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温馨

    琳达的房间,被安排在苏慕辰的房间的左边,而欧阳飞宇跟洛伊的房间则被安排在苏慕辰房间的右边。于是乎,晚上,某个因为认(床chuáng)而睡不着的女人,悄悄地拉着洛伊一起守在房门口,美其名曰——监督苏慕辰小朋友不要犯错误。讲明白点就是,闲着没事,学人家抓(奸jiān)来着。

    于是乎,当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某个像只壁虎似的贴在门上的女人,终于听到动静了。

    “洛伊,赶紧过来,听,咱们家小辰子溜出来了。”

    被强迫跟着一起干这勾当的洛伊,整张脸抽啊抽,无奈老婆最大,只能跟着一起做这偷鸡摸狗的事。

    大半夜的,还这么兴奋,他这个做老公的是不是做的太不称职了。自家老婆婆好好的不睡觉,居然跑去守房门。

    “飞儿,这都快一点了,咱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睡不着呢,要不然你以为我干啥在这守着门?”

    真想翻个白眼,洛伊很想对欧阳飞宇说,你自个睡不着,也犯不着硬拖着我一起蹲墙角吧?要是让自己手下的那些人人知道,他堂堂一个大总裁,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居然跟着自己媳妇一起听自家弟弟的壁角,估计下巴都要掉了。

    “飞儿,要不……”

    没等洛伊说上话,欧阳飞宇便悄悄打开门走了出去。

    猫着腰,就跟做贼似的,趴在了琳达的门上。

    眯着眼,那一脸兴奋的样子,活像是捡了钱似的。

    没等洛伊上前去把她拉回来,她就砰一下把门给推了进去。吓得里面滚在一起的两个人,差点从(床chuáng)上掉下来。

    苏慕辰黑着脸,将被子拉起来,把自己还有红着脸的琳达裹在里面。再检查一遍,确保他们两个都没走光。

    “姐,你大半夜的梦游是不是?没事就回房抱着姐夫睡觉去,嚷嚷什么呢!”

    要不是自家大姐,这会子苏慕辰就该从(床chuáng)上爬起来把这个不识相的给揍一顿。这样多来上几次,他迟早阳痿!

    “我这是来提醒你们,这事得节制,不能太过了。而且在这长辈子的眼皮子底下,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说着,还三八兮兮的给他们使眼色,一副我是为了你们好的样子。

    苏慕辰这会心里那个悔啊,刚刚怎么就忘记锁门了呢,居然犯了这么严重的一个错误。这姐夫也真是的,也不看着大姐一点,让她半夜三更的出来瞎晃悠。

    正想着,洛伊便从欧阳飞宇(身shēn)后冒了出来,一脸尴尬的样子。

    “对不起,你们继续,我们这就离开!”

    说完,便把扛起欧阳飞宇跑了,没多久便听到了关门落锁的声音。

    好半晌,琳达才从这戏剧(性xìng)的一幕里回过神,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苏慕辰果断的从(床chuáng)上走了下来,精壮的(身shēn)材便落了出来,将门锁上。这次看谁还敢过来推他们的房门。

    迅速的回到(床chuáng)上,一把将琳达揉进怀里,还是抱着她才能睡的着。刚刚翻来覆去大半夜,都没能睡着。只是软玉在怀,哪还能坐怀不乱的,可是瞧着琳达脸上那两个浓浓的黑眼圈,只好忍了。

    至于被找回去的欧阳飞宇,原本还想抗争一下的,只是没两下就被压在(身shēn)下了。至于干什么,听那房间里时不时的传出来的暧昧声音就知道了。就不知道需要节制一下的到底是谁,至少直到第二天下午,欧阳飞宇才从(床chuáng)上爬起来,可想而知,到是底谁了。

    等她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一个个的都瞅着她,顺便朝洛伊比比大拇指,宝刀未老呀!没敢拿这事调戏欧阳飞宇,虽然不见这么多年,但她的威名还是在的。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欧阳飞宇还是硬撑着,脸上没露出一丝的异样。这洛伊就没她本事了,早红了脸,咳着嗓子当没瞧见。

    “飞儿啊,你也真是的,这回来第一天就给我睡觉睡到下午。你外公都等你好久了,想跟你聊聊。都当妈的了,还这么不懂事。”

    别人不敢说欧阳飞宇什么,可不代表她老妈不会说什么,她欧阳飞宇再怎么强悍,到她老妈那里也只能歇了菜。

    “我这不是认(床chuáng)嘛,早上才睡着的,可不能怪我!”

    “是哦,不怪你,怪你那张(床chuáng),怎么就让你睡不着呢!”

    瞪了自家女儿一眼,这丫头(爱ài)睡懒觉的习惯,估计等她做(奶nǎi)(奶nǎi)了都改不了了。

    “干啥子说我的乖外孙女,我们家飞儿多乖呢。累了就多睡一会,有什么关系,我老头子又没什么事,等等又怎么了。教训起人来到是一溜一溜的,你自己飞儿那么大的时候,还不是老赖(床chuáng)。”

    苏老爷子发话了,自家外孙女好不容易才回来,哪能让人这么教训的。

    一环扣着一环,这下,连苏娴雅都没吭气了。人家有老爷子罩着,惹不起呀。

    “来来来,飞儿,饿了吧,厨房给你留着午餐呢,先去吃一下。吃完来找外公好好聊聊,这么多年没回来,外公都想死你了。”

    瞧着唯一的外孙女,又活蹦乱跳的站在自己面前,苏老爷子眼眶都红了。

    “好,外公你先坐一会,我一会就来找你聊天。”

    “宝贝!陪着外祖父聊聊,妈(咪mī)先去填肚子。”

    “好,妈(咪mī),保证完成任务!”

    “妈(咪mī)赶紧去吃,小心别饿坏我妹妹!”

    正往前走着的脚一拐,差点没让欧阳飞宇给摔个四脚朝天。

    “咳!谁告诉你们,妈(咪mī)肚子里有妹妹了?”

    贝贝眨巴着她的大眼睛,瞧着自家妈(咪mī),伸手摸摸欧阳飞宇的肚子。

    “妹妹乖哦,妈(咪mī)是笨蛋,差点把你摔着了,你自己注意点哦,千万要紧紧地贴在妈(咪mī)肚子里,别掉下来!”

    煞有其事的说着,活像欧阳飞宇肚子里正躺着一个娃娃。那一版一眼的样子,差点让欧阳飞宇都以为,自己还真是怀孕了。

    “错了,妈(咪mī)肚子里应该是个弟弟才对,女人最麻烦了,还是弟弟好。”

    宝宝也扭了过来,妹妹已经有一个了,他还是比较喜欢有个弟弟可以跟他一起玩的。

    “是妹妹,肯定是妹妹!”

    “瞎说,妈(咪mī)肚子里面肯定是个弟弟!”

    这肚子还没影呢,这两个小家伙居然就这样吵了起来。平时这两个小家伙可是很少吵嘴的,今天居然为了这个影都没有的事吵了起来。

    一手一个将两个小家伙拉开,可别吵着吵着打起来。

    “哼!”

    “哼!”

    “好了你们,谁跟你们说妈(咪mī)肚子里有弟弟妹妹了,没那回事!”

    刚刚还互相别着脑袋生气的小家伙,听着欧阳飞宇说的,全一副大受打激的样子。

    “怎么会呢,慕安舅舅明明说,妈(咪mī)跟爹地这么努力,肚子里肯定有妹妹了。”

    “妈(咪mī),你是不是搞错了,慕安舅舅还跟我保证,说妈(咪mī)肚子里那个不是弟弟的话,他就把他所有珍藏的飞机模型全部给我的。”

    “苏……慕……安!”

    某个正猫着腰偷偷往外走的家伙,一听到欧阳飞宇的声音,立马跑了出去。

    他很冤的好不好,谁让这两个小鬼头老是追着他问,爹地妈(咪mī)躲在房间里干什么。他被问的烦了,就随便扯了一句,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还真信以为真了。这也就算了,居然跑到这女暴龙面前问,好吧,穿邦了不是。

    “啊!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跑了个没影。

    这下子,两个小家伙哪还会不明白,他们这是被苏慕安给忽悠了。可是希望破灭了,两个小家伙的脸,同时黯然了。这个弟弟(妹妹),他们可是想好久了的。

    “好了,你们两也别失望,这不有你们琳达舅妈嘛!没准这会子,你们琳达舅妈肚子里早就已经住着一个弟弟妹妹了。再过几个月,你们还是能做哥哥姐姐了。”

    听以这消息,两个小家伙又振奋了。

    “妈(咪mī),真的吗?”

    “当然,走走走,赶紧去把你们琳达舅妈给伺候好了!”

    “好!那妈(咪mī)慢慢吃饭哦。”

    “妈(咪mī),我们去找弟弟妹妹玩喽!”

    欧阳飞宇这嘴巴一抽,玩?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行,走吧!”

    瞧着两个(屁pì)巅(屁pì)巅跑出去的小家伙,欧阳飞宇翻翻白眼有,苏慕安你这个臭小子,有本事你就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正在心里死命臭骂苏慕安的时候,压根就没注意到,洛伊正一脸柔(情qíng)的看着她。而那视线正有意无意的瞥着欧阳飞宇的肚子,她这肚子,可不是只有两个小家伙关注着。

    而依着欧阳飞宇这(性xìng)子,即使怀了孕,估计也发现不了。而洛伊却给她算得清清楚楚,上次她怀宝宝和贝贝的时候,洛伊可是特意去买了一大堆的书,就为了补习这方面的知识。没办法,自家老婆神经太大条,只能靠他这个做老公的去注意了。当然,这事欧阳飞宇压根就不知道,她可是一看到书就犯困的主。

    饿的都快四肢发软了,瞪了洛伊一眼,就开始努力扒着碗里的饭菜。这些菜,可都是欧阳飞宇最喜欢吃的,一个没注意,居然吃了整整三碗。

    摸摸圆滚滚的肚子,打了个饱嗝,总算是吃饱了。

    接过洛伊递上来的纸巾,往嘴上一抹,总算是搞定了自个的肚子。

    剩下的盘子、碗筷什么的,洛伊已经很自觉的开始收拾了。若是等欧阳飞宇来收拾,还不如直接让她连盘子什么的,直接丢进垃圾筒来的快。要不然,就等着她在厨房里制造嗓音,听摔盘子的声音好了。

    彼有兄弟,谢谢你的感觉,手往洛伊肩上一拍,点了下头,便提步走了出去。

    留下洛伊一个人,在厨房里奋斗,涮盘子呀涮盘子!

    等欧阳飞宇出来的时候,苏老爷子正在教宝宝和贝贝在下象棋。只是这两个小家伙似乎对这个并不是很感兴趣,兴趣缺缺的样子。

    欧阳飞宇看得额上直冒汗,她外公也真是的,就他那棋艺,也就在这两个(奶nǎi)娃子手上糊弄一下,充充高手。每次一出去,跟那些老头子下棋,哪次不是被人杀得片甲不留,所得灰溜溜的跑回来。

    见欧阳飞宇出来,两个小家伙就跟见到救星似的,朝着欧阳飞宇冲了过去。

    “妈(咪mī),你终于过来了!”

    “妈(咪mī),我好想你哦!”

    眉角一抽,她才离开不到二十分钟好不好。

    “行了,你们先出去玩吧,妈(咪mī)跟你们外祖父聊会天。”

    “是,妈(咪mī)!”

    “妈(咪mī),那我们出去了哦。”

    两个小家伙,偷偷朝着欧阳飞宇眨眨眼,对他们妈(咪mī)的慷慨相救,真是感激的不得了。这外祖父的棋艺这么差,还老想着教他们。要不是为了敬老,他们俩早跑了。怪不得其他人一听到外祖父说要下棋,全跑的比兔子还要快。

    “外公!”

    “飞儿吃好了?来,快到外公边上坐坐,让外公瞧瞧,咱们家飞儿有没有瘦一点。这几年,飞儿受苦了。”

    说着,苏老爷子眼眶又红了起来。这几年,对于这个失踪了的外孙女,苏老爷子可是伤透了心。可是,又怕他这一难过,更是让小雅心里难受,便一直忍着。小雅这丫头,就是嘴硬心软,别看平时老是跟飞儿两个人吼了吼去的,其实心里别提有多疼飞儿了。

    飞儿失踪后,她第一次回来,都差点认不出她来了。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几岁,人也瘦的不行,整天精神恍惚的。要不是他扯着嗓子把她骂了一顿,然后欧阳晓一直带着她四处散心,估计这会都不成人样了。

    想起那段最心酸的时候,苏老爷子这心里就直犯堵。

    “外公,都过去了,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这些年我其实并没受什么苦,只是整天躺在(床chuáng)上而已。你看,这不,我皮肤都白了好多,你瞧我原先多黑啊,现在可是白白嫩嫩的,别的女人想求都还求不到呢。”

    “你这丫头,就知道逗我!”

    “嘿嘿,真话嘛!不过,话说回来,外公,几年不见,你可是越发的帅了。出门的时候,有没有别的大婶来跟你搭讪啊?其实,外公还年青的很呢,就是配个三四十岁的人,也不显老嘛!”

    “臭丫头,一回来就调戏你外公,皮痒了是不是!”

    “外公你别难为(情qíng)嘛,跟我说说,是不是有人找你搭讪了?瞧你脸都红了,嘿嘿,那人哪里的人?今年几岁?长得漂不漂亮?……”

    原本有些伤感的氛围一下子清的干干净净,只余下苏老爷子的笑声,以及欧阳飞宇耍宝的声音。

    洛伊悄悄从转角处离开,将这温馨的时刻,留给这一对祖孙。感谢这些疼(爱ài)飞儿的家人,他们对飞儿的关心,将是飞儿最宝贵的财富。

    ------题外话------

    感谢那些替沐投票的亲,非常非常的感谢!沐参加活动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过,会收到这么多的投票,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