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洛伊黑脸

    这一次的宣誓,洛伊可是狠狠的打了劳伦斯家族一巴掌,别说那些个不认识的人惊叹于洛伊那豪迈的宣言,就是欧阳飞宇也给吓了一大跳。

    虽说关于洛伊工作上的事,欧阳飞宇是一问三不知,可是他刚刚那霸气的样子,实在是太有男人味了。

    一路人,欧阳飞宇都张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洛伊,就跟见着外星人似的。

    实在是被欧阳给瞧得受不了了,搞得洛伊心里毛毛的。

    “飞儿,你怎么了,干啥一直盯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嗯!”

    “飞儿?”

    “我在看,你是不是被外星人附体了,一个子变了个子。话说,洛伊你刚刚那样子实在是太MAN了!”

    昏暗的灯光,洛伊的脸一红到底,他可不敢跟欧阳飞宇说,刚刚说完那些话,他那两腿可是直打颤。还在欧阳飞宇站在他的边,要不然,他还真没勇气说下那么一段话。

    还没走到宴会厅门口,欧阳飞宇跟洛伊便被人拦了下来。

    挡路的人不是别个,正那个前面被欧阳飞宇给收拾了的沃克—劳伦斯。

    “呲!胆子不小啊,居然敢跟老头子呛声,有种的嘛!”

    “咱们当然有种啦,没种咱们家那对宝贝是怎么出来的。某些人就不知道了,一看就知道是一天到晚精虫上脑,长个不长脑的。瞧那样子,估计那子早就榨干了。说不准他家老二都站不起来,每次还得靠药啊什么的辅助了。真是可怜,可怜他家老二。”

    说完,欧阳飞宇还一脸我很同你的表,盯着人家老二。瞧着欧阳飞宇那样子,洛伊嘴角一抽,这话是不是太毒了一点。

    欧阳飞宇这一论调,让沃克—劳伦斯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不得不说,有时候欧阳飞宇这张乌鸦嘴还是准的,她这些个话可是句句插在了沃克—劳伦斯的心坎上。自打十二岁开始,就泡在女人窝里,时间长了,次数多了,就是铁杵都能磨成针。最近这段时间,除非有药物辅助,他家老二压根就站不起来了。

    “是嘛,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我马上让你知道,我的老二到底能不能站起来。”

    只是盯着欧阳飞宇那张脸,沃克—劳伦斯就感觉一股子邪火直往某处钻。顿时眼睛一亮,看来这妞对他家老二很管用呢。想着,下半就往欧阳飞宇那边一拱,那样子,说有多猥亵就有多猥亵,瞧得欧阳飞宇汗毛直竖。

    “如果你不想你家老二跟你说拜拜的话,你尽管试试。”

    黑着脸,说了一句非常劲爆的话,顿时让欧阳飞宇跟沃克—劳伦斯同时侧目。

    欧阳飞宇觉得自己该好好反省了,瞧洛伊原先多纯的一个娃啊,现在居然黑成这个样子了。等会回去得跟上帝忏悔一下,呜~能不能把洛伊给变回去。

    “你他妈的找死!”

    说着,沃克—劳伦斯便气势汹汹的准备向着洛伊冲过去。

    “如果你想你另一只手也废掉的话,你尽管过来,反正我也好久没练手了,正好拿你练练。”

    想到欧阳飞宇那利落的手,沃克—劳伦斯便有些胆怯。

    “哼!还以为你们有多厉害,也就吹完牛就落荒而逃罢了。空口说白话谁不会,老子还说明天去把艾菲尔铁塔给炸了。”

    欧阳飞宇跟洛伊像看白痴似的看着沃克—劳伦斯,丫的,打哪钻出来的一个外星生物,赶紧回他的外太公去。

    夫妻俩同时转,不再理会这只乱叫的臭鸭子,又不是跟他一样脑子抽筋。

    “喂!你们被我说中了是不是,刚刚在台上说的也就是吹吹牛而已。要不然怎么会说完就跑路,说那一段,只不过为了转移别人的注意力而已。谁不知道,巴勃罗家族只是一个上流社会的笑话而已。好好的一个大男人,居然不女人男人,还生了你这么一个不知道母亲是谁的杂种。”

    洛伊的脚步停了下来,整个人笼罩在一片暗当中,欧阳飞宇看不清他的表,但是却能感受到他的隐忍与愤怒。

    被洛伊牵着的手越拽越紧,而洛伊似乎也没有发现。

    洛伊可以忍,她欧阳飞宇可忍不住。丫的,当她是死人是不是,居然敢当着她的面骂她的男人杂种。要是洛伊是杂种,那她家的宝宝和贝贝不成了小杂种了,这可比直接骂她还要来的让她生气。

    转就是一脚横踢了过去,沃克—劳伦斯就跟个足球似的被踢飞了去。直直的撞到了墙上,而且这一脚可不轻,比刚刚在门口那一下要厉害的多。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试了几次都没法从地上爬起来。

    “走!我回去,我到要看看那群该死的家伙会是怎么一副嘴脸。”

    说完,拉着洛伊转就往宴会厅里走去,心里憋着一肚子的火。妈的,今天谁惹她谁倒霉,见佛杀佛,见鬼杀鬼。

    洛伊似乎被欧阳飞宇那雷厉风行的样子给吓到了,傻愣愣的跟着欧阳飞宇的脚步。只是嘴角微弯着,眼中的那道光,璀璨人。

    走的时候轰轰烈烈,回来的时候,同样的震憾出场。

    谁都没想到,洛伊跟欧阳飞宇这才宣告完离开,没等他们消化完,居然又突然回来了。而且这次回来,明显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几个与洛伊还算有过几面之缘的人,便上来打招呼。

    虽说劳伦斯不是好惹的,可是这瑞德集团现在可是如中天,锐不可挡。而且现在这瑞德集团已经将与劳伦斯集团对上的事放到台面上来了,作为他们这些生意人,不会把位置站死,说句好听的叫审时度势,不好听的就叫见风转舵,墙头草,顺风倒。

    “洛伊总裁,来来来,我们喝一杯,打从您上任以来,咱们还没机会喝上一杯呢。择不如撞,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哦。”

    “是啊,洛伊总裁仪表堂堂,而夫人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知道夫人还有没有什么未婚的姐妹,我家还有个混小子现在还在游戏人间,要是有夫人一样的女子出现,肯定会收又收心。”

    “可不是,我家也有个混小子呢,早前婚礼上有见过夫人一次。到现在还对夫人十分景仰,直嚷着要是脸皮夫人一样的人看着他,一定乖乖的给我上班。”

    几个人围着洛伊和欧阳飞宇,不停的恭维着,绝口不提刚刚的事。明显的,想做墙上的那根草。

    虽然心里对这些个人,鄙视的要死,不过明面上还是得跟着他们叨嗑几句。说简单点,就是你拍我马,我拍你马

    而洛伊自始至终都是维持着一脸的冷漠,忘了说,面对外人的时候,洛伊一直摆着这么一张脸。为此欧阳飞宇还特意找洛伊问了一通,洛伊的解释是,除了这表,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一见陌生人,他心里就很紧张,可是做生意,你要是见个人就紧张脸红的,这生意就不用谈了,你直接送钱给人家算了。这表可是洛伊上任之前,对着镜子整整练了一个星期练出来的。

    东拉西扯的聊着,虽然不耐烦,但既然回来了,好歹也得跟人家磨上两句。

    好不容易将这群聒噪的老头子给甩到一边去,欧阳飞宇跟洛伊找了个地方坐下。刚刚那会已经吃饱了,这会他俩纯綷是看客,看戏的客人。

    练武者的直觉,自打他们再一次进来之后,欧阳飞宇就感觉有几道森森的视线对着他们。不过欧阳飞宇也没太在意,用想就知道了,除了那个被洛伊指了名呛声的那谁之外,还会有谁?

    不过,怎么的,他们就是要进来气死他,要不是他儿子犯抽把他们给气了回来,他们才不屑进这个虚荣的不得了的地方。

    “先生,请问我能请你跳个舞吗?”

    一只纤纤玉手伸了过来,放在了洛伊与欧阳飞宇中间。突兀的放在那里,硬是让欧阳飞宇半天回不了神来。

    “先生,可以吗?”

    顺着那只手往上看去,好漂亮的一张脸,好欠抽的一个小三。

    洛伊依然没吭气,一脸冷漠的坐在那里,连个眼角都没扫一下。压根无视了那只手,以及那只手的主人。

    “小姐,我先生不喜欢和其他女人接触,更不用提跳舞了。我看你还是另外找个男人跳舞好了,相信会有很多人愿意。”

    略带鄙视的瞄了眼欧阳飞宇,像个雷达似的把她从头到脚的扫了一遍。

    “小姐,我找的是这位先生,请你不要插嘴。”

    “我也告诉这位小姐了,他是我的先生、老公、男人,OK?你不觉得当着人家妻子的面,勾搭人家老公,是一件非常无耻的事吗?”

    皮笑不笑的对着那个“小三”,客气气的讲了一通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洛伊低着头没吭气,像是没听到两个女人呛声似的,只是嘴角的弧度越发的大了。

    “你这个臭女人,就凭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你不觉得像你这样一个人,待在他的边太过不配了吗?瞧你那材,哼!也敢出来见人?”

    “你!我材怎么了,我材要,要股有股,好的不得了。”

    “呵,说笑吧你!”

    “洛伊,你告诉她,你老婆我材好不好。虽然生了两孩子,除了上长了些,其他可还是好的不得了。”

    要说她欧阳飞宇材好不好,洛伊最有发言权了。

    “咳!很好,飞儿的材最好了,是我见过的材最好的女人。”

    怎么才一会,这火就烧到自个上来了,害他刚到嘴边的水都给呛着了。

    听到洛伊的话,欧阳飞宇这下圆满了。

    “人家那是善良,安慰你呢,少在那里得瑟。”

    “你!”

    “洛伊,你给我起来,走,咱们跳舞去。老娘今天豁出去了,材是不是,姐今儿了就让你们瞧瞧,什么才叫材。”

    火大的拉着欧阳飞宇站了起来,压根忘了自己从没跳过舞,更不会跳舞。

    当着那女人的面,一把扯下了她用来遮光的披肩。披肩扯下的一瞬间,那女人完全的歇了菜。

    不用过多的形容,瞧周边那些个眼睛都快瞪突的男人就知道了,欧阳飞宇完胜!

    等洛伊被欧阳飞宇拉到舞池中间,才反应过来。等他一看清欧阳飞宇上穿着的裙子,整个脸都黑了下来,而且是黑的不能再黑。

    本来见着她穿着抹短裙也就算了,手一抚上欧阳飞宇的腰才发现,这腰上的位置,怎么光光的,像是没穿衣服似的。

    没了跳舞的心思,直接将欧阳飞宇转过来一看,顿时杀人的心都有了。

    整个后背全着,都差不多能看到欧阳飞宇的股勾勾了。

    怪不得今天还特意披了件披肩,本来他还想着,飞儿不是一直都的吗,今儿个怎么还在裙子外面罩上一件。

    赶紧将自己上的外脱了下来,罩在欧阳飞宇的上。意识的四周瞄过来的那不怀好意的视线,洛伊恨不得将他们的眼睛全部戳瞎了去。

    一把拉起欧阳飞宇,气势汹汹的往外走去。

    “喂,洛伊去哪呢?我那披肩还没拿呢。”

    “不要了!”

    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硬是让欧阳飞宇打了个寒颤。

    “不行唉,那件披肩好贵的,我刚刚看过标价的,要三万多美金呢。”

    “你要我再给你买就行了,三十件,三百件都没问题。”

    “去!谁要那玩意,钱呐,你丢的可是钱唉!”

    “闭嘴!”

    再也忍不住,洛伊直接朝欧阳飞宇吼了过去,双眼血红着。

    百年难得一见的洛伊发彪场面,轰轰烈烈的打响了,连欧阳飞宇都直接给吓的没了声。再没了心思去想那啥的披肩不披肩的事,洛伊都发彪了,这世界玄幻了。

    砰的一声,甩上汽车的门,直接一百二十码给飙了出去。

    欧阳飞宇死死的拉着汽车上的拉手,靠,这都什么事啊,难不成洛伊中邪了?

    “洛……洛伊,咱有事好好说,别生气啊,超速是违法的。咱们都是良好市民,得遵守交通规则。”

    回答她的是那持续轰响的发动机声,以及洛伊那越发黑沉的脸。

    直到回到家,洛伊的脸都黑黑的。没去看托马斯那明显担心的眼神,拉着欧阳飞宇就直接进了房间。

    一把将门甩上,眼睛直瞪着欧阳飞宇。

    “洛伊,你到底怎么了,我要死你也得先告诉我为什么要死的吧。”

    “谁许你穿这么一件暴露的裙子的?是我没钱给你买,还是你舍不得多穿些面料。”

    “噢,原来你在气这个,吓死我了。”

    “……”

    没回她,只是嘴巴抿的死死的。

    “这你可怪不得我哦,这裙子是父亲给夫整的,穿的时候我就提了,这条裙子太露了。可是那经理说,这是父亲指定了给我穿的。我想着反正就是往就行了,不过我有另外找了一个披肩披着的,不过被你给丢在了那个宴会厅里。”

    最后一句是欧阳飞宇在嘴里嘀咕的,她胆子再大也不敢这时候跟洛伊扛上。

    “父亲给你找的?”

    “对,不信你可以给他打电话哦,找那经理也行。”

    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洛伊墨黑的脸色也终于稍稍的好了一些。

    ------题外话------

    码字好累…头都炸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