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野人?

    等欧阳飞宇拎着这两个小家伙回去之后,想当然的,肯定是狠揍一顿。两个小给打的红彤彤的,还不敢哭出声来,谁让他们俩个是犯了错误呢。要是再哭出来,这打的估计还要厉害,他们妈可不吃他们这

    咬着嘴巴,眼里含着两泡泪水,那样子,别提有多可怜了。

    洛伊只能站在边上,莫能助,这两个小家伙着实皮了一点。先不说偷偷跑出去,就是给埃克吃蚯蚓这事,也够被狠狠揍上一顿了。

    虽然心里不舍的,但……该揍的还是得揍。这会是偷偷的跟着他出去了,要是下次他们往别的地方跑了,那还得了。

    欧阳飞宇坐在椅子上,宝宝和贝贝则乖乖的站在她面前,眼眶里的泪水要落不落的。

    “妈,对不起,宝宝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妈,对不起,贝贝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知道错了?下次你们要是再这样,我就……”

    “你就怎么?你个死丫头,老娘我才出去没多久,你就无法无天了是不是?居然敢欺负我家这两个小宝贝,皮痒了是不是?”

    没等欧阳飞宇把话说完,一道熟悉的河东狮吼便吼了进来,把欧阳飞宇给吓了一大跳。

    “咳!妈,你们怎么突然回来了?”

    “怎么回来了?我要是再不回来,我这两个乖外孙,乖外孙女都不知道给你欺负成什么样了!”

    说完,便心疼的上前,把两个孩子揉在怀里。

    “我的乖外孙,乖外孙女,外婆回来喽。别怕!有外婆在,你们妈不敢欺负你们。有什么事跟外婆说,外婆帮你!”

    两个宝贝,同时眼睛一亮,靠山来了!

    “亲亲外婆好,宝宝好想外婆。”

    “贝贝也好想外婆哦,外婆比照片上的还要漂亮!”

    三言两语的,马上就把苏娴雅的心给勾了过去,笑得她嘴巴都咧开了。

    这下子换欧阳飞宇憋了气,完了,她克星来了。

    “唔!这两个小宝贝长这么大了?越发的漂亮了,来,赶紧让爷爷也抱抱。”

    跟在后面进来的布昂斯、奥德还有欧阳晓,全部眼睛发亮的盯着那两个漂亮宝贝,迫不及待的想要抱一下。

    因为欧阳飞宇跟洛伊平时都有给他们看照片,所以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爷爷、外公好!”

    “爷爷、外公好!”

    甜甜的喊上一声,再加上那喏喏的嗓音,把这三个老头子,喊的骨头都要酥掉了。

    “哦,小宝贝们,你们可真乖!”

    没一会,宝宝和贝贝便从苏娴雅的怀里钻了出来,给爷爷和外公,一人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家子人,闹闹的,让欧阳飞宇压根没有插嘴的余地了。

    抽抽嘴角,这帮子人,活生生的把她这做妈的威严踩脚底下了。

    “妈,你们不是还要再过几天才回来吗,怎么突然提前回来了。”

    “哼!我们要是不提前回来,哪能知道你个死丫头在虐待我这两个宝贝呢!”

    “妈,我这哪是在虐待他们呀,是这两个小家伙闯了祸,我总得教训教训他们呀。”

    “怎么着?我这两个宝贝才这么小,哪会闯什么祸。这么小的孩子,你还狠的下心揍他们。”

    “切!我小时候咋不见你这么疼小孩,哪次不是把我给揍的哭天喊地的!”

    小声的嘀咕着,对她老妈这种差别待遇,嗤之以鼻。

    “你刚刚在说什么?”

    苏太后一声哼,欧阳飞宇立马了声,谁让她小时候吃老妈的棒子吃多了。

    “没什么,我就说你们回来,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说完,顺势往后退一步,隔远一点,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啊。

    将几个月不见了的人打量了一遍,欧阳飞宇眉角那是一个抽搐啊。

    丫的,几个月没见,这几个老头子,老婆子是不是上非洲晒太阳去了?一个个的,黑不溜秋的,活像四块黑炭。再瞧瞧他们上穿的,彻底无语了。不知道打哪挖出来的怪型怪状的帽子,上的衣服花花绿绿的,活像是一长着花的盆栽。最离谱的是,他们脖了上挂的是什么玩意?横看竖看,都像是电视上那些土著人挂的骨型项链。

    越看,越是觉得这四人出去玩了一圈回来,连整个品味都变了。

    “父亲、爹地、爸、妈,你们这出去玩了一趟,是不是准备移民去做土著人了?瞧着你们这一是什么打扮,怪吓人的。”

    四个人脑门上同时露出几条黑线来,这么这打扮,可是在亚马逊最流行的打扮好不好。不过,在这里穿似乎是怪异了一点。想想刚刚在机场里,好多人都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他们看。这才觉得,好像是怪了一点,不过怪归怪,面子还是要的。

    “你这丫头懂什么,这可是亚马逊那边目前最流行的装扮。”

    “那个……飞儿,我们坐了这么久的飞机,有些累了。我们先回主宅休息一下,你们等会带着宝宝和贝贝一起回来。”

    说完,四个人便匆匆忙忙走了,这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要不是看到门还开着,欧阳飞宇还真以为自己刚刚是眼花了。

    四个人匆匆回来主宅,接到消息早就等在门口的托马斯看到从车子上下来的四人,吓得下巴都快脱臼了。

    这……这真的是老爷、奥德先生还有亲家老爷和太太?

    下意识的抹了把脸,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整个脸面神经抽搐,这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招呼了几个下人,一起把车上的行李提了下来。不多不少整好八个行李箱,一人两个。

    擦擦额头的汗,有没有这么多的?

    “呜~累死我了,托马斯,赶紧让人准备晚餐,等会少爷他们也会回来。我们先上楼洗漱一下,等少爷他们来了就开饭。”

    布昂斯跟托马斯招呼了声,便领着几个人,迫不及待的想回房去了。只是没走几步,似乎想起来什么事来,转看向托马斯。

    “托马斯,你让人在这边等一下,我们还有一些行李等会机场会派人送过来。拿不下,我们托运了,等会记得让人签收。”

    说完,大步离去,留下成石化状态的托马斯站在门口,一脸的纠结。

    布昂斯他们回来没多久,欧阳飞宇他们就来了,同时到的还有一个小货车。看着那整整三吨重的小型货车,托马斯的嘴巴再次张的老大老大的。

    “托马斯,家里买了什么东西了?需要这么一个车子过来送货,我怎么不知道?”

    虽说主宅这边来的次数不多,不过洛伊可是记得,他可没订什么货过来。脸转向欧阳飞宇,只见她也摇了摇头。

    “那个,少……少爷,这些都是老爷他们的行李!”

    “……”

    “洛伊,父亲他们要是再多出几次门,咱们是不是还得专门再建个仓库用来塞东西?”

    “……”

    晚餐——巴勃罗主宅的餐桌上,终于再一次闹了起来,不再冷冷清清的。看的托马斯直擦眼泪,上一次有这么多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一大桌丰盛的菜肴,摆了整整一大桌子。只是自打上桌开始,洛伊跟欧阳飞宇就一直处在惊愣状态。

    为什么只是出了一趟门,这四个人就变得像饿死鬼投胎似的。一个个的狼吞虎咽的,好像饿了好几年似的,那吃饭的速度……欧阳飞宇瞪大了眼,张大了嘴,要不要这么夸张的呀。

    “洛伊!洛伊!”

    “怎么了,飞儿?”

    “你赶紧掐我一把,我肯定看错了,这四个人绝对不是咱们高贵儒雅的父亲,风度翩翩的爹地,还有我那沉静优雅的老爸。这样子放在我老妈上差不多,打死我都不信他们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洛伊,拿起水杯,先得压压惊。

    “飞儿,虽然我也无法致信,但是,我确定,这就是咱们的父亲、爹地,还有爸、妈。”

    不过,还没等洛伊跟欧阳飞宇发言,这边托马斯已经看不下去了。

    “呜……老爷,你们这次出去一定受了不少苦吧。都怪我,我应该阻止你们出去的,我实在对不起老太爷。呜……”

    托马斯的那一阵哭声,惊得托马斯一口菜噎在喉咙口,上不去,也下不来。

    奥德赶紧站起来,拿了杯水给布昂斯,再替他拍拍背,帮助他咽下去。

    好半晌,托马斯才把那块牛给吞了下去。

    “我说托马斯,你能不能别这么吓我啊,你这样多来几次,我估计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早在布昂斯噎上的时候,就把托马斯给吓懵了去。

    “老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停的鞠着躬,这可是吓到托马斯了。

    “算了,我没事。我说托马斯,你没事在那嚎什么呀,谁跟你说我在外面受苦了?”

    托马斯一手擦着眼泪,却实在是说不出口啊。他怎么能这么直接的说过去,老爷,我被你那饿死鬼似的吃相给吓到了!

    “父亲,托马斯叔叔是被你吓到了。”

    “飞儿,我做了什么把托马斯给吓着了?”

    “那个……呐,你看我妈那样子就知道了。”

    这边闹着厉害,那边苏娴雅还吃得正欢。就见她不停的拿着叉子在叉牛排,而且中间都没停顿一下。

    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被人盯着,终于停了下来,抬头一看,发现所有人都盯着她。

    “你们这是在看什么?我脸上长花啦?”

    “……”

    余下三个人同时有些汗颜,他们……刚刚……刚刚的吃相,真的有这么难看?

    三双眼睛同时扫向桌上另两个旁观者,只见欧阳飞宇跟洛伊同时点了点头。

    咽了口口水,这吃相实在是丑了点。

    “托马斯,我们在外面没受什么苦,只是在外面习惯了那边的吃饭方式,这不,一下子改不过来嘛!”

    只是,布昂斯这解释似乎没什么作用,托马斯还是一眼悲敏的看着他们。

    不过,接下来的时间里,几个人吃饭也含蓄了好多。虽然跟以前相比,还是有些异样,但是比起刚才那样子,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吃完晚餐,几个人便聚在了客厅里。听着布昂斯他们讲着,这一趟旅行过程中发现的那些有趣的事

    “哦,对了,我们这次回来,可是带了好多礼物回来哦,你们等等。”

    “托马斯,我们的行李到了没有?”

    “到了,正放在储物室里。”

    想起那堆的半山高的东西,托马斯忍不住有些嘴角抽搐。

    “走,咱们去看一下,每个人都有哦。”

    看着四个年过半百的人,扎堆在那堆行李里,洛伊跟欧阳飞宇真有些想撞墙的冲动。

    而宝宝和贝贝早按捺不住,小小的子,跟在他们的后面,一起寻宝。

    再瞧瞧他们翻出来的东西,彻底无语了。

    不知道从哪个鸟地方挖来的石头、木雕的人脸相(看着就有些吓人)、树叶标本、草编的帽子、那种电视里土著人穿的衣服、手上拿的长茅……最最最离谱的,居然还有几个食人鱼标本。

    “爹地,你们怎么不干脆搬个土著人的草屋回来?”

    “哇!飞儿,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想搬一个回来的。可是海关不让我们过,没办法,不过放心,我已经跟他们学好了怎么搭草屋。地点我也想了了,其实在咱们花园里搭上一个,也好的。等我盖好了,到时你们还可以过去住几天,体会一下土著人的风。”

    布昂斯兴奋的接了话,知音啊知音!

    欧阳飞宇这下是彻底无语了,想想自家美伦美换的花园里,搭上那么一个草屋。门口插着一根长茅,然后她穿着那树叶做的裹、草裙,在那里唔唔唔的喊,想想都直起鸡皮疙瘩。

    “咳!爹地、父亲、爸、妈,你们坐了这以久的飞机,累坏了吧?你们还是先回房去休息吧?这些东西明天再理就行了,先去睡吧!”

    好不容易把那四个人从储物里推了出去,又把那两个在这些东西堆里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家伙拎了出来。

    等到一切安静下来的时候,欧阳飞宇跟洛伊终于呼了口气。

    同时在心里计划着,该想想什么办法,把他们四个人留下来。再这样玩下去,不知道还会搬什么东西回来。而且再想起他们吃饭时的样子,滴水汗呐!

    好在这次他们没去阿拉伯,要是去了那里,回来的时候还不直接用手抓着吃。

    想了大半夜,夫妻俩才睡去,只是,总觉得心里面悬着什么事。

    第二天,因为晚上睡的太晚了,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了。

    洛伊昨天晚上已经给埃克打电话了,说今天不去公司了,让他把事压后。所以,这会子还陪着欧阳飞宇一起挂在上。

    奇怪的是,今天早上宝宝和贝贝居然没过来吵他们。不过想想,估计是被他们那几个爷爷外公外婆给抱走了。

    等他们把洗漱好,来到楼下,找了一关都没找到他们。

    见托马斯正好走过来,便把他拦了下来。

    “托马斯,父亲他们现在在哪里?”

    “哦,老爷他们现在正在花园那边。”

    “宝宝和贝贝是不是跟他们在一块,那两个小家伙有没有乖?”

    “咳!小少爷、小小姐现在正跟老爷他们在一起,乖!”

    说完托马斯便低下了头,没敢让他们看到他那憋笑的表

    “少爷,夫人,我厨房那边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完,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洛伊,你看,托马斯怎么走起来,肩膀一抽一抽的,是不是生病了?”

    “不会啊,托马斯体一直好的,不会可事。可能是肩膀有些不舒服吧,应该不会有事的。”

    也没多在意,两人早餐也没吃,便往花园里走去。

    还没走近,就听见苏娴雅那爽朗的笑声,似乎开心的。

    “妈,你们在笑什么呢?”

    “呜,飞儿,洛伊,你们起来啦。快来看看,我们家这两宝贝多漂亮,多可啊。”

    说完指着另一边角上,示意洛伊和欧阳飞宇看过去。

    这一眼过去,欧阳飞宇还没看清,好一会才发现那两个……小野人?

    天呐!谁能告她,为什么她的儿子跟女儿才几个小时没看到,居然完全变了样?

    这洛伊的表比欧阳飞宇也好不到哪里去,嘴巴张的大大的,太无语了。

    宝宝和贝贝见到他们爹地跟妈来了,兴奋的踩着两只小脚丫往欧阳飞宇他们上扑去。

    看着那两颗小树歪歪扭扭的扑过来,把欧阳飞宇跟洛伊都给吓着了。

    赤着双脚,腰上系着一条用叶子编成的裙子,头顶上再罩着一个叶子环。脸上、子上擦满了一条条的迷彩绿。

    这不叫野人叫什么?

    “爹地……”

    “妈……”

    看着扑在自己怀里的小绿球,欧阳飞宇彻底无语了。

    等他们从自己怀里站直了,欧阳飞宇跟洛伊的上同时沾满了绿印子。再瞧瞧宝宝和贝贝的表,怎么看怎么像是故意的。

    夫妻俩同时在心里想,这次一定不能再让他们四个人出门了。再让他们出门,他们的宝宝贝贝不知道会被打扮成什么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