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高手

    翻来覆去的,一晚上都没睡好,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踏实。于是一大早,便急急忙忙去了那间关着苏慕辰的房间。

    直到打开门,看到他依然如昨天离开时那样,四肢大张着,这吊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只是没想到,她才刚进去,这男人的眼睛就跟长了弹簧似的,一下子弹了开来,把她吓了一大跳。做贼心虚,说的就是琳达—艾维亚。

    “你……你作什么?”

    苏慕辰两眼布满了血丝,看着眼前这个明显刚从(床chuáng)上爬起来的女人。一颗鸟窝头,脸上还有睡过的痕迹,嘴角那是什么?别告诉他,这个女人晚上睡觉还流口水。睡衣松垮的穿着在(身shēn)上,而且他很确定,她里面什么都没穿。

    “该死的女人,你不知道人都是要吃喝拉撒睡的吗?你就不知道我会内急吗?还是你觉得,只要把我往(床chuáng)上一绑,我就不会有新陈代谢了?”

    “我……”

    琳达这下是真愣住了,她只想着把他绑起来,不让他跑了,压根就忘了其他的。

    “你什么你,你脖子上挂着的那颗脑袋是拿来看的吗?还是里面装着的,全是豆腐花?边猪都比你智商要高,没见过你这么蠢的。”

    这下子,苏慕辰是完全(性xìng)的暴发了,而且不给琳达一丝还口的机会。

    整个苏家人都知道,这苏慕辰别看平时都跟个木头桩子似的。但是只要他晚上睡不好,那就好比死火山一下子变成了活火山,能活活的把你给烧成灰。就连欧阳飞宇,不到万不得以,都不会早上去吵苏慕辰。更何况这会,他已经憋尿憋的快爆炸了,再让他憋下去,还真得肾亏了。

    “凶什么凶?再骂我,我就让人把你那小**给切了,省得你再尿!”

    “蠢蛋就是蠢蛋,切了还是会想尿尿!”

    “你!”

    “你什么你,还不快点把我给松开了,难不成你还真想让我尿(床chuáng)上?拉(床chuáng)上?”

    琳达的眼睛闪了闪,想到要是这里面一屋子的臭味,忍不住一阵犯恶。

    “吼什么吼,我给你解还不行嘛!”

    刚走到(床chuáng)边,想想又觉得不对,她要是替他解开了,他跑了怎么办?

    转(身shēn)又走了出去,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副手铐过来。一只铐在苏慕辰的手上,一只铐在自己的手上,然后才替苏慕辰解开了,绑着他的绳子。至于钥匙嘛,当然是留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了。

    只是匆忙中,琳达没注意,在她放钥匙的时候,因为用力过猛,那钥匙直接掉进了(床chuáng)缝里去了。等她想解开手铐的时候,不真是(欲yù)哭无泪了,自作孽不可活呀!

    苏慕辰头大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那只手铐,说她蠢,还真是高估她了。

    “你就这么想陪着我上厕所?看着我嘘嘘,看着我上大号?你要是不嫌臭,我也不会介意!”

    介意又能怎么办,该看的,不该看的,全被这该死的女人给看光光了。他还得说什么?再说什么,那就是矫(情qíng)了。

    琳达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犯了这么一个白痴的错误,整个人都石化了。

    只是还没等她回过神,整个(身shēn)子就被苏慕辰给抱了起来。

    不是他想趁机吃琳达的豆腐,实在是,憋不住了啦,再憋下去,就直接给尿了。

    “哇!”

    突然腾了空,把琳达给吓了一大跳,双手下意识的圈着苏慕辰的脖子,就怕他一不小心把自己给摔下去。

    “喂!笨蛋,别给我发呆了,洗手间在哪?”

    顺手一指,三两步就被苏慕辰给抱了进去。

    也亏得琳达昨晚上把他裤子给剪了,不然他还得纠结怎么裤子。也顾不得什么羞涩不羞涩,在琳达的瞪视之下。困扰了他整整一个晚上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直到那滴滴嗒嗒的水声传来,琳达彻底的石化了。

    “你……你……”

    “你什么你,难不成你还没见过我小弟,你昨晚上可是都把它上上下下看了个遍。摸也给你摸过了,现在只是让它发挥它其中一项特长而已。”

    “我……”

    “怎么?要不要再仔细看一下?反正它现在光溜溜的,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这还得多亏了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上受刺激过度,苏慕辰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一反昨天的沉默,而且那出口的话,跟琳达昨晚上比起来,那还真是有得一拼。

    “你……你是不是中邪了?”

    “中邪?你觉得我中邪了,那就算中邪好了!”

    说完,又是一把将琳达抱起,大步从洗手间走了出去。

    “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昨天把我弟弟给看光了,那我今天是不是该把你妹妹也看个遍?”

    “你……你流氓!”

    “流氓?哪有你耍流氓耍的狠呀,这不是向你看齐嘛!”

    “你……你别这样,咱们打个商量行不?我给你道歉成不成?”

    “你昨天收拾我弟弟的时候,怎么不问问我,成不成?”

    “我道歉不行吗?”

    “你不用道歉,等我收拾完你妹妹,咱俩就扯平了。”

    说着,两个人同时往(床chuáng)上倒去,苏慕辰狠狠地压在了琳达的(身shēn)上。

    一个光着(屁pì)股的男人,胡子拉杂,一个睡裙里面什么都没穿的女人,脸上带着口水印子。外加一张(床chuáng),这气氛,怎么看怎么暧昧。

    叠成了汉堡状,紧密的贴在一起,不留一点缝隙。而且明显得,某个昨晚上早泄了的男人,那杆枪已经(挺tǐng)了起来。琳达非常确信,绝对不比昨晚上那根大(热rè)狗来得小。

    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像是比赛似的,两个人,谁也没再动一下。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禁jìn)止了,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以及那如雷打似的心跳声。

    “宝贝、甜心,你在哪里?爹地来看你了!”

    震天响的一声雷吼,把两个暧昧着的人给唤醒了过来。同时一愣,这是什么(情qíng)况。

    半晌琳达才反应过来,那大嗓门,好像是她家那老头子的声音?

    眉毛一抽,看来昨晚上那两个大块头,没把她的话听进去,想去非洲钓食人鱼来着。既然这样,她当然得满足他们。

    只是,现在这(情qíng)况得先解决了,两个人衣衫不整的躺在(床chuáng)上。要是让那老头子看到,不知道,估计整个楼顶都要被他给吼翻了。

    “喂,起来了,你不想自己的光(屁pì)股被人瞅了去的话,就从我(身shēn)上下来!”

    苏慕辰的眉毛一挑,威胁是不是?

    手往某女的腰上一搭,顺看就将琳达那条正好遮住大腿的睡裙给往上一拉。这下子,公平了,光(屁pì)股的可不止他一个了。

    “你……你干什么,我老头子就要上来了,他要是看到我们这样子,会把你丢海里喂鱼的。”

    “喂鱼?”

    “真的,老头子可是黑社会,灭了你一条小命,就跟掐死一只蚂蚁似的。”

    “是吗?咱们会这样光着(屁pì)股躺在(床chuáng)上,可都是你造成的!”

    眉毛一挑,丝毫没把那句丢海里喂鱼放在心上。

    “这……黑色会嘛,当然是蛮不讲理的。你还是赶紧放开我,到时我替你跟老头子求求(情qíng)。”

    “是吗?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嗯?可是,我要是把你放开了,那我还真是光着(屁pì)股任人参观了。我那裤子,可是被某个女人给剪成一条条了,连块遮羞布都没了。而且,我可没有光着(屁pì)股任人参观的嗜好。我总得找个什么东西挡挡吧?而我这(身shēn)边,也就你能替我遮挡一下,你觉得我会这么笨的把你松开吗?”

    说着,又拿自个的大(热rè)狗顶了一下琳达,吓得她动都不敢动。

    “这样吧,咱们打个商量,咱们至少拿个什么东西挡一下。你不想走光,我也不想,你看,要不咱们把那(床chuáng)单拉起来挡一下,你看行不行?”

    “也行,你自己动手吧!”

    说着,点了一下下巴,示意琳达自己动手。

    “可是,你能不能先把你那啥拿开一下?”

    “什么那啥?”

    “就……就是这个!”

    伸手指指那根大(热rè)狗,这姿势,这(情qíng)形,很煽(情qíng)好不好。

    “抱歉,这我控制不了,要不你自己跟它说去。”

    “你!”

    “拉不拉,你要不拉,我也不介意!”

    “我!算你厉害。”

    小心的挪了挪(屁pì)(屁pì),不过,那跟大(热rè)狗也跟着她一起挪了过来。

    “喂!你别动了好不好!”

    “我也没办法,也许它就看上你妹妹了,我管不住。”

    “你!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如果你要求的话,我很愿意配合你无耻一下。”

    说完,那(热rè)狗都堵到大门口了,还在那跳啊跳的。

    “你……”

    狠狠地瞪了他一下,伸手将那(床chuáng)单拉了过来。心里直后悔,戴什么手铐呀,纯粹自己找麻烦。

    这边两人刚拉好(床chuáng)单,这门就被一脚给踹了进来。

    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幸好幸好,差一点点就曝光了。

    “我的心脏宝贝,爹地来找你了!呜,你回来都不知道先来看一下你爹地,真是太伤我的心了!”

    一个秃了顶的矮老头,翘着两撇胡子,一脸受打激的样子。

    琳达无语了,苏慕辰彻底的被打击到了。这就是那个黑社会?这女人的爹地?

    “你确定你不是被那老头子从外面捡回来的?”

    疑惑的看着琳达,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她爹地居然是这么一个样子。浑(身shēn)上下都找不出一点相像的地方来,横竖都不像是一对父女。

    琳达的嘴角抽了抽,这问题她也很怀疑,要不是她爹地泪眼汪汪的拿了一份DNA检测证书过来给她看,她也以为这人认错亲了。

    她只能说,她家妈(咪mī)太美,而她完全继承了她家妈(咪mī)的优良传统。而她家老头的不良基因,全部被淘汰掉了。

    “喂!你这个臭小子,你什么意思。这可是我百分之两百的亲生女儿,你看,这可是我俩的DNA检测报告,我可是有证据的!”

    琳达头痛的抚着自个的额头,都跟这老头说多少次了,不要总是把那张纸放在(身shēn)上。丢人不丢人呀,所以她才总是避着这老头。

    苏慕辰的眼角抽啊抽,这么极品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看清楚了没,这可是证据!别以为我生不出这么漂亮的女儿,她可就是我的种!”

    “那到是恭喜你了!”

    “那当然了,这么漂亮可(爱ài)的女儿,可不是谁都能生出来的。”

    得意的昂着下巴,然后又小心的将那张DNA检测报告,小心的折了,再放心自己口袋里,就跟拿着什么宝贝似的。

    站在他(身shēn)后的两个跟班,同时将头扭了过去,再往后退上一步。他们老大这么白痴的事能不能少干一点,他们这群小弟,看着他那样,很丢脸的好不好?

    翻翻白眼,当自己没看见,这老头,还是这么的抽风。

    将东西放好,这才抬眼看向那两个躺在(床chuáng)上家伙。这……这是什么(情qíng)况?

    “你……你这个该死的,你为什么会在我女儿的(床chuáng)上。我这么漂亮的女儿,你也下得了少,你这个禽兽!”

    像是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自个那宝贝女儿正跟一个男人躺在(床chuáng)上。

    那个禽兽慢慢地转过脸,看着那个上窜下跳的矮老头,真想一掌把他拍飞了去。

    “如果你问过其他人的话,你就该知道,是你的宝贝女儿把我敲晕了带回来的。说起来,我才是那个受害者。或者,你先问问您的宝贝女儿,她是怎么把我的裤子剪成一条一条的。”

    这下,轮到那老头不可致信的瞪大了眼,瞧着自个女儿。

    见琳达一副心虚的样子,便知道,这下坏了,是自己女儿把人家给绑回来了。刚刚他进来的时候,那两个家伙说什么来着?对了,他一进来,他们就跟他说,小姐从外面绑了一个男人回来,并且把他绑在了(床chuáng)上。

    “女儿呀……你……你怎么可以干这种事(情qíng)呢?你要是想找个帅哥的话,跟爹地说一声就行了。爹地手上几千号人,随便你怎么挑,干嘛自己动手呢。你……你是不是不相信爹地,所以你才自己动手的。呜——宝贝,你实在是太差爹地的心了!”

    本以为这老头能说出什么话来,没想到他要说的居然是这些。顿时苏慕辰的脸上,那是挂满了黑线,果然是父女,一样的无厘头!

    “老头子,别吵了,你先出去,咱俩还有事没商量好呢。你去楼下等着,我等会下来跟你说。”

    “宝贝,你怎么可以把爹地赶走呢,爹地……”

    “走不走?不走我下次不回来了!”

    “行行行!我……我马上就走,宝贝,爹地就在楼下,你要是有事就直接喊一声就行了,爹地立马带着家伙上来。”

    见女儿一生气,老头子立马没了声。就跟老鼠见着猫似的,乖地不得了。

    走之前狠狠地瞪了苏慕辰一眼,跟刚刚看琳达那表(情qíng),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臭小子,你给我小心点,要是敢伤我女儿一根毫毛,老子拿枪毙了你!”

    说完,才转(身shēn)离开。

    “老头,出去要关门,你不知道吗?”

    “是!是!宝贝啊,我这就把门给你关上。”

    弯着腰,轻轻将门带上,带条缝都不敢留,他这宝贝可不是好唬弄的。

    直到那关被咔嚓一声关上,琳达终于松了口气。就怕老头子抽风,突然冲过来把(床chuáng)单给掀了,那可就走光了。

    “好了,老头子已经走了,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放开?放开你干什么?”

    “我……你就不想将这手铐解开了?我们得先回我房间拿钥匙,要不然咱们怎么开锁。”

    听到琳达的解释,苏慕辰终于松开了对她的钳制,拉着她一起起了(身shēn)。

    站起来的时候,琳达原本被苏慕辰掀起的裙子也落了下来,让她终于有了安全感。只是苏慕辰就惨了,被子是报废了,而他那条大(热rè)狗这会子还竖在那里呢。

    “喂,你就不能先让它先下去?这个晃来晃去的,你也不会不好意思!”

    “让你妹妹跟它交流一下,我保证,它很快就会软下去。”

    撇了撇嘴,不跟他斗嘴了,反正也斗不赢他。

    伸手一把将(床chuáng)单扯了下来,丢给苏慕辰。

    “呐!你先用这个将就一下,等手拷解开了,我再给你找条裤子。”

    没回话,只是接过(床chuáng)单,用(床chuáng)单将自个小半(身shēn)围了起来。

    两个人并排着走了出去,回了琳达的房间。

    看到那乱成一团的房间,苏慕安彻底无语了。这女人,是怎么给她活到现在的,居然能把一个房间整成这个样子,怎一个乱字了得。要是苏慕辰知道,这还只是琳达睡了一晚上的杰作,估计就不会有什么想法了。

    “钥匙在哪?”

    “那边,就在那(床chuáng)头柜上面。”

    “你确定?”

    “当然,我刚刚就放在那里的?”

    “那为什么我没看到那上面有钥匙?”

    “怎么可能?”

    “……”

    “咦?钥匙呢?我刚刚明明放在这里的。”

    找了一遍没找着,伸手将柜子上、(床chuáng)上所有的东西全扔了开去,还是没有。

    瞧着那被扔的到处都是的被子、(床chuáng)单、车钥匙……,苏慕辰终于知道,这房间为什么会这么乱了。

    抚抚额,靠这女人,估计等到天黑都找不到那钥匙了。

    “你等一下,我看一下,是在这个方向对吗?”

    “对!就是这里!”

    一把将柜子拉好,那串钥匙终于找到了。

    将钥匙捡了起来,咔嚓一声,终于将这该死的手拷给打开了。

    甩了几下手,这被人拷着的感觉,真他妈的不爽。

    转(身shēn)就把琳达一把扯到(胸xiōng)前,牢牢的将她锁在怀里?

    “我阳痿?我早泄?”

    “额!没没没,是我阳痿,我早泄!”

    脑袋上的经突突直跳,这女人,讲笑话是不是?

    “那个,您看,先让我把衣服给换了,老头还在下面等着呢。”

    “也行!,我就在这等着你,快点!”

    “可是……”

    一个斜眼瞪过去,直接没了声。

    纠结的来到衣橱前,却迟迟没有动手。

    “怎么?想要让我帮你换吗?”

    “不用!”

    一把将衣服拿起,胡乱的就往(身shēn)上一(套tào)。

    “好了!”

    “你确定你穿好了?”

    “对!”

    “你连内衣内裤都不穿,就这样了出门?”

    隐隐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这女人,是不是太开放了一点。

    “本来是要穿的,可是我找不到,不知道佣人替我放哪里了。”

    眉角抽啊抽,这世上居然有比欧阳飞宇还要来的牛B的人,真是奇迹啊奇迹!

    苏慕辰来到琳达的衣橱前,三两下的,就把她的内衣内裤给翻了出来。

    “哇!你怎么知道我的内衣内裤放在抽屉里的?”

    翻了翻白眼,懒的理她,这是常识好不好!

    “替我找条裤子来!”

    “哦!”

    直接走到房门口,扯着嗓子一喊。

    “给我拿条男人穿的裤子来!”

    这让苏慕辰眼皮子突的一跳,这女人,无语了!

    没一会,便有人送了一条裤子上来。

    好在那裤子苏慕辰穿的大小正好,还(挺tǐng)合(身shēn)的。

    两人刚到楼下,就见楼下站着好几号人。无语的是,其中某一个连长裤都没穿,只穿着一条子弹型内裤。悲剧的,拿着一个沙发靠垫挡着,一脸的委屈。

    明显的,为了完成琳达大小姐的任务,他无私的奉献了他的裤子。

    “宝贝,你终于下来了,你再不下了,爹地都要上去找你了。这臭小子有没有欺负你?他要是欺负你了,告诉爹地,爹地帮你收拾他!”

    说着,还朝着苏慕辰挥了挥拳头,实打实的威胁。

    “没啦,老头,你怎么会过来?”

    “我这不是来看宝贝你嘛,我都好久没看到你了,可想死我了!”

    “少给我(肉ròu)麻!”

    “宝贝……”

    “我们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也不看老头一眼,直接拉着苏慕辰就走,丝毫没把他那一脸哀怨的表(情qíng)看在眼里。

    “喂!你是不是回洛伊家?我把你送回去?”

    听到琳达嘴里喊出洛伊的名字,苏慕辰心里一阵犯酸。

    “你认识他?”

    “嗯!我追了他一年多了!”

    手猛的一紧,脸顿时黑了下来,这个女人!

    ------题外话------

    天天和谐…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