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吃下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狠狠咽下一口口水,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仍是免不了吃了一惊。

    怔愣着,跟着琳达的脚步走了进去,还没进门,就听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那大嗓门。

    “宝贝,你终于回来看爹地了,爹地好想你哦!”

    紧跟着,一道矮胖的(身shēn)影便冲了过来,一把将琳达揉进怀里。

    说实在的,苏慕辰实在难以将这个矮胖的小老头,跟电视里那些黑道教父之类的联系上来。怎么看,怎么不像嘛,活像一个老顽童似的。

    “老头,别给我装了,咱们前两天才见过呢。我这次回来是有事找你的,站好,站好!”

    一只细长的手指头点在查尔斯的脑门上,阻止他抽风。

    “呜……宝贝,你怎么可以这样呢。爹地太久没看到你,想抱抱你都不行吗?”

    憋着嗓子,活像有多委屈似的,只是这脸上的表(情qíng)可不是那么一回事。才一会,早把苏慕辰脸上的表(情qíng)给收入眼中,同时挑着眉毛,他家宝贝带这么个臭男人过来干什么。

    “好了,你给我去那边坐好,说正事呢!”

    指挥着这位在黑道上顶顶有名的教父一边坐好,然后扯了苏慕辰坐在自己边上。

    看到一个男人紧紧挨着自家宝贝坐着,这让查尔斯心里特不舒坦。他家的宝贝、公主唉,这么能让这臭男人靠这么近。

    “宝贝呀,你看,爹地这边的位子还大着呢,就是三个你都能坐下。来,快过来爹地这边,跟爹地一块坐,别跟这个臭男人坐在一起。”

    而那个臭男人,听着查尔斯的话,原先的紧张反而消失了。当着查尔斯的眼皮子底下,一手搭在了琳达的腰上。

    查尔斯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就差没跑过去找苏慕辰也就是那个所谓的臭男人拼命了。要不是怕惹了他家宝贝,然后生着气走掉,他早拿着枪顶在那臭小子脑门上了。

    “该死的,臭小子,把你那爪子给我移开,我家宝贝是你随便能碰的吗?”

    “我碰我自己老婆有什么不对的,我光明正大的!”

    没晌没反应,过了一会,查尔斯才跟只炸了毛的鸡似的,跳了起来。

    “该死的,谁是你老婆,我家宝贝怎么会是你老婆,再胡说,老子一抢嘣了你!”

    这下子,那是真忍不了了,一把冲过去,扯着苏慕辰的领口吼着。

    苏慕辰慢条斯理的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然后很郑重的对他说了一句,让查尔斯红了老脸的话。

    “岳父大人,有话好好说,不要把你的口水喷到我的脸上。”

    “卟哧!”

    实在是挡不牢了,想不到苏慕辰还有这么可(爱ài)的一面,太搞笑了。再瞧她爹地,整个人都石化了,明显被苏慕辰这话给震到了。

    “你……该死的,不要给我转移话题,为什么我家宝贝成你老婆了。”

    “因为她已经嫁给我了!”

    “什么?你小子别给我胡说,她什么时候嫁给你的,我这做爹地的怎么会不知道!”

    “岳父大人,现在提倡婚姻自由,她想跟我结婚,所以我们就结了!”

    见苏慕辰一副信誓坦坦的样子,查尔斯心里直打鼓。再瞧瞧自家宝贝那一副微笑从容的样子,心里还真担心了,他非常确信,他家宝贝的确做的出这样的事(情qíng)。

    “你……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

    “嗯……大概半个小时之前。”

    抬起手表看了一下,这才回答查尔斯。

    “半……半小时之前,宝贝,为什么这么重大的事(情qíng)你都没跟我商量一下?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草率的做下决定?”

    “爹地,你别再吼了,再吼也改变不了我已经嫁给他的事实。你还是先坐下来,我给你正式介绍一下!”

    将查尔斯扯到一边坐好,就知道他会是这么一个反应。

    小胡子一翘,眼睛死死的盯着苏慕辰,像是要把他给生吞了似的。

    好一会才终于冷静下来,往沙发上一坐,使了个眼色给站在边上的一个人。

    那人从(胸xiōng)前一掏,一把枪啪一下,放在了查尔斯面前的茶几上。

    接过边上的人递上来的一支雪茄,打火一打,袅袅清烟飘了起来。

    这一刻的查儿斯,苏慕辰不得不承认,的确有枭雄的气质。

    “说吧,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俩什么时候好上的?这突然结婚是怎么回事?”

    拿着雪茄,抽上两口,只是这(胸xiōng)前的起伏彼大,明显还在气头上。

    “爹地,他叫苏慕辰,是个中国人,从半个小时前开始,他就是你的女婿了。我们刚刚已经在牧师的见证下,相互宣誓了。咱们前天才认识的,你也在我房子里见到过他的。”

    一句话,直接把事(情qíng)简要概括了一下,虽然不详细,但是最重要的到时给讲了个清清楚楚。

    只是,明显的,查尔斯的接受能力可没那么强。一口气回不上来,直接被烟给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咳!”

    “先喝口水,就知道耍酷,明明不怎么会抽烟,偏偏老喜欢捏造着根烟。爹地,你这叫死要面子活受罪!要是妈(咪mī)在这里,你又把被她训一顿。”

    查尔斯的脸黑黑的,他在外面再怎么呼风唤雨的。可是一回到家,他就是那个最没话语权的男人。

    “你这个不孝女,你是想活活把我给气死是不是?你真是太任(性xìng)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可以这样随随便便就作了决定。你这样让我跟你妈(咪mī)怎么交待啊?”

    喝了口水,终于平息了下来,只是那火气噌噌噌的往上冒。自己的女儿,他舍不得骂舍不得打,可是别人家的儿子,他可就不心疼了。

    一把拎起苏慕辰的衣领,不过碍于(身shēn)高限制,实在是达不到那个效果。只能把苏慕辰的脑袋往下拉一点,这样子,看上去,可不是一般的搞笑。

    于是,一个矮老头,硬是拉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往前走。

    琳达坐在沙发上,闲闲的看着这一幕,既没阻止,也没赞成。反正她都把话亮出来了,她家老头子不会真的把苏慕辰怎么样。顶多练上几拳,再嘴上唠叨上几句就完事。

    果不其然,没多久,两个人就回来了。不过苏慕辰的脸上挂了彩,走起路来也有些不利索。

    查尔斯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在前头,只是脸上的表(情qíng)到是明显好了很多,没刚刚那么生气了。

    琳达拉着苏慕辰在边上坐好,茶几上早就摆好医药箱了。

    拿出棉签跟药水,替苏慕擦药水,顺带的白了查尔斯一眼。

    “爹地,这下气消了吧?早晚都能接受,干嘛还费力把他揍一顿,你就不嫌麻烦?”

    “宝贝,你怎么可以这样的。你瞧,爹地也受伤了,你怎么不帮爹地擦一下。”

    说着,伸出自己的爪子递到琳达的面前。瞧着那手背上的红印子,琳达直翻白眼。而苏慕辰就更不用说了,嘴角一抽,这老头,要不要这么装啊?

    接下来,就没刚刚那么剑张跋扈了,把人揍了一顿,总算是让查尔斯心态平和了不少。主要是刚刚他揍人的时候,那小子愣是站在随他收拾,连吭都没吭一下。瞅着这股子硬气,他就勉为其难的暂时认下了这个‘女婿’。

    之后跟苏慕辰聊天,得知他家全是医生的时候,查尔斯私底下到是高兴了一把。医生好啊,他们兄弟受伤了,到是有了免费的福利了。听到他说他二叔家里,有两个大律师的时候,那就更乐了,到时打官司都能用上自己人了。至于他婶子那个警察,反正人家是中国的,管不到他们法国这边。

    于是乎,一下午相处下来,到是让查尔斯对苏慕辰多了不少的好感。私下还偷着跟琳达说,这男人其实还行。

    两个人一起留下来,陪着查尔斯吃了饭,不过拧不过查尔斯那酒精攻势,硬是把苏慕辰给灌趴下了。

    于是乎两个人,便合了欧阳飞宇的心意,决定在查尔斯这里过夜。

    本想让这两个家伙分房睡的,无奈挡不住琳达的眼刀子,查尔斯只能翘着胡子,让苏慕辰住进了琳达的房间。

    瞧着那关上的房门,气呼呼的回了自个房间。他得赶紧给自己的亲(爱ài)的打电话,他们家女儿胳膊肘往外拐了,有了男人,就不要爹地了。

    而房内的两人,到时干柴遇上烈火,一发不可收拾了。

    酒后乱(性xìng),这可不是说着玩的。想当初欧阳飞宇强洛伊那会,也是灌了不少酒斗胆的。更何况这会子,两个人投入的不得了,不叫半推半就,那叫投怀送抱!

    你撕我的衣服,我扯你的裤子,好不激烈。琳达也不是个扭捏的,严格说来,那是比欧阳飞宇来的要OPEN多了。

    你上我下,你下我上,(床chuáng)上、椅子上、地板上、浴室,一路被他们肆虐过去。直到两人同时吃饱喝足了,这房间已经跟刮过七级大风似的,惨不忍睹。

    维持着连体婴的姿势,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交缠在一起,不分你我。这个新婚之夜,对他们来说,那是圆满的不能再圆满了。

    脸上同时漾着满足的微笑,睡得香甜不已。

    只是与他们相反的是,查尔斯在房间里那是坐立不安呀。一起到自己的宝贝就这样交给了另外一个男人,心里就不舒坦。

    打电话给他的亲(爱ài)的,没想到她到没安慰他两句,反而高兴的不得了。甚至在电话里警告他,不可以欺负她的女婿,要不然等她回来,他这个老公就给她睡客厅里去。

    挂上电话,查尔斯那是真的伤心了,老婆女儿都各着别的男人去了,都不要他这个老公、老爹了。同时庆幸,他家亲(爱ài)的还要再过半个月才会回来,要不然等她回来,见到他把她女婿给揍的鼻青脸肿的,他还真得打地铺了。

    第二天一大早,顶着两个黑眼圈,查尔斯便来敲琳达的房门了。

    “宝贝,起(床chuáng)了,爹地让厨房煮了好多你喜欢吃的,赶紧起来!”

    砰砰砰的敲着门,差点没让琳达火大的跳起来。事实上她还真跳起来了,只是昨晚上太激烈了,这腰酸背痛的,站都站不起来了。

    抬头一看,苏慕辰也正好抬起头来,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环顾一下周围那乱糟糟的样子,脸同时一红。

    只是那催命似的敲门声,丝毫不知道低调一点,不过也正好解除了他们的尴尬。

    扯着被单从(床chuáng)上坐起来,脸黑的不行。

    “爹地,你再敲一下门,我就告诉妈(咪mī),你偷偷的跑夜店里泡妞!”

    “宝贝,你……你怎么可以乱说呢。你爹地我什么时候跑夜店去了,我除了你的妈(咪mī),就连别的女人的手都没碰过!”

    “反正你再敲一下,我就告诉妈(咪mī)去,看她是信你还是信我!”

    “宝贝,爹地只是喊你吃早餐而已,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吃早餐,吃早餐用得着这么早吗?现在才早上五点好不好,你要是睡不着,精力过盛,你就去外面跑几圈,我们还要睡呢!”

    瞥了眼放在(床chuáng)头的闹钟,真想往老头子(身shēn)上砸去,让他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

    “哦,大概是我看错了,宝贝,那你继续睡哈~”

    耷拉着脑袋,瞧着那扇紧闭着的门,那叫一个心酸啊。他被嫌弃了,他被自己的宝贝女儿给嫌弃了……

    琳达躺回(床chuáng)上,被子往面上一罩,该干嘛干嘛!没一会,房间里又传出一阵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反正醒了也是醒了,还不如找点事做。不知道他们这么努力,肚子里面有没有播种成功。

    闹腾了一晚上,外加一个上午,可是把琳达给累坏了,而苏慕辰的精神却格外的好。

    等他们出来的时候,查尔斯正一脸郁闷的站在鱼缸前喂鱼。手上的鱼饲料,一把一把的往鱼缸里撒。估计不用到晚上,这几条鱼都该歇菜了。

    “宝贝,你终于出来了,来来来,快坐下,爹地让厨房都给你备好菜了。”

    顺带着,死命拿眼刀子刮着苏慕辰,瞧自个女儿一脸疲惫的样子,肚子里那股气,更憋的慌了。

    对于自个岳父大人的不待见,苏慕辰到是已经适应好了,跟上在琳达的边上坐下。

    “臭小子,谁让坐下的,这是留给我宝贝吃的,你要吃,自己煮去。”

    瞧着苏慕辰不爽,查尔斯干脆耍起小脾气来了。

    “爹地,你再这样我不理你喽,到时我家宝贝出生我也不让你抱!”

    “什么?宝贝,你……你怀孕了?”

    慢条斯理的拿起叉子,将牛排喂进苏慕辰嘴里。笑着吃下琳达递过来的牛排,温柔的看着琳达的肚子。他这么卖力,没准这里面已经有种子在发芽了。

    “嗯哼!你女婿这么卖力,怀孕也是迟早的事。”

    **(裸luǒ)的一句话,硬是让查尔斯石化在了那里。苏慕辰也差点被嘴巴里的牛排给噎到,这女人,就不知道含蓄一点吗。不过,他不正是喜欢她的率直与豁达嘛。

    被自己女儿将了一军,没办法,只好吩咐厨房,把苏慕辰那份也端了上来。早备好了,只是查尔斯想欺负一下苏慕辰而已。只是,他家宝贝把人护的这么宾,让他都没了欺负他的机会。

    “谢谢爹地!”

    礼貌的朝着查尔斯道谢,不过某个别扭的老头却扭着头没应声,只是这嘴角可是弯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