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故地重游

    吃完饭后,哲然和老太太一起唠嗑,亭亭却困得直打哈欠,心里幽幽的叹气,宿醉的感觉真不好,都第二天了,还这么难受,不知会不会因此又讨厌起自己。一想到要维持刚和建立起的好感,她便直腰杆,使劲地睁着俩双已经开始打架的眼皮。

    哲然见她这般疲倦,便把她赶去睡觉。也笑着并未说什么,还把她带到哲然的房间,说是客房比较乱,让她直接在阿哲的房间里休息。

    小心翼翼地躺到上,她四处打量起这间不大的卧室,还是旧时的样子。当初哲然有洁癖,不让别人碰他的,她只是眼馋而已,还从未睡过这张铺。心里不知怎地悸动起来,竟了无睡意,愈发地清醒了。

    于是她靠着头,坐了起来,随手拿过头架上的一个影集,想再看看他小时候懵懂天真的模样。却不想影集里全是些素描图,最上面的一张竟是她初中时留着长发的脸部特写。记忆中哲然从未学过画画,可那图的笔法却如此纯熟,像是已经勾勒过千遍万遍一样,连她这个擅长丹青的人都忍不住叫好。

    慢慢地翻阅下去,她心里渐渐升腾起异样的温暖,像是有大片大片的阳光倾洒泻入。那厚厚一沓画纸上画得竟然全是她,读书的,发呆的,微笑的,皱眉的......有年少时长发的速写,也有如今短发的细描。

    一张一张地看下去,她才明白那个人十年来一直没从她的生命中真正消失过。他就在远处,悄悄地守着她,伴着她,甚至还在某个未知的角落里偷偷地望过自己。

    鼻子有些微微发酸,明明该兴奋地笑起来,可不知怎地却想大哭一场,祭奠彼此错过的年年岁岁,祭奠他们遗漏掉的金色年华。眼泪就这样无声地滑了下来,在她的脸颊上划过一道清亮的泪痕。她却丝毫不知,只是一个劲的咒骂着,苏哲然,你真是个傻子,笨蛋,猪头......

    “怎么哭了?”哲然本来想看看她有没有睡醒,却见到她坐在头,双手掩着面低声地抽泣。

    抬头瞧见他一脸的担忧,亭亭憋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恶狠狠地说道,“你画的画太糟糕了,看到自己被画得那么难看,我就气哭了。”

    走过去将她搂在怀里,抚着她软软的短发,哲然觉得内心温软地像浸透在水之中。“丫头,要不要再去那棵树上划一道?”

    亭亭把脸埋在他宽厚的臂弯里,一拳头捶了过去,闷声道,“苏大律师,小心我告你唆使他人危害国家的花草树木。”

    “好你个小丫头,学得快的啊。”哲然微眯着眼,扯扯嘴角笑开,“不困的话,我们出去吧,去一中和新晓逛逛,好么?”

    感到肩上的小脑袋往里拱了拱,点了点,他满意地享受着她的温顺和依赖,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却心疼起来,她现在真瘦,骨头清晰可触。哲然暗自思考着,以后要把她养得胖胖的,就像小时候那样,带着些婴儿肥,摸着软乎乎的...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猥琐,连忙打住不再继续。

    外面阳光正好,因为前些天连着下了几场雨,所以空气并不燥,四周一切都透着暖洋洋的味道,亭亭低下头望着被他牵住的手,手心的温就这样直直地传入心底。

    本以为他会开那辆拉风的保时捷,没想到他却牵着她往公交站台走去。亭亭心里一阵悸动,暗想自己已经好久没跟他一起坐过公交了,可是那些年的画面却如此清晰......

    那时候每到下雨天,他们就得坐公交上学。偏偏雨天时人还特别多,公交车上几乎人贴着人,挤得不行。因为太拥挤,她几乎每次都找不到可以搀扶的把手,不过只要有哲然在边,他总会用手臂紧紧地拥住她,将她牢牢地扣在怀里。

    她只需埋首在他薄荷味的校服上,淡淡的薄荷香萦绕着周,四周的一切拥挤混杂都变得遥远,不再与她相关。她抱住他,就像抱住一棵屹立不倒的大树,比任何把手都要牢靠的多,安心地多。以至于后来她坐公交时,总是会想起那个无比温暖的拥抱,怀念他校服上清新的薄荷味道......

    今天的公交车上竟没几个人,空的,很容易找到座位。亭亭心里纳闷,随即明白过来,现在的时间并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换做以往独自坐公交时,她怕是要开心的笑出来,只是今天却莫名地有些小小的失望,可扭头望了下哲然,心里顿时甜甜的,幸好他还在边,自己不必再温习那些逝去的温暖。

    哲然领着她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大抵因为室外的温度适宜,车内并没有开空调,只是开了车上的推拉窗。车子一开启,便有轻柔的微风迎面吹过来,随着车速加快,风儿也不似先前的温顺,变得迅疾起来,弄乱了她整齐的短发,那发丝就像炸了毛一样,根根竖起,好不狼狈,偏偏旁边坐的还是那个人,亭亭暗暗叫苦,心道这下自己的形象可真毁得渣都不剩。

    伸手将那炸毛抚顺,哲然笑出声来,“丫头,你这个样子可真像金毛狮王。”

    忿忿地瞪了他一眼,亭亭表怏怏地拿出小镜子,小声自言自语,“这炸毛是不怎么好看,不过还是很艺术的,像那些组合成员用塑胶固定的发型。”

    哭笑不得地听着她这般碎碎念,哲然无奈的揉揉眼角,“丫头,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你留长发。”

    一转眼就见她咧嘴乐成了一朵花,“哲然,你是不是老早以前就喜欢我了?是不是嘛?”

    她摇着他的胳膊,不停地追问,就像一只摇着尾巴讨骨头的小京巴,可极了。她愈是这样,他愈加不肯回答,只是抿着嘴角,眉梢眼角全是笑意,看不够她撒时的俏模样,愿被她这样缠着过一辈子。

    亭亭拗不过他,气得打了他口一拳,没想到他一边揉着口一边咧嘴喊疼,亭亭心里明白他这样子多半是装出来的,可还是忍不住心疼地帮他揉了揉。

    “丫头,你还怕狗么?”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语气格外的轻柔。

    知道他担心那件事对自己留下影,她故意无所谓的笑笑,“路上遇见狗狗的话,已经不再躲开了。其实被咬了之后,才觉得它们也没多么可怕,原来就是没被咬过才会那么胆小。不过...一个人走的话,还是会怕。”

    “那咱们就一起养条小京巴,我咨询过心理医生,他们都说,怕狗的人只要自己养了一条,就不再害怕了。”哲然淡淡的笑了一下,眼神宠溺至极。

    亭亭觉得自己快要陷进他的眼波里...不,应该是她早已深陷进去,无法自拔了。“哲然,为什么要养京巴啊?它比较温顺吗?”

    “呃...其实是因为京巴比较像你,所以我觉得你们在一起会很好相处的。”

    “苏哲然,你坏人,不理你啦。”

    ......

    在俩人的笑闹声中,时间走得飞快,亭亭只觉得没过一会儿C中就已经到了。望着那金色的学校招牌在阳光下熠熠发光,俩人相视一笑,下车走了过去。

    曾经有些破旧的大门如今已经焕然一新,学校的老围墙虽没扒了重砌,但已经从新粉刷一遍,又被盘踞的爬山虎盖了一大部分,竟带着些童话的诗意。

    亭亭本想偷偷地从正门溜进去,可是被看门的老大爷逮个正着,老大爷狠狠地训斥她一顿,把她赶了出来。“你都多大的人了,难道不知道学校是读书学习的地方,又不是游乐场,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影响到孩子们学习,那你就摊上大事了。”

    听着老大爷不留面的训话,亭亭心里不服气的吐槽,她可是一中的优秀毕业生,当初一中的教导主任多次请她回来作报告,可惜时间不巧,都被自己给推了,没想到真想回来看看时,却被拒之门外。

    哲然瞧着她垂头丧气的小模样,揉了揉她的脑袋,“丫头,我说行不通吧。你还不信,现在你可一点都不像中学生,不被逮着才怪。不过我倒有个好办法。”

    “什么什么,快说啊,”她眼睛里顿时映出了星星,一闪一闪,仿佛能折出柔柔的星光来。

    “丫头,还记得咱们那时怎样翻墙逃课的么?”哲然眸光一闪,狡黠地笑道。

    听了这话,她恍然大悟,兴奋地快要跳起来,“对了,后巷,咱们快去后巷。”

    后巷那边是老师的家属院,虽然有保安,但管的一点都不严,他俩很容易就混了进去。家属院里有个小花园,花园的一座假山正巧堆在那学校的围墙边上,踩着假山上的石头很容易就爬上学校的围墙,相同,只要翻过学校那边的围墙,踩着这边的石头也很容易下来。自从他们发现了这个捷径,逃课时便经常这样翻墙,省事又安全,没出过一次岔子。

    谢天谢地,那假山一直没拆,还是十年前的摆设构造。亭亭不由地笑开了,朝哲然望去,见他也笑得毫无防备,眼眸中是不符年纪的清澈率真。

    还好,这个知道她所有糗事,曾陪她调皮捣蛋,无法无天,作恶多端的家伙并不嫌弃她。亭亭突然觉得遇上他真是把自己一生的福气全给用光了。那他呢?定是把一生的衰气用光才会遇上她这个磨人小恶魔吧。只是究竟是福是祸,又有什么明显的界限呢?

重要声明:小说《吾已亭亭(高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