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王见王

    之后一路上,苏慕辰的脸都黑黑的,而且一声不吭的。

    琳达虽然觉得奇怪,刚刚还喳呼喳呼的,怎么一会就闷不吭声了,但还是没去问他。谁知道他又在那抽什么风,少惹为妙。

    只是,她越是不理,苏慕辰的脸就越发的黑。

    只要一想到,她居然追了姐夫整整一年,心里就越发的纠结。一肚子的火越烧越旺,却又无处发泄。

    红色的跑车,吱的一声,在巴勃罗主宅前停下,也将苏慕辰那游离在外的思绪跑了回来。

    不停琳达把车停稳,便率先从车上跑了下来,呯的一声,将车门甩上。然后跑到大门口,按响了门铃。

    琳达奇怪的看着他,她好像没惹到他吧,发什么火呢?

    “喂!你这什么意思,闹什么脾气,我又没惹你!”

    “……”

    “你板着个死人脸作什么,有什么事你直说好了,凶什么凶。”

    可是苏慕辰依然拿着他的(屁pì)股看她,硬是不肯吭声。

    “你!”

    抡起手,狠狠地拍在那个对着她的(屁pì)股上,丝毫不考虑,她这形象着实不雅观。

    “该死的,你干什么?”

    “谁让你不理我的!”

    “你!你到底是不是女人?有你这样的吗?”

    “我是不是女人你还不知道?摸都给你摸遍了!”

    “那是你先惹我的!”

    “我惹你,你就可以摸我了?”

    “那你还不是把我给看光了,摸光了,我这是跟你学的!”

    “我是女人,你是男人,你就不能有点风度!”

    “风度我有,但不是给你的!”

    “你……”

    “啧啧啧……小安子,你瞧!咱们家的小辰子终于开窍了,而且还一开到底了。瞧瞧,都说了些什么呢,光天化(日rì)之下,居然跑人家大门口,大谈你摸我,我摸你的,世风(日rì)下啊!果然,男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好,瞧,这才出去几天,就变得这么OPEN了!”

    “是呀!姐,你看,大哥这次开窍的对象,长得还真是漂亮。而且懂得了先下手为强,才几天,就把人家美女给摸遍了。我可得提前给家里打个招呼,通知叔叔婶婶,赶紧准备好婴儿房,没准过没多久,他们就能抱到他们的金孙了。”

    “是呀,瞧这(情qíng)形,他们可得抓紧了,没准这肚子里已经藏着一个了。顺便帮我跟舅舅舅妈说一声,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就直说好了。反正我现在可是大闲人一个,随时有时间。”

    这一唱一合的,默契那可不是普通的好。两双眼睛不停的在门口这两块石头上扫来扫去,跟个雷达似的。而那两块石头的脸,也同时由红转黑,当他们是动物园里的猴子吗,还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来看去。

    “姐,小安子,你们今天怎么有闲(情qíng),跑到门口看大门来了。”

    该死的,这两个家伙未免也太闲了一点吧。怎么好死不死的,碰到他们两个来开门,他今天出门是不是走霉运呀?

    苏慕安跟欧阳飞宇同时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想不到今天还能让她们姐弟俩撞上这么有趣的事(情qíng),这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这还得谢谢宝宝和贝贝,他们今天早上出门前,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麦可可喝了一杯加了料的水。

    一大早的,就听她在那里“卟、卟、卟……”的,不停地开着炮。熏地他们全部往外跑,实在是受不了那股味。

    偏偏这麦可可还死不认仗,打死不承认,是她在那里放(屁pì)。还装腔作势的,在那遮遮掩掩的。明明大伙都听到了,那声音就是从她(屁pì)股上发出来的。

    到最后,她不知道避嫌,他们就只好全跑了。洛伊上班去了,宝宝和贝贝上学去了,那四个老头子、老婆子,则又开始了他们的探险之旅。有谁伴着那声音,还能吃得下早饭的?这也是为什么,今天一大早的,她们姐弟俩跑到大门口闲逛来着。

    人家全有事出去了,就剩下她们这俩个闲人守着家。而那个麦可可,依然抵死待在那里,打死不承认,那个在菊花上放鞭炮的人,就是她自己。无奈之下,她们只好将地方让了出来,顺便到外面散散步。

    这不,一散就散到大门口来了,正巧还没走近就听到门铃在响。

    正琢磨着,就看到他们家迟迟没回来的小辰子,居然跟个美女在门口掐架。离谱的是,他们掐架的内容,实在有些少儿不宜,让他们听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对了,她们这可不算偷听哦,而是光明正大的站在那里听。谁让这两个在别人家大门口掐架,居然还背对着大门,活该没看到她们。

    若是琳达知道,这屋子里正有一个女人,在那里不停地“卟、卟、卟……”,肯定会分外的熟悉,这不跟她上次的(情qíng)形一模一样嘛!

    “我们出来逛逛来着,没想到居然能欣赏到这么一出大戏,实在是不虚此行啊!”

    “是呀,哥,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想不到你这不声不响的,就拐了这么个美女回来火。这是不是传说中的闷(骚sāo)呀?”

    “卟哧……”

    听到那闷(骚sāo)两个字,琳达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可(爱ài)了。才一眼,她就发自己喜欢上这两个人了,实在是太合她味口了。

    瞧着琳达那双亮了起来的眼睛,苏慕辰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邓预感。这三个(爱ài)玩(爱ài)闹的祖宗混在一起,不知道会整出什么事(情qíng)来。

    “你们好,我叫琳达—艾维亚,是这个男人的所有人!”

    “哇!你好漂亮好可(爱ài)哦,瞧这范儿,我实在是太喜欢了!我是这愣小子的大姐,我叫欧阳飞宇!”

    听到欧阳飞宇这个名字,琳达的心猛的一颤。她——就是洛伊的妻子,宝宝和贝贝的妈(咪mī)。只是看到她的那一刻,除了惊讶之外,似乎再没了其他的感觉。

    苏慕辰看到琳达在听到欧阳飞宇的名字时,那抹不自然,心越发的不舒服了,周(身shēn)弥漫着一股酸味。

    “大嫂好,我是这愣小子最小的弟弟,我叫苏慕安,你叫我小安子就行了!”

    “小安子很可(爱ài)呢?长得也好帅哦!”

    “谢谢嫂子夸奖!大嫂也是大美女一枚呢!”

    “哪里,小安子那才叫帅呢,外面肯定好多女生追你吧!”

    “一般般啦,大嫂才好多人追吧?”

    你夸我一句,我赞你一声,(肉ròu)麻当饭吃是不?

    苏慕辰的脸越发的黑了,这死小子,怎么?准备勾搭自己大嫂是不是?

    跳进醋坛子的苏慕辰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居然已经把琳达归到自己家了,还大嫂?

    “站在门口唱戏是不是?还不进去?”

    板着个脸,率先走了进去,只是经过琳达边上时,狠狠扯了一下她的衣服。

    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琳达还转过(身shēn)来,朝着苏慕安跟欧阳飞宇招着手。

    苏慕安跟欧阳飞宇两个人,挤眉弄眼的,一看就知道,这两人——有戏!瞧那样子,苏慕辰这闷(骚sāo)男,终于脑子开了窍。

    这才像是小俩口嘛,就那麦可可,纯粹就是一打酱油的,根本不够看。

    姐弟俩跟着前面那小俩口子进了房子,刚到门口,这才想起来,里面还有一个假仙的女人在放鞭炮呢。

    对视一眼,两双眼睛同时亮了起来,哇噻!猛女PK无耻女,真小三PK伪小三,火星撞地球唉!

    “姐,你先进去,我去把我那台新买的DV给搬下来,这么精典的画面不拍下来实在是可惜了!”

    说完就(屁pì)巅(屁pì)巅的跑自己房间去了,嘿嘿,这台DV可是他肖想好久了的。多亏了姐夫给的卡,要不然,就他自己那点么钱,不知道何年哪月才能买的起。今天终于有它上场的机会了,不知道拍出来的效果好不好?

    兴奋的提了DV就往下跑,心里那个激动啊!

    刚走到楼下,就见欧阳飞宇跟苏慕辰正捂着嘴偷笑,而他那个未来嫂子的反应就有些奇怪了。一脸惊诧的看着正死死的用手捂着自己菊花的麦可可,至于麦可可这表(情qíng)可就是有够丰富的了。两眼受伤的看着苏慕辰,剩下的一只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似乎完全的被惊吓到了。

    如果她另一只手没有捂着自己菊花的话,那绝对是一副惨遭(爱ài)人劈腿的可怜形象。

    好不容易消化完,这木头桩子居然学人家劈腿的事。

    “慕辰,这位小姐是谁?”

    一脸泪汪汪的小媳妇样,再配上那不停的‘卟卟卟……’的声音,让苏慕辰的嘴角直抽。奇怪的是,这个女人干啥不先回房去避下嫌来着的,也不怕把他们给薰到。

    “麦小姐,我觉得你这会还是先回房间里去休息一下比较好。你这……这(情qíng)况还是回房去吧!”

    那声音,听得苏慕辰的鸡皮疙瘩都起来,实在是受不了了。

    “你,慕辰,我也不知道宝宝和贝贝给我吃了什么东西,我也不想的。说完便呜呜呜的哭了起来,那是一个伤心呀。当然,伴奏声音,也没停下来。”

    一边说着,一边(身shēn)子往苏慕辰(身shēn)上靠去。吓得苏慕辰忙往边上一跳,硬是让她扑了个空。

    不过,这一跳,也顺利的让他跳到了琳达边上,而琳达这会正一脸别扭的瞧着麦可可。

    这下子,她是完全(性xìng)的明白了,上次她会出那么大的丑,不得谢谢那两个宝贝呢。琢磨着,待会见到他们,她非得狠狠的揍一顿这两个小家伙不可。她到现在为止都还不敢出现在上次那个摄影棚里,实在是心理(阴yīn)影太大了。

    欧阳飞宇跟苏慕安暗暗比划着大拇指,这女人,实在是牛的不得了。这(情qíng)形之下,还能面不改色的表演,实在是比那些个什么影后的,还来得厉害。

    “亲(爱ài)的,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这位不停的……嗯……出着气的小姐是谁?”

    两双看戏的眼睛,立马瞪亮了起来,丫的,王见王了。

    “麦可可,我爸妈替我找的女朋友。”

    虽然不愿介绍这个麦可可,但是又不想让琳达想太多,于是老老实实的把麦可可给介绍了出去。

    琳达很确信自己听到了,我父母介绍听女朋友,可不是他自己找的哦。

    “慕辰,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要不是听说姐姐回来了,我们都要举行婚礼了。”

    眼泪唰一下,从眼眶里落下,伤心伤肝伤肺呀!

    琳达一眼朝着苏慕辰(身shēn)上望去,似乎正琢磨着,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很高兴姐姐终于回安回来了,也很庆幸有这个机会,一起来了这里。不过,麦小姐,你不是看上我姐夫了,对我姐夫兴趣比较大吗?这几天我没在,你应该更有机会死扒着我姐夫了吧?”

    别怀疑,平时跟另外几个小子混熟了,这苏慕辰不(爱ài)说话,却并不代表这小子讲起话来不够毒。事实上,这家伙嘴巴一毒起来,可是另外几个没法比的,不然这老大怎么当呀。

    这话一说完,眼泪断了,脸色也变白变青了。这刹车,踩的真他妈的快,人家水龙头,还得花时间去拧一拧呢。

    “慕……慕辰,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我哪有看上姐夫。我是看姐姐不能说话,所以才帮着姐姐一起照顾姐夫的。”

    哑巴?琳达往欧阳飞宇(身shēn)上一瞄,刚刚那个开口调戏人家苏慕辰的是谁?难不成她重听了?

    不过,听到这,还没想清楚是怎么回事,那她琳达就是一个笨蛋了?不过这小姑娘也真有趣,估计是听到欧阳飞宇没事回来了,所以一家老小的全来了这边看她。而她这个准媳妇也就跟着一起过来了,顺便认认亲。不过人家姑娘一到这,就被洛伊给迷了眼,把自个未婚夫给丢在了一旁。要不然,怎么人都走光了,偏她这个半生不熟的客人留了下来。

    虽然她也迷过洛伊,不过那是因为欧阳飞宇没在,而且对于欧阳飞宇存活的可能(性xìng),大家根本都不抱希望了。若是欧阳飞宇好好的待在洛伊(身shēn)边,她就是再怎么喜欢洛伊,也不会四处追着人家跑。

    这是她的底线,而且是无法跨越的,小三?她不喜欢,更不喜欢去做。

    不过像苏慕辰这种(情qíng)况,就不好说了,既然人家女方都先爬了墙了,就不能怪她挖墙角了。

    “是吗?那我姐夫是需要你怎么个照顾了?照顾的让你去跟我姐呛声?还是让你伺候他吃喝拉撒睡了?怎么我这个正牌男朋友都享受不了的待遇,偏就我姐夫享受了?”

    这几天发生的事,别以为他不知道。给苏慕安那小子的钱,他可没少塞,所以国内那帮人能收到什么消息,他也能收到。连上次拍的视频,他都已经看过了。

    “我……慕辰,你可别误会啊,我跟姐夫真的没什么的。”

    “你俩是没什么,因为姐夫不甩你呗。可是他要是甩你了,你会怎么样?”

    “我……我……”

    “行了,你别说了,还是回房待着去吧。你下面那张嘴你也管一管,你自己无所谓,我们还替你臊的慌呢。”

    “这是宝宝和贝贝……”

    “是他们那两个小家伙又如何,要不是你自己做了什么,他们会这样整你?怎么其他人都没事,就你老是被他们收拾?”

    “我……”

    “行了,你还是赶紧回房间去吧,有什么事,等你好了再来谈。”

    见苏慕辰那一脸不耐的样子,麦可可只好先上楼去,就她现在这德(性xìng),也实在谈不出什么结论来。

    再看看那个跟着苏慕辰那木桩子一起回来的女人,要脸蛋有脸蛋,要(身shēn)材有(身shēn)材。她现在这样子,就是给她提鞋都不够看的。

    愤愤的走了上去,只是离去时,狠狠的瞪了苏慕辰跟琳达一眼。

    不过瞪了又怎样?又不会让他们缺胳膊少腿的,(爱ài)怎么瞪就怎么瞪,不收钱。

    碍事的人终于走了,也就不用再使劲憋着笑了。

    “哥,你还真牛B,三两下就把这女人给打发了。不过,这次带她过来,还真是不亏,好歹让我跟姐看了好几场戏了,值啊!”

    “去,你小子该干嘛干嘛,少给我在这打混!”

    “切!有了女人就不要兄弟,不就是嫉妒人家嫂子夸了我嘛,咱清楚的很!”

    老脸一红,下意识的一掌往苏慕安脑袋上一拍。

    “少贫嘴!给滚一边去,哥的事你少管。”

    “得!咱站边上不打扰你们还不行嘛,瞧你得瑟的。”

    说完往角落上一坐,嘿嘿,他就一拍客。

    “别理这小子,抽风呢!”

    “就是,那小子正抽呢,弟媳妇,你不理他就行了。对了,刚刚那女人,绝对不会是咱们苏家的媳妇,你呀,就当她是一个打酱油的就行了。放心好了,要是看中咱们家小辰子,直接出手就行,余下的,姐姐我替你们摆平。至于他爸妈那里,放心好了。要是知道他们那木桩子似的儿子,能拐到这么漂亮的媳妇,肯定高兴得嘴都合不拢。”

    翻着白眼,踢了踢自个大姐,有那么埋汰自个弟弟的吗?他就那么像个木桩子?谁见过,有这么帅的木桩子吗?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