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生死未卜

    等他们赶到欧阳飞宇掉下去的地方,那儿已经空的,只除了地上那触目惊心的血迹。预示着刚刚,有个女人,从这里掉了下去。

    大家分散开来,在峭壁下面四处寻找着,却再也找不到欧阳飞宇的影。

    正在会议室里给一群公司高层开着会的洛伊突然感到心脏一阵紧缩,尖锐的刺痛,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总裁,你怎么了?”

    突然见大BOSS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可把一群高层给吓着了。

    同时洛伊的手机响了起来,没来由得一阵心慌。

    哆嗦着手接起了电话,不等他开口,电话那端便传来了让他几崩溃的消息。

    手机啪一下掉在了地,洛伊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许是起的太猛,上晃动了一下。顾不得跟其他人说上一句,便摇摇晃晃的冲了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心里直打突,出什么事了,怎么总裁一副深受打击的样了。

    来到停车场,洛伊颤抖着手,拿着钥匙,却始终无法将钥匙插进去。钥匙几次掉落在了地上,许久之后,终于发动了车子。

    车了一路弯弯扭扭的出了车库,看得随后跟出来的埃克一冷汗,忙上去拍打着洛伊的车窗。

    “总裁,你这是去哪里,您绪不稳,还是先下来,我来帮你开车吧。”

    像是回了魂,想到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估计还没出大门,就直接被撞飞了去。

    “去……去海边。”

    “是,总裁你先别急,这里到海边有一百多公里呢,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您先别急,我这就出发。”

    知道洛伊这是急坏了,埃克猛踩着油门,一路上巴不停蹄的。而洛伊那双紧抓着车椅的手,一直握得死死的,似乎这样才能让他的心稍微平静下来。

    抖索着手,摸着自个的口袋,好一会才想起来,手机掉在了会议室里。

    “埃克,把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

    总算能把一句话说完整了,只是那伸出去的手却一直颤抖着。

    “是,总裁!”

    乖乖的将手机递给了洛伊,继续开着车。埃克这会的心可是拔凉拔凉的,他还从没见过总裁这样惊慌失措的样子,就像整个人迷失了似的。琢磨着这会就是把他给卖了,他都不会吭气。

    按了几次,才把号码给拨准了,麻木的等着电话被接起。

    “喂!哪位?”

    “父亲……”

    洛伊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极为沙哑,好一会,布昂斯才听出来,这是洛伊的声音。

    “哦,是洛伊啊,你怎么换了个号码?有什么事吗?”

    “父亲,飞儿被人打了两枪,从峭壁上掉下来,掉进了海里……”

    沙哑的声音,伴随着太多的无助,眼泪凝聚在眼眶里。

    埃克握着方向盘的手猛的一颤,无法想象,那个漂亮迷人的坏丫头居然会遇上这样的事。中了两枪,还从峭壁上掉落了海里,不用想也知道,凶多吉少了。

    “洛伊,你现在在哪里?”

    “我正在去那里的路上。”

    “我跟你爹地马上回来,你别太担心,飞儿肯定会没事的。现在赶紧通知警方派遣救援人员过去,让他们务必把飞儿找到。”

    “救援人员已经到,现在正在四处搜寻。父亲,爸妈他们……”

    “我来通知他们,你先去找飞儿吧。”

    “好!”

    断掉电话,洛伊仍然是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口里喃喃着。

    “飞儿,你一定要好好的,求你!”

    不知不觉的,埃克的油门踩得死死的,心里默默祈祷着,夫人,你可千万别出事。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愣是让他们五十分钟后赶到。

    踉跄着脚步,冲上了那个欧阳飞宇掉下去的峭壁,只余下那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顺着那条血迹,直到消失在那峭壁沿。哆嗦着手,抚过那丝血渍,心疼的厉害。

    负责来这里进行救援的队长匆匆赶了过来,只是那表不容乐观。只是这次出事的人似乎来头很大,他已经接了上头的通知,务必配合好这次的救援,全力协助。

    “洛伊先生,我们的人已经下去搜寻了,不过到目前为止仍没有找到尊夫人。根据现场的况来看,夫人有可能被海水给卷走了,希望您作好心理准备。”

    “准备?你让我准备什么?我的飞儿一定会好好的,她绝对不会出事。你们全部给我去找,找不到她,谁都不许离开。”

    猩红着双眼,对着那个队长咆哮着,双手摇晃着那人的肩膀。就像一只愤怒的野兽,濒临暴发。

    “先生,我们目前正在全力救援,我只是将最坏的结果告你。”

    “我不需要什么最坏的结果,我只要我的飞儿好好的活着,好好的站在我们的面前。”

    埃克赶紧上前,将洛伊拉开,再这么摇下去,那队长估计得被摇出脑震来。

    “总裁,你先冷静一下,先让他们搜救了再说。夫人一定会平安的,您先到边上休息一下。”

    “不!我要去找飞儿!”

    一把推开了那位搜救队长,踉跄着从上面摇晃着走了下来。

    “飞儿!飞儿!应我一声,我来救你了,飞儿……”

    回答他的,只有海浪击打的声音。

    而此刻洛伊的办公室里,宝宝和贝贝正坐在沙发上,两条小腿晃啊晃。

    “哥哥,爹地这会怎么还没开好了,贝贝等的花儿都谢了。”

    “谢什么谢,你这花还没开呢!”

    “哥哥你欺负我!”

    “我这叫将你拉回现实,18岁的姑娘一朵花,你现在连芽都没长出来呢。”

    “哼!我不要跟你说话了,坏哥哥!”

    “女人就是女人,不可理喻!”

    ——N久之后

    “哥哥,你说爹地是不是把我们给忘记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啊,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

    摸摸自个的小肚子,好委屈哦。

    “你坐着,我去看一下!”

    “那哥哥你快点哦!”

    “知道了,乖乖坐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开。”

    “好!”

    推开门走了出去,宝宝的眉头皱的紧紧的,总感觉有什么事发生了。来到会议室,门开着,可是里面人一个都没有。

    会议桌上放着一只手机,是爹地的,屏幕上是他们一家四口的照片。

    心里突突的,爹地怎么会把手机丢在这里?

    刚想拿爹地的手机给妈打个电话,手机便响了起来,是托马斯爷爷打过来的。

    轻轻一按,接通了电话。

    “少爷,我已经安排了巴勃罗家族的私人搜救队过去了,半个小时以内就能赶到那里。他们是国内最出色的搜救队,所有设备以及人员配备都是顶尖的。很快他们就可以找到少了,另外我们还派了一支医疗队过去。一旦找到少,就能以最快的速度稳定少的伤势。不过因为现在还不太清楚,少中枪的具体位置,只知道在肩膀上还有口都有中腔。我们已经在就近的医院安排好了手术室,随时可以进行手术。”

    “……”

    对面一片沉默,让托马斯的心悬了起来。

    “托马斯爷爷,宝宝和贝贝的妈是不是受伤不见了吗?”

    “小……小少爷?”

    这下托马斯还真是被吓出一冷汗来了,怎么少爷的电话会是小少爷接的?

    “托马斯爷爷,请你告诉我,我要去找妈!”

    “呜……”

    小小的脸蛋,拿着手机,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听得托马斯的心都要碎了,小少爷从来不哭的。

    “小……小少爷,你先别哭,少会没事的,我们已经派了好多人过去找了。很快就会把少给接回来的,不会有事的。”

    “呜……可是你明明说妈中了枪伤,还不见了。”

    “这个……小少爷,你和小小姐现在在哪里?小小姐是不是跟你在一块?”

    “我们在爹地的公司里,爹地去开会,我跟贝贝在办公室里等他。可是过了好久爹地都没有回来,我到会议室找他,就只剩下这只手机在这里了。”

    “小少爷先别急,我这就过去接你们,你们不要急,托马斯爷爷马上就过来。”

    说完便急冲冲的挂了电话,想到少的事小少爷已经知道了,这会肯定是吓坏了。提了车子就往瑞德集团跑过去,想到小少爷的哭声,心酸的不得了。

    宝宝拿着洛伊的手机,跌跌撞撞的回了洛伊的办公室。虽然早熟,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听到妈出事了,心里害怕的不行。

    许是双胞胎的感应,等宝宝进去的时候,贝贝已经哭花了脸。见宝宝进了,忙跑了过去。

    “哥哥,贝贝好害怕,心里好难过,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贝贝别急,托马斯爷爷马上就过来了,他马上就会接我们回去找爹地妈了。”

    “真的吗?可是爹地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不然爹地怎么会自己走掉,把我们丢在这里呢?”

    “妈……妈受伤了,所以爹地去找妈了,等托马斯爷爷过来,我们也去找爹地妈。”

    海蓝色的眼睛,一粒粒的水晶豆子不停的落下,兄妹俩抱在一起,好无助。

    等托马斯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兄妹俩手牵着手站在门口,不停的在门口张望着。鼻子眼睛哭的红红的,眼泪还挂在眼眶上,直让人瞧着心疼。

    “托马斯爷爷,你赶紧带我们一起去找爹地妈,我们现在就要看到他们。”

    尽管心里难受的紧,但宝宝还是有条不紊的把话说了出来。这孩子,将来一定会很出色,无论是他的爷爷还是爹地,他绝对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让托马斯心里很是安慰。

    “小少爷,小小姐,我还是先送你们回家吧。那边搜救队正在搜救,我们还是先回去等他们消息吧。”

    “不要!托马斯爷爷,无论如何,我现在就要去找妈。”

    “贝贝也要去找妈,托马斯爷爷带我们去嘛!”

    年龄虽小,但这气势却丝毫不弱。叹了口气,小少爷和小小姐这倔脾气,今天要是不带他们过去,估计是不成了的。而且,他也非常的担心少爷,少爷对少的感是那样的浓烈,如果少真出了什么事,他不知道少爷会怎样。也许有小少爷和小小姐在,还能让少爷冷静一些。

    “唉!那托马斯爷爷现在就带你们一块过去,记住,不可以调皮。”

    “嗯,托马斯爷爷,我们会乖的!”

    “贝贝会乖的,托马斯爷爷,我们出发吧。”

    “好,我们这就过去。”

    车子再次往海边驶去,一样的急切,一样的不安。

    离欧阳飞宇掉下海已经过去整整五个多小时了,而洛伊自从到这里之后,就一直四处寻找着。因为这里的山石太过陡峭,洛伊已经摔了好几次了。手上、腿上到处都是磕碰的划痕,而他却像毫无所觉似的,延着石壁,不停的寻找着。

    海上的风浪实在是太大,而且欧阳飞宇又受了严重的枪伤,几乎所有人都放弃了希望。一个中了两枪,还泡在海水里五个多小时,存活的希望微乎其微。

    巴勃罗家族的搜救队也早已赶到,刚到这里,了解完况,他们就没抱太大的希望了。可是他们不能随意的放弃,也许就在下一刻,他们就能找到欧阳飞宇,找到巴勃罗家族的女人。

    搜寻依旧继续着,只是依然没有欧阳飞宇踪迹。如果在天黑之前还不能找到她,那欧阳飞宇存活的希望会不足百分之五。

    同时搜寻着的还有金他们,十六个人不停的搜寻着。他们是亲眼看着她掉下去的,亲眼看着她掉下海,消失在海里。等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只剩下水波中遗留的那一丝猩红。而那个总是朝气蓬勃的女人,却早已经没了踪迹。

    他们也曾试着跳下水里去寻找她,却始终找不到她。

    无法相信,前一刻还上窜下跳的,怎么才这么一会功夫,人就不见了,消失了。

    手指仍轻颤着,虽然他们这群人,平时都吊儿郎当的,也没少干那打架斗殴的事。只是亲眼看着一个自己熟悉的人消失在自己眼前,那感觉,绝对不好受。

    尽管万分抗拒,可是天依然黑了下来。一整天,所有人都不曾喝上一口水,吃过一块饼干,而搜救依然持续着。

    洛伊的神经一直崩的紧紧的,谁都不知道,这一刻的他是多少的害怕。他不止一次的乞求上帝,让他找他他最心的人儿,而是上帝却始终不曾眷顾到他。让他面临着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宝宝和贝贝一下车,便朝着岸边奔了过去。没有看到妈,只有爹地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那里,面朝着大海。眼中的光亮一寸一寸的被黑暗笼罩着,整个表木木的。

    “呜……爹地,你这是怎么了,爹地你别吓贝贝好不好,贝贝害怕。”

    而宝宝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这一切,都在向他预示着,妈没有找到,他的妈不见了。

    天彻底的黑了下去,搜救队依旧在寻找着,只是他们的任务已经从搜救变成了打捞。

    如果欧阳飞宇没有受伤,他们或许还能相信,还能告诉自己,只要找到她,她就有活的希望。可是现在,不说那肩膀上的一枪,只那前的一枪,就足够让一个毙命,更何况还掉进了海里。

    搜索范围已经扩大到了周围一公里,整个海平面,被灯光照耀的像白昼一样。

    布昂斯来了,奥德来了,苏娴雅来了,欧阳晓来了,欧阳飞宇的舅舅舅妈以及四个弟弟都过来了。可是欧阳飞宇却依然没有出现,没有找到。直到第二天下午,搜救队才找到了欧阳飞宇的一只鞋子,而鞋子上面,还存有着点点血迹。

    洛伊彻底的崩溃了,站在那个峭壁上不停的尖叫着,嘶吼着。

    七天之后,搜救队终于完全的放弃了。所有人痛不生,苏娴雅的哭喊声飘在空中。也许欧阳飞宇知道她那个老是揍她的老妈,在她失踪之后哭的撕心裂肺,整个人也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岁。而欧阳晓也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只是一个劲的看着她的照片抹泪。估计再也不愿意跟苏娴雅顶嘴,惹她生气了。

    宝宝和贝贝每天晚上都会哭醒,喊着要妈,让几个照顾他们的大人,心酸的不得了。

    而洛伊不吃不喝的站在了峭壁上好几天,直到布昂斯让人把他打晕了,才把他带回了家。

    回家之后,洛伊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整整半个月,不再跟人说话,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连宝宝和贝贝也不再搭理,只是傻傻地坐在那里,看着欧阳飞宇跟他的照片,一个人傻笑着。

    直到有一天,埃克带着一大叠的资料进来,洛伊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总裁,夫人的事已经调查清楚了,是劳伦斯动的手。”

    在埃克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洛伊的房门砰一下被打了开来。

    近一个月的时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言不语。胡子拉杂的,眼窝深陷,衣服依然是那天去往海边时穿的那一,整个人笼罩在一团俋气当中。双眼血红着,紧紧地盯着埃克,让埃克狠狠地吓了一跳。

    丫的,总裁该不会想活吞了他吧。

    “是劳伦斯派人袭击飞儿,害她受伤掉下了那个峭壁?”

    沙哑的声音,就像车轮摩擦的声音一样,把埃克吓了一大跳。

    “是的总裁!确定是他们干的。”

    “很好!劳伦斯是不是,我要让你们替飞儿陪葬。我会让你们知道伤害飞儿的下场,我会让你们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嗖嗖的声音,让埃克背脊直发凉,总裁好恐怖!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