复,这便是他作律师的初衷。好奇心会害死猫,可他不是猫,而是猫头鹰。

    想到这儿,他便拨通了范局长的电话。“范局,您好。我是哲然......”

    通完话后,哲然心里一阵怔忪。自己猜得果然没错,九年前萧总死的蹊跷,并不是单纯的车祸,车上后来发现了大量的爆炸物,可警方却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范局长那时只是刑警支队的支队长,正好经手了此案,他很想继续查个清楚,可是上面的领导却不同意再查下去,说是萧家的人要求警方不要声张,怕影响公司的声誉和股市。而且警方当时已经查了俩多个月,却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若是被曝光为谋杀案,又找不到凶手的话,会严重损害市局的声誉,更会影响到领导的升迁。既然家属都不愿再追究下去,领导们也就顺水推舟。所以最后一切只按车祸来处理。

    哲然觉得自己好像被卷进了一个黑色的漩涡,像黑洞般深不可测,到底要不要继续下去?摇摇头,想说服自己,自己只是个律师,还是萧氏集团的律师顾问,怎么现在像侦探似的,要去查人家的恩恩怨怨。

    可哲然眼前却突然出现萧伯伯那张带笑的脸来,当时父亲出事后,来吊唁的亲友中,萧伯伯是哭得最伤心的一个。父亲在世时,就常跟哲然说,老萧和他是一起光股长大的,是好的不得了的铁哥们,他在军队回不来时,家里出什么事都可以去找老萧,老萧肯定会尽心尽力地帮忙。

    父亲去世后,母亲和自己办理移民申请等种种繁琐的手续全靠萧伯伯帮忙。因为自己不愿意放弃中国国籍,在澳洲联系高中就特别麻烦。多亏了萧伯伯,不知他费了多大的劲儿,最后给自己联系到澳大利亚排名较好的Baulkham Hills High School。还给了母亲一百多万供自己在澳洲读书。他如今已经长埋地下,这般的恩,哲然怕是一辈子都无法报答了。可若是自己就这样对他的死因不管不问,下半生又如何心安?

    还有萧昔宇,他虽然表面上不曾流露被人遗弃的伤痛,可心里应该很想见到他的亲父母。斯坦福大学的酒会上,他们俩个偶遇,彼此都格外高兴,那天俩人都喝醉了,可能因为在异乡的缘故,萧昔宇敛去了他一的骄傲,第一次在哲然面前显示出脆弱的一面,哭得一塌糊涂。

    “苏哲然,我好羡慕你啊,你至少还有母亲疼。可我呢...我去了那么多次萧太太领养我的儿童福利院,可每次都找不到亲生父母留下的记录......”

    “我也好想找个人叫声妈妈,小时候很想叫萧太太妈妈,有一次忍不住喊了出来,可她立马变了脸色,整整一个月没理过我。后来长大了,便知道自己那么做,真是僭越了。我不怪萧太太,她给了我再造之恩,可为什么我的父母要抛弃我,既然生了我,为什么又不要我?连一丝一毫痕迹都没给我留下,就那么不想见到我么?”

    .......

    想到这儿,哲然便下定决心,不管以后将面临怎样的后果,怎样的威胁,他都要把这个谜底揭开。至于亭亭,她有顾伯伯护着,如果不清楚这件事的话,应该不会有危险。是国家的老干部,萧夫人绝不敢在她老人家上做文章。母亲和约翰大叔又远在国外,他应该没什么后顾之忧了吧。

    可不知怎的,哲然的心里还是隐隐担忧,怕那个迷糊的丫头出事。思来想去,这件事一定要好好地瞒住她,不让她听到半点风声。

    亭亭洗完澡后,瞥一眼庭院,却见哲然默默地站在院里的枫树下,若有所思。皎洁的月色如水般迷幻地映照在这个别致的四合院内,透过摇曳的枫叶打在他的背影上,清亮的光斑扑朔迷离。那以往拔的姿今晚看起来竟有些微微地驼背,好像肩负着什么沉重的担子。亭亭揉了揉眼,以为自己看错了。

    哲然听到后有脚步声,忙调整好心态,回过头。看见亭亭撅着嘴裹着浴袍走过来,头发还湿漉漉地滴着水,脸颊上红彤彤的晕成一片,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虽已到初夏,但夜间院落里还是有些微凉。哲然忍不住担心她会受冻感冒,拉起她的手,语气颇为强硬,“丫头,快去把头发擦干。”

    却不想她晃悠着牵起的手,惊讶地看着那棵枫树,“哲然,你看那枫树上伞形的东西,会不会是花啊?我怎么原来从未发现过。”

    哲然点了点她的脑门,“枫树当然会开花啦,只不过它的花是黄绿色,和叶子的颜色很像,所以人们总会忽视。”

    亭亭眨着眼睛,像发现了新大陆,“是啊,怪不得我从前没注意到,不然小时候我去你家玩,肯定会把它摘光的。”抬手摸了摸那悄悄绽放的花朵,“聪明的小家伙,你可真会保护自己。”

    哲然心中一动,要查当年萧家的事,还要从萧夫人最亲近的人着手,只有取得了她足够的信任,才不会被她怀疑。萧昔雪无疑是最好的人选,可一来他不想让亭亭再误会,二来他也不愿利用昔雪对自己的谊。至于昔宇,虽表面上是萧夫人的心腹,可在这件事上萧夫人定是防着他,现在让他提前知道,无疑会害了他的命。这大概也是叶柔不愿意让自己插手的原因吧。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人了,贺云恒这家伙,他是萧氏的CEO,这并不算什么,毕竟萧伯伯去世那年,他还在读书。可他母亲虽然只是萧氏的普通退休职工,却是当年和萧夫人一起从香港嫁过来的。

    听云恒说,他姥爷是萧夫人在香港的老管家,他母亲算是和萧夫人一起长大的。八十年代那会儿萧夫人铁了心要嫁到内地,云恒的姥爷不放心,便把自己的闺女一起送了过来,在萧夫人和萧伯伯的公司里工作。可云恒的母亲年纪并不大,怎么会提前退休了?她曾经是萧夫人的知心姐妹,如今却不再往来,这中间的缘故怕是和萧伯伯的车祸有关。哲然顿时吐出一大口气。一切都变得有迹可循了。

    亭亭瞧着他眼神飘忽,不知在想些什么。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却被他一把抓住,“傻丫头,跟我回屋里去。”

    直觉上感到哲然有心事,还是很重的心事。亭亭便不再烦他,乖顺的跟着他回了屋,脸上也没有不愿或者想要忤逆的意思。

    抚了下她那滴水的头发,细小的水珠连同洗发水的清香一同顺着空气扑到哲然脸上,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某一处忽然软了下来,有了她的陪伴,黑暗便不是黑暗。纵使前方暗流汹涌,他也不再害怕,因为她是自己生命中的阳光。

重要声明:小说《吾已亭亭(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