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一挑三

    吃完晚饭,小两口房门一关,母老虎便开始发威,该是算总帐的时候了。

    “巴勃罗—德—洛伊!”

    那提着嗓子一声喊,吓得正解着扣子的洛伊,手猛的一抖。

    “飞儿,怎么了?”

    “你给我老实交待,那只叫吉蜜丽—艾伦的牛是怎么回事?”

    只?牛?

    洛伊在心里猛的打了一个突,好一会才转过弯来,知道欧阳飞宇说的牛就是吉蜜丽—艾伦,忍不住轻笑出了声,飞儿这个比喻真有趣。

    “笑,你还给我笑,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就给我出去睡客房!”

    见洛伊不把她的话当回事,欧阳飞宇的眉毛都纠结到一块了,说正事呢。站在上,叉着腰,标准的悍妇形象。

    “咳……!艾伦小姐怎么了?”

    虽然已经听托马斯大致讲过了,但还是得再问一下当事人。

    “什么艾伦小姐,不准这么喊她!”

    “那叫什么?”

    “跟着我一起叫牛!”

    这句话直接把洛伊给嗝应到了,这叫法是不是太那啥了一点。不过碍于欧阳飞宇那喷着火的双眼,他还是顺着飞儿一点好。

    “咳……那……那个牛小姐她怎么了?刚刚听托马斯讲,你下午似乎跟她起了争执,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好意思问我怎么回事?”

    那双喷火的眼睛一下子朝洛伊扫了过去,城门失火,殃及鱼池。

    瞧得洛伊背脊直发凉,这关他什么事?

    “飞儿,我真不知道。我跟那个艾……牛小姐又不熟,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会来我家,还跟你起了争执。”

    还好反应快,不然欧阳飞宇的眼刀子又要杀过来了。

    “哼!不认识?不认识人家还会跑家里来,嚷着让我滚回中国去,说我配不上你。”

    听到欧阳飞宇的话,洛伊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这个艾伦家族是不是有些得寸进尺了。看来上次给他们的教训还不够,居然敢到他家里来指手划角了。

    “飞儿,相信我,除了你之外我不会再有其他的女人。巴勃罗家族的女主人,也只能是你。以后她再过来,就让托马斯拦在外面,把她轰走,不要让她再进来了。我等会就去跟托马斯说一声,下次不会她再出现这样的事。”

    轻声安抚着欧阳飞宇,看来他还得再给艾伦家族搞点事做,省得他们来扰飞儿。

    深款款的注视着欧阳飞宇,瞧的欧阳飞宇的小心肝都嘣嘣嘣的跳。其实她也不是不相信洛伊,只是闲得没事干,想跟洛伊扯扯嘴皮子。原先在欧阳家,她可是每天都要和她妈吼上那么几次。而且她这人,天生吃软不吃硬,配上洛伊的脾,那是怎么都逃不出洛伊的五指山了。

    “真的?”

    “真的!”

    确认了一下,欧阳飞宇便不再纠结这问题了,她相信洛伊。

    该干啥干啥,衣服一收,洗澡去。

    洗完澡,她便趴在上,拿着洛伊的手提在看动画片。而洛伊则拿着一叠资料在那里看。

    没一会,欧阳飞宇就闲不住了,眨巴着双眼看着洛伊。

    “洛伊,你今天工作怎么样?”

    “嗯,还行,今天主要是看了一些公司的资料。”

    “洛伊,你工作的地方在哪里?是干什么的?”

    “就在市中心,如果你想去的话,可以跟托马斯说一声,让他叫司机送你过去。我目前还在适应公司的整个流程,不过应该会接手父亲的位置。”

    “也没想去,我就这么问问。”

    没了看动画片的兴致,关了电脑,不知从哪里,把那本她捧了一下午的《跟我学法语》给找了出来。开始看起书来,让洛伊好生诧异一下。

    欧阳飞宇这样子要是被苏娴雅看到,非上前摸摸她脑袋不可。别一不小心发烧了,居然看起书来了。要知道,欧阳飞宇读书那会,她妈没少拿扫把追着她看书,这下居然自己主动看起了书来,这还不叫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飞儿,你怎么突然想到要学法语了?”

    上次他那岳父大人提议让欧阳飞宇去学法语,飞儿可是拔腿就跑的无影无踪了,这会子是怎么回事。

    “嘘!你别吵我,我看书呢。我得赶快把法语给学会了,省得下次那只牛指着鼻子骂我了,我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就是想回嘴都不知道怎么回,我看她中文说的溜的,我这不是明摆着吃亏嘛!”

    说完,就一头扎进书里了,看得洛伊目瞪口呆的,就为了这原因?不知道岳父跟岳母知道了,会不会扬天长叹一声。

    接下来,整个房间里,除了纸张翻动的声音,就再没有其他了。

    也不知道几点了,眼睛有些酸痛,洛伊转头一看,却发现欧阳飞宇早就睡得呼呼作响了。叹笑着将她手上的书拿走,让她在上躺好,这样睡一晚,明天早上非腰酸背痛不可。

    瞧了瞧手机,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便将手上的资料放好,躺进被窝里准备睡觉。

    刚躺下,准备关灯,却发现欧阳飞宇的眼睛半睁半开的,似醒非醒。

    “怎么了?我吵到你了吗?”

    脑袋甩甩,表示不是,只是那表似乎有太多的疑问。

    好半晌,就在洛伊瞧着都快睡着的时候,被窝里传来朦朦胧胧的声音。要不是见欧阳飞宇的嘴巴在动,洛伊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洛伊,都说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大脯的女人,你也喜欢那样的对不对?”

    看来飞儿今天可是被艾伦小姐给刺激到了,毕竟那么壮观的规模,可不是随便哪个女人都有的。

    “我就喜欢飞儿那样的,大小刚刚好,太大了握不住。”

    说完,脸上便冒起了两朵红云。想想自个都觉得难为,从什么时候起,他居然会说这么露骨,这么麻的话了,得反省了。

    “真的吗?你是不是在骗我?那牛的大的都可以把人给捂死了,连我看着都想吹两声口哨,摸上一把。你是不是在忽悠我,然后偷偷在心里意!”

    “……”

    洛伊彻底无语了,这还真是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来着的。不过,有世上有几个女人会有她这样的想法,那样的直白?

    不再回答欧阳飞宇的问题,关灯、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洛伊便跟着布昂斯他们上班去了,又只剩下欧阳飞宇跟宝宝和贝贝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好在有了事可以做,也不再那么无聊了。这次欧阳飞宇学法语的决心可是大的,瞧她那书不离的样子就知道了。

    她还特意让托马斯给她找了个随听来,边听边看书。瞧那认真样儿,就是当初参加高考都没现在瞧的认真。

    宝宝和贝贝则睁着他们那两双滴溜溜的海蓝色眼睛,瞧着他们家妈那勤奋好学的样子,不吵也不闹,非常的配合。

    就这样持续了近半个月,一些比较简单的常用语,欧阳飞宇已经能说上几句了。不过说着说着就会变成一半法文一半中文,而且发音的语调实在是有待加强。

    而被她抓来陪练的托马斯,实在是哭无泪。谁让这家里剩下的人里,就属他中文最好了。其实他比较想去照顾小少爷跟小小姐的,不过少说了,他要是不陪练,她就给老爷跟奥德先生说,让他们天天给他安排相亲宴。

    可怜他一把老骨头,哪经得起她这么折腾,只能咬着牙含泪接了这任务。

    子一天天过去,宝宝和贝贝也已经快四个月了,长得也越发的漂亮可了。宅子里的那些佣人,没一个不被他们俘虏的。往往只要他们轻轻吭两声,便有人过来抱了。而且为了能抱上这两个小家伙,这些人可没少拍欧阳飞宇马

    子长了,也就混熟了,知道他们的女主人其实好说话的。也没那些个千金小姐的气,时刻得让一大群人跟着伺候着,还会跟人说谢谢。当然,就是混熟了也不敢做太过迂越的事,托马斯管家可是睁大了眼睛盯着她们呢。

    洛伊那边,公司的资料也已经掌握地差不多了。不过他依然保持着他的神秘度,除了洗手间,他几乎没出过办公室,就是午餐都是秘书替他买回来的。对于他的传闻以及猜测,已经沸腾到顶点。

    好些个都借机送个文件什么的,想到顶楼来看一看这位传说中的BOSS。无奈人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到目前为止还没人能成功的见到他过。

    不过自从洛伊动手,将公司里几只老蛀虫清除之后,就再也没人敢过来找这位‘撒旦’先生了。

    这几只老蛀虫可是洛伊爷爷手上就遗留下来的,仗着对公司有几分贡献,就在公司倚老卖老,耀武扬威。

    这次直接被洛伊给炒了鱿鱼,本来还叫喧的厉害。不过洛伊让人把一份文甩在他们面前,他们就都不敢吭一声了,灰溜溜的打包离开,连退休金都没人敢拿。

    最悲催的是,直到他们被辞退掉,他们都没能见到那个动手把他们扫地出门的主角。气得牙痒痒,心里那个恨啊,只是谁也不敢再放肆,再吵就要把他们丢警察局去了。

    ‘撒旦’之名,响遍整个瑞德集团,包括旗下所有的子公司、分公司,谈‘撒旦’色变。

    这段时间,布昂斯跟奥德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洛伊跟欧阳飞宇的婚礼了。只有正式把公司交出去了,他们才能丢掉这个背了几十年的包袱,开始他们的环球旅行。一想到未来那些自由自在的子,再也不用把自己塞在办公室里,看那些永远都看不完的资料,批那些永远都批不完的文件,布昂斯做梦都会笑醒。

    所以这段时间,布昂斯跟奥德那是天天精神充沛,心舒畅。

    将公司里的事都丢给了洛伊,布昂斯跟奥德便有了更多的时间陪着宝宝和贝贝,时不时的带着这两个小家伙出去东逛西窜的。尤其喜欢带着两宝贝去自己那些个老朋友那里串门子,把自己这两个宝贝金孙秀给他们看,引得人家那个羡慕,那个嫉妒呀。

    对此,欧阳飞宇只是撇了撇嘴,给了两个字——虚伪,简直跟她老妈一个德,一样的欠扁。

    现在宝宝和贝贝已经开始喝粉了,不用欧阳飞宇随伺候着,还得时不时的担心,会飙出来。也有了自己的自由时间,谁让宝宝和贝贝整天被他们那两个爷爷给带出去显摆。

    话说这两个大老爷们,人手一个娃子,外加随带着个瓶,就这样子出门也不嫌尴尬。就连欧阳飞宇想想都觉得的不好意思,他们还乐此不疲。

    婚礼的时间已经敲定了下来,就在下个月初。欧阳飞宇已经通知了她老爸老妈他们,她那几个舅舅也会过来。

    因为想那两个小宝贝想的紧,欧阳晓跟苏娴雅会提前几天过来。估计就是这两天的飞机,所以欧阳飞宇就想着给两老买些礼物,等他们来的时候给孝敬一下。

    不过想到每次给她老妈他们打电话,开口闭口就是宝宝和贝贝怎么怎么的,她这个做女儿的已经被彻底无视掉了。也不知道问问她这个女儿怎么样,整天孩子孩子的,有她这个做妈的在,难不成宝宝和贝贝还能被欺负了去?

    欧阳飞宇要是知道,她老妈就是宝宝和贝贝由她自己带着,才这么担心的,估计会气的吐血。她有那么不可靠吗,难不成还会把自己孩子给欺负了去?

    欧阳飞宇也不想想,哪个做妈的会时不时的用手指戳孩子的脸,虽然那力道是轻的,但孩子会不舒服啊。还特别喜欢让宝宝抓狂,让贝贝撅嘴哭,人家都是逗孩子笑,而她则喜欢逗孩子哭。

    对此洛伊都彻底投降了,只能在心里给他儿子女儿道歉忏悔,宝宝贝贝,爹地对不起你们了!

    兼于已经能够简单的说上一些法语了,为了学以致用,这天早上,欧阳飞宇非常兴致高昂的让托马斯给她安排了个司机,准备出去给欧阳晓跟苏娴雅买礼物。

    从前一天晚上开始,就有些兴奋了,搞的洛伊心里悬悬的,这不会出什么事吧?

    他可没忘记出发来法国之前,他岳父大人特意拉着他去书房嘱咐了些事。虽然讲的有些婉转,但整个意思就是,她这女儿打小就是一个闯祸的祖宗,让他多看着点。最好不要让她自己一个人出门,不然十有**会惹一烂摊子回来。这从小到大,他都不知道替她们母女俩收了多少的烂摊子。有忠告,有经验之谈,更多的是说不出来的心酸。

    想起岳父那一脸无奈的表,洛伊整个心都提了起来。

    可是他今天正好有事,走不开,又不想扫了欧阳飞宇的兴。再想想欧阳飞宇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让托马斯守着她,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再说了,只是去商场逛个街,这一去一回的,都有司机接送。想着,洛伊的心也慢慢地放了下来。

    穿着她万年不变的运动装,一双球鞋,一顶鸭舌帽,怎么看都像个男人,不像个女人。托马斯看着眼前这个潇洒帅气的‘少’,忍不住抚抚额头,要不要这么夸张的?

    少爷去公司了,小少爷跟小小姐被老爷跟奥德先生带出去看朋友去了。而他则悲催的被少爷安排跟着少,美其名曰给少做翻译,事实上是少爷安排他守着少,怕她惹上什么麻烦事。

    想想少那些个辉煌记录,托马斯那脸抽的厉害。少爷该安排给少的应该是一大群的保镖,而不是他这把老骨头。

    不是他不喜欢少,而是他这把老骨头实在惊不起少吓啊!

    战战赫赫的跟在欧阳飞宇后,一起坐上了车,相比欧阳飞宇那眉飞色舞的表,托马斯那是一脸的愁眉苦脸。

    上帝保佑,可千万别出什么事

    似乎上帝听到了托马斯的祈祷,等欧阳飞宇买完东西从那百货公司里面出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终于让一直提着一口气的托马斯,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嘱咐欧阳飞宇在门口等他一下,他提着购物袋去开车子。刚把他们送进百货公司,司机家里出了事,急着赶回去了,这车子就得靠托马斯给开回去了。

    欧阳飞宇站在百货公司门口,东瞅瞅西看看的,对今天的这次购物还是满意的。

    话说回来,这西方国家的种族歧视还是厉害的,尤其是以白人为最。要是女人还好,人家不会因为你是女人,而多加为难,尊重女,这是绅士风度。这男人就不行了,看你不爽就直接过来找你茬,要是你长得比较帅,被其他的女人关注,那就更不爽了。

    欧阳飞宇不去惹麻烦,可是麻烦却会主动惹上她。

    这里本来黄种人就不常见,偶尔见到一个,也是低调的待一会就走。哪有人像欧阳飞宇一样,站在大门口,昂着个头东瞅西看的。长得又属于帅哥型的,让周边路过的女人频频侧目。无形之中便让她成了众人的焦点,让那些个冒着酸泡的男人极为不爽。这也只能怪欧阳飞宇干嘛非把自己打扮的像个男人似的,明明打扮起来,就是一大美女。却偏偏喜欢这中装束,搞得比男人还帅。

    这不三五个男人便往她那里走了过去,看那架式,就是几个地痞无赖。虽说这里是市中心,四周卖的,也都是一些高端品牌,照理说,来光顾的都是一些白领或是有钱人,不会有这种人出现。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难保有几个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出来找揍的。

    等着托马斯过来,欧阳飞宇也没注意到那几个人。只是扫了一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还是低调点。就是手痒的想揍人,她也得忍忍。

    将头转向托马斯离开的方向,皱了皱眉头,托马斯怎么还不来。

    而托马斯此刻正黑着个脸,看着这辆极为嚣张的横在他们车前面的红色法拉利跑车。哪个王八蛋的车子,停在他们车前面,硬是让他们车子开不出去。真想直接开车,把这车子给他撞飞了去,脑子有问题的家伙。

    脑袋上一抽一抽的,黑着个脸跑去找车为的保安,得把这辆车子的主人给找过来。少还等着他呢,他离开了这么久,不知道少那边会不会有事。眉毛皱的紧紧的,看着那辆车,火气越发的大了。

    欧阳飞宇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三个外国佬,干嘛围着她看,她脸上又没长花。

    “请问有什么事吗?”

    一字一字的将最近新学会的法语溜了出来,这不,学以致用了。

    那三个男人一脸不屑的盯着欧阳飞宇,把她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下。

    瞧得欧阳飞宇上直发毛,这干嘛呢。

    “我们想请你一起去喝一杯!”

    “你说什么?”

    “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几个兄弟想跟你喝一杯?”

    “那个……报歉,你能不能说慢点?”

    前半句法文,后半句中文。可怜欧阳飞宇这学了十几天的法文,这会子啥也用不上,听不懂,说不明白。

    托马斯怎么还不回来,这下怎么办,额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早知道就等学会了再出门了。

    那三个见欧阳飞宇站在那里不动,火气也上来了。

    虽然听不懂欧阳飞宇后半句说了什么,但前半句那个“报歉”他们可是听明白了。那意思就是不愿跟他们走了,顿时别动起手来。

    其中一人便一步上前,去拉欧阳飞宇的胳膊。

    这欧阳飞就算再怎么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都已经动起手来了,哪还会不明白,又不是笨蛋。

    顿时脸就黑了下来,敢这是想欺负她是不是。

    “放手!”

    这句话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再加上那凌历的眼神,让那三个男人猛的一怔。

    不过没一会就继续开始拉人,得找个地方,把这个黄种人上的东西全部给搜了。他要是再不识抬举,就让他直着来法国,横着出去。

    “识相点就跟我们走,不然我们要你好看。”

    其中一个男人见周围走过的人都开始往这边打量着,横眉竖眼的来了一句,不过那是鸡同鸭讲,人家压根听不懂。

    泥菩萨还有三分泥,何况欧阳飞宇这个本脾气就不怎么好的人。

    虽然听不懂,不过看表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了。

    自从那次被吉蜜丽—艾伦给刺激了一下之,她特讨厌别人在她面前说她听不懂的话,尤其是骂人的话。

    手开始缓缓握紧,骨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可想而知,这下欧阳飞宇是真的上火了。许久没有运动了,看来这次是非让她动手了。

    猛的将胳膊上的手甩了开去,怒视着这几个男人。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离我远点,要不然,等会被姑收拾了,可别哭爹喊娘的。”

    再一次警告,她可是已经通知过了,再惹她,到时可别怨她。

    不过,她也不想想,人家压根就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见那几个男人不死心的,又踏前一步。欧阳飞宇的唇角微勾,这下可不怪她了。

    晶亮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三只猎物,透着一股子兴奋劲。

    旁边的人从边上走过,看着这对峙着的四人,有几个已经偷偷在打电话报警了。

    就着那只伸过来的手,啪一下,直接给了个过肩摔。

    另外两个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同伴就已经被欧阳飞宇摔在地上了,直到那哀嚎声传来,这才反应过来。

    看这个东方男人,材也不算魁梧,人看上去也单薄的,没想到力气这么大。

    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不过这要是就跑了,他们的面子往哪搁,以后都不用出来混了。

    眼睛互扫了一下,同时向欧阳飞宇冲去。其中一人,还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来,作势要向欧阳飞宇刺去。

    见到那人手上的刀,欧阳飞宇的眼神刹时冷了下来。居然敢给她亮刀子,活腻了是吧,那好,她就让他们尝尝被揍的滋味。

    飞速冲了过去,在那人还没反应之前,一脚踹掉了那人手上的刀。一拳砸在了另一个上,一踢一踏,直接将那人踢倒在地上。就着手臂反手一折,咔嚓一声,这条手臂算是折了。那个刚刚被踢掉了刀子的家伙,见两个同伴都被揍翻在地上,心生胆怯。转便想跑,不过欧阳飞宇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一个飞踢过去,一脚踹翻,狠狠给他送了两拳。

    瞧那个痛的卷缩的样子就知道,肋骨至少断了两根。

    没两三分钟,三人全部被欧阳飞宇给揍翻了。

    拍掉上的灰,伸脚踢踢那个第一个阵亡的家伙,吓得让那人一阵轻颤。

    “居然敢跟老娘动武,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丫的,也不打听打听,老娘跟人家打架的时候,你们都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喝呢。小样的,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随便拦人,再让我见到你们,我见一次揍一次!”

    说完,也不管那三人能不能离开,继续站在原地方,这托马斯怎么还不过来。她这架都打完了,他还没来,敢把车子停到地球另一端了是不是。

    又等了一会,托马斯到没等到,到是把一辆巡逻的警车给等来了。

    而那三人仍躺在地上,看到伤的不轻。

    撇撇嘴,真是没用的家伙,才摔几下就爬不起来了,还是小安子他们耐摔。

    几个警察过来盘问了一下,看了看那地上的三人,顺着他们视线,又看向欧阳飞宇。在欧阳飞宇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几个警察便走了过来,叽哩呱啦的说了一大串。

    凭着欧阳飞宇那三脚猫法语,只听懂了几个词,先生,回去,调查。再然后就一团雾水了,只看到警察的嘴一张一合的,搞不清在说什么。

    不过凭着那几个词,欧阳飞宇的脸就黑了下来。

    明明她才是受害人,却要被带回警察局去。这天下乌鸦一般黑,还得再加上一句,天下的警察也一样的坏。

    只是现在托马斯又没在,她又不会说法语,想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她欧阳飞宇再怎么厉害,也不好跟人家警察扛了,人家可是配着枪的。她就算拳脚功夫再厉害,也不起人家子弹嘣一下啊。

    黑着脸,被那几个警察给带上了车,而那三个王八蛋则被送进了救护车。早知道她就不嫌麻烦,把手机给带出来了。谁让她偷懒,想着反正托马斯也一起出来了,手机就不用带。结果这会子,想求救都没办法。

    等托马斯赶过来,就只看到他家少被警察带上车的背影。

    托马斯的脸色一阵发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才离开这么一回,少就被警察给带走了。

    哆嗦着拿出手机,拨通了洛伊的手机,电话才拨通,就被洛伊接了起来。

    “少爷,不好了,少被警察抓走了!”

    “……”

    没一会便电话另一端便传来东西碰撞的声音,以及洛伊紧张的声音。

    “托马斯,怎么回事,你不是跟少一起在逛街吗?怎么会被警察带走,出什么事了?”

    “对不起少爷,我也不知道,我刚刚在车库里拿车,可是有辆车堵上了,我拿不了车,就在车库里耽误了一会。”

    “是哪边的警察局,我马上过去。”

    “应该是市中心这边的警察局!”

    托马斯的话刚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托马斯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布昂斯的电话,这事还得靠老爷出面。

    不远处,两个男人正看着这一边。

    当看到欧阳飞宇被带着,以及她口里暴出的一连串老娘,忍不住笑了起来。

    “道尔,刚刚那个女人真是有趣。没想到她手这么好,不过要不是她满嘴的老娘,还真看不出来她是个女人。”

    另一个男人看着车尾,眼中闪过一道光,带着浓浓的兴趣。

    没理会男人,径自往车库走去,他还要赶着去参加一个会方。

    “道尔,你等等我,那女人很有趣对不,要是把她收下来,那以后的子可好玩了。”

    一路上,男人都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不过那个叫道尔的男人压根理都没理他。

    来到车库,上了一辆劳斯莱斯,便径自开走了,剩下那个聒噪的男人在那里跳脚不已。

    “该死的道尔,这家伙还是那么冷淡,都快一个月没见了,这家伙居然理不理的。”

    嘀咕着,上了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要是托马斯在这,非跳脚不可。就是这辆该死的车,害他耽误了那么久,不然少就不会被警察抓走了。

    红色法拉利开走没多少,托马斯就接到了电话,说车子可以开了。

    火急火燎的跑到车库,将车子开了出来,直奔警察局。

    而瑞德集团总部,好些人看到一个帅的冒泡的男人急急忙忙从楼上冲了下来。跑到外面招了辆出租车就走,而后的人都在猜测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欧阳飞宇黑着脸坐在警局里,看着那群死洋鬼子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而也是一句也没听到。

    周围的人来来去去的,而对面那个正给她做笔录的警察正拿着笔死命的瞪着她。

    真想站起来吼几声,瞪什么瞪,你嫌我不会说法文,我还嫌你不会说中文呢。

    呆坐了快二十分钟,那警察的笔就没动过。

    就在欧阳飞宇最后一点耐心开始跑光的时候,洛伊到了。

    在他进来的那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了洛伊的脸上。这么帅的男人,可不是哪都能见到的,而且一看他那衣服,就知道不是他们这些人买的起的。

    “飞儿,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紧张的看着欧阳飞宇,直到看到她完好无损的在他面前,洛伊提起的心才平静了下来。

    没一会,托马斯还有布昂斯他们也到了,随同的还有瑞德集团的法律顾问。

    那些个警察一见这阵式,就知道这个东方男人来头大了。

    “你好,我是瑞德集团的法律顾问,请问我们少犯了什么事,被带到了警察局。”

    当听到律师说是少的时候,那警察惊的下巴都快掉了。眼前这个男人不是男人是女人?

    “律师先生,请问你是不是搞错了,这明明是一位先生,怎么会是小姐呢?”

    女人?一个女人能把三个大男人给揍的进医院?听说一个胳膊脱臼,一个断了三根肋骨,还有一个把腰给扭了。

    说实在的,那位律师先生刚到这的时候,也一直在偷瞄欧阳飞宇,这位怎么会不是男人,是个女人呢。只是再瞧瞧布昂斯跟奥德怀里的两个小宝宝,男人应该生不出孩子吧。

    听到托马斯翻译过来的话,欧阳飞宇满脸黑线的从怀里把护照拿了出来,丢在了那个警察面前。

    好在今天把护照带上了,要不然还得让她脱了衣服让人家验了。

    那警察拿着那护照看了欧阳飞宇几次,像是还不能相信,气得欧阳飞宇差点跳起来骂人。

    她怎么就不像女人了,她要不是女人,这宝宝跟贝贝是怎么出来的?

    好不容易把事给解释清楚了,除了洛伊外,另外几个人全是目瞪口呆的。

    少居然跟人家打架的,还一挑三,还把人家三个大家人打趴下了。

    就是布昂斯跟奥德也对欧阳飞宇另眼相看了,知道自家媳妇在运动方面厉害的,没想到这么厉害。

    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欧阳飞宇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就是打了一架嘛,有必要这么看着她嘛。一挑三有什么的,她最多的时候还一挑十呢。

    欧阳飞宇低垂着头,伸手拉拉洛伊的衣角。

    “咳!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

    洛伊出声,也把那几个石化状态的人从神游中惊醒了过来。

    因为是那三个男人先找茬的,而且有律师在,手续很快就办完了。一行人出了警察局,跟律师告别之后,便打道回府。

    回到家,托马斯便低垂着头,跟欧阳飞宇道歉。

    “对不起少,都是因为我去晚了,才让你受了委屈。这是我的失职,请少原谅。”

    “没事,是那几个家伙欠收拾。对了,托马斯你去拿个车怎么要这么久的时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回少,我去拿车的时候,有一辆车子挡了咱们的车,我车子开不出来,又找不到那车子的主人,所以就耽搁了时间。”

    “肯定是哪个没素质的家伙干的,太没品了,还乱停车,就应该给他多贴几张罚单。我要是在,非把他的轮胎气给放了,让他乱停车。”

    话一说完,另外几个听着的,全冒了一冷汗,这少要不要这么彪悍啊。怪不得,那些个警察都不相信少是个女的,换了是他们估计也不会相信。

    洛伊拍拍欧阳飞宇的手,示意她跟着他一起回房间。

    一回到房间,洛伊便紧张的张望着欧阳飞宇。

    “飞儿,你真的没受伤?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没事啦,洛伊我真没事,有事的是那三个家伙,这下非得在医院住上几天不可。”

    “飞儿,答应我,下次小心一点,不要自己动手,万一他们把你伤了怎么办。如果下次你要出门,我给你派几个保镖跟着吧,这样我也放心点。”

    “不要,你找保镖,那些个保镖没准手还不如我好。我答应你,下次注意点嘛好了,就是有人来惹我,我也尽量避着点。”

    “飞儿……”

    “好啦,洛伊,不要再担心了,我没事的。我都快一天没抱宝宝和贝贝了,我得赶紧去抱抱,要是他们把我给忘了怎么办。”

    说完,也不管洛伊话说没说完,便跑路了,给她配保镖?那还不如直接把她锁家里算了,还少得出门。

    这事就这么过了,不过家里的那些个女佣时不时的,总会一脸崇拜的看着欧阳飞宇。少好厉害哦,居然一个人把三个坏蛋给打趴下来。

    幸好这会子欧阳晓跟苏娴雅没在,要是他俩在,非拿着鸡毛掸子把欧阳飞宇揍一顿不可。是不是太久没收拾她了,才来法国没多久,就跟人打架了,亏她还是一做妈的人了。

    而在欧阳飞宇他们离开没多久,一辆劳斯莱斯在警察局门口停下。从车下来了一个男人,匆匆进了警察局。没一会,又跑了出来上了车。

    “先生,警局里的人说,那位小姐刚刚已经被人接走了。需要再调查一下那位小姐的资料吗?”

    “不用了,我们走吧!”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