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遇色狼

    劳伦斯大酒店——法国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七星级酒店,更是众多富豪政客挤破了脑袋想进去的顶级场所。进入这里的首要条件,便是资产在50亿以上,而且需要有浓厚的家族背景。说简单点就是,手里要有钱,但是像那种暴发户之类的人是没有资格进入劳伦斯的。

    可想而知,能进到这里的,无一不是份的象征。而这里面随便一个人出去,那都是能在商界呼风唤雨的掌权人。

    劳伦斯大酒店门口,欧阳飞宇扯着自个上的小礼服,总觉得浑不对劲。

    左手拉着裙摆,右手提前那少得可怜的布料,很有种跑回家把布昂斯给暴打一顿的冲动。

    时间回到今天下午,欧阳飞宇正在武馆里,将那群小子当沙包似的揍着。

    布昂斯带着托马斯突然来找欧阳飞宇,只告诉欧阳飞宇,有急事,让她跟着他们一起走。

    这两天,那两支小尾巴跟着苏娴雅跟欧阳晓回中国去了。说是太久没回去,苏老爷子念着他们了。于是欧阳飞宇大手一挥,就把那两个家伙丢给他们外公外婆了。

    直接将一群黑着脸的小子轰了出去,大门一关,便匆匆跟着布昂斯走了。

    布昂斯望着后视镜上,那几个站在武馆门龇牙咧嘴,黑着一张脸的小子,眼角直抽搐。媳妇这样会不会太过份了一点,那群小子现在还穿着跆拳道的练功服呢,脚还赤着。他敢打赌,这群小家伙口袋里绝对一毛钱都没有。

    忍不住反省一下,他刚刚是不是吓着欧阳飞宇了,让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那个……飞儿,你是不是太急了,其实你等他们换好衣服,咱们再出门也还是来得及的啊。”

    “父亲,你说急,那肯定是很重要的事喽。放心吧,那几个小子没事的,明天肯定又生龙活虎了。”

    不以为意的撇撇嘴,不会告诉布昂斯,她就是故意的。谁让这些个臭小子居然偷偷的塞了一把相片给洛伊,说让他好好看看,喜欢哪个给他们说。保证每一个都温柔体贴,充满女人味,把他当天一样供着。

    这不是明摆着打她脸嘛!拐着弯说她欧阳飞宇就一男人婆,不温柔不体贴,没有女人味!。

    想起那叠照片,欧阳飞宇就心里有气,恨不得把他们上那唯一的练功服也给扒了,让他们直接穿着小内内奔去。

    车子在一间SPA门口停下,欧阳飞宇狐疑的看着布昂斯。因为赶着时间,她自己上也没来得及换衣服,来这做什么?

    一行三人来到门口,一个像是经理的人早就恭候在那里了。

    一见着布昂斯就迎了上去,那点头哈腰的样子,就跟电视里演的那些个勾搭本鬼子的汉一个德

    “布昂斯先生您好!您让准备的东西已经全部准备好了,马上可以开始。”

    说完,也不知是不是欧阳飞宇的错觉,总觉得那男人不时的往她上瞄着。

    眉毛跳跳,这搞的是什么飞机?

    “嗯,先带少夫人进去吧,五点半我们过来接人。”

    说完,又转头朝着欧阳飞宇交待着。

    “飞儿,今天晚上有个很重要的聚会,必须你和洛伊一起出席。其他的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只要跟着这位经理把自己收拾好就行了。等会托马斯会过来接你,我这边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欧阳飞宇有什么回话,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瞧瞧自个这一练功服,再瞧瞧这明显与自己这副样子格格不入的地方,满头黑线。这父亲大人就不能给她说清楚了再走?而自己也是傻的,这一路过来也不知道问问清楚,这给人卖了都不知道。

    那位经理虽然对这个着装怪异的女人很是奇怪,不过想到刚刚布昂斯先生介绍叫少夫人。忙俭了神态,这位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洛伊少爷的妻子了。

    “少夫人请,楼上已经准备好了,等会会有专人替少夫人进行打理。如果少夫人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找我。”

    说完就领着欧阳飞宇进了电梯,去往指定包间。

    欧阳飞宇要是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人物,不知道嘴巴会抽成什么样。还不就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

    一进到包间,欧阳飞宇整个脸就瘪了下去,丫的,又是让她当木偶人了,随便让一群人在自己上捣鼓。整个脸都黑了下来,这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让她怎么活啊?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可是公公吩咐下来的,她就是再怎么不乐意,这面子还是要给的。

    这边欧阳飞宇被赶鸭子上架,那边洛伊也差不了多少。

    “爹地,这次的宴会我不是已经推掉了吗,您怎么又把请贴拿了过来?”

    “洛伊,你爹地和我都很希望你能参加这个宴会。我知道你并不喜欢参加这种聚会,可是这是劳伦斯家族举办的。你知道你父亲跟劳伦斯家族素来不合,而且这一次他们本就是冲着我们巴勃罗家族来的,你要是不出席,到时……”

    余下的奥德就不多说了,相信以洛伊的智慧,一定明白。如果他们这一次再不参加,劳伦斯家族就会收窜着另外几个家族打压他们。虽然巴勃罗家族并不惧怕他们,但是这种事本就是比较烦人的。

    而且一直以来,由于布昂斯跟他的事,都被另外几个家族视为笑话,上流社会的丑闻。虽然布昂斯一直不说,但是他却清楚,布昂斯一直觉得对不起他的父亲,洛伊的爷爷。这一次不仅是开拓瑞德集团新一页的开始,也是巴勃罗家族扬眉吐气的时候。

    以往这些聚会,巴勃罗家族都不会参加。一来外界对巴勃罗家族本就属于比较低调的,不喜欢参加聚会;二来那些所谓上流社会的人,一直当巴勃罗家族是一个笑话,只是迫于巴勃罗家族雄厚的家族底蕴以及强大的财力,不敢在明面上说,但是私底下的嘲笑声,可是一点也不低的。

    洛伊有些烦躁的站在那里,其实爹地说的这些他都知道,只是他真的不想跟那些人接触。在他接手瑞德集团之后,公司再一次扩大一倍不止,已经稳居法国第一。即使在全球排名里,也在一只手里面。

    瑞德集团的急速扩张,更是让一群人眼红的不行,现在已经开始集合打压了。不过,这些在洛伊看来,就像跳梁小丑似的,不足为惧。

    想了许久,终于在奥德的殷切期盼之下,点了头。

    奥德终于呼了口气,今天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

    “对了,你父亲已经去接飞儿了,现在应该正在爹地手下的SPA里做造型。等会托马斯会直接带她过去劳伦斯大酒店,你到时直接去那里就行了。”

    将事交待了一下,没再去看洛伊那张明显黑下来的脸。事搞定,他可是跟布昂斯约好了,等会出发去夏威夷渡假。

    瞧着奥德那欢快的样子,赶这次爹地跟父亲是算计好他了。连飞儿都接好了,不管他答不答应,结果肯定是要去劳伦斯走一趟的。

    洛伊看着眼前这一块小布料,满头黑线。真不敢相信,父亲居然让她穿这么一块破布去参架什么劳什子的宴会。她抽风是不是,穿这么块破布,去给那些男人吃免费冰淇淋。

    “咳!少夫人,请去换上这件礼服,时间快到了!”

    “不穿!我绝对不穿这块破布,这么一块破布,能遮住多少啊,还不如直接奔算。”

    那造型师看着欧阳飞宇,额上直冒汗。破布?就这么一块破布,她可是得工作好几年才能买上这么一条,而且就是她想买都不一定能买到,这可是香奈儿的首席设计师专门打造一款礼服裙,全球就这么一条。

    “少夫人,这礼服您穿上绝对漂亮,而且我保证,它肯定不会让您走光的。”

    “我才不信呢,这么短,还这么省料。你难道没看到,穿上它整个背都会露出来吗?还说不会走光,骗谁呢!”

    这造型师实在是无语了,打从她们这家让开门,就没遇上过这样的客人,她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无奈之下,只好将那位经理给找了来,她是没褶子了。

    经理匆匆赶过来,瞧着这况,眉头都打结了。本来嘛这礼服要是少夫人不满意,直接换了也就是了,可是这可是布昂斯先生特意指订的,他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换。这布昂斯可是他们老板的人,也是这家店的另一位老板。

    最后经理只好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又给欧阳飞宇另外找了一件披肩回来,正好把欧阳飞宇那露出来的后背给遮了。

    尽管心里还是不乐意,可是这是父亲大人给准备的,她也不好发脾气,只能将就着穿了。能遮多少是多少,有总比没有好。

    还过话说回来,换上礼服的欧阳飞宇可真是艳光四,好一个东方维纳斯。相信今天晚的宴会,欧阳飞宇肯定会艳压群芳。

    而此刻某架飞机的头等舱里,布昂斯跟奥德正一舒爽的看着底下那繁华灯火,喝着红酒闲聊着的。

    “亲的,你这样会不会太坏了一点?要是洛伊看到飞儿穿着那礼服,心里该恼死你的。”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们已经离开了。咱们儿子太过沉闷了,这不,正好刺激他一下。一天到晚的只知道工作,一点激都没有。年青人嘛,当然得活泼一点,我瞧着飞儿就很好,见谁不爽直接揍了再说。”

    “你就不怕到时飞儿跟洛伊一起找你麻烦?”

    “呵呵,相信过了今晚,他们可没时间来找我麻烦,光处理麻烦都来不及了。”

    “亲的,你真坏!”

    “我要是不坏,又怎么能把你抱在怀里呢?”

    说完两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便激了起来。

    人嘛!就得越活越年青,这样才不算白活是不?

    洛伊站在劳伦斯酒店门口,看着这里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心里不停的咒骂着。

    托马斯一将她接到这里,便火烧股似的离开了,走之前只说了声,洛伊会在半个小时以内到。

    丫的,居然就让她一个人站在这里吹风,还穿得这么清凉。心里恨不得把布昂斯抓起来揍一顿,欺负人是不是。

    “这位美丽的小姐,需要我为您效劳吗?”

    “不用,我丈夫马上就过来了!”

    第N次打发走了一只粘上来的苍蝇,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她就这么像在等男人吗?一只又一只的大苍蝇飞过来,让欧阳飞宇的火气都升了上来。不过话说回来,她还真是在等男人,不过这个男人是她的亲亲老公而已。

    其实欧阳飞宇还是奇怪的,想着这些个外国男是不是都脑子抽筋的。好好的漂亮美女不搭理,偏生的来找她这个已经生了两个孩子的黄脸婆,她是不是该庆幸自个长得比较嫩?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没发现一只咸猪手正往自个上靠。等到欧阳飞宇发现的时候,那只爪子已经离她的小不到十公分了。

    这时候这练武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反的将那爪子一捏。也不管这是什么地方,什么场合,反手一扭,轻脆的喀嚓声响起,伴随着某个男人的惨叫声。

    “他妈的,居然吃豆腐吃到老娘头上来了,活腻了是不是,也不打听打听,老娘的豆腐是这么容易吃的吗?”

    咬牙切齿的声音从欧阳飞宇的嘴里蹦了出来,完全不在乎自己这些粗鲁的话,在这一群穿着美衣华服的人群中,是多么的另类。

    “你……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折了我的手,,不就是一个妄想登上高枝的臭婊子吗?如果还想在上流社会里出现的话,马上放了我。”

    白着脸,冷汗从头上滴下来,可见那手至少是脱臼了。

    “哟喝!我好怕哦,妈的,你以为老娘吓大的?妄想登上高枝的臭婊子?你他妈才是等着被人菊花的鸭子呢!”

    周围的人看着眼前这个一华服,却凶悍无比的漂亮女人,不吓了一跳。不过当中也不乏几个对欧阳飞宇产生了浓厚兴趣的男人,这女人,还真够有味的。

    将那只爪子又提了提,痛得那个男人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你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就叫保安把你轰出去!”

    “老娘好怕哦~我呸!老娘恐怖人那会,你还趴在你妈前吸呢,还敢吓唬我?”

    说完抬脚在那男人的腿上狠狠一踢,疼得那男人发出了杀猪似的尖叫声。

    “啊……”

    听得欧阳飞宇直掏耳朵,丫的,不去练高音,还真是音乐界的损失。

    见到这边有动静,几个保安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见着被按趴在地上的那个男人,正是自家的少爷,顿时出了一阵冷汗。再瞧瞧欧阳飞宇,只消一眼,就猜出了事发生的经过。该死的,少爷又出来调戏美女,奈何人家美女吃他这一,而且还是个练家子。

    许是门口的动静太过大,居然将里面的人都引出了好些。这让欧阳飞宇一阵郁闷,真想朝着他们吼,老娘又不是动物园里的猴子,都他妈看什么看。

    几个被欧阳飞宇拒绝了几次的男人,这会也全都朝着欧阳飞宇看来。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看她已经在这里等了好久了,不知道是哪个男人这么幸运,让这么一个感尤物在这里等着,还真是暴殄天物。

    一条黑色的紧小礼服,前一朵镶着金边,同时点缀着一颗颗粉钻的蔷薇花。看似平版却充满着说不出的高贵与典雅。抹,裙长刚好遮住部,无部透露着说不出的感与惑,虽然外面罩着一个披肩,但是不难看出,底下的材绝对是一等一的好。黑色的短发初吹出了简单的弧度,在刘海上夹着镶满了粉钻的发夹,再配上精致的五官。无一不显示着这个女人的清纯与感。每一处都显得那么的矛盾,却又那么的协调。怪不得,欧阳飞宇才在门口站了不到二十分钟,就来了一批又一批的苍蝇。

    这么一个漂亮的美人独站在门口,试问哪个男人不会心动?

    不过一些个稍微有些眼力的家伙,早就看出来,欧阳飞宇今天这一的打分,绝对在一百万美金以上.尤其是那条礼服裙,应该就是这一季香奈儿的主达款,夏娃的惑,只是这一条裙子全球就只有一件,而且是独一无二的.

    想要上去之前,总得先惦量惦量,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去碰那个女人。虽然能进入这里的,都是全球顶级的富豪,但富豪中间,也是有阶级的,50亿的怎么去跟人家百亿、千亿家的人去比?不过,这世上既然存在着有眼力的人,当然也会有一些白长了眼睛的人,比方说这个被欧阳飞宇按趴在地止的男人。

    洛伊刚下车,就发现劳伦斯门口居然聚集着一大批人,这在以为可是绝地不会出现的况。想到欧阳飞宇这会应该站在门口等着他的,心里升起一股焦急,可别是飞儿出事了。

    刚一靠近,洛伊就看到欧阳飞宇正将一个男人按趴在地上,嘴角一阵抽搐。飞儿啊,你就不能稍微老实一会,这可是在别人家门口啊!

    “飞儿,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焦急地声音传来,欧阳飞宇终于认识到,能拾她烂摊子的人到了

    “洛伊,你怎么才来,你都不知道,我刚刚差点被这个死变态非礼了。”

    一听到欧阳飞宇这非礼两个字,洛伊的脸就黑了下来。

    看向地上那个男人的眼神,一下子凌厉了起来。他洛伊平时什么都好说话,只要别涉及到他的妻子跟孩子。而一旦牵涉到他们,嘿嘿~那么您就自求多福吧。

    几个对洛伊有过一面之缘的家伙,这下可是把心提了起来。这位不就是那位瑞德集团新上任的总裁吗?那个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将公司规模扩大一辈不止的商界传说。而那个被他搂在怀里的女人,想到那头黑色的头发,顿时替那个摔地上的男人摸了一把汗。

    如果没错的话,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巴勃罗家族的新一任女主人,瑞德集团的总裁夫人。

    不过这会子,谁都没那个好心去提醒一下,哥们,你今儿个可是惹错人了。

    “对不起飞儿,刚刚前面堵车了,所以晚了一会。这个该死的男人有没有碰到你?”

    “没有,我怎么可能随便让人家吃豆腐呢。不过刚刚这个死色狼想摸我股,洛伊,你说我该怎么收拾他?”

    “哪只手碰了你,就把哪只手给废了!”

    狠地声音响起,让地上的男人浑一抖颤。这个男人虽然长得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可是看起来却比刚刚那个女人还要恐怖。

    “你……你敢!”

    “呵!你说我敢不敢?”

    说完,洛伊的一步上前,一脚踹向那个男人的手,而且这力道,绝对比欧阳飞宇还要大,百分之两百确定,这胳膊肯定是断了。

    又是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也把正在里面招呼着客人的主人给引了出来。

    看着那个地上的男人,匆匆从里面跑出来的劳伦斯体猛的一颤。可是碍于有这么多的客人在,他也不好过于偏袒。

    “对不起先生,是我们劳伦斯的失则,请您见谅。如果您有请贴的话,您可以先进去,这边的事,我可以替您处里。”

    轻声轻气的问着,彼有高等酒店的风范。

    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洛伊跟欧阳飞宇也不好做得太过。将请贴拿出来,递给迎上来的伺者,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而他们走后,没一会,那些个站在门口看闹的人也全部走了进来。

    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她欧阳飞宇现在最想做的是,拿个盘子将那些个好吃的东西全部搬过来。

    她的肚子本来就已经饿扁了,偏生刚刚在门口这么一闹,这会子更饿了。

    洛伊瞧着欧阳飞宇那一脸嘴馋的样子,宠腻的笑笑。

    “飞儿,你先在这里坐一会,我去给你拿些吃的过来。”

    “好!洛伊,记得替我把那只龙虾拿过来,我特想吃那个。”

    听着欧阳飞宇的话,洛伊脸上一阵抽搐。虽说这宴会是自助式的,不过一般都没人会去吃这些,更别提把一整只龙是搬过来。要知道,这龙虾可是足足有三斤多重的,这整只搬过来,别的不说,光这形象就没了。

    可是看着欧阳飞宇那殷切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在众目睽睽这下,将那只龙虾搬了过来。

    虽然这样做实在是丢脸了一些,可是看着欧阳飞宇那高兴的样子,算了,丢脸就丢脸吧!

    ------题外话------

    虽然还想写一些,可是沐的两个眼皮在打架了,SORRY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