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回家

    等欧阳飞宇完全适应自己口不能言,不能动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星期。

    躺在上,只需要她张嘴吃饭,吃喝拉撒都指望着别人帮她办了。刚开始的时候,那任人摆布的感觉,真是让她想吼上个三天三夜。可是不想又怎样,谁让自己现在就是一等残废一枚,不让人家帮忙,难不成就躺在上等死?

    比起就这样英年早逝,她还想好好活着,然后回去问问,为什么不来找她。

    想到自己一个人被孤伶伶的丢在医院里,一睡就是五年,心就拔凉拔凉的。

    接受了自己的现状,好在那个叫艾里克斯—迪欧的医生告诉她,她现在的况只是暂时的。通过复健,完全可以恢复过来,只是她现在还不能说话,具体的要等她脑子里的淤血散开了,才能恢复。不过人家医生也说了,她现在的恢复好的,相信过没多久就会好。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人家用来安慰她的,不过死马当活马医,有希望总比没希望来的好吧。

    就此欧阳飞宇正式迈入了她漫长而又坚苦的复健生涯,个中的痛苦,也就欧阳飞宇自个知道。

    毕竟在上整整睡了五年,哪怕是机器也会生锈了。

    而前来看望欧阳飞宇的人到是多的,男女老少皆有,主要嘛,当然是冲着艾里克斯医生来的。谁不知道,这欧阳飞宇可是艾里克斯医生的心上人,这人既然醒过来了她们当然得过来探望一下。

    欧阳飞宇对这一班又一班的人马,直接的选择无视了。原本还能客客气气的,给人笑上一把,可是时间一长,嘴角都懒的动一下了,反正又说不出话。任谁都不喜欢被人当动物园里的猴子看吧?尤其还是在自己最悲催的时候,没躲起来就算好的了。

    咬着牙撑过一次又一次的复健,到现在,她已经可以简单的活动一下自己的四肢了。虽然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但这对欧阳飞宇来说,真是个不小的鼓励。

    这段时间,那个叫艾里克斯—迪欧的医生,有事没事的就往她房间跑。她欧阳飞宇就是再怎么白木,也明白了人家这是看上她了。想到自个现在这副鸟样子还有人喜欢,到是让她好好的乐了一把。不过,别看着医生人好的,可是却是个十打十的话唠子,一讲起话来,那是一个没完没了的。

    不过,在得知自己的这条小命还是人家给救回来的,欧阳飞宇也不好甩脸子给人家看。心里还对他充满着感激,要不是他,她这条小命是早就被收回去了。知恩图报这事,她老爹老妈打小可没少教她。所以每次艾里克斯—迪欧过来看她,就算心里烦的要死,却也不会露出点反感的表在脸上。不过,欧阳飞宇的忍让,却个艾里克斯以为,欧阳飞宇喜欢听他讲话,于是这话说起来,越发的长了。要是欧阳飞宇知道艾里克斯心中的想法,非抡起拳头给自个脑门上来上一拳不可。

    在手能动的第一天,欧阳飞宇便迫不及待的让人帮她带了纸笔过来。虽然现在还不能说话,但是她可以写字跟人家进行交流。不然,任凭她眼睛都眨的脱窗了,人们还是看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歪歪扭扭的,终于把字写完整了,看着此刻站在她面前的艾里克斯医生,一脸期盼的看着他。

    “医生,能帮我联系一下我的家人吗?”

    艾里克斯的表有些不自然,面对她那充满希冀的眼神,只觉得一盆子冷水冲到了自己的心上,让它慢慢地冻结,直至停止跳动。

    这一刻他早就已经想到了,只是却一直在逃避,只要他的睡天使不说,他就能告诉自己,她会一直一直的陪在他的边。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你的家在哪里?有没有电话?”

    垂着眼睑,没让欧阳飞宇看到他眼中的失落。

    听艾里克斯的意思,应该可以帮她找到家人的,两只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我叫欧阳飞宇,我的家在巴黎,嗯,电话号码是0033—149。”

    飞快的将电话号码报了出来,就怕艾里克斯突然反悔说,不帮她找了。

    这个号码是巴勃罗主宅的号码,一定会有人接的。

    “好的,我会帮你联系的。对了,到时找谁?”

    “嗯,就说我是欧阳飞宇,找巴勃罗—德—洛伊,或者是托马斯管家,或是巴勃罗—德—布昂斯,还有布拉斯科—奥德也行。”

    一口气将洛伊他们的名字都报了一遍,这么多人,横竖总会有一个人在的吧。至于自个老爹老妈,这么多年了,她实在无法确定,他们有没有回国。

    听到从欧阳飞宇嘴里冒出的一个个名字,艾里克斯的眼神更加黯然了。

    他也不敢去问欧阳飞宇,这些人都是她的谁,害怕从她的口中听到,其中一个是她的丈夫。尽管对于欧阳飞宇可能已经结婚生子的事已差不多可以证实了,但他不愿这么快就打破自己所有的想望。他没有忘记,替欧阳飞宇检查的时候,那些长在她雪白肌肤上的妊娠纹,虽然那些印迹很淡,但却还是让他看了个清楚。除非生过孩子,不然绝对是不会有的。

    “我会帮你打电话的,如果他们还在的话,一定会过来接你的。”

    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连嘴巴也弯了起来,想到很快就可以见到洛伊他们,心里就难免有些激动。

    “谢谢!真的非常谢谢你艾里克斯医生!”

    “不用谢,我本来就是个医生,救助病人就是我的天职。你再休息一下吧,下午还要进行复健。你现在恢复的速度很快,相信再过没多久,你就能够好好的站起来了。”

    想到自个能站起来,原本因为离开家的心,终于稍稍安稳了下来。

    这里离巴黎整坐整整三个多小时的飞机,也算她命大,在海上飘了这么远,小命还在。要换了个人,早成了海里的养料。她欧阳冰宇发誓,等她完全好了,非上教堂里去给上帝感谢一下,没把自个小命收走。

    告别了欧阳飞宇,艾里克斯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院长办公室。

    手上拿着欧阳飞宇家里的号码,心开始犹豫了起来。这个电话,他到底是打还是不打?打了,人家来把欧阳飞宇接走了怎么办?不打,这不是让他欺骗他的天使嘛!

    将那张纸打开,再揉成一团,揉成一团,再将纸打开,直到那张纸都差点被撕破了,艾里克斯终于下定了决心。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自私的阻止欧阳飞宇跟她的家人联系。这么多年了,也许人家早就把她给忘记了,或是已经搬走了。想到那一个个的可能,艾里克斯终于拨通了那个让他心里直打颤的号码。

    “嘟嘟嘟……”

    响到第五声的时候,电话终于被接起。

    “您好,这里是巴勃罗家主宅,请问您是哪位?”

    “那个……您好,有位叫欧阳飞宇的小姐,想找……”

    “对不起,我们这里并没有你们想要找的人,您打错了!”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听着那嘟嘟嘟的声音,让艾里克斯高高挂起的心,终于停顿了下来。脸上也漾起了微笑,看来人家已经把欧阳飞宇给忘了。

    而在巴勃罗家主宅,一名新来的女佣一把将电话挂上。托马斯管家说了,最近好多陌生的女人打家里电话,想找少爷,要是接到这样的电话,不用多说,直接给他挂断。

    于是,差阳错的,也让洛伊失去了找到欧阳飞宇的机会,让他又白白空等了好长一段时间。

    “飞飞,你给我的号码,我已经帮你打过了。接电话的那个女人说,那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没去注意艾里克斯对她的称呼,欧阳飞宇的脑子里全被那个‘女人’以及‘没你要找的人’给占满了。

    一下子,眼泪就充满了整个眼眶,呜……该死的,洛伊居然背着她偷人了。而且还把那女人的带回了家,怪不得这么久了,都没来找她。

    心里顿地荒芜一片,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天,欧阳飞宇并没有上复健课程,而是把自己牢牢的裹在被子里。这打击对她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就好比你乘着大汽球在天上飞,突然那个大气球被扎了个洞,顿时失去了方向。开始飘浮起来,直至坠落。

    艾里克斯看着欧阳飞宇那伤心的样子,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最好只好悄悄地离开,让她自己多想开一点。

    当第二天艾里克斯再来看欧阳飞宇的时候,却发现她并没有在上。这让艾里克斯吓了一大跳,以为欧阳飞宇出了什么事,会不会因为昨天的打击,就想不开……

    慌忙的跑了出去,可千万别让欧阳飞宇出什么事

    这还真是艾里克斯想太多了,就欧阳飞宇目前这一级伤残的样子,就是想自杀,也没那个本事。

    等艾里克斯好不容易找到欧阳飞宇的时候,欧阳飞宇早在复健室里练了不知道多久。

    昨晚上她欧阳飞宇就想开了,不管那女人是怎么回事,只要敢染指她的人,她欧阳飞宇就让她吃不完兜着走。想了想,以她对洛伊的了解,洛伊绝对做不出爬墙这种事。昨天是她一下子给气到了,后来一想,越觉得这事还得再琢磨琢磨。现在最重要的是,她能站起来,无管怎样,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而且不管洛伊怎样,她还有宝宝和贝贝这两个小家伙呢,天下后娘一般黑,她得去看看,五年不见,那两个小不点不知道怎么样了。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她这个妈,认不认识她了。

    只要一想到那两个小宝贝,欧阳飞宇就觉得浑充满了力量。努力努力再努力,她已经浪费了整整五年的时间了。她一定要尽快站起来,然后亲自回去找他们。谁要是敢欺负她的宝贝,管他天王老子的,全部杀无郝!

    脑中不停的幻想着,宝宝和贝贝被一个恶毒的女人指使着擦桌子,扫地的样子,心里的火就腾腾腾的烧了起来。

    有了这股子动力,三个月后,欧阳飞宇终于再一次站了起来。虽然仍不能开口说话,但是已经跨出了一级伤残这一个圈子。

    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着那一片陌生,却又充满了朝气的景象。手缓缓握紧,这一觉睡得够长的,该是她回去的时候了。

    艾里克斯看着欧阳飞宇那样子,就知道,他再也无法将她留下了。这几个月来,他都亲眼看着她,一步步的艰难的行走。一步、两步、三步,一米、两米、三米,摔了再爬起来,爬起来再摔,周而复始着。见证着她超一般的毅力,也让她的影子,在他的心里埋的更深。

    “艾里克斯医生,我要走了!”

    一张纸条放在了艾里克斯的面前,也让他的心,一下子碎成了千片万片。

    “你……不考虑再待一段时间嘛?至少等你的声音恢复了,这样就算你出去也方便一些。”

    “不!我要走了,我已经离开了太久了,我怕我的孩子都把我忘记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有一对可的孩子,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叫宝宝,女孩叫贝贝。天知道我是多么的想他们,恨不得现在就飞奔过去找他们。”

    “需要我陪你一起回去吗?”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找他们就好了。已经麻烦你太多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还你的人,我不想再欠你更多了。”

    艾里克斯的心再一次伤到了,可是,这份难言的感,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现在的他,还能以朋友的份站在她的边,如果把一切都摊开来,他怕他连朋友的份也失去了。只留下一份恩,但那并不是他想要的。

    “如果你真想离开的话,那就明天再走吧,我帮你准备一些东西。如果你找不到他们的话,你可以回来找我,我一直会在这里等你!”

    “谢谢!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下一次回来,我一定会带着我的丈夫还有孩子,好好的过来感谢你,我的救命恩人!在心里默默加上这一句,这是她欧阳飞宇的承诺,也是属于她欧阳飞宇的自信。

    第二天一早,欧阳飞宇就带着艾里克斯替她准备好的行李及一些现金,悄悄地离开了这个她住了整整五年多,却只了解了三个多月的淳朴小镇。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