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宝宝

    16岁的年纪,花季呀花季,该早恋的,也该恋上了。

    圣樱学院——高中部

    虽然暑假刚刚过去,但是天气依然是那么炎(热rè)。好在这圣樱学院里,所有学员,几乎都是贵族中的贵族,这里的配(套tào)设施,也当然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尽管外面(热rè)的都快冒烟了,而学院里面却是一片凉爽。

    几乎这两个词,也代表中,中间肯定有着几个那为数不多的意外。不过,即使是意外,相对于那些普通家庭来说,也是遥不可及的。

    瑞恩—斯伯特——那个意外中的意外。

    斯伯特家族,三年之前,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工薪家庭。拿着微薄的薪水,才能维持家里的人不挨饿受冻。

    直到某一天,菲格—斯伯特,也就是瑞恩的父亲,因为被公司解雇了,便郁闷着去街边买了一张彩票。而这张彩票,也顺利的让斯伯特家族迈入了富翁级别。3000万欧元的大奖,一下子砸在了正为着下个月的生活而苦恼着的斯伯特家人(身shēn)上,差点没让菲格—斯伯特因为心脏病发,而去见了上帝。

    自此之后,斯伯特家的生活完全(性xìng)的改变了。从原本陕小的房子里搬了出去,搬进了那种原先他们想都不敢想的大房子。豪华的车子,各种名牌珠宝手饰,高端品牌的衣服,让斯伯特家人焕然一新。之后菲格—斯伯特还收购了一家频临倒闭的农场,也不知道是不是时来运转,这一次收购,到是让他赚了不多。

    只是,有钱是有钱了,而且(日rì)子也过得极为惬意。不过,无论怎样,都无法让他们摆脱暴发户的影子。于是乎,某天菲格大手一挥,将自己唯一的女儿瑞恩—斯伯特送进了圣樱学完。

    要说这圣樱学院,凭着瑞恩—斯伯特的家世,那是怎么都进不来的。不过正好这圣樱的校长特喜欢往菲格的那家农场跑,于是乎这一来二去的,就有了往来。等菲格提出想将瑞恩送进圣樱时,校长那老头虽然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给走了后门。

    菲格不知道的是,这老头心里的算盘可是打的啪啦啪啦响。

    瑞恩这丫头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最近学校里那五个小霸王估计是待的无聊了,时不时的给他们校务处送点麻烦过去。不知道让那五个小霸王碰上瑞恩这丫头,会不会擦出什么火花来。

    只是这坏老头盼了一年的火花,都没有冒出来,原因嘛,居然是瑞恩这丫头居然经常(性xìng)的逃课。

    虽说他们学校校规是松了点,可也不能这么破呀!

    只是那丫头每个学期正好都卡在他们校规的边缘,没碰上逃课的时间底线。而且,每次考试,这丫头都能险险的打着擦边球,如60分及格,她肯定给你来个60。5分,不多一分,也不会少一分。

    而且这丫头还是他自己开的后门给带进来的,他总不能去砸自己脸吧?

    亏得他还特意把瑞恩这丫头分在瑞特那个大魔王一个班上,两个人愣是没给撞上。

    这个去上课的时候,另一个正好逃课,等另一个来上课了,那一个又跑了。这缘份不到的时候,就是明明一个班的,都碰不上一面。而缘份来的时候,那时怎么挡都挡不住的。

    瑞恩已经来圣樱第三个学期了,不过,对圣樱的感觉依然与一年前一样,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骚sāo)包!

    见过哪个学校里面的装修全是参照五星级酒店的标准吗?见过哪个学校上课不用走路,全是电梯?见过哪个学校学生上课坐的不是凳子椅子而是沙发?见过哪个学校上课用的不是课本,而是一台台配置超高的电脑?见过哪个学校学生课间休息还有服务过上来送饮料送水的?更别提学生会那五个恶魔,每次出现在人前,都引得一群人在那尖叫不已。

    听说,那五个家伙还是跟她一个班的,只不过至今为止,她都没遇上过。只是远远的瞥上过一眼,貌似长得都还不赖。

    不过对于这种富家公子小姐的,她还是能离多远离多远。虽说她家目前也算得上是有钱人,只是跟那些人比起来,根本连人家一根小手指都比不上。

    要不是她家老爹非((逼bī)bī)着让她进这里镀个钻,打死她都不愿来这里上学。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里的教学质量的确一流,无论师资,还是设备都是顶尖的。只是,这样的学习氛围,她可真是受不了,所以她一般都只托人帮她把课程录下来,回家再慢慢听。还好老爹只让她在这里顺利毕业,没要她天天都得按时上下学,而她只想在这个学校里低调的度过,然后顺利的考上自己想考的大学,永远跟这个鬼地方说拜拜。

    所以,每次考试她都控制着低空飞过,平时大部分的时间,也都泡在图书馆里。而她未来的志向,就是考上一所农业大学,顺便修一下经济管理,把自家的农场给发扬光大。

    今天本来她依然与往常一样,泡在图书馆里的,只是不知道哪个有钱没处花的家伙犯了事,又捐钱给学校,要重新装修图书馆。于是,她这个书虫子,只好被赶了出来。

    又不想回教室,瞧着那一个个像老爷小姐的家伙,她就完全没了那想汉。脚弯一转,直接去了学校内的那个树林。

    这可不是几颗小树的树林,而是真正的参天大树。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挖来的,这些个大树可真是有够壮观的,也是她最喜欢的一个地方。

    不过,这里也是人家偷(情qíng)的好去处,好多小(情qíng)人都喜欢往这地方来些打野战。瑞恩偶尔听到过,到也没亲眼见到过,对这些她一般也就耳朵听听。

    只是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她运气太好了,居然真给她遇上了。

    刚走到一树丛边上,突然就叫到嗯嗯啊啊的声音,虽然瑞恩从不看那种限制级的影片,不过那也不代表对这些一无所知。

    这人嘛,都是有好奇心的,虽然不会特意去看什么。不过,这都送上门来了,本着不看白不看的宗旨,她果断的蹲了下来。悄悄地躲到一个比较隐秘的角落里,决定好好观摩一下。

    只是这地方隐蔽是隐蔽了一点,可是角度不对,从她这方向望出去,就只看到那个男人白花花的(屁pì)股,以及女人赤条条的大腿。接着就是两不停上下晃动、左右摇摆的(身shēn)影。

    皱着眉头,(身shēn)子又往那两人的方向探出去了一点,不过还没等她看清楚,(身shēn)子猛的被往后一拉。

    饶是胆子再大,瑞恩也被吓了一跳,差点尖叫了起来。所以说,这做坏事的时候,胆子就是小,要换平时,她早给人家一个过肩摔了。

    嘴上被捂了一只大掌,背撞上了来人坚硬的(胸xiōng)膛,听着那砰砰砰的心跳声,终于让瑞恩稍微冷静了下来。

    被人倒拉着,悄悄地离开了那个依然火(热rè)的地方,走了好久,直到那两人再也发现不了的地方,终于停了下来。

    一路上被人这样硬拖过来,让瑞恩差点动起手来。要不是不想被里面那两人抓到她在偷窥,她早跟这家伙打了起来。

    不过这家伙也真是的,她170的(身shēn)高,居然只能看到人家的下巴,这让瑞恩心里酸的直冒泡,臭小子,没事长这么高干什么,方便占地盘是不是?

    捂在自己嘴上的手刚放下,还没等那手移开,瑞恩就一嘴咬了上去。

    直到(身shēn)后传来“咝……”的声音,瑞恩才把牙给松了。

    这个该死的家伙,手往哪里放,才一会,这爪子居然给她从腰上移到了她的(胸xiōng)前,好死不死的给她罩上了。

    “喂!你干什么?”

    很有磁(性xìng)的声音,不过,现在这唯一的听众可没心思听。

    “色狼,把你的手给我移开!”

    听到瑞恩声音,那男生手下意识的往下一捏,顿时传来一阵抽气声。

    这下子,梁子结大了,该死的,她瑞恩居然被一个男生给非礼了。

    意识到似乎真放错地方了,那男生忙把手移开,脸上也升起了两朵红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是意外!”

    “意外?那我往你弟弟上抓一把,我也跟你说是意外好不好?”

    下意识的反击过去,说完才发现,这话貌似不好随便乱讲呢。

    可是话已经出口了,这瑞恩就是想耍赖都不行。

    那男生似乎也被瑞恩的话给吓到了,想不到他们学校里居然还有这么好玩的家伙。

    脸上挂起一抹邪笑,直接将瑞恩的(身shēn)子扳了过来。没等她反应过来,拿起她的手就往(身shēn)下一放,直接盖在了她说的弟弟上面。

    瞧着她那傻愣愣的表(情qíng),男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诡异了。怎么看,他看着瑞恩的表(情qíng),就跟瞧着猎物似的。

    隔着薄薄的布料,瑞恩似乎能感受到它(身shēn)上的那份灼(热rè)。在她还没意识到之前,那手反(射shè)(性xìng)的一抓。

    这个男生脸上的表(情qíng)彻底僵掉了,他没想到,这个女生居然还真敢给他抓一把。而他的弟弟也反应非常迅速的站了起来,比他大脑的反应还有快。

    两个人全部愣在了那里,眼睛对视着,而那女生的手,这会还抓在男生那明显站起来的弟弟上面。

    直到另一到声音传来,才把两人惊醒了过来。

    “啧啧!我说瑞特,没想到原来你喜欢这种重口味的。这妞还真行,真是太直接了,上来就是一抓。不过这力道可是得把握好了,可千万别把你下半生的(性xìng)福给抓没了。”

    两人(身shēn)边,不知道何时已经站了齐唰唰的四个人,这不就是圣樱四魔王里,其余四魔王嘛!

    这出言调戏的,就是jk传媒的继承人琼斯—伍德。至于玛雅跟沙莉早红着脸背转了(身shēn)去,这场面,实在是太劲爆了。而杰瑞则一脸吃惊的看着那两个光天化(日rì)之下,行为不良的家伙,这瑞特居然也(春chūn)心((荡dàng)dàng)漾了,实在是奇迹呀奇迹。

    手悄悄地伸向口袋里,准备拍几张照片纪念一下。瑞特他家妈(咪mī)欧阳飞宇,绝对会喜欢,没准还会把他们家的那间实验室借给他,他正好有几个实验需要验证下。他爹地妈(咪mī)知从他上次把家里给炸了一半之后,主不准他再进实验室了。学校那里也是,只(允yǔn)许他一星期去一次。他浮想瑞特家的实验室好我了,主次终于找到突破口了。

    只是,他的的还没碰到手机,两个当事人便从暧昧中清醒了过来。然后,像阵风似的,那个女主角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要不是瞧着瑞特那家伙脸还红红的,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幻觉了。

    而跑出去的瑞恩,这会真想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天呐!她刚刚到底做了什么?手依然滚烫着,似乎还留有刚才那手感。

    跑的飞快,却没发现,自己那张图书馆的借书卡给掉了,而且顺利的被某个男人给捡了。

    瑞恩—斯伯特?想起那张红红的小脸蛋,瑞特的心(情qíng)飞扬了。

    另外几个瞧着瑞特脸上的那抹邪笑,汗毛都竖了起来。同时替瑞恩默哀,完了,被瑞特给盯上了,估计不用多久就会被吃个连骨头都不剩。

    瑞恩逃出那树林之后,也没回教室,直接从围墙翻了出去。她得立马回家,把自己这手给洗干净了,然后好好睡一觉。今天这事肯定是她幻觉了,绝对不是真的,错觉!错觉!

    当天晚上瑞特居然梦见了瑞恩,只见她红着脸,将那双白嫩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身shēn)上,四处游移。于是乎,第二天早上,向来冷静自持,风度翩翩的巴勃罗—德—瑞特居然梦遗了。

    而更让他崩溃的是,在他面对着(床chuáng)上那张地图尴尬的不知所措时,被他家那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老三老四给见着了。于是乎,没一会,全家都知道了,他们最最绅士的大少爷,瑞特少爷梦遗,哦不,应该是尿(床chuáng)了。

    吃早餐的时候,欧阳飞宇那眼睛不停的朝着瑞特(身shēn)上瞄啊瞄,像是要在他(身shēn)上瞄出个洞来似的。而洛伊倒是比较体贴的,没什么异样,不过,那嘴角可是从头到晚的弯着。至于沙莉呢,时不时的拿着揶揄的眼神瞅着瑞特,顺便笑上几声。老三跟老四到时低调的敢吭声,因为他们已经被他们哥哥带去教育了一顿,所以保持着低调。

    头皮发麻的吃完早餐,瑞特便三步并两步的要出门,连沙莉都不等了。

    “咳!瑞特啊,我想跟你说,你妈(咪mī)我可是很开明的。如果你想交个女朋友什么的,妈(咪mī)是绝对不会反对的。还有啊,听说这事憋久了,对(身shēn)体不好,你可千万别憋坏了!另外这事最好别去什么酒店,不安全,要是人家装个针孔摄相头的,你就得艳照门了。或是你说一下,看中那(套tào)房子,妈(咪mī)给你买去,保证你无后顾之悠。”

    朝着瑞特的背影喊着,比她还开明的老(咪mī),估计是再也找不出来了。

    不过,明显的,这主意可是把瑞特给吓着了。于是乎,砰的一声,某个被刺激过度的男人一头撞在了门框上。

    顿时,整个房子里那叫一个笑得欢,终于见到这死小子破功了。欧阳飞宇得意的朝着洛伊眨了眨眼,嘿嘿,太有成就感了。

    被取笑了一顿出来,黑着一张脸,这次丢脸真是丢大发了。

    突然想到什么,(身shēn)子突的一愣。完了,她妈(咪mī)不会三八的把他这糗事给舅舅他们说吧?

    正想着,手上这电话就响了起来,瞧着上面显示的名字,瑞特真有种把手机扔掉的冲动。

    犹豫了良久,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终于磨蹭着接了电话。

    “喂!”

    “哇!宝宝啊,听你妈(咪mī)说,你早恋了?啧啧!我就说嘛,咱们家宝宝长这么漂亮,喜欢你的人多了去了。那女生长啥样啊?有没有相片?给舅舅发一个过来?……”

    “慕安舅舅,麻烦您不要这么三八好不好?没这事,我妈(咪mī)胡说的!”

    “啊呀,小子,你就别不好意思了,有就有,舅舅不会笑你的。”

    说完,电话那头就哈哈哈的笑个不停。

    “慕安舅舅,你觉得我的信用度高,还是我妈(咪mī)的信用度高?”

    “这还用说,肯定是你喽!”|

    “那你还信我妈(咪mī)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了,我要上课了,挂了!”

    说完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顺便关了机,要不然,他还有得烦的。

    而地球另一端,大晚上的,苏家一群人又全聚上了。至于谈论的话题嘛,当然是他们的大侄子。那个蓝颜祸水,每次一来这边,都把这附近的小姑娘迷的团团转的宝宝。

    瑞恩—斯伯特,我该怎么谢谢你呢?

    直接去了学校,进了学校档案室。这学生会长可不是白当的,一路通行无阻,很快便拿到了瑞恩的资料。

    看到她居然是跟自己一个班的,着实让瑞特愣了一下。随即嘴一扬,瑞恩—斯伯特,你跑不了了。

    自打昨天回到家,瑞恩那手就洗衣了不下十次,一想到自己干了这么件蠢事,便有种撞墙的冲动。

    晚上还失眠了大半夜,凌晨才睡着的。不过这一觉睡得也不踏实,也不知道是因为昨天看了现场版还是手抓了那啥的缘故。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居然梦见了那个臭男人,然后突然之间,那两个在树丛里野战的人居然变成了她和那个臭男人。早上起来的时候,顶了两只熊猫眼,差点没把菲格给吓一跳。

    梦游似的,东倒西歪的出发去了学校,糊里糊涂的坐在教室里。丝毫没注意到,周边那些同学瞧着她的眼神。

    突然灵光一现,昨天另一个人喊那个大色狼瑞特来着,而学校里面叫瑞特,又帅得没天理的,貌似就只有巴勃罗—德—瑞特,这么一号人。这名字她就是再不关注,也听到过,圣樱头号大魔王,瑞德集团的头号继承人?

    眼睛猛一张,嘴唇却正好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眼睛?鼻子?嘴巴?

    天,这大魔王什么时候站在她面前的。

    周边一片吸气声,夹杂着众多少女那颗玻璃心破碎的声音。

    不到半小时,全圣樱都知道了,圣樱花大魔王巴勃罗—德—瑞特终于被(爱ài)(情qíng)俘虏了。而那个收了他的人,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暴发户的女儿,名字叫做瑞恩—斯伯特。

    顿时,整个圣樱弥漫在一片悲泣当中,她们最心(爱ài)的王子居然被俘虏了。同时泰半以上的女生请假一星期,回家疗(情qíng)伤去了。

    而作为当事人的瑞恩,简直肺都要气炸了。

    为什么她的名字会跟这个大魔王连在一起,明明他们才见第二次面好不好。

    可是,无论她怎么解释,就是没人去相信她。所谓女人公敌,说的就是她了。

    而那该死的臭色狼,不管她到哪里,居然每次都能被他给逮着。要不是确信自己(身shēn)上没被装上什么跟踪器,她都怀疑他给她装了跟踪器了。

    再被连续跟了一个月之后,瑞恩终于发飙了。能忍上整整一个月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再忍下去,她会爆炸的。

    “喂!你到底想做什么?整天跟着我,你不嫌累吗?”

    “不累!”

    “你不累,可我累啊,我不想被人当动物园里的猴子看啦。”

    “放心,没人看你!”

    “可是他们看你啊,而你总是跟着我!”

    “不用介意别人的眼光,做你自己就行了。”

    “那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了?”

    “不行!”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想你做我的女朋友,未来的老婆,孩子的母亲。”

    瑞恩的脑子彻底当机了,这都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

    “因为你是第一个摸我并且让我心动的女人,所以,你必须对我负责!”

    脸上直冒黑线,就为这?

    “可是你也摸了我,这事算咱们两扯平。”

    “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妈(咪mī)说了,要是拐不到你回家,我就是巴勃罗家的耻辱!”

    想起自家妈(咪mī)那一脸鄙视的神(情qíng),瑞特就一肚子火。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能在欧阳飞宇面前扬眉吐气,他都得把瑞恩带回去。

    “你!”

    “……”

    “那这样好不好,我跟你回去,跟你妈(咪mī)解释一下,然后你不要再跟着我了行不行?”

    眼中光一闪,不过表(情qíng)依然不变,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才点头应(允yǔn)了。

    于是乎,瑞恩就这样傻呼呼的被瑞特骗回了狼窝。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欧阳飞宇已经有人悄悄找上她家菲格老爸,商量她跟眼前这个大魔王的婚事了。

    等她跟着瑞特一起来到巴勃罗家的主族,瑞恩终于意识到。暴发户就是暴发户,跟这种大家族,那是绝对没有可比(性xìng)的。顿时心里便有些退缩,她这是来干什么呀,反正像这种大家族,肯定看不上她这样的家庭的。估计没几天,人家就没了逗弄她的兴致,她这样过来那不是自己找事嘛。

    不过瑞特可没给她退缩的机会,直接一把将她给拉了进去。

    刚进门,就见一整排的帅哥美女站在门口,全部在向她行着注明礼。

    要不是瑞恩心理素质好,还真得被吓一跳。

    “哇!这就是瑞恩吧,来来来,快来坐。你就当自己家好了,千万别客气。”

    说着,瑞恩就被眼前这位美丽的东方美人给拉着坐到了沙发上。

    “啧啧啧!长得真可(爱ài),咱们定瑞特真是太幸运了,居然能逮到你这么个小美人。放心好了,这死小子要是敢欺负你,你尽管告诉阿姨,阿姨替你收摊拾他。”

    打死瑞恩,都没想到,瑞特的妈(咪mī)居然是这么一个……嗯,(热rè)(情qíng)的漂亮女人。要不是她自己说是瑞特的妈(咪mī),怎么看都比较像是瑞特的姐姐。

    要是让欧阳飞宇知道,人家瑞恩都把她当瑞特的姐姐看了,估计笑得嘴巴都抽了。

    “那个……阿姨,我跟瑞特不……”

    “哎哟!别害羞,你俩的事,我都知道,放心好了,阿姨我很赞同,双手双脚的赞同。你俩就好好在一起好了,等高中毕业,就直接结婚好了。趁着我还年青,你们就赶紧生两个小家伙来让我玩玩,哦不,让我带。”

    沙莉站在边上,眼睛不停的抽啊抽,貌似她这位准嫂嫂跟她同年好吧?16岁,放中国都算未成年少女呢。要不要追这么急呀?也不怕把人家给吓跑了。

    而且,就她观察,她这准嫂子貌似还没被她那个腹黑哥哥拿下呢。瞧那样子,这次估计是被他给骗过来的。

    瑞恩瞬间感觉一大群乌鸦从自己头上飞过,她是不是进错地方了?

    “咳!飞儿,你别吓坏人家小姑娘了,这事以后再说,你想太远了。还是先让托马斯,把晚餐布好,别饿坏了人家小姑娘。”

    那和煦的声音,听着就让人舒服。再配上那张帅的不能再帅的脸,瑞恩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停止了。天呐!这男人实在是太帅了,而且让人很温暖。

    不过依惜能瞧出些大魔王的影子,话说回来,其实大魔王也是个绝顶大帅哥。可是,却总给她一种大灰狼的感觉,跟他在一起,让她有种被害妄想症。

    瞧着瑞恩被自家老爹迷得眼都忘了眨,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爹地,你把妈(咪mī)带房间里去吧,再让她说下去,她媳妇都要跑了。”

    “宝宝,你个臭小子,我可是你妈(咪mī)唉!”

    “宝宝?”

    瑞恩眼睛一闪,嘿嘿,有意思!

    “哞!就我这个不肖子,宝宝是他的小名。”

    “妈(咪mī)!”

    冷冷的声音传来,让人背脊真发凉啊。

    “咳!我去看下厨房晚餐准备好了没,媳妇你先坐一下啊。”

    说完,欧阳飞宇便(屁pì)巅(屁pì)巅的跑了,完了,一不小心踩到儿子罩门了。

    瞧着那落荒而逃的(身shēn)影,对瑞特这个漂亮妈(咪mī),瑞恩打从心里喜欢上了。好可(爱ài)的人,跟她在一起,相信肯定很好玩。

    晚餐的时候,餐桌上(热rè)闹的不行。除了洛伊还算是比较沉稳些,余下的一些,全都是静不下来的主。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聊得很投机。

    奇怪的时,瑞特到是不怎么说话,自顾自的喝着酒。自从他的小名被欧阳飞宇这大嘴巴说出去之后,脸就一直(阴yīn)(阴yīn)的。

    而欧阳飞宇则殷勤的替瑞恩倒着酒,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碰着杯,活像是几十年的酒友似的。

    原本瑞恩是不准备喝酒的,不过耐不住欧阳飞宇的软磨硬泡,愣是给唬的喝了起来。而欧阳飞宇给她上的,是她特意从中国带回来的,自家手工酿制的葡萄酒。甜甜的,没有醉感,不过这酒店后劲很强,可惜的是瑞恩不知道。

    等一餐饭下来,瑞恩早就晕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而瑞特也差没多少了。这小子其他都好,就是这酒量实在是没法拿出来见人。

    瞧着东倒西歪的两人,欧阳飞宇得意的笑了起来,却让同时站在边上的沙莉头皮直发麻。她家妈(咪mī)在打着什么坏主意,笑得这么(阴yīn)险?

    “洛伊,把托马斯喊来,让他把小少爷跟小少(奶nǎi)(奶nǎi)扶回房间去。”

    这才多久,这瑞恩就荣升到小少(奶nǎi)(奶nǎi)了。在座的其他人,同时冒黑线,这关系,光速前进啊。

    “飞儿,这样不好吧?”

    “好,有什么不好的,就宝宝那磨叽样,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我媳妇给拐回来。只好我这老妈出场了,要是行动慢点,让人把我媳妇拐走了,我找谁陪去啊?”

    于是,在欧阳飞宇的诡计之下,瑞恩被送进了瑞特的房间。

    门一关,里面是什么(情qíng)形就不知道了,就看那小子懂不懂得把握机会。瞧她这妈(咪mī),做得多上道啊。

    接下来,只知道第二天一大早,所以人都被一声尖叫给吵醒了。

    兴奋了一整夜的欧阳飞宇,也在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不负重望的,她家宝贝儿子终于破处了,瞧那瑞恩的尖叫声就知道了。

    迅速的把脸上那得意的表(情qíng)收了起来,换了一副焦急的模样。

    “怎么了怎么了,里面发生什么事了?瑞特,快把门打开,怎么回事?”

    闻讯而来的其他人,同时翻翻白眼,装吧装吧,看你怎么装。

    “没事!”

    嗓子越发的沙哑了,不过,听着怎么都觉得有些怪异。

    “咦?没事你就把门给我打开,让我看看。”

    “嘶……”

    “瑞特,你到底怎么了,快把门给我打开,你不打开我拿钥匙开门喽。”

    说是这么说着,钥匙早被她揣在手里了。

    没等瑞特回话,便径直开了锁,把门打开了。

    门一开,就把欧阳飞宇给愣住了,瞧瞧,这什么(情qíng)况呀?

    衣服裤子丢了一地,实在是有够壮观的。不过比起(床chuáng)上的两人,这都是小意思啊小意思。

    只见瑞恩正趴在瑞特的(身shēn)上,张嘴咬着瑞特的……(咪mī)(咪mī)?

    “咳……咳咳……咳咳咳……”

    直到欧阳飞宇这假咳都变成了真咳,瑞恩才回过神来。

    扯着被子往头上一罩,明显是觉得自个这会是没法子出来见人了。

    只是这被子总共也就那么点长度,她这一拉,到是把瑞特那两条白花花的腿给露了出来。好在该遮的到是遮住了,没把不该露的给露了。

    “妈(咪mī),你先出去,我们等会下来。”

    这回欧阳飞宇到是上道,大手一挥,带着一群萝卜头,从瑞特房里转了出去。

    过了整整半个小时,两个人才从房里出来。也好在他们出来了,要不然欧阳飞宇估计都得上去拉人了,不知道他们家宝宝的(咪mī)(咪mī)受伤重不重。刚刚瞧着瑞恩那架式,明显咬的(挺tǐng)用力的。

    一个黑着脸,一个明显心(情qíng)舒畅,不用说,这黑脸的肯定就是瑞恩了,那心(情qíng)有舒畅的就是瑞特了。

    瑞恩还没从刚刚那震惊里回过神呢,她昨天就跟他们一起吃饭来着,怎么吃着吃着,就吃到这大魔王的(床chuáng)上去了。

    再瞧着大魔王(身shēn)上那些青青紫紫的,很不敢相信,这都是她给弄上去的。

    所以当欧阳飞宇问她话的时候,她一直处在一片混乱当中。等她回过神来时,却发现她家菲格老爸跟妈(咪mī)也过来了。

    在她走神的那一会,她已经彻彻底底的被卖了。

    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穿着上婚纱,站在了神父面前。然后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给嫁了,嫁给了那个黑的不能再黑的大魔王。

    因为新婚之夜那天,她才意识到,自己被设计了。当他冲破障碍,完整的拥有她时,她才知道,这只大尾巴狼,那天根本就没喝醉。至于他(身shēn)上的那些青紫,全是杰瑞—贝拉尔这该死的臭小子给她涂上去的。

    只是,这会子醒悟又能怎样?都已经入了狼窝了,再挣扎又能怎样?

    不过,结婚前是被他给黑了,结婚后,有婆婆替她坐阵,看他还敢不敢再黑她了。

    而且婆婆私下里可是给她出了好些驭夫的招式,就不信治不了他。

    婆婆某天偷偷告诉她,瑞特从小最怕蟑螂是不是,嘿嘿,等着。

    于是某天晚上,瑞恩从网上订了一张蟑螂贴纸过来。在某只大尾巴狼正准备张口吞了小红帽时,一只黑呼呼的蟑螂突然就出现在了某个女人的肚子上。顿时,某只大尾巴狼吓得直直从(床chuáng)上掉了下去,外加一声尖叫。而某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不过,也亏得这一吓,到是彻底的将瑞特怕蟑螂的(情qíng)况给治好了。因为等他从(床chuáng)上爬起来之后,让那个吓唬她的女人,整整三天下不了(床chuáng)。

    这场仗,到底是谁赢谁输,现在还说不定呢!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